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怪相

    第三十一章怪相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难受如千万根银针同时扎进脑里,搅拌心神。夏然浑身散发出布满金粉的黑光。这一刻夏然双手抱头,而下一刻,疼痛加倍,五指掐爪住脑门,忍受一波比一波更加剧烈的疼痛。想撕扯开脑袋,找出令自己疼痛无比的来源。

    夏然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摇晃,“啊哼~~啊”夏然不断地挣扎,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双手,生怕自残,便紧紧抓住床边。

    半响,夏然身上的金粉黑光,在肉眼看不到的程度,一点点的融化着四周的物品。

    对!是融化,夏然现在的体质是与普通凡人无疑,竟然能如施展某种法门般把四周的物品,如冰化成水一般融解!直至成为一滩浑浊的污水。

    生不如死的疼痛,让夏然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躺在污水中,昏迷了过去。

    并没有人因为夏然的叫喊前来查看。“无域”学府的每一个宿房都有一个个小型的隔绝阵。出于学员们的**保护,隔绝阵不但可以让在阵内的声音传达不出去,连阵内的也都看不透。而阵内的人却可以知晓外面的一切。只要修为在羽化级以下在此阵中修炼,也不会对外界制造出太大的动静。而若是有人修炼走火入魔也只能自行解决。修道本逆天,又岂是他人能相助的。

    夏然的呼吸变得平缓。脑海中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自己……

    月儿高高的镶嵌在黑夜,无云,繁星闪烁。猫头鹰窝在树枝上,理了理羽毛,利用自己夜视的能力,俯视树根旁夜猫抓不到老鼠,而撞到树干的愚蠢行为,眯起圆圆的大眼睛,讥笑不已,时不时发出十分奇特的“唬唬……唬唬”声。

    从夏然失去意识到现在,已过了半个时辰。夏然的手指微微动了下。感知到窗外两只猫头鹰的行径,便想捉弄一下它们。

    “吐唬”受到惊吓的鸣叫,猫头鹰没反应过来,身体似乎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往下扯,奋力拍打着翅膀反抗。挣扎中,掉落些许柔软的羽毛。

    “啪”“啪”接连两声重物落地的响声,吓走了夜猫。两只猫头鹰笨拙的身形,翅膀使劲拍打,吓得忘记起飞,跌跌撞撞逃窜进丛林里。

    宿房内,夏然的嘴角微微扬起。神识外放真是太有意思了,能感应到方圆百米的事物,不用眼睛看,就在脑中形成了周围环境的影像,甚至连生灵的动作也一清二楚。夏然心里乐的开花。

    那可是百米外的两只猫头鹰呀。夏然醒来后神识迅猛的增长,可以匹得上结丹中期的神识。夏然兴奋的坐起身,盘腿冥想,把神识流走在自己的体***视自身到底有多大的变化。还没静下心来,恶臭袭鼻而来,刺激着夏然的嗅觉,“看来无感变强了也不是一件好事,想现在,也先洗个澡后才能凝神静气了。”

    夏然左瞧瞧,右看看。幸好球球在离自己比较远的位置,安然无恙。刚才异相出现时,动静倒是不少,床被、门帘和周围的很多日用品尽数被毁,连身上的衣服也不剩一块布碎,整一地粘稠的污水,臭不可闻。

    球球在夏然昏迷的时候本想释放自己的能量来保护夏然,谁知竟被夏然身上的金粉黑光吸食使尽,抽空了球球所有的真气。等到夏然醒来,球球才稍微恢复了一点气力,忽见夏然没事,那颗小心脏也放了下来,长长叹了口气。

    边洗着澡,边回忆起刚刚失去意识后,发生的事。印象中,依稀记得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亲切却包含敌意的身影,而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这个身影很危险。一时间想不出所以然来,夏然便不继续深究。

    欣喜若狂的夏然一夜无梦,自己终于有了可以保护球球的实力,捋着球球的白毛,从xiāng zǐ里拿了备用的棉被铺在地上,头垫着《破天华录》和《炀元内经》甜甜的睡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