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裸女

    赵玉从百宝囊拿出一柄蓝青色的古剑,剑把被锻造成个鸟首的形状,剑身极薄,剑刃上有两个不大的缺口,不过从剑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来看,却是一把三品的法宝。

    “这把剑叫青鸾,是上次龙神光奔发时抢到的,可惜已经破损了,这次找雷荧石就是为了修复它!”赵玉解释道。

    楚峻疑惑地道:“要动剑么?”

    赵玉点了点头道:“这位前辈生前是一名修为达到了元婴期的雷修,雷罡核桃一直在他的丹田蕴养,在这位前辈死后更是吸纳了其元婴的精华,变得更加厉害,它现在是无主之物,要摘下它必须有能使它屈服的力量!”

    楚峻不禁砸舌道:“那岂不是至少要有元婴期的修为才能压得服它?”

    赵玉嫣然一笑道:“道理上是如此,不过可以通过别的途径来摘它!”

    楚峻忙问:“什么途径?”

    “我们可以引动它的雷罡之力,让其消耗得差不多再动手摘它!”赵玉道。

    楚峻皱眉道:“这行得通么?”

    赵玉摇了摇臻首:“师傅曾经跟我说过,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不过试一下总可以!”

    楚峻点点头道:“那你小心点,这株雷罡核桃有五枚果子,可不是一般的雷罡核桃!”

    赵玉站在五米远的地方,手那青鸾剑嗡的轻颤了一下,缓缓地飞离赵玉的手,向着那株雷罡核桃飞去。

    滋嚓!

    青鸾剑离那株雷罡核桃还隔着一米多,其一枚果子便打出一道恐怖的雷光。

    轰嗡!

    青鸾剑发出一声悲鸣,失控反弹回来,从赵玉的头顶飞过,撞到了洞顶才掉下来。

    楚峻目瞪口呆地望着俏脸微白的赵玉一会才反应过来,匆忙走过去扶住她:“玉儿,你没事吧?”

    赵玉轻拨了一下额前的秀发,柔声道:“我没事,只是没想到雷罡核桃的威力竟然这么大!”

    “还是让我来吧!”楚峻道。

    赵玉摇头道:“我的五雷正天诀修为比你深厚,而且青鸾剑没经过你的蕴养,你御使起来不便!”

    楚峻忙道:“我可以用自己的剑!”

    赵玉嗔了他一眼道:“你那把玄铁飞剑恐怕一下子就废了,经不起雷罡核桃的一击!”

    楚峻还想争辩,赵玉却是轻轻地推开他,撒娇般道:“好人儿,快退到一边去,这次我会小心的,绝对不会伤到自己!”

    赵玉一撒起娇来可不得了,楚峻连骨头都轻了三两,宠溺地刮了她的瑶鼻一下,嘱咐道:“小心点!”

    “知道啦!”赵玉娇俏地白了楚峻一眼,那模样美得冒泡。

    楚峻退到石室的一角,赵玉剑指一点,轻叱一声:“起!”

    地上的青鸾剑缓缓地飞了起来,再次接近雷罡核桃。滋嚓!一枚果子打出一道霸道的雷罡,赵玉急忙指挥青鸾剑快后撤,不过再快也快不过雷罡的轰击。

    轰嗡!

    青鸾飞剑顿时被轰飞出去,不过赵玉好像早有准备,待到飞剑落地时灵力一吐,驱使着飞剑回旋,再次接近雷罡核桃。连续试了十几次,赵玉越发的驾轻就熟了,尽管如此,赵玉还是会承受一定的雷罡冲击,俏脸越来越苍白。

    楚峻见状忙道:“玉儿,要不先休息一会!”

    赵玉摇了摇头,微喘着道:“不行,雷罡核桃的雷罡恢复得非常快,要是半途休息,前面所做的功夫都白费了!”

    滋嚓~轰……

    接连不断的雷爆声响起,楚峻耳膜都被震得麻木了,两眼被雷罡发出的白芒闪得发痛。赵玉的俏脸越发苍白,身体微微地颤动,一副摇遥欲坠的样子。虽然大部分雷罡的伤害由青鸾剑承受了,不过作为御剑者的赵玉也会受到一定的伤害,尤其是神识上的伤害。赵玉现在只觉头脑欲裂,不过却紧咬着玉牙坚持,这时雷罡核桃打出的雷罡已经弱了许多,绝对不能前功尽弃。

    楚峻又帮不上忙,只能站着干瞪眼!

    这时赵玉再次控制着青鸾飞剑摇晃晃地凑近雷罡核桃,却突然异变顿生,五枚果子同时打出一道雷罡击向飞剑,那恐怖的气息让楚峻心头大震,禁不住失声:“不好!”

    轰!

    一声巨响,整个山洞仿佛都摇晃起来,楚峻只觉两耳嗡的一声,恐怖的压力挤压得心血翻滚,两眼一黑,竟然被震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峻终于醒转过来,发觉四周寂静无声,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手的月长石也不知飞到哪去了。

    楚峻发了疯一样四处摸索,终于摸到一只柔软的手腕,忙抱住那软绵绵的娇体,焦急地叫道:“玉儿!”

    怀人轻动了一下,虚弱地嘤了一声。楚峻心一松,从百宝囊掏出最后一块月长石,四周顿时亮了起来。只见地面上多了一个数米深的大坑,青鸾飞剑断成了两截掉在坑内,石室的洞口也被震塌了,不过那副骸骨还手握剑把屹立不倒。

    赵玉俏脸苍白,腮边染血,显然是被震伤了。楚峻心疼地道:“玉儿,你受伤了!”

    赵玉勉虚弱地柔笑了一下:“傻瓜,我没事,快扶我起来!”说着挣扎着爬起来。

    楚峻慌忙扶着她,赵玉慢慢地向着骸骨走去,骨盆上那株雷罡核桃依旧电弧萦绕回环。

    楚峻忙拦着她道:“这雷罡核桃太霸道的,我们还是再想其他办法!”

    赵玉柔笑着摇了摇头,轻道:“没事,你站着别过来!”说完推开楚峻的手,轻盈地走到骸骨旁边。

    楚峻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不过奇怪的是那雷罡核桃似乎并没有爆发的迹象。赵玉伸出芊长的玉手缓缓地握住植株的茎部,轻轻一提便将整株雷罡核桃从骨盆上拔了起来。楚峻惊得嘴巴大张,吃吃地道:“这……这就完了?”

    赵玉对着骸骨恭敬地鞠了一躬:“多谢前辈赐予!”

    赵玉拿着雷罡核桃走回楚峻的身边,有点得意地白了楚峻一眼,柔声道:“拿到了!”

    楚峻不由分说地把赵玉抱起旋了十几圈,赵玉惊叫道:“啊,咯咯咯,干什么,坏蛋,放我下来!”

    楚峻在赵玉两边粉嫩的脸颊上各亲了一记才将她放下地,赵玉红着脸瞪了楚峻一眼,轻嗔道:“坏蛋!”还没说完便软软地跌倒。

    楚峻不禁一惊,急忙扶住她焦急地问:“怎么了?”

    赵玉的灵力和神识都消耗极大,再加上雷罡对她的神海也造成了伤害,被楚峻这样抱住旋转了十几圈,只觉晕乎乎的,连站都站不稳,虚弱地道:“都怪你……好晕!”

    楚峻不禁暗汗,忙扶着她坐下,让其半倚在自己怀,轻道:“别说话,好好休息一会!”

    赵玉点了点头,舒服地往楚峻怀蹭了蹭,很快便熟睡了过去。楚峻一路上来也没怎么休息,嗅着赵玉身上的体香,也迷迷糊糊地睡觉了。

    当楚峻醒来时发觉怀的赵玉竟然不见了,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身边的月长石也不知所踪,不禁心微凛,正要叫唤,身后却是伸来一对柔软的玉手搂住他的脖子,一具软绵绵的娇体贴了上来。楚峻不禁吁了口气道:“玉儿,你怎么跑我后面了?”

    “你还好意思说!睡得跟死猪似的,还说保护人家!”赵玉轻着埋怨道。

    楚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可能是太困了!”

    赵玉轻嘤了一声,火热的娇躯轻轻地扭动,胸前那对娇挺紧紧地挤在楚峻的后背磨擦。楚峻大脑顿时嗡的声,一股欲-火腾的升了起来,伸手向后一摸,竟然摸到一具滑腻腻的**,赵玉身上竟然不着寸缕。

    楚峻不禁吃了一惊,这时腰间一紧,一条让人喷血的**已经缠了上来,耳边传来赵玉低低的shēn yín声,撩得楚峻胸热血滚涌。忽然,耳朵被一只樱桃嘴儿咬住轻扯,楚峻舒服得几乎要shēn yín,心却是却是升起一股疑问,玉儿怎么突然这么热情奔放?

    “嘤!噢……坏蛋,我这里好热!”赵玉轻轻地喘息着,炙热的鼻息喷在楚峻的脖子上,声音似乎包含着极为强烈的**,两只玉手在楚峻胸口动情地抚摸,慢慢地往下摸去。

    “爱我!”赵玉轻轻地吐出两个字,说着握住楚峻的手引到饱满香-臀上。

    楚峻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如何经受得住如此香艳的挑逗,何况身后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正要转过身压上去,忽然柔和的白光亮起,一人拿着月长石从震塌的洞口弯腰钻了进来。柔和的白光映照下,jí pǐn美玉般的绝色俏脸,烟水迷离的明眸,粉红色的宫装,不正是赵玉么!

    “啊!”赵玉拿着月长惊呼一声,骇然地望着楚峻的身后,紧紧地咬着下唇,铮地祭出了飞剑。

    “玉儿,你……!”楚峻心头大震:“玉儿就站在跟前,那身后抱着自己的裸女是谁?”

    楚峻顿觉头皮发炸,这下跳进长江加黄河都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