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武斗大会(上)

    楚峻正低头思索着刚才的事情,差点跟迎面风风火火地走来的宁蕴撞了个满怀,幸好及时刹住了脚步。宁蕴劈头就是一顿臭骂,骂完后才咦道:“是你!”

    楚峻无奈地咧嘴一笑:“对不起,宁师姐!”

    宁蕴板着俏脸撇了撇嘴:“哼,大傻瓜!”说完便仰着脸,拧着小屁股走了。

    楚峻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脸,嘀咕道:“德性,我招惹你了!”

    “噗!”一声轻笑传来。楚峻转头一看,见到赵玉婷婷立于丈外,明眸善睐,笑盈盈地望着自己,站在她旁边的阮方却是神色不善。

    楚峻忙拱手道:“赵师姐,阮师兄!”

    赵玉温婉了一笑,瞬时如绽放一树的春花,烟水迷离的明眸水光潋滟,让人不敢逼视。阮方白衣似雪,两人站在一起倒如一对璧人。

    “楚峻,因为大师兄没回来参加大比,宁师妹她正生气,看谁都不顺眼,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赵玉温柔地笑道。阮方不禁皱了皱眉,他很难明白赵玉为何会对一名体修如此礼敬。

    楚峻摇了摇头道:“小事一桩而已,我不会放在心上!”

    “有些人太把自己当回事了!”阮方阴阳怪气地道。

    楚峻不禁皱了皱眉,这家伙着实令人讨厌。赵玉黛轻蹙起来,道:“阮师兄,你能不能别打岔?”

    阮方俊脸微窘,心里升起一股怒气,暗道:“赵师妹竟然为了这个乡巴佬体修抢白我,真是岂有此理!”

    赵玉略带歉意地睇了楚峻一眼,笑道:“楚峻,你是报名参加武斗大会的吧?”

    楚峻看到姓阮的吃瘪,心里痛快,点头道:“正是!”

    “楚峻,别说我小瞧你,就你的实力恐怕第一轮都过不了!”阮方淡道。

    楚峻表情轻松地笑了笑:“无所谓,反正我不在乎名次,锻炼一下自己就好!”

    赵玉赞许地道:“楚峻,你这种心态很好!”

    阮方淡道:“说得不错,反正没有实力,还不如看开一点,志在参与嘛!”

    “赵师姐,阮师兄,我还有事,告辞了!”楚峻拱了拱手快步离开。

    赵玉不悦地嗔了阮方一眼道:“你这是干什么,楚峻他得罪你了,怎么老是针对他?”

    阮方忙陪笑道:“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一个小小的体修,师妹何必对他这么客气!”

    “这名小小的体修救过我的命!”赵玉淡淡地扔下一句,绷着俏脸走开。

    阮方愕了一下,眼闪过一抹怒色,正要追赶上去,却见到牛庞三人从耀武殿走了出来,不禁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分割线……

    正天门一年一度的武斗大会开始了,内门弟子第一名的奖品跟去年一样,是一件二品初阶的法宝。外门弟子第一名的奖品是一万颗灵豆,外加一粒熊王丹。外门弟子沸腾了,熊王丹能增强体魄,壮腰健肾,让体修的力量增加百分之五,价值三千颗灵豆。

    武斗场被划分成两个区域,内外门的弟子比斗分开进行。比斗的方式是淘汰制,两两对战,获胜者晋级。报名参加的外门弟子有数百人,分成十组,每组的第一名进入十强。内门弟子那边的参赛人数明显少得多,不到五十人。

    闹哄哄的会场忽然间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雷阴山峰顶的方向。只见两人脚踏飞剑从山顶上飘然而来,眨眼间便到了耀武殿上空,天风吹得他们衣衫猎猎,仿若世外仙人。楚峻既震惊又羡慕,果然有人能够御剑飞行。

    两名年修者收剑落地,在看台上的主位坐下。左边那位脸圆圆,满面红光,跟尊笑面佛似的,右边那位却是脸长长,目光严厉,不苟言笑。脸圆的那位叫曲正风,脸长的那位叫刘肃,都是正天门上层核心,今天的武斗大会显然是由这两人主持。

    “嘿嘿,上官羽那小子不在,本届内门第一非赵玉那丫头莫属了!”曲正风笑嘿嘿地道。

    刘肃面无表情地道:“我看未必!”

    曲正风眼珠一转道:“二师兄,敢不敢打赌?”

    刘肃瞪了曲正风一眼:“赌什么?”

    曲正风嘿嘿一笑道:“要是赵玉得了内门第一,这次试灵招收的新弟子我先挑!”

    刘肃老脸马上黑了下来,曲正风忙道:“反之你先挑,要知道阮方、林平的实力都不弱于赵玉那丫头,你的赢面很大啊!”

    刘肃冷哼一声道:“赌便赌!”

    “一言为定,不能反悔!”曲正风正容道,心里却是暗暗得意:“阮方、林平和赵玉的实力伯仲之间,可是这两个小子要是对上赵玉会尽全力么?嘿嘿……!”

    这时,台下两边的比斗已经开始了,楚峻被分到了外门的第十组,正好跟牛庞同组,而且第一个对手就是牛庞,这显然都是刻意安排好的。

    “反正还没轮到我们,不如到外门那边看看外门弟子比斗!”阮方满脸笑意地对着身边数人提议道。

    红衣少女宁蕴撇嘴道:“那些体修的比武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比蛮力!”

    林平若有深意地看了阮方一眼,伸手一指道:“那个不是楚峻么,对手竟然是牛庞,这家伙有sì jí体修的实力,看来楚峻危矣!”

    众人循声望去,宁蕴咦了一声道:“果然是他!”

    赵玉点头道:“去看看!”说着举步走了过去。

    赵玉、林平和阮方等人都是焦点人物,他们竟然跑到外门弟子那边看比斗,瞬时引起小骚动,不少人也纷纷围了过去,就连看台上的曲正风和刘肃都把目光投向了这边。

    牛庞见到这么多人围上来,而且看台上那两位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不禁兴奋得脸颊充血,这显然是扬名的好机会。楚峻扫了一眼四周越聚越多的观众,在场边看到几条熟悉的身影。

    毫无疑问,跟风看八卦的天性深埋于人类的基因当,当一群人在围观,马上就有更多人加入围观。此时,楚峻和牛庞对阵的场地四周围满了人,其他场地的观众却是寥寥无几,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楚峻和牛庞这场比斗的关注度盖过内门弟子间的比斗,实在是匪夷所思。

    阮方脸上挂着微笑,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赵玉,问道:“你们认为谁会赢?”

    “还用说,自然是牛庞!”宁蕴撇嘴道:“两人的实力太悬殊,楚峻输定了!”

    “那倒未必,楚峻能用一块石头打伤二级实力的火猿王,一定有他过人之处!”林平淡淡地道。

    阮方冷哼一声:“那也是瞎猫碰上死老鼠罢了,我看他没有什么真本事!”

    赵玉平静地望着场对峙的两人,她性情温婉,但不代表她是笨蛋,相反还十分聪敏。这场比斗很明显是阮方安排好的,还故意提出过来观看,目的无非是想自己看到楚峻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的狼狈样。赵玉对阮方仅存的一点好感瞬时荡然无存,当一个人心胸狭窄到这程度,无论他相貌修为多上乘也会沦为下乘。

    “嘿嘿,楚峻,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第一场就碰上了,莫非是天意?”牛庞把指骨捏得噼里叭啦作响,一脸的戏谑贱笑。

    楚峻敏感地捕捉到牛庞眼隐藏的一丝杀机,淡道:“天意会让你今天掉光一嘴牙!”

    牛庞愕了下才反应过来,狞笑道:“希望你的骨头有嘴巴硬!”说着挥了挥手的木剑,发出呼呼的风声,声势相当骇人。

    战斗还没开始,两人言语间的huǒ yào味已经十足,观众们不禁兴奋起来,看来今天要见红了。

    楚峻握紧手的木剑,冷道:“骨头硬不硬,上来试试便知!”

    牛庞暴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前,木剑呼的劈向楚峻的脖子。剑风呼呼,势大力沉,虽然是把木剑,不过由sì jí实力的体修劈出,即使是马脖子恐怕都得应声而断。楚峻竟然不躲不闪,手的木剑挥出迎了上去。

    楚峻这招明显是以卵击石,四周惊呼声响起,甚至有人已经掉转头不敢看了。牛庞脸上露出一抹狞笑,暗道:“不自量力,竟敢以硬碰硬,既然你想死,老子便成全你!”牛庞仿佛已经看到楚峻剑断人头落地的情境。

    啪!一声脆响,牛庞脸上的狞笑还没来得及收起便凝固了,他手的木剑竟然在相触的一刹那断成两截。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阵劲风扑到,楚峻的剑已经狠狠地抽在他的脸颊上。

    牛庞整个人被抽得翻旋了几个圈,噗嗵的摔在地上,紧接着便是叮叮当当地声响,十几只带血的牙齿散落四周。牛庞挣扎着爬起来又再跌倒,一口鲜血夹杂着碎牙吐了出来。

    全场静得落针可闻,这种完全相反的结果让他们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红衣少女宁蕴惊得目瞪口呆,赵玉小嘴微张,那小吃一惊的样子分外动人,她已经手按剑柄,本来打算出手救下楚峻,没想到反而是楚峻削断了牛庞的剑,还将对方给抽掉一嘴牙。

    楚峻提着木剑走到牛庞的身前,后者眼神惊惧地向后挪去,口呜呜地哀号,脱了臼的嘴合都合不上,不断地溢出血沫。楚峻淡道:“天意让你今天掉光一嘴牙,现在信了吧?”说完扔掉手的木剑,分开众人走下场去,围观者敬畏地让开一条道。

    “他……他是怎么做到的?这怎么可能!”宁蕴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可思议。

    赵玉轻掠了一下额边的秀发,淡道:“走吧,那边快要轮到我们了!”说完莲步轻移,返回内门弟子那边。

    阮方面色阴沉,瞥了一眼还躺在地上未能爬起来的牛庞,暗骂:“没用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