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我这块更大

    楚峻忽然站起来哈哈大笑,众人不禁愣住了,这个正天门的男弟子不会得了失心疯吧,被人羞辱了还笑得出来。

    “咦,这人不是那个楚峻么?昨天就是他决斗的时候打死烈法宗的毕通!”

    “没错,就是他,这小子邪乎得很,炼灵初期的修为竟然反败为胜,出奇不意地杀了毕通!”

    “妈的,他就算是化了灰我也认得他,害得老子输了两万灵豆!”

    四下的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徐晃冷笑地盯着楚峻,嘲讽地道:“你笑什么?难道你想代替赵玉上台舞一圈,对不起,我只对冰玉无双的赵玉感兴趣,你就算上去跳tuō yī舞相信也没人想看!”

    烈法宗众人不禁哈哈大笑起哄!

    赵玉害怕楚峻一时冲动惹出事端,忙伸手去拉楚峻,低声道:“楚峻,别生事,我们走便是了,你忘了凌长老的吩咐啦!”

    楚峻转过头对赵玉坚定地道:“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而且我不会让你遭受任何委屈和羞辱,任何人都不可以!”

    赵玉愕了一下,突然鼻子一酸,明眸蒙上了一层雾气,心里暖洋洋的,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紧紧地拉着楚峻的手。此刻,她忽然觉得楚峻的大手出奇的温暖,让人心安,这就是被男人守护,让男人疼爱的感觉么?

    楚峻转头对着徐晃淡道:“徐晃,你如果上台趴下学两声狗吠,再给舔一下自己的屁股,我也可以给你一块雷荧石!”说着从百宝囊掏出一块石头来。

    啊!一阵惊呼声顿时响起!

    “天呀,他手上有一块雷荧石,比刚才拍卖的还要大上一倍!”

    “真的,真的是雷荧石!”

    “靠,这小子太缺德了,玩来玩去,原来人家早有雷荧石了!”

    “哈,这个太阴损了,啧啧,这脸打得!”

    赵玉惊得小嘴张成了一个“O”形,愣愣地望着楚峻手那块雷荧石,阮方、林平、宁蕴、沈小宝无一不是呆若木鸡。

    徐晃脸色黑得极是可怕,目光死死地盯着楚峻,就连一直对周围一切置若罔闻的冰雪少女都忍不住转头看了楚峻一眼。

    “假的,他的雷荧肯定是假的!”一名烈法宗弟子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楚峻淡淡一笑,对着台上发呆的女修道:“台上那位道友,能否借试雷针一用!”

    女修傻傻地哦了一声,从胸口的衣服把试雷针拔出来扔了过去。这女修的眼力和手力倒是挺准的,楚峻伸手一抄便接住了。

    楚峻拿着试雷针凑近雷荧石上空松开手,试雷针果然悬浮在雷荧石上空。楚峻拿过试雷针在雷荧石上碰了一下,哧啦!一道蓝白的电弧轻松地爆出。

    “不好意思,是真的!”楚峻对着徐晃扬了扬手的雷荧石:“比你两百万灵豆买的还要大一倍,所以你那块雷荧石还是拿回去擦屁股吧!”

    哄!全场爆笑!

    打脸,这绝对是**裸的反打脸!徐晃的脸已经因为愤怒和羞辱变了形,如果眼神能shā rén,楚楚峻这时已经死无全尸了。

    楚峻拿着雷荧石转身递到赵玉面前,憨憨地一笑:“玉儿,送给你!”

    赵玉激动得有点站不稳,仰着绝美的俏脸脉脉地望着楚峻,又喜又羞:“你……!”

    宁蕴吃惊地望着楚峻,隔了一会才道:“玉儿?”

    “呀!小爷想起来了!”沈小宝忽然鬼叫起来:“楚峻,那天我遇上那个黑炭鬼就是你,你丫的真阴险,到现在才拿出来打徐晃的脸,哈哈,不过打得好打得妙,太爽了!”

    阮方闻言脸色黑如锅底,暗道:“好呀,楚峻,看来我小看你了,原来你城府这么深,故意这个时候才拿出雷荧石来,敢情刚才一直将我当成小丑一样看笑话!”阮方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心的杀机填满了胸臆。

    林平不禁看了一脸憨笑的楚峻一眼,眼闪过一抹凛然,暗道:“这家伙看来没有表面那么单纯,竟然藏得这么深!”

    赵玉轻咬着下唇,俏脸红艳艳的似三月春花,忽然转身款款地走出拍卖会场!楚峻顿时呆住了,沈小宝一拍楚峻的肩头,嘻嘻地道:“赵师姐是害羞了,快追出去吧笨蛋!”

    楚峻急忙追了出去,四周顿时响起了善意地掌声。沈小宝哈哈地抱拳作揖,好像大家的掌声是送给他的。

    看着宁蕴等人离开的背影,徐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硬将胸口的怒气咽下,差点没憋出内伤来。旁边的冰雪少女站了起来,转身离开,所过之处仿佛都蒙上一层冰霜。

    楚峻追了出去,见到赵玉婷婷的身影正快地向前走着,忙叫道:“赵师姐!”

    可是赵玉却加快了步伐,楚峻不禁郁闷地挠了挠头,纳闷道:“女孩子的心思还真难猜!”

    跟在后面追了一程,赵玉的脚步似乎慢了下来,楚峻这才发觉四周变得僻静了许多,忙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赵师姐,你怎么啦?”楚峻问道。

    赵玉停住脚步,转头嗔了楚峻一眼!

    楚峻望着俏脸微绷的赵玉,心里咯噔一下,试探地问道:“你不高兴我当这大家面叫你玉儿?”

    赵玉见到楚峻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噗的失笑出声,心里甜丝丝的,不过俏脸很快又绷了起来。楚峻无奈地挠了挠头道:“玉儿,你倒是说话啊!”

    赵玉哼道:“别装了,你这家伙平时憨憨的装傻扮懵,其实一肚子鬼心眼!”

    楚峻愕然道:“我怎么一肚子鬼心眼了?”

    赵玉恼道:“那雷荧石怎么来的?”

    “外出狩猎时找到的,那天刚好碰上沈小宝,要不我也不知道这是雷荧石!”楚峻如实地道。

    赵玉心里有点不舒服,嗔了楚峻一眼道:“那你怎么不早说,现在才拿出来,是不是故意要看阮师兄的笑话?”

    楚峻觉得冤枉死了,苦笑道:“师姐大人,这绝对是天大的冤枉,要不是那徐晃太过嚣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你,我都不打算将雷荧石拿出来!”

    赵玉烟水迷离的明眸审视着楚峻,柔声道:“真的?”

    楚峻点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我说过不能让你受半点委屈的,这是一个承诺!”

    赵玉眼轻抿着下唇低下头,芳心说不出的受用,低声道:“如果没有今天这件事,你是不是不打算把雷荧石给我了?”

    楚峻忙道:“我本来想着回山后再给你一个惊喜的!”

    赵玉仰俏脸白着楚峻:“为什么不早拿出来?”

    楚峻呵呵地道:“这个……我们那时还不是很熟!”

    赵玉脸上飞起一抹红霞,羞恼道:“那我们现在很熟么?”

    楚峻把赵玉搂入怀,重温那种柔软动人的触感,楚峻发觉自己对这种感觉有点上瘾了。赵玉红着脸推了楚峻几下,自然没能推动,只能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发觉并没人经过才松了口气,轻打了楚峻的胸口一下,嗔道:“快点松手,别人看到不好,你这傻瓜越来越大胆了!”

    楚峻不仅没有松手,反而用力环住赵玉柔软欲折的纤腰,让其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虽然隔着一层衣裙,依然能感觉到她粉背肌肤惊人的柔滑程度。

    赵玉嘤了一声,只好认命地反手搂着楚峻的后背,胸前的柔软毫无隔阂地贴在楚峻的胸膛,芳心噗通噗通地乱跳,既紧张又激动。楚峻将赵玉搂抱起来转到一棵浓密的树后,赵玉马上警醒过来,吃吃地道:“楚峻,你想干什么?”

    楚峻低头看着赵玉红艳动人的小嘴,有点口干舌燥,轻道:“玉儿,我想……!”

    赵玉避开楚峻火热的眼神,芳心一阵悸动,紧张地把脸埋在楚峻的的胸口,细如蚊蚋地问:“你想什么?”

    楚峻深吸了一口气,凑到赵玉晶莹的耳垂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赵玉的耳朵顿时火烧一样红了起来,挣脱楚峻的怀抱,半羞半嗔地瞪着楚峻。

    “你这家伙越来越不老实了!”赵玉咬着樱唇道。

    楚峻挠了挠头道:“一时忍不住!”

    “以后不可能这样!”赵玉绷着俏脸道,忽然又俏脸绯红地道:“除非……除非经过我同意!”

    楚峻被赵玉娇羞动人的样子撩得心痒难耐,顺势问道:“玉儿,能不能让我抱一下!”

    赵玉白了楚峻一下,低低地嗯了一声,楚峻忙将赵玉重新搂入怀!

    “玉儿,我能不能……那个……亲你!”楚峻又道。

    赵玉又好气又好笑,这坏蛋分明是打蛇随棍上,得寸进尺,不过还是仰起脸来,伸出一根芊指在自己的额上划了小小一块地方,促狭地笑道:“只可以亲这里!”

    楚峻不禁傻了眼,那是个小指头大的地方!

    “数三声,不亲就没啦!”赵玉红着脸低声道。

    楚峻赶紧的凑过去用舌尖碰了一下那“租界”,果真是很准确很到位,并没有趁机侵犯其他“领土”。

    赵玉噗的失笑出声,额头在楚峻胸口蹭了蹭,又羞又喜地嗔道:“谁让你用舌头,恶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