第五百零一章 猎狗终需山上丧

    那两人很快就是被带了过来,赵率教赶紧是打马上前。

    到了近前,那两人已经是被扶了下来,躺在了关宁将士的怀里,赵率教立即是下了战马,急匆匆的来到一个士兵身边,急切的问道:“城里怎么样了?”

    那士兵脸色苍白,浑身是血,一只利箭已经是射进了他的胸口,眼看着也是活不成了!

    不过他还没有完成他的使命,只见他紧咬着牙关,握着赵率教的手,努力的想要说话,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巡,,,啊,,,呀,,,”

    吱呀了半天,突然是眼睛一翻,气绝身亡!

    情况紧急,赵率教也是顾不得感慨,连忙又是来到另一个士兵面前,问道:“你怎么样?城里如何了?”

    那士兵也是伤的不轻,浑身上下七八处刀伤,不过此时也是顾不得自己,也是紧紧的握着赵率教的手,说道:“巡抚大人求将军一定要救,,,救遵化,十几万百姓等着将军救命啊,将,,,将,,,”

    说到这里,他的嘴里不停的向外涌着鲜血,让他说不出话来,很快,他的胸前就是被鲜血浸透,可是他还是想要说话,想要把他的使命完成,可是他伤的实在是太重,只见他身子突然是一阵抽搐,而后身子一僵,离开了人世!

    赵率教颤抖着手,将他的眼睛合上,纵然是多年的沙场老将,此时也是忍不住动容,眼睛里面也是含着泪花!

    十几万百姓啊,难道我赵率教就这样弃他们而去吗?

    此时,赵率教手下的将士们也是来到了他身旁,都是看着赵率教,等待着他的命令!

    赵率教远远的看着遵化城头,紧紧的握紧了拳头,突然,只见他猛的大声对手下将士喊道:“将士们,我老赵不懂别的,只知道猎狗终需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我们当兵吃粮,责任就是保护国家,保护百姓,今天,难道我们要看着那些鞑子横行吗?难道我们要做那缩头乌龟,让那鞑子耻笑我大明无人吗?”

    “杀!杀!杀!,,,”

    回应赵率教的只有这短短的几个字,可是这几个字已经是包含了千言万语!

    于是赵率教快步跨上战马,猛地抽出钢刀,大声叫道:“杀啊!”

    叫着,赵率教就是一马当先,骑着马冲向了八旗大军!

    手下六千将士也是个个悍不畏死,或手持钢刀,或手持三眼火铳,紧紧的跟在了赵率教身后,向着八旗军杀去!

    老话说得好,人过三千,无际无边,人过三万,接地连天,此时赵率教虽然人数没有三万,可是这六千骑兵的冲锋,比之步兵而言,气势可谓是排山倒海一般,远远的,就是让人为之胆寒!

    此时,皇太极在搭建的高台上,跳目远望着赵率教的人马向着自己这边冲杀过来,感受着大地的震动,心里也是感慨:这明国如此腐朽不堪,却有如此多的人为之不顾性命,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过这感慨也只是转瞬即逝,皇太极立即是对身边的传令兵说道:“传本汗令,命阿敏,阿济格领兵出击,拦住他们!”

    命令下达,阿敏立即是领着他的镶蓝旗,向着赵率教对冲过去。

    阿济格也是领着他的镶白旗紧紧跟随在阿敏的后面,向着赵率教杀去!

    这阿济格的旗本来是叫镶黄旗,可是皇太极经过对各旗的一阵刀削石磨后,各个旗主都是实力大减,镶白旗主杜度更加是被夺了旗主之位,

    如此,皇太极稳稳地坐稳了汗王的位置,而后皇太极为了名正言顺,也为了让自己的权利地位更加深入人心,于是把多铎的正黄旗改名为正白旗,阿济格的镶黄旗改名为镶白旗,

    而他自己的正白旗改名为正黄旗,从杜度手里夺来的镶白旗改名为镶黄旗,而后将镶黄旗交给了自己的长子豪格,让他做旗主!

    如此,此消彼长之下,皇太极两旗在手,权势日愈威重,各人对他都是及其忌惮,便是嚣张跋扈的阿敏,此时也是不敢在皇太极面前太过放肆,可见皇太极之威!

    此时两军骑兵对冲,也没有什么战术而言,比的就是决心!比的就是信念!比的就是谁更不怕死!

    “轰轰轰,,,”

    赵率教在离八旗兵还有百余步的时候,果断的下达了放铳的命令,两军都是骑兵,快如闪电,这火铳最多也就是只能放一轮,而后就是到了近身肉搏的时候了!

    白烟飞起,无数的弹药就是带着无边的威力射向了八旗兵,这么密的队伍,任你怎么躲,那都是要有人重弹的,

    “啊!”“啊!”“啊!”,,,

    八旗兵惨叫声此起披伏,连绵不绝,一个个从马上栽了下去,别看他们人人都是身着重甲,可是这巨大的对冲力量,弹药即便不能击穿他的的盔甲,那打在胸前的震力也是足以致命!

    只见许多八旗兵中弹后,就是被打的失去重心,跌下了马,要不就是直接被打穿盔甲,口吐鲜血,他们落地后,都是无一例外的被后面的马匹给踩成了一滩肉泥,瞬间化为乌有,成为了大地的养料,也算是废物利用了!

    以此同时,就在赵率教的士兵们放火铳的时候,八旗兵也是个个张弓搭箭,这箭可不是闹着玩的,

    八旗兵马上建功!靠的就是这手里的箭!这箭头个个都是精钢熟铁反复锤炼,每只箭上都是刻着铸箭者的姓名,但凡有一只箭不合格,即刻就是将铸箭者全家处死,以儆效尤,可见此箭威力之巨!

    “咻”的一阵声响,一阵剑雨就是向着赵率教他们飞去,

    “啊!”“啊!”“啊!”,,,

    赵率教他们都是挥着钢刀格挡,可是这利箭实在是力道太大,速度无以伦比,许多人都是避之不及,纷纷中箭落马!

    一轮箭雨过后,三四百大明忠魂带着对家国无限的忠诚,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大地,回到了母亲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