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耳光与福气

    鬼蛛小腹的地方防御力最为薄弱,而其他地方坚硬无比,尤其是两根腥红的锉刀,其坚硬锋利程度不下于二品飞剑。鬼蛛显然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所在,所以很注意保护小腹位置,不过刚才眼看就能把楚峻两人给杀死,一时大意之下竟被楚峻出其不意地射了一飞剑。新月神力灌输下的青钢飞剑瞬时将鬼蛛圆滚滚的小腹剖开了大半,内脏器官还有刚吃下去的血肉都流了出来,恶心非常。

    楚峻忍着剧痛将鬼蛛刺进肩头的锉刀拔了出来,差点痛得晕了过去,肩头上那大血洞滋滋地冒着黑血。宁蕴这才从惊恐回过神来,难以置信地道:“楚峻,你把它杀了!”

    楚峻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嘴唇苍白,咬着牙站了起来。宁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两次拿楚峻作挡箭牌有什么不对,站起来拂了拂衣裙质问道:“楚峻,你什么时候学会御剑的?”

    楚峻脸色阴沉,捂着肩头的伤口俯身从鬼蛛的小腹上拔回青钢飞剑。宁蕴见到楚峻不搭理自己,俏脸微沉,大声道:“你聋吗?我在问你话!”

    楚峻霍地转过身来,冷冷地盯着宁蕴,后者吓了一跳,接着大怒道:“干什么?”不过看到楚峻肩头上那个恐怖的伤口时,良心发现般缓和下来,放柔声音道:“鬼蛛的锉刀上有腐毒,我给你瞧瞧,要是腐毒攻心你就死定了!”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宁蕴捂住迅红肿起来的脸颊,呆呆地望着脸色阴沉的楚峻,耳朵嗡嗡直响,大脑一片空白,痛得眼泪直往外飙。

    “恶毒、自私!”楚峻口吐出四个字,转身一瘸一拐地走开。

    “他打我……他竟然打我耳光,从小到大从来没人敢打我!”宁蕴简直难以置信,可是火辣辣的脸颊提示她这一切都是真的,楚峻那鄙视厌恶的眼神狠狠的击碎了她傲慢优越的自尊心,她出离的愤怒了,两眼杀机涌现。

    “你敢打我……我杀了你!”宁蕴声嘶力竭地尖叫一声,祭出长剑朝楚峻的后心刺去。

    “宁师妹,不要!”

    “停手!”

    “啊!”

    一连串惊呼声响起,楚峻没想到宁蕴竟然真敢下shā shǒu,而且又身受重伤,正处于虚弱状态,察觉到危险想躲避时已经来不及了。

    噗!

    利刃入肉,鲜血飙飞,宁蕴手腕一震,马上撤去了力道,不过长剑还是颤颤悠悠插在楚峻的后背。楚峻缓缓地转过身来,两眼尽是滔滔的怒火,宁蕴吓得花容失色,腾腾地倒退了几步,语无伦次地道:“我……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打我,你不可以打我……!”

    楚峻两眼一黑,噗嗵的摔倒在地,背上的长剑当的掉了出来,鲜血汩汩而出。

    “楚峻!”

    “徒儿!”

    一道肥大的身形电扑到,接着脸色苍白的赵玉也奔至,身形肥大者正是楚峻的便宜师傅曲正风。

    “曲师伯,楚峻他怎么样了?”赵玉焦急地问道,看着浑身伤口的楚峻,差点眼泪都掉出来,芳心隐隐作痛。

    曲正风脸色阴沉地捡查了一下楚峻的伤势,沉声道:“再深半寸就刺心脏了!”

    赵玉顿时玉容惨淡,转身怒斥道:“宁蕴,怎么可以对同门下如此毒手,太过分了!”

    “我没有……!”宁蕴面色苍白地猛摇头。

    曲正风沉喝道:“蕴丫头,我们亲眼所见,还敢矢口否认,这次我一定会禀明掌门师兄,让执法长老从重处置你!”说完抱起楚峻御剑腾空而起,向着雷音山方向急急飞去。

    赵玉寒着俏脸冷道:“宁蕴,要是楚峻有什么闪失,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说完骑上飞行坐骑惶急地追了上去。

    宁蕴俏脸煞白,大声喊道:“是楚峻先动手打我的,凭什么都怪我……呜呜!”捂着半边红肿的脸伤心地大哭起来。

    这时四周已经围上来不少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原来宁师姐的脸颊是楚峻打的啊,都肿得跟面包似的,下手还挺重的。

    阮方从人群走了出来,冷然地喝道:“都散了,回去布防!”

    围观的人都窃窃私语地散了开去,打扫一片狼藉的战场。

    阮方眼角眉梢都隐含狂喜,走过去对捂脸哭泣的宁蕴安慰道:“这个楚峻确实可恶该杀,蕴师妹这一剑刺得好!”

    宁蕴吸着鼻子道:“是他先打我的,从来没人打过我!”

    阮方义愤填膺地道:“从小到大,咱们师兄弟都疼着护着蕴师妹,连骂都舍不得,更何况打,这楚峻这家伙可恶之极,该杀一万次,蕴师妹放心,掌门师伯怪罪在下来,我们会帮你求情!”

    宁蕴抽泣着道:“我不是真的想杀他,只是……一时生气!”

    阮方不以为然地道:“这种人杀了便杀了,一名体修而已!”

    “可是……可是曲长老他会跟爹爹告状的!”宁蕴恐惧地道。

    阮方笑道:“怕什么,掌门师伯是你爹,能把你怎么样,况且还有掌门夫人护着你!”

    宁蕴闻言心稍安,点头道:“我没错,我为什么要怕,可是……楚峻会不会死?”

    阮方不禁无语,人是你刺的,死不死你自己应该最清楚。

    ……分割线……

    楚峻只穿着一条齐膝的短裤,两边小腿和上身都缠了白色的纱布,跟具木乃伊似的趴在床上。

    赵玉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默默地望着昏迷不醒的楚峻,眉宇间蹙着一丝淡淡的担忧,jí pǐn美玉般的脸颊似乎黯淡了不少。楚峻已经昏迷了两天,至今还没有醒来。

    楚峻肩头窝处被鬼蛛刺穿,伤口的有毒物质已经清除掉了,不过此处离心脏近,已经有腐毒侵入了心脏,再加上后心挨了一剑,也是差点刺入了心脏,能不能醒过来也是未知之数。

    赵玉忽然很害怕,害怕楚峻再也醒不过来了,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发现自己忽然开始对楚峻的一切都感兴趣,偷偷地看他在灵田里劳作,看他故意洒出灵粟让那小女孩捡拾,看他把小女孩受伤的手指含进嘴里。他沉着、勇敢、机智又不缺乏爱心,可惜他不能修仙。可接下来,楚峻却是着着实实地给了她惊喜,不仅夺得外门第一,还试灵出四品上等灵根,资质仅差了自己一点,虽然年纪大些,努力修炼还是有机会赶上的。

    前天,就在前天,赵玉发现自己不仅仅是对他感兴趣,当看到宁蕴长剑刺进他身体时,她发觉自己会害怕,会担心,甚至心疼。现在更是两天两夜的陪在他的床前。

    “楚峻,你一定要醒过来!”赵玉轻声道。

    昏睡的楚峻似乎听到了赵玉的话,手指头轻轻地动了动。赵玉惊讶地睁大了明眸,定定地看着楚峻的手,发现楚峻的手指确实在动,无尽的喜悦瞬时爬上了动人的脸蛋,激动地站起来:“楚峻,你醒了!”

    楚峻迷迷糊糊地感到被一双柔软的手扶起,枕在两团温软上,温热清甜的液体从齿间渗了进来,于是下意识地张嘴咽了下去,接着便沉沉睡去。

    “哈哈,这小子福大命大,算是捡回一命了!”

    “怪哉,此子的体质特殊,体内的dú sù竟已经排清,就连这么重的伤都完全愈合了,受损的经脉再过段时日应该能长好!”

    “玉儿,既然他没事了,跟为师回去吧,别荒废了修炼,让一名外门弟子照顾他吧!”

    “师傅,弟子想等他醒了再走!”

    “不行,现在跟我回去!”

    楚峻迷迷糊糊听到零零星星的对话,似乎有不少人在床前看过,接着便沉寂下去了。

    这天傍晚,楚峻终于睁开了眼睛,发觉自己正躺在床上,房子显然是自己的住处。

    哐当!

    房间门打开,一颗头发花白的脑袋伸了进来,满脸斑驳风霜,不是段立又是谁。

    “段哥,怎么又是你!”楚峻苦笑道。

    段立笑呵呵地走了进来道:“老弟你终于醒了,咱两算来有缘了,每次你小子受重伤昏迷都是找我照顾!”

    楚峻感激地道:“麻烦段哥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咱两的交情说这个就见外了……而且我收了赵师姐的工钱!”段立打了哈哈道。

    楚峻奇道:“赵玉师姐让你来的?”

    段立满眼羡慕地道:“可不是,赵师姐还特意嘱咐我要好好照顾你,听说她守了你两天两夜呢,啧啧,你小子不知多少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能让仙女般的赵师姐为你倾心!”

    楚峻愕了一下,问道:“她守了我两天两夜?”

    段立神情暧昧地道:“整个内外门都传开了,难道还有假,你小子就偷着乐吧!”

    楚峻难得嫩脸一红,讪讪地道:“段老哥别胡说!”

    段立乐呵呵地道:“楚老弟,老哥是过来人,赵师姐那眼神表情瞒不过我,那天在斗武场我就觉得她对你不一般了!”

    “老哥千万别乱说,赵师姐听到可不得了!”楚峻皱眉道。

    段立凛然地扭头望了一下门外,低声笑道:“你倒是提醒了我,赵师姐隔天都会来看你的,要是让她听去,老哥我就惨了!”

    楚峻闻言心升起一股异样的暖流,段立见到楚峻眼光光地出神,低声道:“楚老弟,以你目前的条件还配不上赵师姐,不过你资质好,努力点或许能迎头赶上,加上赵师姐对你不一样,抓住机会希望还是很大的!”

    楚峻不禁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