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龙神光

    跟这一行人相处了两天,楚峻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穿越了。这个世界诚然不是原来所处的世界,脚下所踏的这片土地叫古原大陆,大陆上只生活着两种人,一种叫仙修,而另一种便是体修。仙修的地位比体修要高得多,体修说白了就是出卖苦力的杂工、炮灰兼肉盾。现在楚峻也成为了“杂工”光荣的一分子,他被雇用了,报酬是十粒灵豆。至于灵豆是什么玩意,楚峻还没见到。

    体修分为一至五级,一级体修乃是最低层的存在,一拳击出百多斤力,跃起不过两米,以楚峻眼下的战力只能算是一级体修。张猛张飙两兄弟同样是体修,不过却是二级体修,他们的报酬是二十粒灵豆。楚峻并不在乎什么灵豆,他答应红衣少女的雇用,只是想跟着他们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原始森林,顺便从他们口了解一下这个未知的世界。

    此时,楚峻正挥汗如雨地砍伐着树木搭建宿营地。这两天时间,楚峻已经适应了作为体修的工作,伐木开路,建营搭寨。

    半个时辰后,简易的宿营地便搭建好了,其实就是清理出一片空地,再在空地四周弄些防御性的木桩和碎石。

    楚峻抹了把汗,将大剑还给张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休息。张猛那天被一级灵兽狼豹抓伤了大腿,现在还没好利索,所以所有工作都由楚峻和张飙来完成。

    “辛苦楚兄弟了!”张猛接回大剑歉然地道。

    楚峻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这一路上为免多说露底,所以一直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少说话多做事。没想到这样反而赢得了张猛兄弟的好感,就连两名雇主对他也很满意,这样任劳任怨的杂工,换了谁当老板都肯定喜欢。

    “兄弟,喝口水吧!”张飙将一个水囊扔了过来。

    楚峻也不客气,豪放地对着壶嘴大灌起来,将胸口都沾湿了,红衣少女不禁皱了皱可爱的瑶鼻。

    “谢谢!”楚峻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白得晃眼的牙齿。

    张飙接过楚峻递回来的水囊,毫不介意地对着壶嘴灌了一口,舒服地吐了口气。红衣少女眼神厌恶地移开脸,暗道:“这些体修果然太不讲卫生了!”

    天色渐渐黑下,张飙麻利地燃起两堆篝火,一堆是红衣少女和青衫少年的,另一堆才是他们三名体修的。楚峻枕着脑后仰望星星点缀的夜空,眼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伤感,这辈子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蕴师妹,我们已经出来好些天,明天就打道回府吧!”青衫少年低声道。

    “才不呢,龙神光再现,说不定这次又有什么重宝出世了,我一定要抢到一件!”红装少女语气坚定地道。

    正叼着一根草仰望星空的楚峻闻言不禁心一动,下意识地摸了摸眉心,暗道:“难道前天晚上看到的就是龙神光?”

    青衣少年皱眉道:“真有重宝出世哪轮得到咱们,早就让别的高手抢走了!”

    红衣少女不以为然地道:“宝物本无主,有缘者得之,又不是谁修为厉害便能碰上的,本姑娘运气向来不错!”

    青衣少年知道拗不过他,只好苦笑着摇头道:“你恐怕是想去找大师兄吧?”

    红衣少女似乎被说穿了心事,嫩脸不禁微红,恼道:“鬼才去找上官羽那混蛋!”

    楚峻侧头看了红衣少女一眼,此女本就长得眉目如画,此时娇嗔起来更增几分秀色。红衣少女察觉到楚峻目光的欣赏,心有点得意,杏目一瞪娇喝道:“眼睛往哪看,小心给你挖掉!”

    楚峻若无其事地合上眼睛假寐,红衣少女心里暗骂一声胆小鬼,愤愤然地往篝火扔了一根干柴。青衣少年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少女的喜怒无常,不以为意地盘腿修练起来。

    一轮弯刀般的月亮斜挂半空,楚峻听着四下此起彼落的兽吼,意识渐渐地迷糊,半梦半醒间来到了一处山谷。山谷悬浮着一团柔和的白光,白光似乎笼罩着一条朦胧曼妙的人形。楚峻好奇地凑近前去,正想伸手触摸一下白光,一把干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缩手!”

    楚峻微惊之下后退了两步,问道:“你是谁?怎么跑到我的楚了?”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只是暂时寄居在你的识海之内,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待薄你的!”干冷的声音淡道。

    楚峻心一动,问道:“你就是前天那颗流星?”

    等了一会也没听到光团的人回答,楚峻颇感无趣,自顾在山谷闲逛起来。山谷并不算大,不一会便逛到了谷口,站在谷口往外看,外面的景物灰暗模糊,显得很是虚幻。楚峻觉得很奇怪,一脚迈了出去,顿时脚下一空,整个人仿佛往万丈深渊掉落……

    楚峻惊醒坐起,眼前的篝火烧得噼里叭啦,刚才竟然是南柯一梦。楚峻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发觉对面篝火旁的红衣少女正眼神怪异地望着自己。楚峻有点尴尬地咧嘴笑了笑,红衣少女翻了一下白眼,她的眼睛很大,翻起白眼来有点吓人,不过却很有喜感!

    正在此时,苍莽起伏的兽吼齐齐噤声,世界为之一静。红衣少女和一直闭目修炼的青衣少年一跃而起,目露惧色地对望了一眼。张猛张飙两兄弟果断地抽出了背上的大剑。四头敛翅休息的大灰鸟警惕地伸长脖子往四下张望,气氛徒然紧张起来。

    “快看!”张飙伸手一指远处。

    众人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极远的地方腾起一条光芒,在漆黑的夜空显得分外夺目,如同银蛇出洞,蛟龙盘首。

    “是龙神光!”红衣少女惊喜地叫了一声,飞身跃上一头灰羽鹤,口呼哨一声便腾空而起。青衣少年也不迟疑,跃上另一头灰羽鹤追了上去。

    张飙张猛急急跨上灰羽鹤,张猛一招手道:“楚兄弟,赶紧上来!”

    楚峻忙坐上张猛那头灰羽鹤,这头灰羽鹤不满地鸣叫一声,艰难地腾空而起,慢腾腾地追了下去,承受两名chéng rén的重量已经到了它的极限。楚峻暗自琢磨什么时候也搞一头,以后出行就方便多了。

    “龙神光每次喷发都有宝物在附近出世,没想到短短的几天之内连续喷发两次!”张猛亢奋地道:“保不准我们运气好捡上一件,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楚峻奇道:“龙神光是什么东西,还会喷出宝物来?”

    张猛语带敬畏地道:“龙神光是古原大陆最神秘的东西之一,没有人知道它的确切来历,有人猜测是上古陨仙纪留传下来的龙神宝鼎,宝鼎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稀世珍宝,每隔一段时间宝鼎里的珍宝便会喷发出来!”

    楚峻不禁问道:“要是把这龙神宝鼎找到岂不是更好?”

    张猛呵呵笑道:“许多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可是从来没人见过龙神宝鼎是什么样的,而且龙神光每次喷发的地点都不一样,根本无迹可寻,或许根本不存在有什么龙神宝鼎,就算存在恐怕也没人有资格拥有这种上古神物!”

    因为乘载着两人的缘故,张猛的灰羽鹤落后了一大截,跟前面三人的距离越拉越大。楚峻看出张猛神色的急切,提议道:“猛哥,找个能落脚的山峰把我放下吧,等你们返回再来接我!”

    张猛倒是很有义气,摇头道:“大家同来自然要同去,怎么好把你一个人撇在这里!”

    楚峻笑道:“没关系,回头你接我就是了!”

    张猛犹豫了一下,还是朝着一处树木稀少的山峰降落,好不容易碰上一次龙神光喷发,就算抢不到宝物,去凑凑热闹也是好的。隔着几米高,楚峻从鹤背上跃下地面。

    “楚兄弟在这里稍候,天亮后我回来接你!”张猛吆喝一声,转头继续追赶张飙等人。灰羽鹤少载了一人,度马上快了许多,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

    楚峻抽出jun1 cì警惕地扫视了四周一番,发觉附近并没什么危险才寻了一处避风之处坐下。

    呼啸的山风掠过树梢发出阵阵浪涛般的声音,高低起伏的兽吼或远或近。楚峻双手抱胸卷缩成一团,入夜后的荒山特别的冷,尤其是在山风呼呼的山顶,没有篝火是很难熬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温越来越低,实在冷得受不了的楚峻只好爬起来做些热身运动,正好见到远处一道光芒向着这边奔来,隐约还听到几声鹤鸣。

    “张猛这么快便回来接我了?”楚峻暗忖。

    这时,光芒越来越近,灰羽鹤振翅的声音都隐约可闻了,楚峻不再迟疑,跃上巨石挥手叫道:“猛兄,我在这边!”

    天空那道光芒闪了闪,竟然向着下方加坠落,呼呼的风声之似乎夹杂着鹤的悲鸣和娇呼声,最后那团光芒坠落在山峰下方的某处。楚峻吃了一惊,看样子是灰羽鹤失事坠落了。

    楚峻毫不犹豫地抽出jun1 cì向山峰下摸去,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不管对方是不是张猛,总不能见死不救。一进入树木茂密的地带,楚峻发觉寸步难行了,四周黑漆漆的,根本不知往哪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