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要是蓉姐被人调戏了,你能忍?

    “你们两,早上干什么好事了?”李正洪看上去有些生气。

    “没没啊教练。早上我们在睡觉啊。”陈凡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李正洪的呵斥声,引来了其他队友的注视。张成宇,龙飞张向阳等人纷纷将目光投到了于腾逸和陈凡的身上。

    “他们又干嘛了?”张成宇头疼地说。这些大一的成员们,真太不让人省心了。是他们精力旺盛?自己大一的时候,也没见有这么多人爱打架啊!

    “听说是于腾逸他们被外面混迹来的社会人员找了麻烦,然后就打起来了。”曾子峰无奈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张向阳好奇地问。

    “今天中午我就超市买东西的时候,正好碰见了雷莫希他们。他们球队都知道这件事了。好像是魏哲鸣和陈凡都参与了。”曾子峰回答道。

    “流弊了我的乖乖。学校打不够,来外校打。”张向阳一脸钦佩地望向了沿途恩义。

    “具体的过程,你们最好在给我说一次。如果我发现有什么问题,你们两个马上给我收拾包袱滚蛋!”李正洪严厉地说。

    “这个”陈凡和于腾逸互相瞅了瞅,最终还是由于腾逸开口说起了今天的事情。

    李正洪一边听着于腾逸的阐述,眉头皱得更紧了。

    “没有说谎?”李正洪挑了挑眉头问。

    “教练,这事儿我骗你干嘛。”于腾逸无奈地摊手说。

    “老李,我相信于腾逸说的。”这时候,许导站出来说。

    “他奶奶的,这家伙居然想让我们背黑锅!”李正洪愤愤不平地说。

    “什么背黑锅?我没让你们被黑锅啊。”于腾逸丈二摸不着头脑地说。李正洪说的背黑锅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世庚学院的副校长找到了我们。早上的事情,是因为你们打球的时候起了冲突,然后你们太冲动了而导致的。”许导开口解释道:“但是他可以理解年轻人年轻气盛,所以这件事他会想办法压下来。但是如果到时候事情被媒体曝光的话,这件事的后果,就只能是我们自己承担了。”

    “放屁!”于腾逸眉头一皱说:“明明是他们安保制度有问题,随随便便就放社会上的闲散人员进校园!再说了,他们的安保主任都承认是他们失职了。”

    “行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李正洪深深吸了口气说:“但是,你们够能惹事的啊!”

    “这真的不能怪我们吧。”于腾逸无辜地摊手说:“教练,这事儿如果换成你,要是蓉姐被人调戏了,你能忍?”

    “噗哈哈”许导在一旁绷着的脸骤然间笑出了声。他本以为就他知道,没想到这队里还有和他一样,知道李正洪和傅蓉之间扑朔迷离犹如拔丝一样的关系。

    “你笑什么笑!”李正洪闹了一个大红脸,没好气地对身旁的许导说。

    于腾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难道他搞错了?不对啊,上次在校外回宿舍的时候,还看到了蓉姐和教练单独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你怎么知道的?”李正洪突然又转过头望向了于腾逸。

    “呃猜的。”于腾逸赶紧闭上了嘴。知道太多没准就被查水表了,倒不如装傻。装傻是个好办法。反正现在,李正洪也不会处置自己。

    “别乱猜知道了没有!”李正洪的声音中带着丝尴尬。

    “好勒!知道了教练!”于腾逸知道自己应该是没事了,答应得很爽快。至于这个背黑锅的事情,就不是他考虑的了。这已经涉及到了学校行政方面,也不是他这个学生能操心的。

    “笑什么笑什么你们!赶紧给我换衣服,换完了出去热身!”李正洪扫了眼憋住笑意的球员没好气地说。

    “是!”张成宇带头答应道。

    “老许你和我出来一下啊。真是一群熊孩子”出门前李正洪又看了眼更衣室内的队员,目光和于腾逸对视了眼后,才没好气地关上了门。

    “噗哈哈!”

    李正洪出去后,众人总算不用憋着笑声了。

    “于腾逸,你流弊啊!也就你敢说蓉姐和教练的关系了。”龙飞朝着于腾逸竖起了大拇指。

    “啊?什么意思?”于腾逸一脸困惑地问。

    “呃,一次向阳调侃蓉姐和教练,你知道后来怎么了吗?”张成宇带着笑意说。

    “诶诶,给我留点面子啊。”张向阳骤然收起了笑意说。

    “没事没事,你那点面子不值钱。”于腾逸瞬间来了兴趣。

    张成宇笑了笑说:“加练就不说了,聚餐被教练灌酒灌到趴啊,后来抱着桌角直喊教练我错了。”

    “还有这种事啊!”陈凡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张向阳。

    “往事不堪回首。”张向阳悻悻地摆了摆手。

    “这是他大一下时候的事情,你们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曾子峰笑意盎然地说。

    “呃,这么说来,看来我是xìng yùn的了”于腾逸长长舒了口气说:“不对啊,不会一会儿整我吧?”

    “这个可说不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刚教练出去前最后一眼,是不是和你对视了?”张向阳幸灾乐祸地说:“那时候啊,我的情况也和你差不多。我也就记得教练和我对视了一下吧。”

    “”于腾逸这回儿真是欲哭无泪了。自己还无意间捅了人的马蜂窝?

    “你没受伤吧?夏冰呢,她有没事?”

    于腾逸的shǒu jī又震了起来。

    于腾逸想了想后,回:“没事,我你还不知道吗?打架就没输过!先不说了,我要准备去热身了。”

    回完了消息,于腾逸将shǒu jī放回了衣柜中,继续开始在脚上缠起了绷带。缠好了绷带以后,于腾逸试着原地跳了跳,虽然还有些痛,但是不会像早上那般走路都不自在了。

    “诶,你这样真的没事么?”陈凡看了眼于腾逸问。

    “哎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墨迹了。”于腾逸好笑地说:“大不了脚踝受不了的时候我申请换人就好了。”

    “那好吧。”陈凡知道连袁冰妍都劝不了于腾逸,更何况自己,索性也就放弃了劝说。

    “来,准备出场了。”张成宇将队员聚拢在了桌前,伸出了自己的拳头:“北谭大学!”

    “加油!加油!加油!”众人起身呐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