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人找到了!

    众人也是一脸诧疑,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亲子鉴定的方法,是有风险的,而且稍有不慎还会伤及胎儿的健康。

    苏以菲竟然做了两次!

    苏以菲被顾一诺质问,心里一慌,她刚刚太激动,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竟然将上一次的事情说了出来!现在想要收回来,也来不及了!

    “既然,你这么笃定,你怀的是已承的孩子,有必要去做两次亲子鉴定吗?”顾一诺又追问了一句。

    “我,我……”苏以菲一时语塞。

    四周看着她的目光,全是怀疑的神情,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是有理的据的,却心里莫名的慌乱起来。

    亲子鉴定,还需要做两次吗?

    还是说,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两次的结果,不会是不一样吧?”一人带着几分讥笑朝苏以菲询问道。

    “不!两次是一样的!一模一样的鉴定结果!”苏以菲立即说道。

    “是吗?那苏xiǎo jiě,可得拿出证据来!”

    “我觉得这事,越说越蹊跷。”

    “陆少,你还是好好的查一查,不能让自己蒙冤更不能让自己的太太跟着受委屈。”刘夫人朝陆已承提醒道。

    “多谢各位的关注以及信任,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

    简慕晚从人群中走过来,站在靳司南身边,“陆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跟踪报道此事。”

    “当然可以。”陆已承点点头。

    一旁的人也八卦起来,这位简xiǎo jiě,可是不简单,简直是霸占着娱乐圈里的半壁江山,手下有几个传媒公司,口碑都不错。

    这一下,有简xiǎo jiě跟踪报道,这可有好戏看了。

    简慕晚朝顾一诺走了过去,搂着顾一诺的肩膀,“苏小三,你可以滚了,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好好的一个联谊会,被你给破坏,以后就像老鼠一样,藏在下水道里,不要出来见人就好,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保安!”刘夫人直接唤了一声。

    两个保安走过来,一脸鄙夷的朝苏以菲说道:“请你出去。”

    苏以菲的血液,都凉到结霜,她朝陆已承看了一眼,又朝裴熠看了一眼,最后,把目光定格在顾一诺的身上,强烈的怒意,让她难以承受。

    “还愣着干什么!把她给我哄出去!”刘夫人又喝了一声。

    两个保安直接架着苏以菲,将她拉了出去。

    苏以菲被拉到外面,被控制的保镖才从远方跑过来。

    “xiǎo jiě,你没事吧?”保镖关切的询问道。

    “回家!”苏以菲的声音,颤抖,她怕下一秒,她会忍不住,在这里崩溃的大哭!

    保镖立即将车子开了过来,苏以菲坐在车子上,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流了出来。她抬起手,摸着自己的肚子。

    她竟然还对陆已承,存着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她竟然还幻想着,他会因为孩子,娶了她,两人的关系,能够缓和一些。

    她竟然认不清残酷的现实,陆已承恨不得让她死!

    没有怀着这个孩子之前,他是这样的想法,怀着这个孩子以后,他依然没有改变!

    想着今天她的所经历的一切,她什么勇气都没有,甚至想要一死了之!

    但是,她不甘心!

    苏以溟回到家,发现苏以菲不在,连忙问了下人。

    这个时候,以菲竟然出去了!而且还是和陆已承的手下一起出去的!

    苏以溟急切的朝外走去,突然发现,远处有一辆车子急速驶来。正是苏以菲的车子。

    苏以菲一到门口,看到苏以溟,立即询问道:“上一次,做的亲子鉴定的结果在哪里?”

    “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你告诉我!我要看那份亲子鉴定的结果!”

    “你是不是去见陆已承了?你怎么还不死心?非要自取其辱吗?”

    “把那份亲子鉴定的结果给我!”苏以菲突然大声喊道!

    苏以溟愣了一下,“那份证明,我已经扔掉了。”

    “扔了?那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扔了?”

    “不是有你在军区医院里做的那份吗?那份证明,足够以证明一切!”苏以溟反驳。

    他不知道,为什么以菲突然在意之前的那份证明,难道是她想起什么了?或者是发现什么了?

    苏以菲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那份亲子鉴定证明,靳司南的话,控制不住的浮现在脑海中。

    “那里荒郊野外,也不乏一些流浪汉啊拾荒者出没,你还是弄清楚的好一点。以免,到时候,查到真相,伤颜面是小,孩子的亲生父亲,苏xiǎo jiě能不能接受,才是大事啊!”

    苏以菲突然感觉,脚下软,差一点摔倒在地上。

    苏以溟立即扶起她,朝屋内走去。

    她的心好乱,不会出现那种事情,绝对不会!

    她怀着的孩子,就是陆已承的!

    回到房间,她将自己关进洗手间,一些画面,从眼前闪过。

    她虽然对于那天晚上的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记忆,可是第二天,她醒来后,还是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她记得,她洗澡的时候,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臭味。

    她以为,是因为车子翻到了桥下,衣服脏了的原因。

    后来她才听说,她是被一丝不挂,在桥下找到的。

    她们翻车的地方,与桥下,有一定的距离,她怎么可能,会在桥下?

    苏以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吓了一跳。

    不,不会的!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一定是陆已承为了开脱,编出来的借口,好分散注意力!

    孩子就是陆已承的,就是他的!

    苏以菲不停的给自己打强心针。她不要再想下去,什么也不要想。

    突然,肚子隐隐作痛,她立即出了洗手间,找到安胎的药服下,躺在床上,深吸了几口气。

    医生说了,月份越大,她的情况就越危险,以后,她哪也不去,就在家里,好好的安胎!

    ……

    联谊会,还在继续。

    简慕晚抛开靳司南,一直陪着顾一诺。

    许瑞一直在那一桌没有离开,裴熠也在。

    陆已承和靳司南远远的在另外一边。两人的目光,不时的朝那桌望去。

    “刚刚是裴总的意思吗?竟然这么羞辱自己的前未婚妻。”简慕晚突然朝裴熠询问道。

    “不是我,也会是别人。”裴熠一点都不回避,“我还有事,先告辞了!顾xiǎo jiě,有空再给你,一起吃饭,上一次,是我失礼了!”

    顾一诺站起来,裴熠已经拥着美人,抬步离去。

    “这个裴熠,有时候看起来,也挺顺眼的。”简慕晚朝顾一诺说道。

    就今天晚上,那一出羞辱的戏码,简直大快人心。

    “时间不早了,我也想回去了。”顾一诺站起来。

    她一起身,那边的陆已承立即也站了起来。

    简慕晚当然注意到这一幕,媚眼闪过一丝狡黠,立即搂着顾一诺的肩膀,和她一起朝外走。

    许瑞本来就是冲着顾一诺来的,顾一诺一走,他自然也不会留下。

    几人都走到外面,靳司南真想把自己的女人拉回来,她动一动心思,他就知道她想干什么。陆少最近够苦逼的了,就不要再给他添堵了。

    “一诺,你的车子借我一下吧?”简慕晚搂着顾一诺的胳膊,娇声说道。

    “你不是和阿南一起来的吗?”

    “可是,他和陆少约好,要一起出去,我自己又没车,不想让他送我了。”

    等等!

    靳司南和陆已承同时懵逼了!

    他们什么时候说要一起出去?!

    简慕晚说完,又朝许瑞望去,甜甜一笑,“许总有空吗?能不能送我们一诺回家?”

    “当然有空!”许瑞点点头。

    陆已承的脸色黑如锅底,靳司南更想把这个不怕死女人拉回来,回家好好的调教!

    靳司南主动走上前,把简慕晚拉回自己身边,“晚晚,我和陆少要谈的事情,刚刚就说完了,我陪你一起回家!”

    说着,就把简慕晚拉走,不给她再给陆少添堵的机会。

    至于许瑞,让陆少自己摆平!

    顾一诺见靳司南拉着简慕晚走了,转身朝许瑞说道,“我自己开车回去,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许瑞点点头,“好,你也一样。”

    他说完,朝陆已承望了一眼,发现陆已承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忽然有一种感觉,即使小诺的陆已承离婚了,他依然没有资格有那种心思。

    许瑞走后,只剩下顾一诺和陆已承。顾一诺暗暗握了下手,手心里全是汗,还有一丝尴尬。

    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他一定还在生她的气。

    时间仿佛静止了,两人就站在这里,谁也没有开口。

    顾一诺受不了这种气氛,转过身看着他,“陆先生不走吗?”

    “我没有开车。”陆已承淡声回应。

    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她送他?

    “不如,我送你一程?”顾一诺轻声询问。

    “车钥匙给我。”陆已承朝她伸出手。

    顾一诺从包包里拿出车钥匙,陆已承突然解开扣子,把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这才转身去开车。

    她忽然有一种,被他的温暖包围的,像是他有力的臂弯,将她紧紧的搂住。缓缓闭上双眼,感受着这美妙的感觉。

    陆已承将车子开到顾一诺面前,抬眸看着她。

    璀璨的灯光中,她一如他心中的那般美好。离婚了,也不见她有丝毫的伤情。

    “上车!”

    顾一诺突然惊醒,想着刚刚的幻想,脸颊火辣辣的,拉开车门上车。

    陆已承开着车子,朝前方驶去。

    “看来,离婚对你,好像没有什么影响,过得不错。”

    “托陆先生的福,净身出户,我当然没有什么不如意的,过得很好。”顾一诺反驳了一句。

    “你过得好就好!”

    车内的气氛,陷入尴尬。

    又走了一段,陆已承把音乐打开,轻柔的音乐响起,心情都平复了不少。

    顾一诺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莫不是他以为她不相信他是清白的,才和他离婚,今天把苏以菲拉出来,是想让她看清楚!

    陆已承的确有这样的心思,而且在和苏以菲对质的时候,他看得出来,她是向着他的,这让他的心里,终于舒坦了一些。

    一看到她和许瑞一起,他瞬间就炸毛!

    顾一诺发现,他们一直在绕圈,刚刚就走过这个路口了!

    “你回哪?盛世皇朝吗?”

    “还能回哪?!你不是都让小刘,把我的东西送过去了吗!”让他连回去的机会都没有,他还能去哪!

    顾一诺只是怕他在外面,不太方便,才让小刘去送的日常用品,再说了,家里他的东西多了去了!

    “要是回盛世皇朝,前面的路口右转!”

    陆已承突然踩了一脚刹车,车子停在路边。

    已经很晚,这条路又很偏僻,基本没有车子经过。

    他解开安全带,突然朝她逼近。

    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她呼吸一滞,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

    陆已承抬手,捧着她的脸,俯身朝她吻去!

    一瞬间,顾一诺的脑中,一片空白,她靠在椅子上,任他不断的索取。

    她没有反抗,对他来说,就是一种邀请。更让他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十多分钟后,顾一诺抬手把车窗放了下来。

    陆已承这才将她松开。

    “透透气……”她有些尴尬的朝他说道,将小脸转向车窗外,不停的吸气。

    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唇角微扬。

    顾一诺感觉,更加尴尬,他们难道,要在车里坐一夜?

    “诺诺,等真相大白之后,再嫁我一次。”

    “啊?”顾一诺愣了一下。

    “你要是敢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一定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杀了他!”

    顾一诺的心猛然一紧,她没有说不同意啊!他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可怕!

    突然,diàn huà铃声响起,顾一诺立即打开包包,紧接着,陆已承的diàn huà也响了起来。

    顾一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席文越的diàn huà,她立即推开车门,朝路边走去。

    席文越的胳膊受伤,被刀划了一道很深的伤口,六子给他拿着diàn huà,一旁的车子上,还有两人,一左一右看着这个重伤的拾荒者。

    “小米粒,人我弄到手了,我会把他送到医院,等会发定位给你,我让六子过来接你,你到了我们再聊。”

    顾一诺看了一眼正在接diàn huà的陆已承,有犹豫,“你等我十分钟,我现在有点事情,不一定走得开。”

    “好。”席文越点点头。

    挂了diàn huà,朝六子吩咐道:“六子,让我们的人赶紧撤,此地不宜久留。”

    “好!”六子立即上车,几辆车子,趁着夜色,朝前方驶去。

    陆已承接的,是靳司南的diàn huà。

    “陆少,人找到了,但是又被劫走了,那一伙人,早我一步。我的人现在被苏以溟围住,那一伙人逃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

    “苏以溟把帐全都算到我头上!你一定要想办法,要不然我的人,非得被他血洗不可!”

    “我知道了。”

    “陆少,你说那些劫持走那个拾荒者的人,究竟是谁派的?”

    陆已承转身,朝顾一诺望去,她已经挂了diàn huà,他朝靳司南说道:“不用担心,半个小时后,我安排人过去给你的人解围!”

    “好!”

    挂了diàn huà,陆已承朝顾一诺走了过去。

    顾一诺正琢磨着,怎么和他说。

    “人找到了?”陆已承突然朝她询问道。

    顾一诺愣了一下,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这么说,他刚刚接的diàn huà,和她是同样的事情?她知道,他一直在调查,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份万一有什么冲突,反而会给苏以溟留下把柄。

    顾一诺的shǒu jī响了一下,是席文越发来的定位消息。

    陆已承猜测到,一定是席文越,她的身边能做这些事情的人,只有席文越。

    这几年,席文越的势力,发展的很快,竟然能在靳司南的手中抢人,不可小觑。

    “你有没有空,和我一起去个地方,或许苏以菲肚子里的孩子,有眉目了。”

    “当然有空。”陆已承立即走过去,给她打开车门。

    两人开着车子,朝那个方向而去。

    ……

    “啪!”

    被打的那个人立即爬起来,恭敬的站在苏以溟的面前。

    “废物!连这一点小事,都处理不了!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苏少,属下该死!陆已承盯得太紧了,我们不好下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有人冲进关着那个流浪汉的小院,我们已经朝那个流浪汉的要害处,捅了一刀,也不知道人有没有死!”

    苏以溟担忧的是,人落在了陆已承的手里!

    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陆已承的人。

    “看清楚那些人了吗?给我查!”

    “没有,那些人都蒙着脸,身手了得。”

    身手了得?蒙着脸?陆已承的人,都恢复了编制,绝不敢轻易的露面。这些人,难道不是陆已承派来的?难道是裴熠?

    苏以溟现在,也拿不定主意,究竟要怎么做。

    人丢了,他现在,得劝以菲,尽快打掉这个孩子!哪怕万分凶险,这个孩子也不能留!

    只要孩子不在,这个人落到谁的手里,都无济于事!

    这件事情,要是被暴出来,对苏家的负面影响,不可估计,更有可能,成为陆已承的把柄,来进一步打压他们!

    ……

    顾一诺和陆已承来到席文越所在的一个小型医院。

    看着是他们两个一起来的,席文越并没有感到诧疑。他的伤势已经处理好,穿好衣服,根本看不到。

    “那个人怎么样?”顾一诺急切的询问。

    “在抢救。”席文越拿出一瓶血液,“这是刚刚抽取的,以免这个抢救不过来。”

    陆已承接过,朝席文越道谢:“谢谢。”

    “我和你们是雇佣关系,没有必要这么客气。这个人现在在这里,你们看怎么处置。”

    这个地方,医疗了件肯定比不上孔一凡那里。陆已承在来的路上,已经通知了孔一凡,等孔一凡过来,看看能不能抢救得过来,再做决定。

    十分钟后,孔一凡匆匆赶来,直接进了手术室。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手术,这个人的命,总算是保住了。孔一凡更发现,一个问题,这个人,是个爱滋病毒携带者!

    按照正常情况,如是苏xiǎo jiě感染的话,在做产检的时候,会检查出来,上一次的亲子鉴定,也会有机会发现。

    可能,苏xiǎo jiě的情况,还在窗口期,没能被查出来。

    顾一诺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吃惊,不知道苏以菲知道真相,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个人情况怎么样?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个我还不能确定,先观察六个小时,等六个小时过后,我把他转到我那里,他的头部,受过重创,这一次的伤,应该影响不到他的恢复,头上的伤,估计是什么时候能醒来的关键。”

    “好,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陆少,我一定会保住这个人的命,无论如何,也要让你恢复清白。”

    陆已承和顾一诺走出这家医院,已经凌晨。

    “这么晚,不要回去了,就和我在盛世皇朝休息一晚。”陆已承提议道。

    “好。”顾一诺点点头。

    两人再次回到车子上,车内的气氛比之前缓和了不少。

    “既然要和我离婚,还去查这件事情干什么?”

    “我和你离婚,和查这件事情,是两码事。”顾一诺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灼热的目光。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这一路上,都没有再松开。

    车子停在盛世皇朝的车库,陆已承接着她的手,朝电梯内走去。

    电梯里四面都是镜子,将两人照得清清楚楚,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全都显现。

    顾一诺的手,还在他的手心里握着,她感觉,他掌心的温度,一直在升温。

    “你呢,你还生我的气吗?”她突然朝他询问道。

    “气!这么大的事情,不和我商量一下,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差一点被你气死!只要你不相信我,我百口莫辩!”陆已承现在想想,还觉得胸口痛。

    “我从来都没有不相信你。”顾一诺低着头,小声回应。

    突然,她被他抵在身后的镜子上,接着,他霸道强势的吻,夺去她的气息。

    他疯狂的吻着她,想用这个吻,告诉他,这段时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全世界的人,怎么看他,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至始至终,不过一个顾一诺。

    电梯门开了,陆已承直接将她抱起来,一边吻着她,一边朝总统套房走去,门滴的一声打开,他直接将她扔在沙发上。

    顾一诺抬手,挡在他的胸前,“不去洗个澡吗?”

    陆已承微拧的眉宇,顿时松开,“洗!一起洗。”

    顾一诺搂着他的脖子,他直接将她横着抱起,一切,都心照不宣。

    这一夜,除了做,不需要任何语言。

    ……

    苏以溟追踪了一夜,都没能得到一点线索。

    帝都那么大,要藏一个人,简直是轻而易举。

    他现在,想着怎么说服以菲,打掉这个孩子。不管是为了苏家,还是为了以菲自己,这个孩子,不能生下来。

    现在嫁祸陆已承,不让他回军区的计划已经失败,他更不能再留着这个孩子!

    他这段时间,还没有来得及找以菲谈谈,刚好,趁着这个机会。

    苏以溟走到楼上,敲响了苏以菲的房门。

    苏以菲一大早起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出门去做产检。

    她现在,该做的事情,一样都不会少。

    “你准备去哪?”

    “去医院,做产检,上一次,医生不是说,孩子有点发育不良吗?我再去看一看。”

    “不要去了!我有话要和你说!”苏以溟拉着苏以菲,朝书房走去。

    苏以菲甩开苏以溟的手,“你有什么话要说?”

    “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这个孩子不能留下来!”

    “为什么?”苏以菲惊讶的询问道,“当初,孩子也是你们要我留下来的!现在让我打掉?现在打掉了,让外面的人会怎么看我?”

    “不管怎么看,这个孩子留不得!”苏以溟再次强调。

    “这个时候,让我去打掉这个孩子,我还能活吗?”

    “医生只是说,会有风险,我一定请最好的医生给你做,不会让你有危险。”

    “哥,你怎么了?你是不是疯了?我不要!”苏以菲直接拒绝。

    听到苏以溟这么说,她什么心情都没有了,直接回房,将房门锁上!

    “以菲!哥哥绝不会害你,你就听哥哥这一次,好不好?”

    苏以菲直接插上耳机,躺在床上,不理会苏以溟的声音。

    苏以溟足足在外面站了快半个小时,房间里都没有一丝回应,他知道,要想说服以菲把孩子打掉,太难了!干脆,他安排好,直接送她去,不用再和她商量!

    ……

    顾一诺和陆已承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

    陆已承见她醒过来,顿时从背后拥进她,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脖间,痒痒的。

    “别闹~好累。”

    陆已承眉眼都是笑意,微微松了一此力道,不再搂那么紧。

    “饿不饿?现在都下午了。”

    “下午?”顾一诺立即坐了起来,揉了揉这一头蓬乱的发,想一想昨天他们是什么时候才回来这里的,回来之后,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歇,不睡到这个时候才怪。

    “今天你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要忙,而且你也累坏了,好好休息吧。”

    顾一诺一听,顿时松懈下来,又躺了回去,“我今天要给自己放个假。”

    “好,再休息一会,我带你去吃饭。”陆已承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顾一诺立即转过身,双手插入他的腰迹,紧紧贴在他的怀里。

    “已承,你真的不生我的气?”

    “看在你那么卖力的份上,不生气了。”

    “我和爷爷商量过,不能让苏家的奸计得逞,只有这个办法,他们越是觉得,你不会做的事情,我就偏要这么做,让他们完全无计可施!”

    陆已承真的会按顾一诺所说那样,不管遇到任何阻力,都不可能用离婚来解决!

    刚好,这一次,把那份离婚协议用了,等他们再结婚,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和他离婚!他要把她绑在身边,一辈子!

    “已承,接下来怎么办?”

    “看那个人什么时候苏醒,然后直接走正规的程序,由人直接提起供诉,控告他。”

    “我想,苏家的人接到这份控诉信,表情一定精彩纷程!”

    “他们还要感谢我,找到真凶,让苏以菲肚子里的孩子,找到亲生父亲!”

    “我又想到,那个人竟然是爱滋病毒的携带者。”

    “这算什么,比起苏以菲要付出的代价,简直就是不值一提,利息都算不上!”陆已承的口气,突然变得阴冷。

    顾一诺只当他是生气了,又想到这些糟心的事情。

    “我再睡一会,等下就去吃饭。”

    “好的,睡吧。”

    ……

    苏以菲在家里憋了两天,苏以溟倒是不再提这件事,她的心里,却始终觉得不舒服。

    走下楼准备找点吃的东西,突然听到,厨房里的两个佣人在议论着陆已承的事情。

    “是不是真的啊!你说陆已承和顾一诺在一起吃饭?”

    “吃饭算什么?他们还一同出现在盛世皇朝,这不是代表着,又合好了吗?”

    “陆已承不是要和我们xiǎo jiě定婚了吗?而且他和顾一诺是离婚了的啊,怎么又混到一起去了?”

    “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你没听到啊!”

    突然两人发现苏以菲的身影,立即闭上嘴巴。

    “给我准备一点吃的!”苏以菲沉声吩咐,朝楼上走去。

    她刚刚听到的,是真的吗?

    顾一诺竟然还敢羞辱她?自己和陆已承离了婚,又混到一起去,她这个即将要和陆已承定婚的未婚妻,是不是有权力羞辱顾一诺?这算不算是顾一诺,抢她的男人?

    想着那天,她被人当成小三,那么羞辱谩骂,她真的很想让顾一诺也尝尝这种滋味!

    过一会,佣人送了一份吃的给苏以菲。

    她正在气头上,端起那杯牛奶,喝了几口。接着,吃着盘子里的东西。

    怎么感觉,越来越困?

    苏以菲抬起头,看到苏以溟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她的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还没有得到dá àn,就倒在了桌子上。

    苏以溟朝身后的人吩咐道:“把xiǎo jiě送到我安排的好医院,小心一点。

    “是!”

    苏以菲被抬到一辆车子上,朝那家医院开驶去,苏以溟已经上上下下都打点好,只要一个小时,这场手术就做完了!他不计一切后果,只要保住苏以菲的命就可以。

    车子行驶了一半,几辆车子突然拦住这辆车子,从车子上下来几个人,走到司机面前,直接拿枪指着司机的头。

    “这是准备带苏xiǎo jiě去哪?”

    “你们是谁?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吗?”

    曹洋抬手,朝这人头上狠狠的击了一下,“你别以为,我不敢弄死你!还想和我玩阴的!”

    那人顿时露出一丝惧色。

    “回去告诉你们苏少,苏xiǎo jiě的安危,从今天起,由我们陆少负责,就不用他操心了!”曹洋说完,朝后面望了一眼。

    他们的人,已经将昏迷的苏以菲,从车子上抬了下来。

    想去医院做手术,拿掉这个孩子?门都没有!

    当初赖到他们陆少的头上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有今天?

    曹洋带着人离去。

    苏以溟得到消息,气到差一点没有开枪打死这个下属!

    “人带去哪了?”

    “属下也不知道!”

    苏以溟一脚踹过去,“马上去查!给你查到xiǎo jiě的踪迹!”

    那人连滚带爬的跑出去。

    ……

    苏以菲悠悠转醒,揉了揉刺痛的头,一睁开眼睛,突然发现四周的陌生环境,她第一时间朝自己的肚子摸去!还好,孩子还在!

    这里是哪?看起来,不像是医院。

    她立即下床,朝外走去。

    这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她就像是被关在了井底的青蛙一样,只能看到头顶的这片天。

    “你醒了?”

    “你是谁?”苏以菲警惕的询问道。

    “是陆少让我来照顾你的!你就在这里,安心的养胎。”

    “陆少?陆已承?是他救了我?”

    “是啊,要不然,你现在就被你哥哥推上手术室了!”

    “原来是这样!”苏以菲转身朝屋内走去,陆已承为什么要救她,他不是更不想要这个孩子吗?应该袖手旁观,让她失去这个孩子才对!

    这样,他也不用对她负责了!

    难道,他的心里,终究还是有那么一分不舍?

    “陆少在什么地方?我要见他!”苏以菲朝面前这个人说道。

    “陆少太忙,回军区了,你只要在这里安心的养着就可以了!”

    苏以菲见那人要走,立即拦了上去,“我要见顾一诺!你帮我传个话!就说我有话要对她说!”

    那人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不再理会苏以菲。

    苏以菲也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给她传达。她发现,她的身上,除了衣服之外,再也没有其它,这个屋里,也没有可以和外界联络的东西。

    与其说陆已承把她救到这里,更像是被软禁起来了。

    让她完全与外界隔绝。

    ------题外话------

    中秋计划做个小huó dòng,是二暖亲手制作的定制实物礼品~目前正在和大管理商量具体细则,请大家关注书评区,题外话,最好是加群里来,群号在此书目录第五十章的章节名里,这里就不打了,一打群号,会被吞,书城的小仙女们就看不到这条信息了~实体礼物,会先在群里放图~二暖在群里,等着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