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死魄鬼林

    眨眼间便过了五天时间,沈小宝的房间门还是紧闭着,众人不得逗留在焚天城等候。这天晚上,楚峻正在修炼五雷正天诀,忽然听到屋外的院子响起一种怪异的声响,急忙停功推开门走了出去。只见一团黑影在树上灵活地跳跃攀爬,身法快诡异,活像一只猴儿。

    这时赵玉等人也陆续走了出来,均是惊讶地望着树上快地移动的身影,那灵活多变的动作令人叹为观止。

    “这……臭小宝在干什么?”宁蕴吃惊地问道。

    小小指着树上快移动的沈小宝,眼睛变成两弯月芽一般,叫道:“猴子!”

    众人顿时灵光一闪,可不是吗?这家伙在树枝间灵活的跳跃、倒挂、翻跟斗,那表情神态那叫一个逼真,要是再加上一条尾巴,那就真的是一只活脱脱的“大师兄”托世。

    “这……这就是他悟出来的东西?”宁蕴哭笑不得地道。

    赵玉是点头道:“宁师妹,你别小看这身法,换了上官师兄在树上恐怕也难应付他!”

    林平点头道:“没想到小宝这家伙五天时间竟然悟出这样一套身法!”

    宁蕴不以为然地道:“身法再快能快得过飞剑么?况且谁会这么无聊,跑到树上跟他打!”

    赵玉摇头道:“这身法近身搏斗极其有用!”

    这时,树上的沈小宝突然怪叫一声,从树上翻滚下来,竟然是贴着树杆滚的,当落到地面上便轻松地一弹而起,手寒芒一闪便多了一把长剑,嗖的疾点而出,身体与长剑几乎绷成了一条直线。

    众不禁面色一变,沈小宝这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快绝伦,弹起一剑犹如奇峰突出,神来一剑!楚峻自问要是这一剑刚才突刺向自己,恐怕能避开的几率只有两成,如果沈小宝的剑是御空飞出,那是绝对避不开。

    沈小宝在地面上吱吱嘎嘎地跳跃,身体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刁钻角度扭曲,不时突兀地刺出一剑,剑身电光闪烁,晃得人眼花缭乱。

    锵!

    一声剑吟,阮方飞剑出鞘,嗖的飞斩向沈小宝。沈小宝竟然在空连续两个大空翻,硬生生地把身体提高两米,从飞剑上空翻过,圆润地在地面上一滚,迅接近阮方。阮方剑指一招,飞剑回旋疾削在地上滚动的沈小宝。沈小宝身体好像卷轴一样嗖地摊直,平平地贴在地面,飞剑堪堪掠过他的后背,而他几乎同时圆润地卷起,丝毫没有停顿地继续滚向阮方。

    寒芒一闪,沈小宝从地上弹起,长剑突兀地直奔阮方胸口,这正是刚才从树杆上滚下来那招杀着。阮方刚刚接住返回的飞剑,沈小宝寒意森森的剑尖已经点到胸口。

    “啊!”众人不惊呼出声。宁蕴更是大喊:“停手!”

    当!

    一声脆响,两剑相交,阮方腾的后退了一步,而沈小宝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右脚微倔下蹲,飞剑挽了一个剑花,然后使了个反手背剑式,左手搭着凉棚噢噢地叫了两声,活像一只大马猴。

    “哈哈,臭小宝,你这猴剑好厉害的样子!”宁蕴兴奋地道。

    阮方虽然勉强挡住了沈小宝刚才那奇峰突出的一剑,不过依然心底生寒。要知道今天之前,阮方要打败沈小宝那是十拿九稳的,仅仅过了几天,沈小宝凭着这顿悟出来的身法竟然逼得他如此狼狈。

    沈小宝得意地收起长剑道:“什么猴剑,真没见识,我这是灵猴百变身法!”

    赵玉微笑道:“恭喜沈师弟自创了一套身法!”

    沈小宝愕了一下,忽然神经质地嘎嘎大笑道:“我自创了一套身法,哈哈,大爷的,原来我是个天才!”沈小宝兴奋地在地上打起滚来。

    楚峻不禁笑骂道:“你以后就是灵猴百变身法的开宗大祖师了,日后徒弟都叫你猢狲老祖!”

    赵玉不禁莞尔,众人也是哈哈笑了起来!

    沈小宝从地上爬起来,心兴奋的仍然未能发泄出来,又溜上树上蹿下跳,众人便都站在树下看猴戏。

    第二天一早,众人便启程离开焚天城,向五雷城返回。毕竟得罪了烈法宗,所以大家路上都极为小心。

    旁晚时份,一行人便来到了死魄鬼林的附近,远远便看到幽暗迷雾笼罩下的区域,即使在高空上经过,也能感觉受到那鬼气森森的压抑气氛。

    “怪了,你们有没有发觉死魄鬼林的死气好像比来的时候浓烈了!”林平忽然问道。

    楚峻也发觉了这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管它呢,咱们赶路就是!”沈小宝大大咧咧地道。

    滋!

    正在此时,死气范围的区域突然射起一束xìn hào火焰!

    众人不禁面色微变,大家都认出了这xìn hào火束明显是正天门弟子的求救xìn hào。

    “不好,是我们正天门的人遇到了危险!”林平沉声道。

    “马上去救援!”赵玉催动座骑向着xìn hào升起的方向飞去。

    宁蕴和沈小等人急忙跟上,楚峻心闪过一抹疑惑,怎会这么巧?这时林平和阮方都全追了上去,楚峻也来不及多想,带着铁石等人跟上。

    众人飞了数盏茶的功夫便来到xìn hào火焰发射的上空,只见下面灰蒙蒙的,只能隐约看到树木影影绰绰的样子,好像还有法宝发出的光芒。

    林平面色凝重地道:“我和阮师兄先下去试探一下情况!”

    “好,你们小心点!”赵玉点了点头道。

    阮方和林平驾驭着座骑向着下面的树林降下去,渐渐地消失在迷蒙的死气之。赵玉和楚峻等人全神贯注地主视着下方。

    等了盏茶的功夫,估计林平和阮方应该已经到达地面了,又等了盏茶功夫,下面竟然没有丝毫的动静。

    “他们不会出事了吧?”宁蕴担忧地道。

    沈小宝摇头道:“不太可能,就算出事也应该弄出点动静来才对,小爷估计他们正在搜索!”

    又过了盏茶功夫,下面依然是水静河飞,阮方和林平就好像扔进了湖的石子,忽然间人间蒸了。这时众人的面色都不禁凝重起来,心生出一股隐隐的不安。沈小宝挠着腮嘀咕道:“怪哉,半点动静都没,林平和阮方不会是被鬼吞了吧?”

    赵玉黛轻轻地蹙起,烟水迷离的美眸掠过一丝忧色,忽然道:“小宝,我们下去接应一下!”

    “好哩,小爷倒是要看看下面有什么鬼!”沈小宝锵地祭出的飞剑,驱动座骑向着迷雾死气笼罩的森林降落。

    “我也去!”宁蕴也祭出飞剑追了下去。

    赵玉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楚峻柔声道:“林峻,你在此等着,没事的!”

    楚峻点点头道:“小心点,要是觉得不对劲马上回头,我总觉得这事有蹊跷!”

    赵玉轻嗯了一声:“我会的,你自己也小心点!”说完伸手摸了摸楚峻怀抱小小的脸蛋。

    小小巴眨了一下如同点漆般的眼睛道:“快回!”

    赵玉轻叱一声,驱动座骑赶上沈小宝和宁蕴。楚峻看着赵玉三人的身影渐渐隐没在灰蒙蒙的死气之,内心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忍不住想将他们给叫回来。

    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慢,楚峻内心焦灼地等待着,铁石等人也是表情紧张,众星拱月地将楚峻围在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了,下面仍旧没有任何消息,没有一人返回,也没有打斗声传来。楚峻心的不安越发强烈,已经肯定赵玉他们已经出事了,否则不会连xìn hào都不发一个。

    “铁石,你们先行离开返回五雷城,我下去看看,要是第二天我们还没回去,你必须马上通报高层!”楚峻吩咐道。

    铁石嗡声道:“楚师兄,这事十分诡异,不如多等一会再下去也不迟!”

    楚峻担忧赵玉的安危,果断地摇头道:“不用等,极有可能是出事了,你带着小小赶紧离开!”说完将小小递给铁石!

    小家伙却是紧紧地抱着楚峻的脖子不放,大声道:“一起!”

    意思竟是要和楚峻一起下去,这小家伙跟楚峻相处了一段,特别是经过上次的事件,小小对楚峻越发的粘黏了。小孩子是最单纯,谁对她好,跟着谁更有安全感,她便会对谁表现得更加依赖和亲呢。

    楚峻轻道:“听话,跟你爹爹先回去!”

    小小心里虽然很不情愿,不过却是极懂事,依依不舍地松了手,小嘴却是噘了起来。

    铁石单手抱过小小,脸色凝重地道:“楚师兄小心点,我们先行一步回五雷城!”

    楚峻点了点头,驱动座骑往灰蒙蒙的森林降下去。

    望着楚峻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死气之,铁石才叹了口气道:“走吧!”

    小小瞪大眼睛望着下方道:“爹爹,等峻哥哥!”

    “小小,别担心,你楚峻哥哥他们本事大,应该没事的!”一旁的刘六安慰道。

    齐秦点头道:“况且我们也帮不上忙,还是赶回正天门找人来帮忙吧!”

    铁石双脚夹了一下灰鹤,吆喝道:“走吧!”

    “峻哥哥!”小家伙突然一指下面的死魄鬼林。

    铁石三人不禁一起,忙低头望去,只见灰蒙蒙的死气一道黑影冲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