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武斗大会(下)

    本届外门弟子最大的黑马横空出世,第一场就把夺冠热门之一的牛庞给打落了一嘴牙,楚峻的名字顿时声名鹊起。此后凡是有楚峻出场的比斗都会吸引很多人围观,不过楚峻再也没有第一场那般惊艳的表现,都是经过一场苦斗而战胜的。于是大家渐渐觉得,第一场应该是楚峻运气好,牛庞那倒霉蛋的木剑刚好被虫蛀了,所以才一触即断。

    纵使如此,楚峻还是跌跌撞撞地杀入了决赛,实力不容置疑。二级体修杀进决赛,这无疑是历届武斗大会的奇迹。

    楚峻除了第一场运用新月神力削断了牛庞的剑,其他几场都是利用出色的实战技巧战胜对手的。并不是他不想利用新月神力取胜,而是觉得表现太过抢眼会引来许多麻烦,他已经发现看台上那两个老家伙在注意自己。光影女子已经告诫过他,凛月诀和烈阳诀的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

    这已经是外门弟子大比的最后决赛了,楚峻的对手是一名sì jí体修。这个黑黑实实,壮硕得像根柱墩的家伙叫铁石,果然的人如其名。铁石跟其他人不同,他使的是一把木刀。

    楚峻双手持剑,静静地等着对手出招。铁石将信将疑地盯着楚峻,这个浑身伤於的家伙真的只用了一剑就把牛庞给废了?

    “牛庞竟然败在你的手下,真有点难以置信!”铁石嗡声道。

    楚峻咧嘴一笑道:“我运气好罢了!”

    “你当我是傻瓜么?”铁石不满地道。

    “你废话太多了!”楚峻淡道。

    铁石不禁大怒,纵身一跃近三米高,木刀抡圆劈下。楚峻不敢怠慢,闪身挪了开去。铁石手的木刀一斜,直劈改为横扫,直取楚峻的手臂,刀风呼呼,声势相当盛。

    台上的曲正风、刘肃都关注着场的局势,曲正风摇头道:“那小子是不是藏拙了,抑或第一场真的走了狗屎运,对手的木剑被虫蛀空了!”

    刘肃面无表情地道:“你觉得有可能么?”

    “一个人不可能每次都走狗屎运,他既然能杀入决赛,那靠的绝对是实力,这么说来他是故意藏拙了!”曲正风点头道:“有意思,外门弟子什么时候多了个怪胎!”

    刘肃淡道:“曲胖子,再怪也只是个体修而已,你还想挖出一个能跟上官羽相提并论的天才不成?”

    曲正风被当头泼了桶冷水,不服气地道:“上官羽确实是很出色,但我的徒儿也不差!”

    “你那活宝徒弟沈小宝上场了!”刘肃面无表情地道。

    内门弟子这边的比斗也已经接近尾声了,现在场上对阵的竟是那名瘦削少年和林平。正在刘肃和曲正风把注意力放到另一边时,这边楚峻和铁石的胜负已经分出了。

    蓬!一声巨响,场地上石屑纷飞,铁石手的木刀在地上砸出了一道半尺深的长沟。楚峻手握半截断剑抵在铁石的颈侧,参差不齐的断口割伤了他的皮肤,隐隐有鲜血渗出。

    楚峻微喘着气收回断剑,铁石眼神复杂地看着楚峻,把手的木刀扔掉:“我输了!”

    “爹爹!”一名头发枯黄的小女孩从人群飞跑出来,眼泪汪汪地拉着铁石的手:“爹爹,受伤!”

    铁石俯身抱起小女孩,惭愧地道:“小小,爹爹没用,又让你失望了!”

    小女孩抹着眼泪道:“爹爹,出血!”

    “只是破了点皮,没事的!”铁石对着楚峻拱了拱手,抱着小女孩走下场。小女孩转过头来瞪了楚峻一眼,气乎乎地道:“打伤,爹爹,坏蛋!”

    楚峻愕然地呆立当场,铁石竟然是这小家伙的爹爹。这时段立走了过来,一张脸笑得如菊花绽放:“楚峻,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这么厉害,只是可惜了铁石那厮,连续两届拿了第二!”

    楚峻皱眉问道:“那小女孩是怎么回事?”

    段立摇头叹息道:“这个小家伙叫小小,是铁石在死魄鬼林附近捡来的,可惜患了一种怪病,全靠昂贵的丹药续命,铁石赚再多的灵豆都不够填这个无底洞,这次他应该是冲着第一名的一万灵豆奖励去的,没想到败在你的手上!”

    “我不缺灵豆,一万灵豆的奖励可以让给他的!”楚峻有点内疚地道。

    段立眼前一亮,不过马上摇头道:“千万别这么做,铁石那家伙自尊心极强,从来不肯接受别人帮忙,上次有人偷偷给小小塞了些灵豆,他差点跟人家反脸,此后再也没人敢帮他了!”

    “这自尊心也强得离谱了吧!”楚峻暗道。

    楚峻正低头沉思,段立忽然碰了他一下,嘴里恭敬地唤道:“赵师姐!”

    楚峻一下子回过神来,赵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跟前,烟水迷离的美眸正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楚峻的心不争气地蹦了一下,有点拘束地唤道:“赵师姐!”

    赵玉的美丽简直到了让人自惭形秽的地步,楚峻每见一次她都觉得惊艳之极。赵玉眼掠过一抹笑意,温声道:“恭喜你夺得第一名!”

    段立不禁暗暗咋舌,识趣地退到一边去,要知道赵玉不仅是内门弟子的翘楚,美貌之名更是整个古原大陆公认的,只有腾凰阁的天才少女凰冰能跟她媲美,身后不知有多少俊才少年狂追,她却从来都不加辞色,如今竟然对一名外门的体修如此青睐,实在让人大跌眼球。

    “侥幸而已!”楚峻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雪白的牙齿。

    赵玉秀气的脖子微歪,似笑非笑地睇着楚峻:“真的是侥幸?”

    楚峻被她睇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摊手憨笑一下。赵玉横了楚峻一眼,这种娇嗔的美态把周围的人都看呆了,楚峻的自然也不例外。赵玉jí pǐn美玉般的俏脸掠过一抹红晕,温婉地道:“到那边看看吧,顺便长长见识!”说完回身走去。

    楚峻愕然地立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赵玉瑶鼻轻皱,回头道:“又不肯赏面么?”

    此言一出,周围听到的人不禁暗暗哗然,眼燃起熊熊的妒忌之火。楚峻搔了搔头,快步跟了上去,这赵玉温婉随和,没想到也挺小家子气的,不就是上次拒绝了她一次,竟然记上了。

    楚峻跟在赵玉后面,四周众弟子纷纷让开一条道,两人顺利地进入到内门弟子比斗的场地内围。感受着从四面八方射来的妒忌目光,楚峻只觉后背凉嗖嗖的,有点怀疑赵玉是故意让自己成为众矢之,报复自己上次拒绝她。

    宁蕴见到赵玉竟然把楚峻带进来了,水灵灵的大眼睛闪过一抹讶色,不过也没说什么,倒是阮方的脸色顿时黑了下去,眼闪过一抹厉芒。

    “你虽然是只是名体修,不过见识一下仙修间的对战没有坏处!”赵玉扭头温声道。

    赵玉身上淡淡的香味十分的好闻,楚峻有点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阮方见到两人“亲密”地耳语,心里不禁升起滔滔的妒恨,暗自捏紧了拳头,眼杀机隐伏。

    楚峻好不容易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场,见到场上相斗两人居然是林平和那个瘦削少年。

    赵玉善解人意地介绍道:“他是五师弟沈小宝,虽然胡闹了点,不过人挺不错!”

    楚峻有点意外地道:“这名字有点耳熟!”

    “难道你没听说过正天六秀?”旁边的宁蕴撇嘴道。

    楚峻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宁蕴不满地瞪了楚峻一眼道:“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什么都不知道!”

    阮方轻蔑地瞟了楚峻一眼,俊脸上露出一丝讥诮道:“他只是一名体修,不知正天六秀也不奇怪!”

    赵玉闻言黛眉蹙了一下,楚峻却是若无其事地望着场打斗,仿佛根本没听到一。阮方只觉一拳打在空处,根本无处着力,只能自己恶心。

    “喂,大傻帽,正天六杰就是上官羽、本姑娘、赵玉、阮方、林平,还有那个臭小宝!”神经大条的宁蕴得意洋洋道。

    “本姑娘这名字真怪?”楚峻奇道。

    赵玉噗的失笑出声,宁蕴白眼一翻,拍着初见规模的酥胸斥道:“是本姑娘,本姑奶奶!”

    楚峻不禁暗汗,尴尬地呵呵一笑,宁蕴无语地翻了翻白眼,接着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赵玉瞥了楚峻一眼,暗道:“这家伙是真傻还是假懵?”

    一连串霹雳连环炸响,尖锐的气爆震得人耳膜生痛。原来场两人呼吸间连续对砍了十数剑,两把电光闪烁的长剑相碰时发出雷爆般的闷响,青白色的电弧闪得人眼花缭乱。楚峻看得目眩神迷,这种放电的剑术实在太带劲了。

    场胶着的两条人影骤然分开,同时向后飘离数米,电光雷爆瞬时消失。只见林平神色平静,飞剑毫光隐隐地悬停在身前,瘦削少年的样子就狼狈多了,长剑撑地,那身黑色劲装多处被电刃击穿。

    “沈师弟,还要再比么?”林平微笑着问。

    瘦削少年一拍胸口朗声道:“自然要比,我的绝杀大招还没使出,非打得你满地找牙……呀!”

    这家伙话还没说完便脸色一变,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糟糕!吃坏了肚子,小爷先去拉干净再打,千万别走开!”说完弯着腰窜进人群跑掉了。

    现场瞬时哄堂大笑,有人大声调侃道:“宝爷,记得带手纸擦屁股!”

    “别像上次那样,一拉就拉了两个月,哈哈!”

    楚峻不禁目瞪口呆,宁蕴不屑地骂道:“臭小宝,又是这招,真无耻!”

    赵玉抿嘴一笑,对楚峻解释道:“沈师弟这样不是一次半次了,上届也是如此,曲师伯气得把他撵到了死魄鬼林!”

    宁蕴咯咯地笑道:“臭小宝躲了两个多月才敢回来,这次恐怕曲师伯要把他扔到死秽幽谷去了!”

    PS:谢谢大家支持,《九鼎》上传第二天就夺得仙侠分类新书榜第一,同时也进了首页总榜,今天是第五天,杀进首页前十。不过这还不够,我们要冲到方想下面,《绝品》的弟兄们还在么?收藏,票票砸下来。骚动年们,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