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算账

    宁蕴不禁勃然大怒,厉喝道:"我杀了你这个下流无耻的淫贼!"剑诀一指,飞剑疾奔楚峻飞斩而去。

    楚峻目光一寒,心已然动了杀机,所以也不再藏拙,手青钢飞剑嗡的脱手飞出,划出一道银月秋霜,泠泠然寒气逼人。

    当!

    两把飞剑迎面相撞,各自倒飞回去。楚峻接住青钢飞剑,发觉剑身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缺口,不禁面色微变。宁蕴的吃惊却是一点都不下于楚峻,厉声道:“楚峻,原来你真的能御剑,你的功法根本不是五雷正天诀!”

    楚峻眼的杀意更浓了,光影女子警告过,凛月诀和烈阳诀是绝对不能透露给任何人知的,今天要是不把宁蕴杀死,她对外传开,正天门的高层定然会逼问自己功法的来源。

    宁蕴被楚峻冰冷的目光盯得心头一阵发寒,惊疑地道:“你……你是别派派来偷学我正天门功法的奸细?”

    “我没你这恶毒女人那么龌龊!”楚峻冷斥一声,脚下发力,如同猛虎下山般扑了过去,青钢飞剑毫不留情地斩下。

    宁蕴被楚峻的话语激怒了,娇叱一声:“你才龌龊,下流淫贼,我今天就清理门户!”

    宁蕴目前的修为是凝灵期初级,楚峻凛月诀刚练成了第一层,形成了新月神力,单从这方面来说,两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宁蕴的御剑术比楚峻要纯熟,不过楚峻身法更灵活,实战经验丰富,两人一时之间都奈何不了对方。

    宁蕴越打越是心惊,她发觉楚峻的力量十分怪异,剑身上透着一股圣洁的气息,却又清冷如霜,挥动间让周围的气温也降低了少许,不过显然不是冰系一类的灵力。

    “楚峻,你这到底是什么功法?”宁蕴收剑跳开,好奇地问道。

    楚峻看着瞪大眼睛,一脸好奇的宁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哪有人生死相搏的时候还有闲心理会这个。

    “哼,你不说我现在就去告诉玉长老,说你是别派的奸细!”宁蕴威胁道。

    楚峻冷笑道:“等你有命离开再说吧!”

    宁蕴顿时花容一变,冷道:“你敢杀我,我爹爹是宁天,敢动我半根头发,你死定了!”

    楚峻淡道:“不是赏过你耳光了么,我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

    宁蕴顿时气得娇躯发抖,尖叱:“混蛋,我杀了你!”

    两人叮叮当当地再次混战起来,一口气对砍了近百剑才骤然分开,气喘如牛地狠狠对视。楚峻瞥了一眼手的青钢飞剑,发觉两边剑刃凹凸不平,竟然变成了锯齿状,再看宁蕴手的长剑,完整无缺,显然是质量高上不少。

    宁蕴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俏脸紧绷,嘴角微提起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冷道:“本姑娘的是二品飞剑,你这把一品青钢飞剑根本不够瞧!”

    楚峻心暗急,难道今天要死在这小娘皮手。宁蕴冷斥道:“楚峻,乖乖束手就擒,本姑娘可饶你一命,将你交由执法长老处置!”

    楚峻突然抬头满目惊讶地往宁蕴身后望去,宁蕴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下,发觉身后根本没有异常,顿时知道计了,飞剑全力向身后斩出。

    滋啦!剑身青白色的电弧爆发,一个拳头大小的电光球从剑尖处甩出。

    轰!电光球正好击楚峻偷袭飞斩而来的青钢飞剑,瞬时引发了强烈的爆炸。青钢飞剑失去了控制,嗡的飞向崖边的瀑布。楚峻不禁面色大变,没想到偷袭不成反被宁蕴把飞剑也炸飞了,没有飞剑在手,那就等于待宰羔羊。

    幸好,宁蕴激发了一招电光球后似乎消耗甚巨,并没有乘胜追击。楚峻把心一横,嗖的抽出三棱jun1 cì,两脚板闪过银光和金光,迅似鬼魅地扑上前去,jun1 cì直指宁蕴的心脏。度实在快得匪夷所思,宁蕴顿时俏脸惨白地闭上眼,飞剑朝着楚峻头顶猛斩,暗道:“要死一起死!”

    宁蕴同归于尽的打法逼得楚峻不得不抬手抵挡。当,三棱jun1 cì应声被削断,飞剑还顺势劈下,楚峻要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度不减地撞向宁蕴。

    蓬!

    楚峻如同一座大山般撞在宁蕴的身上,如此力量的冲击,恐怕就算是大象也要被撞得筋断骨折。

    “啊!”宁蕴惨呼一声,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起,长剑脱手,一口鲜血喷洒。楚峻由于惯性跟着宁蕴双双掉进瀑布之。

    楚峻只觉身上一凉,全身都浸入了水,顺着激流向下游滚去,七荤八素地翻滚几十秒,然后身体悬空,急剧地下坠。

    “完了!”楚峻头空一阵空白,下意识地抓紧八爪鱼般缠在身上的宁蕴。

    咚!

    一声巨响,两人坠落在二三十米深的深潭,顺着湍急的水流直奔下山而去。

    沙沙……

    河水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楚峻悠悠地睁开眼睛,发觉四周一一片滩涂,也不知被水流冲到了什么地方,只觉浑身骨痛。楚峻动了一下,却发现一物紧紧地缠在自己身上,伸手一摸,摸到一蓬长长的头发。

    楚峻低头看了一下,只见宁蕴那小娘皮双手双脚紧紧地缠在自己身上,就好像一只八爪鱼一般,脑袋枕在自己的胸口,长长的头发披散开来,就好像鸟窝似的。

    楚峻脸色微沉,伸手推了推宁蕴的肩头,发觉竟然推不动,这小娘皮抱得够紧的,难怪在激流翻滚了这么久也缠在自己身上。楚峻休息了一会,感觉体力恢复了些,于是便挣扎着扶住礁石往岸上爬去。宁蕴依然像袋鼠地样勾在楚峻的胸前。

    楚峻好不容易才爬到岸边,脚下一滑便摔时倒在地,毫不客气地压在宁蕴的身上,只觉软绵绵的很是舒服。昏迷的的宁蕴被这样一摔,顿时张开小嘴吐出一口河水,缓缓地睁开眼睛。

    宁蕴懵然地望着楚峻居高临下的脸,隔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这才察觉楚峻正骑在自己身上,那姿势把她吓坏了,发出一声能把人耳膜给震穿的尖叫:“淫贼,你想干……!”话没说完便打了个寒战。

    楚峻冰冷的眼神让宁蕴如坠冰窖,漆黑的大眼睛里渐渐爬上了一丝恐惧,颤声道:“楚峻,你……想干什么?你不能伤害我!”

    楚峻握着宁蕴咽喉的手紧了紧,冷道:“怕了么?像你这样心肠恶毒的女人也会害怕?”

    宁蕴脸色苍白,眼泪花隐现,怒声道:“不许你侮辱我!”

    “我侮辱你?说你漠视别人的生命,你认不认?说你自私狠毒,你认不认?说你恩将仇报,你认不认?”楚峻冷冷地道。

    宁蕴紧咬着下唇,忽然像发疯挣扎起来:“楚峻,你可以杀我,但不可以侮辱我,我怎么自私狠毒了?我怎么恩将仇报了!”

    楚峻正压在宁蕴的身上,这小娘皮一挣扎,两人的身体便磨擦起来,最要命的是两人衣服都湿透了,紧贴在一起跟没穿差不多。宁蕴的娇体像刚扯开了穗的包谷,该大的地方大,该凸的地方凸,楚峻能清楚地感觉到胸口这两团弹性柔软的研磨,触感极为真切。加上不久前看到那劈腿女的香艳刺激,下身竟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

    宁蕴察觉到楚峻握着自己咽喉的手忽然放松了,愕了一下之后突然脸颊变得通红,楚峻胯下那**热乎乎的东西正抵在自己腿间私密地方。未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宁蕴本能地猜到那家伙是什么东西,心又羞又怕,顿时不敢再挣扎了,惶恐地颤声道:“你……放开我!”

    楚峻顿时清醒过来,压下心头的欲-火,手上用力收紧,如今已经成了不死不休之局,不杀了宁蕴,反过来自己迟早会被她杀死。

    “那天在城头,你让数十名体修白白送死,难道这不是漠视别人生命?我救了你,你却拿我作挡箭牌,难道不是恩将仇报,难道不是自私狠毒?”楚峻冷冷地质问。

    “我……!”宁蕴不禁无言以对,看着楚峻喘喘逼人,杀气充盈的眼神,眼泪终于忍不住汩汩地流出来,惶恐地哭起来:“呜……你欺负我,我一定会让爹爹杀了你!”

    看着满脸恐惧,泪水涟涟的宁蕴,楚峻心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感,但又有一丝不忍,女人的眼泪对男人来说是最厉害的wǔ qì,楚峻自问还不是那种绝情绝性,心冷如磐石的人。

    “我本来已经答应赵师姐,不再追究你刺我一剑之仇,可你偏偏还要招惹我!”楚峻厉声道。

    宁蕴抽泣着争辩道:“是你自己跑去漱玉池偷看……你无耻下流!”

    楚峻右手一挥便要给她一记耳光,宁蕴吓和猛地闭上眼睛,隔了一会没觉到痛,不禁睁开眼睛偷看一下,见到楚峻面色铁青,手掌离自己脸蛋很近,急忙又合上眼睛。

    楚峻收回手,冷道:“少给我装蒜了,我要不是了你了诡计,也不会稀里糊涂地跑上小西峰,要不是我机灵,都不知怎么死!”

    宁蕴愕了一下,大声道:“什么诡计?你才少血口喷人!”

    楚峻冷笑道:“那个张敏敏不是你派来骗我上小西峰的么?”

    PS;在看书的书友,都注册登录收藏本书吧,不要怕麻烦,你们的支持才是笔者写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