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寒潭邂逅

    潭水哗啦一声,翡翠碧波乍破,白光闪动下一物浮出水面。楚峻定睛一看,顿时哭笑不得,有种蛋疼得要碎的冲动。只见一只拇指头大小的东西趴伏在水面上,没错,就是拇指头大小的蛤蟆,不过这只蛤蟆的外形却昭示着它不是一般的癞痢货。

    只见它全身晶莹透明,就好像用冰雕成,两只眼睛所占比例巨大,比金鱼还要凸,四足的蹼张开,稳稳地浮在水面上,底下的寒潭之水稍稍凹陷下去,好像结了一层薄膜。在寒雾缭绕的潭面,这只蛤蟆显得极有仙气,好一只得道老蛤啊!

    蛤蟆鼓着两只大眼紧盯冰棱上那株花,不时吐出舌头,一副嘴馋猴急的样子。此时,那朵冰莲花一般的花蕾已经开了大半,里面淡huáng sè的花蕊完全暴露出来,空气的清香越来越浓。

    楚峻观察了一会,怎么看这头蛤蟆都不像很厉害的样子,正打算扑出去将异花和蛤蟆给收拾了,头顶上忽然掉下一块冰屑,正好跌入楚峻的脖子,冷嗖嗖的一直滑到背部,那滋味不好受啊。楚峻禁不住抬头扫了一眼,顿时呆若木鸡。

    原来岩石上面的积雪竟然趴着一个人,身上用白色的披风盖着,要是她不抬起头来,根本发现不了她。此女冰冷的目光警告地瞥了楚峻一眼便收回,继续伏着一动不动,半点气息也没泄露。楚峻这时才回过神来,心尽是震惊,脑海尽是惊艳,原来天底下竟然有人的美丽及得上赵师姐。

    确实,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不过此女绝倾无双的模样还是强烈地冲击着楚峻的脑部神经,冰一样的女子。如果说赵玉温柔如水,温润似玉,那么岩石上那女子就是雪一样飘逸,冰一样的剔透空灵。楚峻心里拿赵玉和此女相比较,竟然发觉很难分出谁更美一些。宁蕴长得眉目如画,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可是跟赵玉一比,楚峻会毫不犹豫地觉得宁蕴差了赵玉一大截,根本不是同一级别的,可是岩石上那女子跟赵玉相比却是半点也不落下风。

    楚峻联想到前几天那头白色的大鸟,鸟背上的白衣人很有可能就是岩石上那冰雪女子。她潜伏在这里的目的显然是为了那只蛤蟆,否则早就采了那株异花离开了。

    哇嗡!寒潭上的蛤蟆发出洪亮的鸣叫,嗖的一声钻回潭底,似乎是察觉到潜在的危险。楚峻暗叫糟糕,这回要捉它就难了。

    让楚峻意外的是,岩石上的女子依然一动不动,好像很有信心那蛤蟆会再出现,楚峻便也耐着心伏住不动。

    此时,冰棱上的异花已经全部开放,晶莹剔透的六片花瓣在寒雾轻轻地摇曳,嫩黄的药蕊似乎在改变着颜色,渐渐地变得透明,空气的香味越发的浓郁。

    突然,潭水噗的一声轻响,一道白芒从水飙出,落在植株的莲叶上,正是那头通体雪白晶莹的蛤蟆。楚峻心一喜,可是岩石上的女子却依旧一动不动,好像根本不打算出手。楚峻不禁暗暗纳闷了,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不过很快便发觉不对劲,那头蛤蟆十分之机警,伏在碧绿的叶子上,眼睛骨碌碌的转,那样子似乎随时准备溜之乎也。

    楚峻暗叫一声惭愧,于是也耐着性子等候。隔了盏茶的功夫,这头蛤蟆可能是察觉四周很安全,于是便蹦起叼了一片花瓣咕咚的跃回潭,浮在水面上观察了一会便大嚼起来。

    楚峻有点怀疑这头蛤蟆已经成精了,狡猾得跟鬼似的。就这样,这蛤蟆来回了六次,把异花的六片花都吃光了。楚峻不禁暗叫可惜,冰雪女子要抓到这只奸滑的蛤蟆精似乎不太可能了。

    此时,吞食完花瓣的蛤蟆意犹未尽地舔着舌头,再次跃到叶子上,楚峻发觉这头吃货的体型明显的臃肿了一圈,肚皮胀鼓鼓的。

    蛤蟆笨拙地蹦起吞食最后的花蕊,正在此时,岩石上的女子嗖的窜了出去,白色的披风带起漫天雪花,直扑向寒潭边上的蛤蟆。那头蛤蟆哇嗡的大叫一声,向着寒潭跃落,冰雪女子似乎早就预计好了,手寒芒暴闪,一把飞剑追风逐电地飞出。

    当!

    一声脆响,蛤蟆准确地撞在飞剑的剑身上,顿时反弹回岸上的雪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似乎把蛤蟆搞懵了,四脚朝天地愣了零点五秒才翻身逃命。此时冰雪女子手已经多了一只丝,当头罩下去。

    蛤蟆圆滚滚的身体一蹦,躲过冰雪女子的扑罩,正好落在楚峻的附近。楚峻见状右手一伸便擒了过去,冰雪女子冷喝道:“别用手碰它!”

    可是显然已经迟了,楚峻手刚触碰到那蛤蟆,突觉一股奇寒透骨而入,整条手臂顿时失去了知觉,冰花顺着手臂迅凝结而上。楚峻不禁惊呼一声,急后跃,可是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碜牙,那头蛤蟆正好从楚峻的指缝间钻出,惊慌失措地一蹦,好死不死蹦进了楚峻的嘴里。

    楚峻顿时觉得嘴巴咙喉都冻结了,不禁叫苦不迭,今天竟然死在一只癞蛤蟆手下了。冰雪女子见到蛤蟆竟然蹦进了楚峻的嘴里,顿时脸色急变,嗖的飙了过来,出手如风地掐住楚峻的喉咙,灵力猛一吐,一物便从楚峻嘴里飙了出来。冰雪女子手急眼快地用一兜,稳稳地将那蛤蟆罩住。

    楚峻此时整条手臂都结上了冰花,面上也一样,嘴巴保持着张开的姿势,流出嘴角的口水也结成了一根冰挂,那样子古怪而搞笑。

    冰雪女子瞟了楚峻一眼,冷艳的俏脸似乎露出一丝好笑,转身跃上石头,放出一头白色的大鸟飞走了。

    楚峻现在只觉一股奇寒把喉咙都冻结了,一直深入心肺,禁不住瑟瑟发抖。好在这时左脚底一热,一股暖流冲了上来,迅地将这股寒意给驱散了。

    隔了盏茶的功夫,楚峻才长长地吁了口气,关键时刻,烈阳诀倒是帮了大忙,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已经变成一具冰尸了。

    楚峻跃上巨石,那冰雪般的女子早就跑得没了踪影,不禁气愤懊丧,白给人做了嫁衣裳。

    气愤归气愤,不过也是无可奈何,楚峻收拾了一下心情,来到寒潭边缘,只觉一股森森的寒意彻骨透来。

    “怪了,这么低的温度竟然没有结冰!”楚峻自言自语道,祭出玄铁剑伸进潭水,发觉并没有异常,可是拿起来时却脸色微变。因为玄铁剑上迅地结上了一层冰霜,剑身茫茫的全白了。

    楚峻倒吸一口冷气,好奇心就更强烈了,突然想试探一下这寒潭到底有多深,于是乘着座骑下到山脚砍了十来根细长的树木,然后返回山顶。

    楚峻拿着一根十来米的木棍捅进潭,竟然很快就到底了,看样子深度不过**米的样子。

    “怪哉,温度这么低,偏偏潭水却不结冰,难道潭有什么宝物不成!”楚峻暗道,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自己能想到的别人自然也能想到,恐怕早就有人探过了。

    正在楚峻把木棍抽起时,眼角余光似乎见到水有一把剑影嗖的飞过。楚峻吃了一惊,转头四顾,发觉并没有其他人,不禁皱了皱眉,暗道:“怪了,难道我眼花!”

    正在此时,晃动的潭水嗖的又晃过一道剑影,楚峻心一动,睁大眼睛盯着潭水,运足目力望去。隔了一会,那道模糊的剑影又晃了一下,这下楚峻看清了,确实是一把剑的形状无疑。

    “潭底插着一把剑?”楚峻暗道。

    这时光芒一闪,光影女子竟然从楚峻识海钻了出来,静静地凝视了潭水一会,淡道:“潭底确实有一把剑,而且还有点来头!”

    楚峻喜道:“真的假的?”

    光影女子声音干冷地道:“爱信不信!”

    楚峻自然是选择相信,跃跃欲试地道:“那我把它捞上来!”

    光影女子淡道:“我劝你最好别动它,凭你的修为根本驾驭不了,小心丢掉小命!”

    楚峻将信将疑地道:“连你也驾驭不了?”

    “这种层次的东西,我还看不上眼!”光影女子语带不屑。

    楚峻闻言放下心来,点头道:“这么说你可以驾驭得了,那便不怕!”

    光影女子仿佛愕了一下,接着冷道:“别指望我会帮你!”说完干脆地钻回楚峻的神海当。

    楚峻却是有恃无恐,光影女子在自己身上花费了这么多精力,不惜自损助自己修炼五雷正诀,由此可见自己对她有很重要的利用价值,断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挂掉的。

    楚峻伸手试了一潭水,发觉虽然奇寒入骨,不过还在忍受的范围之内,不过手一离开潭水,手顿时结了一层冰霜,一股寒意直冲上来。

    “应该是有某种力量使得这寒潭不结冰,可是一离开寒潭那股力量的作用就消失了,所以刚离寒潭的潭水会骤然剧冷几倍!”楚峻思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