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买卖

    赵玉黛眉微蹙起,问道:“铁石,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没事,死不了!”铁石嗡声道,说完抱着小小转身便走,断臂的地方虽然包扎起来,不过仍然有血水渗出来。

    两名体修显然是铁石的哥们,歉意地道:“赵师姐,楚师兄,铁石那厮性格如此,还请你们多多包涵,千万别放在心上!”

    楚峻点点头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那天在城头,楚峻救了他们,两人对楚峻又感激又敬佩,忙道:“我叫齐秦,他叫刘六!”

    “铁石的手是怎么断的?”楚峻问道。

    齐秦无奈地道:“在决斗场决斗,被别人砍的!”

    赵玉不悦地道:“好好的怎么去跑和别人决斗,他忘了还有小小要照顾么?”

    齐秦苦笑了一下道:“铁石大哥就是为了小小才去决斗的!”

    “铁石大哥为了挣钱买龙须草,所以到决斗场打擂,以一敌五,虽然最后险胜,不过也被砍断了一根手臂!”刘六羞惭地道:“都怪我,没有拦住铁石大哥!”

    齐秦摇头道:“以铁石大哥的脾气,就算我当时在场也拦不住他!”

    刘六有点气愤地道:“那灵药店的伙计也欺人太甚了,大哥拿命拼换来了灵豆,他却推说龙须草卖光了,怎么也不肯卖给大哥,还要求大哥把赊欠的灵豆都还清!”

    楚峻和赵玉对视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你们误会那伙计了,龙须草是我买光的,他那里确实没有龙须草chū shòu了!”

    齐秦和刘六不禁吃了一惊,异口同声地道:“你买光的?”

    楚峻便把原由说了一遍,齐秦和刘六恍然大悟,感激地道:“我们代大哥谢过楚师兄的好意,不过铁石大哥恐怕不会接受!”

    楚峻笑道:“无妨,他会接受的!”

    四人一同来到铁石的小屋外,五大三粗的铁石正好走了出来,径直来到楚峻和赵玉的跟前,恭敬地行了一礼道:“谢谢你们救了小小!”

    赵玉柔笑道:“这是应该的,小小很懂事,我们都很喜欢她!”说到“我们”时脸颊微微一红。

    “老刘,拿一百粒灵豆给楚师兄!”铁石对刘六道。

    刘六忙拿出一把灵豆数了一百粒递给楚峻,笑道:“楚师兄请拿好!”

    楚峻皱了皱眉,这个铁石果真是个不肯受别人恩惠的主。楚峻并没有去接刘六手的灵豆,反而从百宝囊拿出剩下的龙须草递到铁石的面前。铁石眼前一亮,摇头道:“谢谢楚师兄的好意,不过我不能要!”

    楚峻摇头道:“你误会了,我不是白送给你的,每株龙须草一百二十颗灵豆,加上小小刚才吃下的那株,总共一千二百颗灵豆,你要不要?”

    赵玉愕了一下,不解地望着楚峻,不过却乖巧的没有出声询问。齐秦和刘六的脸色不禁有点难看,刘六更是小声嘀咕道:“灵药店那才一百粒灵豆一株!”

    楚峻仿佛没听到一般,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铁石。铁石一咬牙道:“好,我要了!”

    刘六闻言不禁脸色一变,叫道:“大哥,你用命拼才赚来一千颗灵豆!”

    “别废话,我拼命的目的也是为了给小小买龙须草!”铁石沉声道。

    刘六只好把整袋灵豆递给楚峻,鼓着腮道:“只有这么多,还差两百粒以后再给你!”

    楚峻却没有接,淡道:“少一颗我都不会卖!”

    刘六和齐秦心不悦,不过却是敢怒不敢言。铁石脸色变了变,无奈道:“那要八株吧!”

    楚峻淡道:“对不起,要买全买,要么不要买!”

    赵玉不禁偷偷碰了楚峻一下,目露嗔怪,铁石三人的面色都变得十分难看。楚峻忽然咧嘴一笑道:“既然你们的灵豆不够,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铁石沉声道。

    楚峻悠然地道:“要不这样,反正你们平时也是到体修工会接任务,铁石是sì jí体修,工钱便是四十颗灵豆出一次任务,我这人很公道的,给你五十颗灵豆的价格,一千二百颗灵豆便足够你出24次任务了。也就是说,我以后出去狩猎,你铁石要随传随到,出够24次任务就算还清了!”

    此言一出,铁石三人的面色顿时松了下来,刘秦和刘六更是换上了一副笑脸,五十颗灵豆出一次任务,确实是太值了。况且铁石现在断了一臂,即使是sì jí体修的修为,也没有愿意出市场价来请他。

    “怎么样?”楚峻淡笑道。

    铁石知道楚峻是变相帮他,向来不肯受人滴水之恩的他不禁犹豫起来,不过龙须草又不能不要,只得点头道:“好,我答应了!”

    “那就一言为定了!”楚峻把九株龙须草交到铁石的手。

    铁石接过龙须草,深深地看了楚峻一眼,暗道:“到时出任务,我尽心尽力,多干点事就是了!”

    楚峻和赵玉进屋看了一下沉睡的小小,发觉小家伙安稳地躺在床上,呼吸平缓,除了小脸红扑扑的,并没有其他异常,看来应该没什么事了,于是便安心地离开。

    赵玉轻快地跟在楚峻身边,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微笑,楚峻奇怪道:“赵师姐,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赵玉略点头道:“很开心!”

    “为什么呢?”楚峻追问道。

    赵玉嗔道:“开心就开心呗!”

    楚峻不禁呵呵一笑,赵玉白了楚峻一眼,快步向前走了一段才回头道:“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出发!”

    看着赵玉婷婷的身影消失在小西峰的山道上,楚峻呵呵地傻笑了一下,转身返回往东峰的住处。阮方从一株茂密的树后钻了出来,俊美的脸因为扭曲而显得有点狰狞,挥手将旁边一株杯口粗的树枝斩断,恨恨地道:“楚峻,赵玉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楚峻回到住处洗了个澡,便拿出赵玉买给自己的玄铁飞剑赏玩。虽然同为一品飞剑,不过这把玄铁剑却是比青钢飞剑重了三分之一,御使起来恐怕要难上不少。

    “刚分开就睹物思人了!”光影女子干冷的声音忽然响,曼妙的身形不知什么时间已经悬立在跟前。

    楚峻嫩脸微红,皱眉道:“你很无聊!”

    光影女子手一伸便按住楚峻的脑袋,楚峻顿时动弹不得,不禁怒道:“干什么……可恶……又来!”

    楚峻只觉右脚底的新月不受控制地运转过来,新月神力汹涌而出,通过头顶的百汇穴流出,被光影女子毫不客气地吸去。

    楚峻简直想骂娘了,可惜连骂都骂不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隔了一会,光影女子才收回手,淡道:“以后会补偿你的,开始修炼吧!”说完嗖的钻回楚峻的识海。

    “补偿你大爷啊!”楚峻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恨得牙痒痒的,真想按住她狠狠地蹂躏一顿,可惜也只能想想而已,连说都不能说,否则后果很严重。

    楚峻郁闷了一会,只得盘腿修炼凛月诀,恢复被吸去的新月神力来。烈阳诀第一层还差一点没炼成,无法形成新阳之力,五雷正天诀虽然达到了炼灵期顶峰,不过只要未曾进入凝灵期,就无法形成灵力,所以,凛月诀的新月神力是楚峻目前的最大凭恃,吃肉还是喝汤就靠它了。

    当楚峻收功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站起来huó dòng了一下筋骨,发觉昨晚被光影女子吸去的新月神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再有一两天应该能恢复如初。

    楚峻看了看天色,急忙随意洗涮了一下,匆匆忙忙地往山门赶去。昨天和赵玉约好,早上在山门集合,希望还能赶得及。很明显,楚峻迟到了,赵玉林平等人已经到齐,唯独缺他一人。

    “哼,楚峻,你好大架子,让我们等你这么久!”宁蕴一见到楚峻劈头便道。

    楚峻却把她当了空气,对着赵玉等歉意地道:“不好意思,起晚了!”

    赵玉温柔一笑道:“没关系,我们也没等多久!”

    “楚峻,你小子要是还不来,我们就不等了,你自己吃风去吧!”沈小宝嚷嚷道。

    林平呵呵笑道:“沈师弟,楚峻现在可是你的师兄,说话可要客气点!”

    沈小宝顿时蔫了,悻悻地道:“好哇,楚峻,你丫的真阴险,竟然把这事到处宣扬!”

    赵玉瞪了沈小宝一眼道:“别乱冤枉人,你做那些事又不是第一次,大家都知道!”

    沈小宝翻了翻白眼道:“可林平凭什么一口総uì dǎng∈俏沂π郑俊

    林平笑道:“那天你鼻青脸肿,跟只乌眼鸡似的从楚峻院子翻-墙出来,别以为没人看到!”

    沈小宝差点一头栽道,唾了一口骂道:“哪个缺德鬼大嘴巴,毁了小爷一世英明!”

    众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宁蕴嘻嘻地道:“楚峻,你真的把臭小宝揍成乌眼鸡?原来不止我……咳!”

    楚峻敷衍地嗯哼了一声,宁蕴见到楚峻对自己爱理不理,不禁绷起了脸蛋,哼道:“楚峻,别忘了那天是我给你……!”

    宁蕴话没说完就被楚峻凌厉的眼神瞪了回去,悻悻地住了口,楚峻那天凶恶的一面仍然让她心有余悸,对楚峻是又怕又恼。

    众人见状都面露怪异之色,刁蛮任性,人人都让三分的宁大千金竟然害怕楚峻,真是怪事。

    赵玉眼神异样地望了楚峻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