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陷害

    楚峻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喘大气,光影女子静静悬立在半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休息了一会,察觉被冲散了的雷灵气竟然慢慢地回流至丹田,楚峻不禁心稍安。

    “烈阳诀还是先别练了!”光影女子忽然开声道。

    楚峻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坐了起来问道:“不用练了?”

    “是暂时别练!”光影女子干冷地道。

    楚峻不禁有点意外,难道这怪女人突然良心发现了?

    “等你的五雷正天诀修炼到凝灵期再回头修炼烈阳诀!”光影女子扔下一句便化成一团银光钻回楚峻的眉心处。

    楚峻闻言松了口气,打水洗了个澡,将脏兮兮的衣服换掉,准备出门到城里买些装备。刚离开院子,便见到一名穿着粉红裙子的女修迎面走来,隔着老远便喊:“楚师弟……楚峻!”

    楚峻疑惑地停住了脚步,此女带着一阵香风来到楚峻的面前站定,问道:“你就是楚峻?”

    此女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前凸后翘的,眉宇间蕴含着一股媚意。楚峻点头道:“我就是楚峻,这位师姐找我何事?”

    此女淡道:“玉长老召见你,快快跟我来!”说完也不管楚峻答不答应,转身扭腰摆臀而去。

    楚峻知道玉长老便是赵玉的师傅玉真子,也不敢怠慢,举步跟了上去,心里暗暗琢磨:“玉长老找我何事,不会是跟赵玉有关吧?”

    女修不紧不慢领着楚峻走了一程便拐向小西峰,楚峻皱了皱眉,问道:“玉长老召我去小西峰?”

    雷音山分为东西峰,东峰是主峰,小西峰是专门划给女弟子的,山门设在东峰,派内的男子都住在东峰,平时不允许踏足小西峰的。曾经有男弟子借故跑到小西勾搭女弟子,结果被玉长老打断了两条腿,落得个终身残废的下场。

    女修似乎听出楚峻语气的怀疑,回头笑道:“没错啊!”

    楚峻觉得有点不妥,问道:“这位师姐怎么称呼?”

    “我叫……张敏敏!”女修飞了楚峻一个媚眼,轻佻地道:“干嘛打听人家名字,想追我?”

    楚峻不禁暗汗,淡道:“张师姐说笑了,不知玉长老召见我有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等见了玉长老,你自己问她吧!”女修撇了撇嘴,摆着隆臀加快了脚步。

    楚峻看着女修的背影,心升起一股不安,女修回头催促道:“快点呀,大男人磨磨蹭蹭的,玉长老还等着呢!”

    楚峻加快度跟了上去,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女修轻车熟路地在小道上走着,路上一个女弟子都没有遇上。楚峻暗暗纳闷,这张敏敏有大道不走,偏偏拣些隐蔽小道行。

    楚峻不动声色地放出神识留意着四周的动静,同时运足耳力倾听。凭楚峻现在的神识修为,方圆十米之内的事物,不用眼睛都能探测得一清二楚。而且楚峻的目力和耳力都超出常人许多。

    这时女修很自然地领着楚峻走进一处小树林,转头淡道:“很快就到了!”

    楚峻却是突然停住了却步,因为他听到小树林后隐约有水声和嬉戏声传来,似乎是一群女弟子在玩水。

    “站着干什么?快点呀,迟了玉长老可要怪罪!”女修回头不悦地催促道。

    楚峻发觉此女的眼神有些闪烁,心那点不安更加强烈了,皱了皱眉道:“玉真人住在什么地方?”

    女修心焦急,没想到讨厌的家伙竟然这么警惕,脸上却是笑嫣如花地道:“过了这片树林就是了!”

    “真的?”楚峻向前走了几步。

    女修心虚后退了一步,媚笑道:“还能有假,很快就到了!”说完转身便走,虽然看起来很从容,不过动作却是有点不自然。

    楚峻突然加快几步追了上去,此女条件反射般小跑起来。随着距离越近,树林那边的戏水声更清晰了,女修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诡异地一笑,两手放在衣领上一扯,顿时露出肩头位置的大片雪肤,酥胸半球暴露在空气。

    楚峻面色微变,双腿一用力,如同离弦的怒箭,那女修正准备扯开喉咙大叫,却已经被楚峻握住了咽喉,那句“非礼啊”变成了鸡打鸣一般。

    女修作梦也没想到楚峻的度竟然这么快,此时被握住了咽喉要害,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满目惶恐哀求。楚峻阴沉着脸一手刀将女修给砸晕了,然后拖入茂密的树丛藏起来。

    干完这一切,楚峻从树丛钻了出来,小心翼翼向前潜行了一段距离,拨开繁密的草丛往外一看,眼前的香艳情景顿时让小处男傻了眼。

    只见十几米外有一个热气氲氤的水潭,一群一丝不挂的女修正在潭嬉戏打闹,白花花的身子晃眼之极,雪峰玉股一览无余。此时正有一名高挑的女修从潭爬上岸,高高翘起的两瓣混-圆饱满正好向着这边,股间那道粉腻肥美的贲起清晰可见,晶莹的水滴顺着匀称的**滑落。

    楚峻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顿觉口干舌燥,心跳加,小腹升起一股奇怪的热流,心明明知道这样不对,可还是忍不住偷看的冲动。

    这时那名女修转过身来抹拭身体,高耸的双峰颤悠悠的,最要命的是这名女修竟然**一伸,用脚尖挑起地上的衣物,做了个让人喷血的单足直立劈腿。潭其他女弟子嘻嘻哈哈往劈腿女泼水,其夹着几句“骚蹄子”“烂货”之类的笑骂!

    楚峻深吸了一吸气,以极大的毅力收回目光,背靠着一块山石默念了数遍“非礼勿视”,躁动的心才平复下来,头脑也清醒了,暗道:“这个张敏敏把我引到这里来,显然是想趁机大喊陷害我!”

    楚峻想明白这一点不禁心头一凛,如果被人发现我跑到小西峰上来偷看女弟子洗澡,那真是跳落黄河也洗不清,甚至可能被当场格杀,这条计真够恶毒。

    “这个张敏敏跟我无怨无仇,干嘛要陷害我?”楚峻脑海不禁浮现出阮方和宁蕴的样子,除了这两个人,楚峻就想不出还有谁要害自己。

    楚峻忽然醒起,假如这个张敏敏是被人指使的,幕后主使者肯定就在不远的地方,等张敏敏叫喊时就第一个赶来,让自己无处遁形。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离开才行!”楚峻猫着腰往树林退回去,准备把这个张敏敏提走回去逼问。

    “该死的楚峻,打了我一个耳光,还害我被关了两个月,下次被我遇上定要让他好看!”宁蕴寒着脸朝小树林走去,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地嘀咕,飞起小蛮靴将旁边一块石头子踢飞。

    宁大千金刚关完两个月的禁闭,正准备到漱玉泉那美美地泡上一个澡,突然听到树林传来一声女人的嘤哼。

    “谁?”宁蕴娇喝一声快步蹿入小树林之。

    楚峻本来正准备提着那女修潜走的,没想到突然听到宁蕴那小娘皮的声音,急急退回树林,谁知晕过去的女修这个时候醒了。楚峻手急眼快地将她再次敲晕,不过还是发出了声响。

    楚峻现在已经认定宁蕴是幕后指使者,心升起一股杀气,不过眼下最重要还是逃走,所以丢下女修迅往茂密的树丛遁去。

    宁蕴冲进来正好见到一条黑影飞快地逃走,地下还躺着一名晕过去的女弟子,不禁面色一变,厉喝道:“站住!”说完展开身形追了上去。

    宁蕴被关了两个月,正憋了一肚子气,咬牙紧追不舍。楚峻恨得牙痒痒的,撒开大步落荒而逃,虽然他的度比宁蕴快很多,不过对路况不熟,竟然让宁蕴渐渐追近了。

    宁蕴只觉得前面那家伙的背影有点眼熟,忽现面色一变,厉声喝道:“楚峻,下流登徒子,竟然敢跑到小西峰来欺侮女弟子!”

    楚峻心暗恨,这小娘皮只看到自己的背影便这么肯定地喊出自己的名字,看来十有**是她主使的。

    “楚峻,别以为我不认识你的后背,站住,再不站住我叫人了!”宁蕴大声威胁道。

    楚峻充耳不闻,一路往山下飞跑,等下了小西峰,到时自己来个打死不认,宁蕴这小娘皮也奈何不了自己,要是在小西峰上被逮着了,自己百口莫辩。

    宁蕴见到楚峻没有停下,一路狂奔下山,不禁气得七窍生烟,想放xìn hào时却发觉自己身上根本没带,只得紧咬着牙追下去。宁蕴对楚峻打她一个耳光的事还耿耿于怀,甚至说是恨透了他,此时见到有机会理直气壮地收拾这家伙,哪里肯就此罢手。

    两人一追一逃,渐渐地跑下了小西峰,一直绕到了雷音山的后山。楚峻在一处瀑布前站定,隆隆的水流撞击声掩盖了四周的声音,即使是在此打斗也不会惊动远处的人。

    宁蕴见到楚峻终于停了下来,不禁大喜过望,祭出飞剑距离五六米远站定,绷着俏脸喝道:“楚峻,你鬼鬼祟祟地潜上小西峰干什么?”

    楚峻毫不掩饰眼的厌恶,冷道:“明知故问,不是你故意设的陷阱么?”

    宁蕴愕了一下,怒道:“我设什么陷阱了?”楚峻眼神的的厌恶深深地刺激了她。

    楚峻冷笑一声道:“少装蒜,今天新旧账一起清算!”

    宁蕴被楚峻凌厉的眼神一扫,竟然禁不住后退一步,娇叱道:“算什么账?啊……你……是不是跑到漱玉泉偷看女弟子洗澡?”

    宁蕴突然想起小树林后就是漱玉泉,楚峻这家伙鬼鬼祟祟地出现在小树林,准是去tōu kuī,又联想到那名衣衫不整晕倒在地的女弟子,更加认定楚峻是偷看女人洗澡后色心大起,准备qiáng bào那女弟子,好在自己及时出现撞破了他。

    楚峻面色一沉,冷笑道:“没想到你不仅恶毒自私,而且还挺会演戏!”

    宁蕴不禁勃然大怒,厉喝道:“我杀了你这个下流无耻的淫贼!”剑诀一指,飞剑疾奔楚峻飞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