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为你揉足,相濡以沫

    楚峻和赵玉已经沿着这条幽深的通道向下走了接近半天时间,可通道的走势还是一直斜向下延伸,也不知要通向何方。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一点点地吞食着两人的耐性和希望。担忧、焦虑、不安等消极情绪像发了芽的种子在两人心发酵。

    “玉儿,先歇一会吧!”楚峻轻拍了一下赵玉的香肩。

    赵玉轻嗯了一声,把背上的楚峻小心地放下,扶着他坐在地上,自己这才坐在楚峻旁边休息。楚峻的脚板被烫伤了,赵玉怕他行走会把脚弄得更伤,非要背着他走。楚峻自然是不肯,大男人让女人背着走路多难为情,虽然这里没别人看见。最后赵玉生气了,说他瞧不起女人,这大帽子一扣下来,楚峻只好屈服了。

    “累不累?”赵玉拿出手帕给楚峻抹了抹脸,柔声问道,眼尽是温柔。

    背人的问被背的累不累,楚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暗自感叹:“多好的媳妇儿啊!”

    “应该我问你才对!”楚峻伸手轻刮了一下赵玉的瑶鼻。

    赵玉娇俏地白了楚峻一眼,楚峻这亲呢的举动让她很享受,嗔道:“重得跟头牛一样,人家肯定累咯!”

    楚峻有点心疼地道:“待会我自己走吧!”

    赵玉忙摇头道:“那不行,把脚弄伤就糟了,我一点都不累,刚才骗你的!”

    楚峻心感动,搂住赵玉的香肩,轻道:“你现在才是骗我,背着一条大牛走了大半天,怎么可能不累呢!”

    赵玉噗的失笑出声,轻嗔道:“大牯牛!”

    楚峻心一荡,嘿嘿地道:“大牯牛喜欢骑母牛!”

    赵玉的俏脸嚓的红了,恨恨地掐了楚峻一把,绷着脸道:“再说些腌渍话,以后不理你!”

    楚峻忙道:“那我以后只干事不说话!”

    “呸!坏蛋,坏死了!”赵玉红着脸啐了一口。

    楚峻摸了摸头,莫明其妙地道:“我怎么又坏蛋了!”

    赵玉红着脸道:“没什么!”

    楚峻心里偷笑,轻道:“我给你揉揉脚吧!”

    “不用,怎么可以让你这大男人给我揉脚!”赵玉红着脸嗔道:“况且,你这坏蛋一准又故意占便宜!”

    “你枕我腿上睡一觉,我一边给你揉揉脚,保证不乱动!”楚峻一脸正气地道。

    赵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地挨在楚峻的怀合上眼睛,倒是存了试探一下楚峻的意思,看他是否真的会给自己揉足。楚峻脱掉赵玉的小蛮靴,正准备脱掉袜子时,赵玉把腿一缩,红着脸道:“还是不要了,怎么可以让你一个男人干这事呢!”

    楚峻笑道:“你一个女人都可以背着我走半天,我怎么不可以帮你揉足,你是不是瞧不起男人?”

    “噗,胡说!”赵玉失笑起来。

    楚峻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庄重地缓缓脱掉赵玉的袜子,就好像在干一件极为神圣庄重的事。一只小巧洁白的玉足便呈现在眼前,水嫩的皮肤莹白如玉,趾甲粉红秀气,足弓弧线极美,脚趾娇怯地并拢着,可爱极了。楚峻有种要亲吻一下的冲动,这想法一起自己不禁汗了一下,暗道:“难道我有恋足癖!”

    赵玉见到楚峻盯着自己的玉足发呆,不禁又羞又喜,只觉脚板底痒痒的,忍不住缩了缩。

    “别动!”楚峻低头对着赵玉笑了笑,握着那动人的足弓轻轻地揉-转,新月神力不急不缓地输进去。

    赵玉只觉脚底凉凉的十分舒服,禁不住轻轻地shēn yín了一声,马上羞涩地抿紧嘴唇。望着一脸专注地给自己揉脚的楚峻,赵玉心里暖洋洋的,眼眶都有点湿润了。楚峻偶然低头看了一下,不禁惊道:“怎么哭了?”

    “人家哪有?”赵玉眨了眨眼睛否认道,接着又道:“人家是太开心了!”

    楚峻有点莫明其妙,继续认真地揉捏着赵玉的玉足。

    楚峻是来自现代的男子,男女平等的观念又岂是这个世界的男人所能具有的,恐怕除了他,没有哪个男人拉得下面子给女人脱靴揉足,所以他不能理解赵玉此刻心的无限感动也属正常。赵玉之所以喜欢上他,虽然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那次“英雄救美”的举动,不过楚峻这种有别于这个世界男子的独特品格和气质其实才是赵玉爱上他的关键。

    揉着揉着,楚峻再次低头时却发觉赵玉已经甜甜地睡着了,那动人的睡相让人赏心悦目,不过眼帘上那抹湿痕却又让人心生怜惜。

    楚峻默默地望着怀熟睡的娇颜,暗道:“她真的累了!”

    赵玉确实非常累了,背着近两百斤的楚峻走了大半天,还是一直斜坡路,换了楚峻恐怕也会累。楚峻轻拨了一下赵玉额上的秀发,暗道:“上天既然让我穿越到这个世界,又得到玉儿如此优秀的女子垂青,绝不会就让我默默无名地死在这里,我一定能带着玉儿走出困境的!一定可以!”

    楚峻使劲捏了捏拳头,将心那丝不安消极的情绪抛去。

    这一路上来,赵玉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焦虑不安,不过楚峻却能清晰地感受得到她温柔的眼神越来越黯淡。焦虑的情绪是会感染了,要不是两人不时卿卿我我分散了大部分注意力,此刻两人恐怕已经没有勇气继续前行。楚峻深知这种情绪相当危险,它就好像一枚定时炸弹,到一定的程度便会爆炸,一爆炸就不可收拾。所以楚峻不断地自我鼓励,自我暗示,尽量将这种情绪驱除出去。当然,这个时候睡一觉或许是更好的减压方式,所以他才提出让赵玉休息,顺便给她做足底àn mó。

    赵玉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舒服地躺在楚峻的怀,男人正笑容灿烂地俯视着自己,这阳光的笑脸让她心里暖暖的,柔声道:“楚峻,你也睡一会吧!”

    楚峻摇头道:“不用,我喜欢在媳妇儿的背上睡觉!”

    赵玉白了楚峻一眼,嗔道:“等你的脚好后要补偿我!”

    楚峻笑道:“没问题,我可以从早到晚背着你上山下山!”

    “噗!”赵玉柔笑着嗔道:“我又不是小孩,你还是背小小吧!”

    楚峻脸上的笑容没了,自己失陷在这里,不知小小他们现在如何了,但愿小宝和宁蕴能照顾好她吧!

    赵玉似乎也猜到楚峻在想什么,轻道:“别担心,小小有蕴师妹他们照顾,会没事的!”

    楚峻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们也出发吧!”

    赵玉背起楚峻继续前行,休息了几个时辰,赵玉精神状态饱满,前进的度快了许多,两人一边行一边聊天,累了就坐下休息,楚峻负责揉足,让赵玉美美地睡上一觉,睡醒之后又出发。为了活下去,两人就像涸辙之两条相濡以沫的鲋鱼,温馨又沉重地前进!

    终于,通道不再是斜斜的向下延伸了,地势开始缓缓地走高,赵玉黯淡的目光终于又亮起来,有希望才有前进的动力。

    “玉儿,放我下来!”楚峻忽然轻道。

    赵玉柔声道:“我还能走一段!”

    楚峻用力吸了吸鼻子,轻道:“有点不对劲,先停下来!”

    赵玉闻言把楚峻放下,楚峻双脚着地,被烧伤的脚板底只余麻麻的痛感,想来走路应该没大碍了,以他那特殊自愈的体质,再加上脚板底是两大功法的枢,自然好得特别快。

    “什么地方不对劲?”赵玉轻声问道。

    “空气不对!”楚峻耸了耸鼻子道。

    赵玉的瑶鼻轻吸了一下,点头道:“有血腥味,难道……?”

    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同时脱口而出:“有人来过这里?”

    “走,去看看!”楚峻拿着月长石脚步轻放轻抬地向前走去。

    赵玉愕了一下,急忙追上去扶着楚峻,嗔怪地道:“你的脚伤还没好,逞什么强,让我背你!”

    楚峻笑了笑道:“我的脚伤好得差不多,可以自己走路,只要不用力便没什么大碍!”

    赵玉见楚峻神情坚决,只好默许了,不过还是在旁边搀着,以免他摔倒。

    两人越往前走,血腥味便越浓烈,浓烈得有点刺鼻。楚峻和赵玉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空气的血厉之气让人心生不安。

    忽然间,前面的黑暗有红光透出,浓烈的血煞之气扑鼻而来,呛得人极不舒服。楚峻和赵玉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月长石在新月神力的灌输之下骤然亮起,将方圆数百米的范围照得雪亮。

    “这是?”赵玉震惊地望着一个方圆十来米的水潭。

    这个水潭的水却是血红色的,浓稠得跟血浆一般,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那浓烈的血厉之气就是从潭冲上来的,让人望之胆寒。

    楚峻盯着这血潭一会,竟然有种心悸胸闷的感觉,似乎潭有极为可怕的血怪要把人吸下去。渐渐地,楚峻的眼睛变红了,一股暴虐的情绪充斥在胸口,整个人仿佛就要爆炸一样,恨不得挥剑砍杀。楚峻察觉不对劲,用力狠咬了一下舌头,疼痛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急急转过头去不敢再看。他这才发觉自己的手已然按在玄铁飞剑的剑把上,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玉儿,这血潭很邪异,不要看了!”楚峻低喝提醒道。

    赵玉微颤惊醒,脸色发白地抬头道:“这血潭好像有人!”

    楚峻愕了一下,又看了血潭一眼,只见到咕嘟咕嘟地翻滚的血浆,哪里有人?

    “没有啊?”楚峻疑惑地道。

    赵玉轻声道:“可能是我看错了,我们快走吧!”说着拉起楚峻的手急急绕过血潭向前走。

    直到那股血腥味淡下去才放慢脚步,楚峻发觉赵玉的鼻子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不禁奇道:“玉儿,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赵玉眼带着一丝恐惧,轻道:“潭里躺着一个人,六个脑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