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朵朵,真的很苦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第287章 朵朵,真的很苦吗

    旁边的男人似乎也才醒,他缓缓睁开眼,凑近她问:“朵朵,方才你在偷笑什么?”

    南浔嘴角轻轻一勾,对方说话时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所以她知道**oss说话了。

    她不知道对方说的什么,便将自己想说的全说了出来,“有大人在身边,我睡得很好。大人,您是不是很想我?我也很想你,明明才一个白天没有见面,可我却像是一个月没有见到您。大人,我好像离不开您了,您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多陪陪我?”

    宫墨染一脸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低低应了一声,“好。”

    南浔突然想到什么,笑眯眯地道:“大人,你说话我听不到,不如这样,我问你问题的时候,你觉得可以的话,就亲我一下,觉得不可以的话就亲我两下,好不好?”

    宫墨染伸手在她额上弹了一下,无奈地笑出了声,“调皮。”

    “大人,你是不是在说我调皮?”南浔立马就问。

    宫墨染目光一动,凑过去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

    南浔乐得不行,“我猜对了对不对?所以大人才亲了我一下。这果真是个好办法!”

    宫墨染见她这副欢喜的模样,眼中笑意渐浓。

    自此,南云国的国师大人甚少去朝堂上了,就算皇上有事召见,他也会找理由推脱,皇上无法,实在有大事找他商议的话,便会亲自来墨染堂寻他。

    不过半年时间,墨染堂的弟子眼睁睁看着他们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变成了如今这副离不开女人的模样,心中暗恨,却再不敢多说什么。

    因为南浔基本不出门,墨染堂弟子根本不知道她眼瞎耳聋了,就算她如厕,大人都要搀着她去,大人一出,众弟子偷瞄的目光立马收了回去,哪里还能发现什么端倪。

    现在的大人已经不是以前的大人了,他为了那个女人会日日去厨房叮嘱厨子们做那女人爱吃的饭菜,他还亲自坐在厨房里煎药,大人以前多爱干净的人啊,以前的他根本不会踏足这种地方!

    看到国师又端着一碗药从厨房出来,弟子们立马收回了目光,等人进了主殿,他们才小声讨论起来。

    “十九到底得了什么病,这半年来大人每日都要煎药。”宫六蹙眉道。

    旁边的宫十八撇撇嘴,“她最好病死算了,省得祸害大人。”

    宫六神色一变,厉色低喝一声,“十八,这话万万不能再说了,莫非你还想承受一次噬心食脑之痛?”

    宫十八后怕地缩了缩脖子,可还是忍不住嘟囔一句,“她就是红颜祸水,十七是被她害死的,宫大是被她杀死的,如今大人也成了这副鬼样子……”

    宫六沉声道:“十七和大人都是心甘情愿的,大人和十九的事,我们便旁观吧,不要再多说什么了,我宫六能有今日,全是因为大人,不管大人变成什么模样,他对我的恩情足以让我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宫十八听了这话,默默点头。

    主殿内,南浔端起药碗,仰头一饮而尽,苦得脸都皱成了一团。

    宫墨染连忙递了蜜饯给她,看着她这夸张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

    “朵朵,真有这么苦吗?”

    南浔的耳朵在他的医治下已经能隐约听到一些声音,闻言她咧嘴笑了笑,“大人亲我一下我就不苦了。”

    宫墨染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子,“吃了蜜饯还想讨本座的吻,这笔买卖对本座来说可不划算。”

    口上虽这般道,他还是轻轻吮了一下南浔的唇瓣。

    南浔秒变娇羞小媳妇,一头栽进他怀里。

    小八啧了一声,“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一点儿,爷一天到晚看你俩撒狗粮,爷都要被你们的狗粮淹没了。”

    南浔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臭小八,你当初骗我去了祁衡卿的别宅,这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小八顿时变哑巴了。自作孽啊,这事儿是它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当天它发现自己一觉醒来便回了墨染堂,于是惊诧出声,“咦?我们不是在气运子那里么,怎么我才打了个盹儿就回来了?”

    南浔当时的表情特别丰富多彩,最终只剩下想要把小八吊打一顿的念头。

    小八咳了一声,“我当初也是为了你好啊,你说你眼瞎耳聋的,就算有爷给你导航,你没个一两天也走不出那林子。气运子又不是洪水猛兽,总比你走不出林子最后活活饿死来的好吧?”

    南浔呵呵一声,“你是懒得给我导航吧?那林子附近有几家猎户,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就是用爬的,一天之内也能爬过去。早知道对方是祁衡卿,我说什么都不会跟他走。”

    小八:……

    尼玛,这都能识破。

    其实南浔并不在意她欠了气运子一个人情,她在意的是宫墨染知道她住在祁衡卿那里会不会多想?当夜,宫墨染又是如何将她带离别宅的?

    这个世界的气运子并不是什么善类,他精于算计,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南云国“神力通天”的国师大人。

    南浔突然想起了当初**oss的那一下停顿。当日他是不是跟祁衡卿对上了?

    后来为何又没事?是因为他们达成了什么口头协议,还是……他施用了强大的巫力?

    南浔不怕别的,就怕这第二种可能,**oss的巫术反噬已经很厉害了,她不希望他再过多地施用任何通天巫术,这样不仅会折寿,还会让他的反噬变得更厉害。

    这半年里的几次反噬,**oss都是通过和她酱酱酿酿度过的,他全程都很清醒,只是动作还是跟野兽一样凶狠,所以南浔也不确定**oss的巫术反噬有没有变得更严重。她想亲口问他,但又无从问起。

    经过几个月的观察,南浔觉得他应该没事,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据小八说,三个月前,东临国的老国君一命呼呜了。

    一世英名的老国君死于妇人之手,他被枕边人陈贵妃下了慢性毒药,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

    那陈贵妃乃是最受宠的四皇子生母,这毒害事件一暴露,陈贵妃被打入冷宫,四皇子也被变为庶民,老国君趁着最后一口气还在,将皇位传给了七皇子祁衡卿。

    一切都在按照原世界的轨道运行着,祁衡卿他终究是登基为帝。而之后,他的目标会慢慢转向其他三国。

    对这一切,**oss的反应很淡定。

    南浔觉得**oss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顶多再过两三年,这盘棋就要下完了。

    她内心希望这盘棋早点下完,却又担心这最后的……结果。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