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拒绝

    张氏兄弟是这里的熟客,不时会碰到熟人打招呼,楚峻跟在两人的身后东张西望,好奇地打量着形形式式的体修。

    “这边是任务发布栏,看到有合适的任务可以接下来!”张飙向楚峻介绍道。

    楚峻拿起架子上陈列的一块竹板,竹板上贴着一张条形纸片,上面写道:“需要三名二级实力的体修,报酬六十颗灵豆!”

    “雇用一名体修,实力不限,勤恳,认真负责,代为照看灵田十天,报酬五颗灵豆!”

    “需要十名体修建造房子,工期一个月,每人二十颗灵豆报酬!”

    “找一名年轻的女性体修,相貌越美越好,胸部越大越好,臀部越翘越好……!”

    楚峻翻了几张竹板,发觉这些任务果然是多种多样,竟然还有公然召妓的,而且还不少,果然是哪里有需求,哪里便有市场。

    闹哄哄的大厅突然间一静,人们的目光都望向大殿门口的位置,目光尽是惊艳。楚峻察觉有异,抬起头向门口方向望去,也不禁眼前一亮,暗道:“原来是她!”

    只见一行人正从殿门口走了进来,两男两女,其三人楚峻都是认识的。最为夺目是身穿淡绿宫装的赵玉,烟水迷离的明眸,樱唇皓齿,惹百花失色,温润如玉。旁边眉目如画的红衣少女宁蕴相比之下光芒黯淡不少。两名男子其之一是林平,另一人白衣如雪,英俊不凡,傲气十足,十分之张扬,跟旁边不显山不露水的林平形成鲜明的对比。

    四人一路走来,人们纷纷自觉让开一条路,大家显然都知道四人的身份乃是正天门的内门核心弟子。楚峻低下头转过身去,可是赵玉眼尖,径直朝着他走了过去。

    “楚峻!”赵玉欣喜地叫了一声,动人的俏脸上掠过一抹红霞。

    楚峻只好转过身来咧嘴一笑道:“赵玉师姐,真巧呀!”

    “你的伤好了?”赵玉关切地柔声问道。

    楚峻被她那对烟水迷离的星眸看得有点心跳加,不自然地点了点头道:“全好了!”

    四周的人都目露惊讶,暗道:“这小子是何许人也,竟然跟“冰玉无双”的赵玉认识,而且还很熟稔的样子!”

    “赵师妹,你认识这名体修?”白衣少年惊疑地盯着楚峻,语气带着淡淡的不屑,而且张口就是“这名体修”。

    赵玉黛眉轻蹙了一下,介绍道:“他叫楚峻,现在是本派的外门弟子!”

    白衣少年闻言哦了一声,眼神的轻蔑反倒更浓了,淡道:“我叫阮方,你叫我阮师兄行了!”

    楚峻拱了拱手道:“阮师兄!”

    “我叫宁蕴!”红衣少女宁蕴大眼睛瞥着楚峻,自从知道楚峻救了赵玉,她对这个自己路上“捡”的体修倒是起了好奇心。

    楚峻不卑不亢地道:“宁师姐,林师兄!”

    白衣少年阮方奇道:“你们都认识这名体修?”这货一直没忘记强调楚峻的体修身份。

    林平微微一笑道:“自然认识,上次赵师姐遇险多亏楚峻出手帮忙!”

    “他……就他有能力帮忙?”阮方指着楚峻,眼尽是不信。

    楚峻心不悦,这家伙言语动作实在太无礼,小节上不拘泥的他都不禁生出一丝火气来。赵玉察觉到楚峻的不悦,忙道:“的确如此,上次全靠楚峻帮忙才脱险!”

    阮方将信将疑地哦了一声道:“那应该也是碰巧!”

    林平笑道:“元师兄,你别小看楚峻,二级实力的火猿王也被他打瞎了一目!”

    楚峻瞟了林平一眼,摇头道:“我只是运气好而已,以我的实力对付一级灵兽还不行,怎么可能伤得了二级实力的火猿王!”

    阮方闻言不禁看楚峻顺眼了些,点头道:“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我自你妹!”楚峻暗道,真想赏两记老拳这家伙。

    赵玉忙岔开话题道:“楚峻,你是来找任务做么?我们正好还需要五名体修,你有没有兴趣?”说着美目泛泛地望着楚峻。

    “具体做什么工作?”楚峻好奇地问道。

    “找一种罕见的矿石材料修补法宝!”赵玉坦然地道。

    楚峻摇了摇头道:“我没空,不过我两位朋友应该乐意接受这任务的!”楚峻指了一下张氏兄弟。

    赵玉眼闪过一丝失望,她本以为楚峻会爽快地答应的,没想到楚峻竟然拒绝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子当面拒绝,脸上有点不自然起来,芳心暗自气恼。宁蕴心里暗爽,只觉楚峻顺眼帅气了许多。

    “楚峻!”阮方沉声道:“别不识抬举……!”

    “阮师兄!”赵玉蹙眉打断阮方的话,对着楚峻微笑道:“既然没空就算吧,你这两位朋友我雇用了!”

    “谢谢赵师姐!”楚峻抱拳一礼。张猛张飙喜上眉梢,这几人都是正天门内门核心弟子,给的报酬绝对不会低。

    看着赵玉等人带着五名体修离开大殿,楚峻这才施施然离开。并不是楚峻不想接赵玉这趟任务,而是他不想耽误灵粟的种植,加上那个阮方的德性,楚峻都懒得跟他沾上边。

    楚峻回到雷音山小屋便直奔灵田而去,将买来的一批灵蚓放到地里。这些灵蚓有疏松土壤,增加土壤肥力的作用,有助于灵粟增产。

    此后几天,楚峻白天练习驾驭灰羽鹤,晚上便修炼凛月诀,日子倒也过得相当充实。三天后,楚峻将灵粟种子播在田,再浇上水,足足花了十天时间才算完成任务。

    这天一早,楚峻便挑着一担木桶给灵田浇水去。灵粟这种植物在萌发之前要保持充足的水分,早晚需浇灌一次,等到长出苗后,只需十天浇一次即可。

    当楚峻浇灌完十亩灵田时已经将近午,不过却无半点的疲意,这自然要归功于他每晚修炼的凛月诀。凛月诀吸收月光之精华不断地滋养提高楚峻的身体素质,不知不觉间楚峻目前的力量度都达到了二级体修的水准,挑着满满一担水都能够健步如飞。

    楚峻放下水桶坐在田梗上休息,忽然发觉有几根嫩黄的小苗不知何时已经偷偷从土壤钻了出来。楚峻欣喜地扫视了一遍,发现了更多的小苗儿,一股喜意油然而生,暗道:“终于长出来了!”

    哐嗵!

    楚峻正自喜悦,身后传来水桶滚倒的声音,转身望去,只见自己的水桶被踢翻了,一脸不怀好意的朱冲叼着一根草坐在另一只水桶上。

    楚峻皱了皱眉,抱拳道:“朱师兄有什么指教?”

    朱冲嘿嘿一笑道:“段老坑告诉过你吧,你现在这块灵田曾经是我的!”

    对方果然是来者不善,楚峻不动声色地点头道:“没错,可是灵植殿已经将这块灵田交给我耕种了!”

    朱冲嘿然一笑道:“这块灵田老子耕种了三年,你一来就占去了,是不是应该补偿老子?”

    楚峻忍住怒气,淡道:“朱师兄要怎么补尝?”

    朱冲闻言嘿嘿一笑道:“听说你买了一头座骑,看来也不是缺灵豆的主,这样吧,以后这块灵田的收成便给我一成好了!”

    楚峻冷然地吐出两个字:“不给!”

    朱冲愕了一下,倏地站了起来,目露凶光地道:“有种再说一次!”

    楚峻淡道:“我说不给,你耳聋么?”

    朱冲怒极反笑,双拳对压了一下,指骨发出爆豆般的声响,嘿嘿地道:“果然是新来的不老实,朱爷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学乖!”说完飞起两脚将楚峻两只木桶给踢个稀烂。

    楚峻面色微沉,身形一闪便飙了上去,一脚疾踢而出。朱冲没想到楚峻竟然敢先下手为强,猝不及防之下被踹小腹,整个人瞬时闷哼一声向后飞跌,摔得七荤八素。楚峻跨步上前,一脚踩在朱冲的胸口。电光火石间的一瞬,战斗便结束了。

    朱冲痛得面容扭曲,正想破口大骂楚峻卑鄙无耻,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楚峻那森冷的目光让朱冲心底升起一股寒意,那是一种冷酷杀伐的眼神,只有经常弹指间置人于死地的家伙才有的眼神。朱冲的感觉无疑是对的,楚峻那双习惯于躲在**瞄准镜后的眼睛确实拥有板指间决定人生死的气场。

    楚峻低头俯视着朱冲,冷然地道:“以后别招惹我,滚!”说完收回踏在朱冲胸口的右脚。

    朱冲忍痛爬了起来,眼神惊惧地看了楚峻一眼,走出老远才回过头色厉内荏地喝道:“楚峻,走着瞧,老子会让你生不如死!”

    楚峻双目一寒,朱冲撒开大步逃了。楚峻眼露出一丝不屑,淡道:“二级体修不过如此!”

    楚峻踹翻朱冲时几名路过的外门弟子见到了,这件事很快便在外门弟子间传了开来,众人高兴之余又暗暗为这个新来的家伙默哀。朱冲乃是牛庞的死党,打了朱冲就等于打了牛庞的脸,要知道牛庞有sì jí体修的实力,捏死楚峻就跟捏死蚂蚁一样轻松。这还不是最重要的,牛庞已经焕发出了灵根,成为内门弟子已经是定局,到时楚峻都不知怎么死。

    段立听闻此事后匆匆地跑来告诫了楚峻一次,劝他赶紧去给牛庞道歉,最多被揍一顿,再赔点灵豆。楚峻自然不肯,段立只好摇着头离开,离开之前还不忘问楚峻要回十一颗灵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