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驱物

    占地近两百平方的住处,房子古色古香,窗外翠竹疏落,芭蕉数株,极是清幽雅致。院有三株树龄过百年的屯灵木,郁郁葱葱的枝叶覆盖了院落的大部分面积。

    这是楚峻新的住处,比外门住的那间小木屋强上何止百倍,不过得每年交纳两千粒灵豆的租金。当然,内门弟子每个月有两百粒灵豆的月供,交租金勉强足够了,平时再抽空出去狩猎几趟,应付起来是绰绰有余。楚峻刚得了一万粒灵豆的奖励,加上灵粟收成换来的八百粒灵豆,可谓是财大气粗。交了一年的租金,身上还有近九千粒灵豆。

    此时,楚峻正在院子捣搞着便宜师傅曲正风送给他的见面礼,一件品秩一品的防御背心,能抵御一级灵兽的数次攻击,楚峻喜滋滋地穿在身上,又拿出一把淡青色的长剑仔细观摩。这把长剑也是便宜师傅曲正风送的,很普通的一品青钢飞剑。虽然只是一品飞剑,其坚硬和锋利程度要比体修用的大剑强数倍,最重要的是飞剑能承受灵力的灌输,而一般的刀剑无法承受,极容易破裂折断。

    楚峻手握青钢飞剑,合上眼睛感受着把柄上传来的深冷气息,仿佛又回到斗武场,阮方那把电光爆闪的飞剑当胸斩杀而来……楚峻突然一个激凌,霍地睁开了眼睛,手心已经汗渗渗的。

    楚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想象那夺命一剑飞斩而来的情境,体会当时双腿两股神力突然爆发的玄妙。当楚峻再次睁开眼睛时,眼闪过一抹冷芒,青钢飞剑的剑身有淡淡的银光流过,剑尖微微的嗡动。

    楚峻目不转睛地盯着手的青钢飞剑,握着剑把的手缓缓地松开,青钢飞剑竟然摇摇晃晃地悬停在手心上方。

    “成功了!”楚峻心头狂喜,青钢飞剑剑身上的光芒顿时一黯,嗖的掉了下来。

    楚峻激动地握着剑把,他已经摸索出了驱物的一点门道。神识控制物体动作,灵力通过神识传导,为物体tí gòng动力,只有神识和灵力配合得当才能如臂使指地驱动物体。

    楚峻再次运起新月神力,神识依附在青钢飞剑上,神力通过神识输进青钢飞剑,慢慢地松开手。果然,青钢飞剑悬停在手心上方,这次要比第一次稳当了不少。

    楚峻压抑着心的兴奋,神识指挥着青钢飞剑向前滑出,新月神力源源不绝地透过神识输到青钢飞剑,青钢飞剑缓慢地向前推移了半米后当的掉在地上。楚峻知道是自己神力输出跟不上神识指挥所造成的,就好像拉了高档位,踩油门不足而导致了死火。

    楚峻反复地练习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可以控制青钢飞剑在身体周围一米的范围内简单地运动。这无疑是巨大的进步,楚峻趁热打铁地练习到神力告缶,神识不继才停下休息。

    今天差点丧生在阮方的剑下,楚峻受了极大的刺激,深知实力的重要,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异世,弱小者的命永远捏在别人的手。今天那名被拦腰斩成两截的体修,除了跟他相熟的人,谁会在乎一条蝼蚊般的性命,假如自己没有修炼凛月诀,或许被人抬下去草草埋掉的就是自己了,若干个月后,恐怕没有人会记得曾经有个叫楚峻的倒霉家伙。

    楚峻默默地运起凛月诀,吸收炼化月光精华,恢复耗费掉的新月神力。

    “小心,有人摸了进来!”光影女子干冷的声音突然在脑海响起。

    楚峻吃了一惊,急忙收功闭气,戒备地握紧手里的青钢飞剑,目光冷然地抬头盯着一株屯灵木,喝道:“谁?滚出来!”

    一名穿着黑衫的家伙从树上灵捷地跳了下来,竟然正是今天借屎遁的沈小宝。沈小宝目光怪异地看着楚峻:“不可能啊,凭小爷万里独行,踏雪无痕的轻身功夫,你这二级体修实力的挫货怎么可能发现得了!”

    在沈小宝身上没感觉到半点敌意,楚峻神情不禁一松,道:“因为你身上有味道!”

    沈小宝奇道:“什么味道?”

    “烧焦的味道!”楚峻站了起来淡道。

    沈小宝扭头闻了一下,果然闻到一股焦糊味,原来今天比斗时衣服被林平电焦了多处。沈小宝怪叫一声:“你小子长了狗鼻子么?”

    楚峻皱眉道:“沈师兄深夜鬼鬼祟祟地摸进来,有何贵干?”

    “呸呸呸!别说得那么难听,小爷是光明正大地翻-墙进来的,天地可鉴,日月可证!”沈小宝大言不惭地道。

    楚峻不禁无语,沈小宝挤眉弄眼地道:“听说师傅新收了一名得意弟子,正好今晚月黑风高,小爷作为德高望重的师兄,自然要莅临指点一二!”说着跨步上前,不由分说地一拳捣来,虽然拳风呼呼,不过显然没有动用灵力,而是单纯的**力量。

    楚峻脚步一滑,迅地向左移两尺,侧身躲过来拳。沈小宝一拳打空,马上一记侧踹蹬向楚峻的小腹,快绝伦。楚峻只好再横移出数尺躲过来脚,怒道:“沈小宝,你什么意思?”

    沈小宝嘿嘿一笑道:“看不出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不过小爷今晚非把你揍成猪头样!”

    楚峻皱眉道:“理由呢?”

    沈小宝装模作样地正了正衣领道:“自然是维护我作为师兄至高无上的威信了,嘿嘿,师傅每收一名徒弟我都会替他先修理一顿,这样以后才会服帖乖巧!”

    楚峻有点哭笑不得地道:“你好无耻,凝灵期的修为欺负我一个二级体修算什么本事!”

    沈小宝撇嘴道:“小爷向来公平,绝不用半分灵力,只用肉身力气跟你打,你要是输了,以后得绝对服从本师兄的话,让你向东不可向西,让你撒尿不能放屁,最重要的是不能在师傅面前告小爷黑状,否则小爷给你上眼药!”

    楚峻忽然间觉得这情境好熟悉,当年初到部队时,黑面神班长也说过类似意思的话,不禁咧了咧嘴道:“如果你输了呢?”

    沈小宝不以为然地双手抱胸道:“小爷会输么?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小爷要是输了便叫你师兄!”

    楚峻摇头道:“还不够,你要是输了,以后得绝对服从我的话,让你向东不可向西,让你撒尿不能放屁,否则小爷给你上眼药!”

    沈小宝愕了一下,接着哈哈笑道:“有趣有趣,来来来,小爷不把你踹出屎来算你拉得干净!”说着出其不意地一脚踹向楚峻的小腹,果然没用半分灵力。

    徒手格斗,楚峻还没怕过谁,侧身躲过后顺手一抄便扣住沈小宝的脚踝,飞起一脚朝他下三路踹去。

    “哇,你好阴毒!”沈小宝怪叫一声,单足跳起躲过楚峻袭向下阴的一脚,右手疾捣楚峻的鼻梁。楚峻不得不松开沈小宝的脚踝,后退躲过一拳。

    两人拳来脚往,脚往拳来地斗在一处,身上都挨了对方几记重拳。沈小宝怪叫连连,一边打一边气急败坏地道:“呀呀呸,古怪古怪,你小子使的是什么拳法,太阴损毒辣了,太野蛮暴力了!”

    楚峻使的是特战队内部练习的搏击术,吸收了泰拳的凶狠直接,国散打的灵活,擒拿术的小打小折,阴损毒辣,高效直接,打击的都是人体的要害部位。

    蓬!

    两人同时飞跌开去,滚出数米才停下。楚峻一骨碌爬起来,抹去嘴角的鲜血,警惕地盯着对面的沈小宝。沈小宝捂着小腹站痛苦地站了起来,左眼和嘴角红肿一片。

    “还打不打?”楚峻沉声道。

    沈小宝摸了下红肿的嘴角,咝咝地抽着冷气,怒道:“还打个屁,你小子太阴损了,抠鼻、插眼、踹下阴,还用牙齿咬,用头撞……算你狠!”

    楚峻看着沈小宝那狼狈样,不敢咧嘴笑起来。沈小宝气急败坏地叫道:“笑屁呀,你也好不了我多少!”

    楚峻摸了摸两边红肿的脸颊,已经没有了知觉,只觉肉肉的。

    “妈的,你小子还穿了死胖子的一品防御背心……呀痛死小爷了!”沈小宝揉着小腹:“该死的死胖子,每次收弟子都是送背心和青钢飞剑,吝啬鬼铁公鸡,哟……!”

    楚峻摸了摸身上的一品防御背心,吃吃地道:“他每回都是送这两件东西?”

    沈小宝嘿嘿地道:“他洞府里这样的东西至少还有十件八件,当年收小爷为徒时送的见面礼就是这个,死胖子抠门得很!”

    楚峻不禁无语之极!

    沈小宝摸了摸乌黑的眼角,得意地笑道:“你小子四品上等灵根,比小爷还要优秀,死胖子终于可以不用紧盯着我一个了,以后日子会好过许多……咳,你小子记得要勤奋修炼,为师傅争光,为我正天门争光,本师兄看好你!”

    楚峻哭笑不得地看着沈小宝翻-墙爬出了院子,暗道:“这家伙还真是个活宝!”

    这时院门传来拍打声,楚峻打开门一看,差点一头扑倒,一张乌眼鸡的脸伸了进来,正是刚翻-墙出去的沈小宝。

    “明天到修灵殿听死肥子讲道!”沈小宝扔下一句便转身一瘸一拐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