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对峙

    锉子被楚峻一脚踢飞,狼狈地摔了一个狗啃屎。楚峻恼恨他对小小下如此重手,还有先前出言侮辱赵玉,所以那一脚已经是用尽全力了,本以为能将这锉子的胸骨和内脏给踢碎,没想到这家伙身上穿了防御套装,卸去了七成的力道。

    楚峻锵的拔出玄铁剑,杀气腾腾地扑上前,剑光如同匹练般斩落。矬子吓得脸都白了,这一剑斩下自己铁定身首异处,要是早知道会招惹这样一个杀神,他打死也不敢扇小小一巴掌。

    “你找死!”徐晃狂暴怒喝,剑指挥动,一把冒着烈焰的短刀疾斩而来,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楚峻的玄铁剑架开。楚峻只觉一股炙热的力量震得手的玄铁剑几乎脱手飞开,一口鲜血差点从喉咙涌出,情不自禁地倒退了几步,心不禁惊骇:“这个徐晃果然厉害!”

    锵锵……!

    一连串法宝祭出的声音,双方人马几乎是同时抽出了兵刃。赵玉手提长剑护在楚峻身边,宁蕴和沈小宝也是神情肃杀地跨步上前,阮方犹豫了一下,还是祭出法宝迎了上去。双方人马杀气腾腾地在大街上对峙起来,大战一触即发。围观的人纷纷散开,退到远处的安全地带,免得成了殃及池鱼。

    楚峻脸色阴沉,俯身抱起小脸红肿的小小,轻声问:“痛不痛?”

    眼泪哗哗往外冒的小家伙摇了摇小脑袋,强忍住没有哭出声:“不痛,别打架!”意思是劝楚峻别为了她跟别人打架。小家伙显然也看出对面这群人不好惹,而且还人多势众,打起来楚峻哥哥要吃亏。

    楚峻沉声道:“小小,你要记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别人要是欺负到头上,就要狠狠地还击,把他们打到痛,打到怕,打到跪地求饶!”

    小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眼泪汪汪地趴入楚峻怀。

    阮方看向楚峻的目光不禁变了变,宁蕴暗道:“这家伙凶悍的一面又暴露出来了,人家就是被他打到痛打到怕了!”

    沈小宝面对对方一倍于己的人数,本来还有点怯意的,听闻楚峻的话后不禁豪气顿生,嘿嘿笑道:“矬子毕,这招狗啃屎的滋味如何?你***除了欺负小孩子,就只会啃屎了!”

    矬子这时已经从地上狼狈爬了起来,刚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这货还心有余悸,抹了把嘴角的鲜血,色厉内荏地喝道:“背后偷袭算什么本事!”

    “难道欺负小孩子才算是本事?”宁蕴冷笑地讽刺道。

    徐晃脸色阴沉,气势凛然地一指楚峻,冷道:“你,叫什么名字?”

    楚峻一个炼灵初期的家伙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出手伤人,而且还躲过了自己的lán jié,徐晃自感十分丢脸。

    楚峻正运起新月神力给小小红肿的小脸àn mó,根本懒得答理他。这种轻视让徐晃心越发恚怒,眼内杀机隐现。赵玉凝神戒备,以免他暴起发难,一边冷道:“他是我师弟楚峻!”

    徐晃搜索了一下脑海,发觉并没有关于这个楚峻的信息,正天门什么时候出了这号人物?

    “赵玉,你们的人打伤本派弟子,你说该怎么办?”徐晃的气势渐渐地攀升,眼神凌厉地盯着赵玉。

    宁蕴撇嘴道:“真好笑,是那矬子先动手的,楚峻踢他一脚算轻了,你还有脸向我们兴师问罪!”

    矬子这时已经从恐惧恢复过来,正懊恼自己竟然被一名炼灵初期的家伙踢,怒声喝道:“是那小杂种自己不长眼撞老子身上的!”

    楚峻霍地抬起头来,目光如冷电般扫过,矬子不由自主地心一寒,不过很快便被恨意代替了,暗道:“老子刚才只是一时不察,被这小子偷袭了,否则凭他的修为,休想碰到老子!”

    果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刚才要不是他穿在身上的防御套装抵消了楚峻那一脚的七成力道,他此刻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徐晃冷冷地盯着楚峻,冷道:“既然如此,我只好将你们所有人留下了!”

    这时一队披着火红披风的烈法宗弟子跑了过来,显然是负责城卫值班弟子。那领头的见到徐晃,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恭敬地问道:“徐师兄,出了什么事?”

    徐晃淡道:“这些正天门的人打伤了我们烈法宗弟子!”

    这名领头闻言神色一厉,挥手打了个手势,这队城卫队马上祭出法宝将楚峻等人团团围住。阮方面色微白,眼闪过一抹惧意,拱了拱手道:“徐晃,只是小小的摩擦而已,何必闹到剑拔弩张呢!”

    徐晃玩味地道:“你们正天门弟子来到焚天城打伤本宗弟子,这分明就是欺负到头上了,此事要是不给我们一个交待,尔等休想活着离开焚天城!”

    宁蕴等不禁面色大变,赵玉寒声叱道:“徐晃你别欺人太甚了,假若引起两派纷争,你承担不起后果!”

    徐晃不以为然地道:“那又如何!”

    此言一出,围观的人群瞬时哗然,纷纷交头接耳起来。烈法宗一直想吞并另外两派,这事是众所周知的,徐晃是烈法宗的核心弟子,难道他今天故意挑事是烈法宗的高层授意的,旨指挑起两派纷争,然后好以此为借口,武力吞并正天门。

    阮方俊脸有点发白,沉声道:“徐晃,那你想怎么交待?”

    赵玉俏脸顿时一沉,宁蕴也是不满地瞥了一眼阮方,这话分明就是向徐晃妥协了。

    徐晃眼露出一丝**的嘲讽,淡道:“念在两派向来的同道之谊分上,徐某也不会太过份,这样吧是,赵玉姑娘如果肯赏面陪我到**楼喝两杯,这事就此作罢!”

    这分明就是对赵玉**裸的羞辱,要是赵玉今天答应了,不仅以后再没颜面在世rén miàn前立足,就是正天门也跟着蒙羞。赵玉脸上的神情出奇的平静,不过旁边的楚峻却能感觉到她体内的灵力如同狂潮一般翻滚,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阮方怒道:“绝不可能,你这是痴心妄想!”

    徐晃淡道:“要不这样,你们都一起好了,就当徐某一尽地主之宜!”

    这话诛心之极,无论怎么说,也是让赵玉到**楼,现在还加上宁蕴。如果只是楚峻等三名男弟子倒没什么,可是加上赵玉和宁蕴意义就不同了,这分明就是**裸的羞辱,跟挖人祖坟,踹寡妇门一样缺德。

    阮方却是似有意动,形势比人强,假如硬碰,恐怕自己等人都没命离开,于是便道:“可以!”

    此言一出,赵玉和宁蕴顿时面色一变,怒视阮方。阮方不敢对上两人的目光,解释道:“只是去喝两杯酒,反正我们都去,无伤大雅!”

    “放屁,要去你自己去!”沈小宝怒道。宁蕴杏目圆睁,娇叱道:“阮方,没想到你是个贪生怕死之徒,我宁蕴看错你了!”

    阮方被骂得羞恼难当,沉声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你们别不识好歹!”

    徐晃戏谑地看着,其他烈法宗的弟子也是一脸嘲讽,手的法宝光芒闪烁,只要徐晃一声令下就往楚峻等人身上招呼。烈法宗弟子向来横行霸道惯了,其他两派弟子在外面遇上也要让他们三分,更何况在自己地盘,所以更加的肆无忌惮。

    赵玉冷冷地道:“我赵玉就算死也不会答应,阮方,你令我很失望!”

    阮方顿时面如死灰,心沉至谷底,深吸一口气低声道:“玉师妹,这只是权宜之计,只要我们活着离开,以后大把机会报仇!”

    楚峻淡道:“没错,阮方说得很道理!”

    赵玉吃惊地望向楚峻,芳心就好像被人重重地刺了一剑,绝美的脸蛋变得煞白,点漆双眸黯淡无光,失望地道:“楚峻,你真的同意我去?”

    宁蕴怒不可遏地骂道:“楚峻,你混蛋,跟阮方一个德性,怕死鬼!”

    徐晃毫不掩饰脸上的嘲讽,冷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楚峻神情淡然地道:“我们可以答应和你到**楼喝酒,不过……得让你们烈法宗所有女弟子来作陪,最好把你老娘和姐姐mèi mèi什么都叫来!”

    烈法宗众人顿时面面相觑,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怒骂。沈小宝哈哈大笑起来:“没错,回家把你们的老娘姐妹都叫来,宝爷我以一御百!”

    赵玉和宁蕴这才明白楚峻的意图,不禁暗啐了一口。赵玉心一松,红着脸白了楚峻一眼,轻嗔道:“作怪!”

    徐晃脸色铁青,眼内杀机森森,突然一扬手,烈焰短刀快如电闪地向着楚峻斩去。赵玉手长剑一挥,夹风带雷地将短刀架开。徐晃招手收回短刀,冷冷地盯着赵玉,忽然淡笑了一下道:“既然几位不肯赏脸,那就算了!”

    宁蕴等不禁愕了一下,楚峻和赵玉却是知道他绝对不会就此罢体的,杀弟之仇,换了谁都不会算数。

    果然,徐晃一指楚峻道:“只要他留下,你们其他人可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