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神秘女童

    宣闹嘈杂的决斗场忽然静了下来,原来是楚峻和毕通在专人的引导下走进场内。决斗场有个规矩,那就是决斗人员登场后要保持肃静,以免影响决斗双方的发挥。

    凌紫剑、赵玉等人坐在离场地最近的第一排座位上,小小瘦小的身子挺得笔直的,捏着小拳头紧张地盯着场,小脸上淡淡的指痕犹在。赵玉轻摸了一下小小的脑袋,柔声安慰道:“别担心,楚峻哥哥会没事的!”

    小小点了点头,不过捏紧的小拳头并没有松开,眉心处那颗胭脂痣似乎更明显了。

    阮方眼闪过一抹疑惑,赵玉先前明明显得极为担忧,怎么现在好像镇定了许多,眉眼之间还隐含着一抹动人的娇羞,让人砰然心动。作为花场老手的阮方自然看出赵玉现在正沉浸在热恋的幸福,不禁又怒又惊,暗道:“难道他们竟然在休息室干了苟合之事?”

    正所谓以己度人,阮方自己跟别的女修交往,无一不是想方设法将对方弄上床,此时怀疑楚峻和赵玉也不出奇。阮方一想到自己为之着迷的赵玉被楚峻压在跨下挞伐,不禁血脉贲胀,胸燃起熊熊的炉火,眼内的冷厉杀意便情不自禁地流露。

    傅秋等人坐在离着正天门众人十数米远的位置,这头“赤眉鹰王”正神情阴戾地望着场上对峙的两人。他已经暗吩咐了毕通不必留手,誓必要将楚峻杀死在场上,让正天门损失一个难得的人才。

    这时,场上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楚峻,我会砍下你的脑袋,尝尝烈火焚天功的厉害!”毕通手执长刀狞声喝道,刀身竟然慢慢地变成了暗红色,好像烧红了的火炭。

    楚峻手提玄铁剑斜指地面,剑身隐隐有电光流过,正是正天门的五雷正天诀。两人的修为均没有达到炼灵,只能够依靠丹田内灵气的灌注来增加法宝的杀伤力。毕通自认修为比楚峻高上两个小层次,最多五十招内就能杀掉楚峻。

    “呔!”毕通暴喝一声,首先发难,跨步上前就是一刀兜头斩落,空气因为高摩擦而发出嘶的声响。

    楚峻面色平静,寸步不让地跨步上前,玄铁飞剑打横一架!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刀剑相交,楚峻腾的后退了一步,显然已经落在下风。

    那些买毕通赢的人不禁喜上眉梢,暗道:“这个楚峻果然是个蠢货,明知自己修为不及对方还要硬拼,看来这次毕通赢定了!”

    毕通见到一刀将楚峻砍退,不禁心大定,得意地冷道:“不自量力,你今天死定了!”手的短刀迅猛地向着楚峻连续砍出八刀,刀身划出眩目的红光。

    当!当!当……

    楚峻手忙脚乱地连挡了八刀,同样也倒退了八步,险象环生。赵玉惊得紧紧地攥着衣角,芳心高高地提起。宁蕴却是满目惊疑,暗道:“没理由啊,这坏家伙在搞什么鬼把戏?”

    沈小宝嘴里嘀嘀咕咕:“楚峻,你小子倒是反击啊……别被人砍死了,小爷可是押了一万灵豆的!”

    这时,楚峻已经被逼到了台边的一角,已经没有退路了,后面便是高达两米的地面。毕通狞笑一声,全力一刀斩向楚峻的脖子,刀光几乎抡成了一个圆,刀身激发出一股炙热的刀气。楚峻眼下已经狼狈不堪,仿佛连剑也拿不稳了,毕通很有信心这一刀能砍飞他手的玄铁剑,然后再补上一刀砍下他的脑袋。

    赵玉霍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凌紫剑眼精芒暴闪,右手剑指微微屈起。傅秋脸色阴冷,气机遥遥锁定了凌紫剑。

    毕通眼带着快意的狞笑,仿佛已经看到楚峻人头高高飞起,鲜血泉喷而出的样子。可是,电光火石之间,楚峻脸上似乎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毕通心里快地闪过一丝不安。

    当!

    刀剑相交,毕通只觉一股怪异的力道从楚峻的剑身上传来,手腕得一震,手的短刀便脱手飞了出去。楚峻手的玄铁飞剑毫不留情地刺向手无寸铁的毕通。

    毕通眼露出极度恐惧和绝望,惊叫道:“别杀我……呀!”

    随着一声惨叫,带着鲜血的剑尖从毕通的后背露了出来,将心脏刺个对穿。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假如对方想杀死你,那么你最好先让对方变成一具尸体。

    毕通眼睛睁得老大,一脸的难以置信,鲜血从嘴角汩汩而出,含糊不清地道:“你……你使……!”这个“诈”字还没说出便头一歪。

    楚峻神色冷酷地抽出长剑,毕通的尸体噗通地跌倒在台上,滚烫的鲜血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滩水线。

    当!

    被震飞上高空的短刀这时才跌落在远处的台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全场陷入了寂静,简直是是落针可闻,这结果实在太过出人意料了,众人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楚峻!”赵玉激动得明眸蒙上了一团雾气,两手捂住脸颊轻呼出声。

    “竟敢杀害我烈法宗弟子,老夫要你形神俱灭!”傅秋怒声暴喝,电闪扑向台上的楚峻,如同捕食的凶鹰,右手往楚峻的头顶抓下,手心处冒出一团炙热无比的烈焰。

    石破天惊的一击!

    凭楚峻的修为无论如何都避不开,只要稍微被碰一下,马上就得被炙热的烈火烧成灰烬。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紫影一闪,凌紫剑已经出现在楚峻的身前,左手疾探迎上傅秋,掌心哧啦地冒出一个蓝白色的电光球。

    轰蓬!

    雷与火剧烈地交织碰撞,结实的擂台被震得猛烈地摇晃,飞散的流火电弧璀璨之极,可怜毕通的尸体被炸得四分五裂,真个死无全尸。

    傅秋后退了五六步才免强站稳,凌紫剑身体只是微微地晃了一下,两人的实力高下立判。

    傅秋眼底闪过一抹骇然,阴戾的目光狠狠地盯着凌紫剑,两边大袖鼓荡。凌紫剑不屑地迎着傅秋的目光,淡道:“擂台决斗,生死安全天命!这就是你们烈法宗的胸襟气度么?”

    傅秋鼓荡的两袖慢慢地瘪了下去,怨毒地盯了楚峻一眼,一拂衣袖转身大步离开决斗场。徐晃遥遥一指楚峻,冷厉地道:“你等着!”说完领着其余的烈法宗弟子灰溜溜地走了。

    ……分割线……

    小小双手紧环着楚峻的脖子,小脸亲呢地贴在楚峻的颈侧,看得出对楚峻十分的依恋。赵玉温婉地站在一边,心头大石终于落地。

    “哈哈,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这下赚大发了!”沈小宝笑得见牙不见眼,乐不可吱地提着百宝囊。这家伙押了楚峻一万灵豆,由于赔率是一赔十,一下子便赚了十万颗灵豆。

    凌紫剑扫了楚峻一下,眼似乎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疑惑,淡道:“你们尽快离开焚天城回去吧!”

    宁蕴忙道:“凌师叔,我们能不能参加完拍卖会再回去?”

    凌紫剑不禁皱了皱眉,今天算是把烈法宗得罪惨了,在人家地盘上逗留得太久,恐怕会生出事端来。

    阮方见状忙道:“凌师叔放心,我们参加完拍卖完就离开,绝不会生事的!”

    凌紫剑终于点头道:“好吧,老夫也有很多年没参加拍卖会了!”

    众人闻言一喜,有凌紫剑在自然要安全多。

    大家离开了决斗场,往住处返回。行到街上一处,凌紫剑忽然停住了脚步,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众人不禁心一紧,循着凌紫剑的目光望去。

    只见远处街边一个水果摊档前站着一名绿裙女童,短短的裙子下露出白生生的小腿,梳着两根小辫子,模样儿粉嫩可爱。这女童正肆无忌惮地抓起档主的水果往嘴里送,不合口味便扔掉,地上已经扔了不少,那档主笑容苦涩地望着,却是敢怒不敢言。

    沈小宝脱口而出道:“是她,小爷在五老峰时见过她,咦?那碜人的老太婆没和她在一起!”

    凌紫剑沉声道:“老夫临时有事不能陪你们参加拍卖会,记住,千万不要生事,参加完拍卖会后马上离开!”说完转身快步走了。

    众人相视一眼,凌紫剑匆匆离开似乎跟这个女童有关。

    “走吧!”赵玉轻声道。

    大家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去,经过那水果摊档前,那女童忽然转过身来,水灵灵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楚峻一行人。

    “站住!”女童突然脆生生地叫道。

    楚峻等人不禁停了下来,女童扔掉手吃了一口的果子走过来,那两条白生生的小嫩-腿迈动间竟然有一种成shú nǚ子才具备的风韵。这女童明明看起来才十一二岁的样子,不过绿色小短群包裹下的身子却是凹凸有致,尤其是那圆圆的小屁股翘翘的。

    女童来到近前,目光在众人的面上扫过,忽然一指沈小宝道:“原来是你,跟鸟聊天的傻子!”

    女童不再理会满头黑线的沈小宝,跨上两步来到楚峻的跟前,仰起脸打量楚峻怀的小小,小小也睁着黑漆漆的眼睛低头打量女童,情境很是好笑。

    女童忽然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伸手递出一个红艳艳浆果:“给你!”

    小小摇摇头表示不要,女童自己卡嚓地咬了一口,瞪着楚峻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楚峻剑眉轻皱,淡道:“楚峻!”

    “嗯,楚峻,瞳瞳记住了!”女童又卡嚓地咬了果子一口,眼睛生动地瞟了瞟小小,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

    “真是怪人!”宁蕴撇嘴道。

    赵玉黛眉轻蹙,问道:“小小,你认识她么?”

    小小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