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魑魅魍魉

    “玉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楚峻急忙爬起来解释道。

    “楚峻……你,小心!”赵玉娇叱一声,手的飞剑夹风带雷地飞斩出去。

    楚峻不禁吓了一跳,玉儿这性子也太烈了吧,这样就要斩了我?楚峻来不及多想,急忙蹲了下去,赵玉的飞剑嗖的从他头顶飞过,斩向楚峻身后那人。楚峻只觉身后一阵阴风吹过,不禁机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赵玉身形一闪便到了楚峻身边,接住返回的飞剑,俏脸生寒地盯着楚峻身后。楚峻不禁暗暗叫苦,站起来道:“玉儿,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赵玉担忧地看了楚峻一眼,柔声道:“解释什么,你没事吧?”

    楚峻愕了一下,这才发觉气氛不对,忙转过身去一看,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原来身后数米外竟然飘荡着一条淡淡的人影,在月长石的白光映照下显得阴惨惨的,如同一只孤魂野鬼。楚峻不禁一个激凌,拿过赵玉手的月长石输进一股新月神力,石室顿时变得亮堂堂,不过赵玉和楚峻的心却是凉嗖嗖的。

    只见这条人影确确实实是悬空飘浮的,披散的长发下露出一张阴惨惨的苍白大脸,包黑的双唇,两只瞳尽是眼白,看着让人发慌,而且浑身上下散发着阴森森的死气,没有半分的生机。两只干枯的手垂在身侧,指甲又长又尖,白衣飘飘的下身空荡荡的,根本没有脚。

    “刚才就是这东西抱在我身后?”楚峻不禁一阵恶汗,这下真恨不得跳进长江黄河了。

    楚峻锵的祭出玄铁剑,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赵玉脸色凝重地低声道:“它不是人,是魅!”

    楚峻心微凛,惊道:“魅?”

    赵玉点了点头道:“魑魅魍魉都是邪灵,魅擅于变幻外形魅惑人心,哄骗得人的信任后便吞噬他的魂魄!”

    “嘻嘻嘻嘻!”这只魅突然裂开嘴发出刺耳的笑声,白惨惨的双目一转,突然变成赵玉的模样,美目流盼地飞了楚峻一个眉眼。

    赵玉娇叱一声,飞剑电光流转飞斩过去。魅张嘴喷出一股阴风,嗖地从两人头顶飘过,飞快地钻出了洞口逃掉。

    赵玉不禁松了口气,这种鬼物虽然实力不强,不过看着便让人心里碜得慌。

    “玉儿,你刚才去哪了?”楚峻还在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差点让一只邪灵给剥夺了第一次。

    赵玉不好意思地道:“我……我见你睡着了,便出去探一下情况!”

    楚峻见到赵玉娇羞的样子,顿时恍然大悟,玉儿肯定是找地方解决下三路问题了。

    “刚才那魅趴在你身后,可把我吓坏了,你这人怎么睡得这么死!”赵玉心有余悸地道。

    楚峻有点尴尬地道:“我还以为是你!”

    赵玉白了楚峻一眼,嗔道:“要不是我回来得及时,你这傻瓜魂魄都要被吸光了!”

    楚峻不禁干笑了两声道:“这地方怎么会有这种脏东西!”

    “这里死了这么多人,阴气积郁得不到排放,形成邪灵阴魂也不出奇!幸好只是这些实力弱小的邪灵,要是碰到强大的邪灵就麻烦了!”赵玉轻道。

    楚峻点了点头道:“说得不错,我们现在有了雷罡核桃,连血骷髅都害怕,克制其他骷髅应该没问题,不如我们原路返回吧!”

    赵玉却是摇头坚决地道:“我们先找找有没有其他出路,如果没有再按原路返回!”赵玉一想起那个恶梦就心惊胆战,十万个不愿意再经过那处血潭。

    楚峻点头道:“好吧,都依你!”

    赵玉欣喜地抱了楚峻一下,柔声道:“那我们马上出发!”

    “等一下!”楚峻找到那件玄青色的斗蓬收进百宝囊。

    这位前辈这么牛叉,身上的东西又岂会是凡品,而且斗蓬经历了这么久远的年代还崭新无比,一点灰尘都不沾,绝对是好东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件斗蓬罩着的时候,外人根本感觉不到骨盆上雷罡核桃的半点气息,这应该是一件能隐匿气息的宝物。

    楚峻收了斗蓬,不禁又打起骸骨手那把剑的主意。赵玉见状不禁嗔怪地道:“楚峻,这不太好吧!”

    楚峻道:“没事,反正留着也是浪费,这把剑虽然看不出有出众之处,不过既然是前辈生前使用的,绝对不会差得到哪里!”

    赵玉有点不安地道:“可是我们已经拿了前辈两件东西,太贪心不好,而且前辈临死还握着剑把,应该不喜欢别人拿走他的剑!”

    楚峻笑着指了指骸骨的左手道:“玉儿,前辈死前还护着小腹呢,那雷罡核桃不也被你拿了!”

    赵玉白了楚峻一眼道:“贪心的坏蛋,我不管了,你要拿便拿吧!”

    楚峻呵呵一笑,伸手便去掰骸骨握着剑把的指骨,不过手伸到一半又缩回来道:“还是不拿了!”

    赵玉奇道:“怎么又不拿了?”

    楚峻憨笑道:“掰掉前辈的指骨好像不太地道!”

    “噗!”赵玉失笑出声,心里甜丝丝的白了楚峻一眼,以为楚峻是怕惹自己不高兴。

    “那我们走吧!”赵玉亲呢地拉起楚峻的手向石室外走去。

    楚峻回头看了一眼那骸骨,后背还是汗渗渗的,原来刚才楚峻想要掰掉骸手的指骨时突然产生一种汗毛倒竖的危机感,仿佛被一对凌厉的目光盯着,一向很相信自己第六感的楚峻马上撤了手,那种感觉果然消失了。

    “强者就是强者,就算只剩下一副骸骨也不容后人亵渎啊!”楚峻不禁心生感慨地道。

    两人手拉着手走出了石室,返回到先前那三个岔道口的地方,选择了间那个走了进去。

    ……分割线……

    深不见底的悬崖下充斥着浓烈的死气、怨气、阴气,任何活物只要稍微接近马上就会倒地暴毙。顺着悬崖一直向着深渊往下数百丈的地方有一个边缘犬牙交错的天然洞口,一个巨大的山洞一直延伸入悬崖的腹。

    此时,一名身穿绿色短裙的女童正神情紧张地站在洞口往深渊下望去,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这女童十一二岁的样子,长得粉雕玉砌,梳着两根小辫子,看起来十分可爱,短裙之下露出两条白嫩嫩的小腿,小屁股又翘又圆,看上去多了几分xìng gǎn的妖冶。

    女童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每隔一段时间,身上便亮起一层绿芒靠到悬崖边上往下瞅瞅,那绿芒在阴煞厉气的绞蚀之下飞快地消耗着,所以女童往往只瞄上几眼便迅地退离悬崖十来米。

    女童再次从悬崖边退了回来,在一块岩石上坐下,气闷地道:“阿姥这么久还不上来,不会出事了吧!”说着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只红艳艳的果子咬了一口,顿时汁水淋漓。

    “咳咳!”忽然两声咳嗽响起,一名手持绿色拐杖的老太婆突兀地出现在洞口。

    女童霍地转过身来,惊喜地叫道:“阿姥,你上来吧,找到东西的位置了没?”

    老太婆摇了摇头,拄着拐杖走了过去,两腮内陷的老脸阴沉着道:“还没!”

    女童忙走过去道:“阿姥,你受伤了?我来扶你!”

    老太婆点了点头:“真乖……呀!”老太婆没说完便惨叫了一声,原来女童手突然多了一紫色的令牌状东西,一大板子拍在她的脸上,顿时把她的脸拍苍蝇一样拍扁了。

    老太婆惨叫着逃开露出了原形了,原来是一只阴惨惨的魅,惨白的死鱼眼恶毒地盯着女童,咧嘴吐出腥红的长舌作威吓状。

    女童一手拿着紫令牌,一手叉着腰,怒气匆匆地骂道:“臭东西,敢骗瞳瞳,去死!”令牌打出一道紫光,滋的打魅的身上,这头魅顿时惨声厉叫,身体滋滋地冒出黑气,转身便往深渊逃去。女童却并不打算放过她,身形一闪便追了上去,手令牌紫光大作,当头一板子拍下。

    这只魅顿时惨叫着完全化成了黑气消散掉,女童这才收起令牌拍了拍嫩白的小手,耸了耸鼻子哼道:“不知死活的丑东西,敢招惹瞳瞳姑奶奶!”

    卡嚓卡嚓!一阵声响从洞内深处传出,女童不禁脸色微变,急急又拿出紫令牌,嘟哝道:“可恶,这些臭骷髅烂骷髅真难缠!”

    黑暗之出现了六对红芒,渐渐地,六头高大的血骷髅从黑暗走了出来,口发出嘎嘎的声音。女童的小脸不禁皱了起来,自言自语般道:“麻烦了,瞳瞳这次麻烦了,竟然来了六头臭骷髅,瞳瞳要不要逃跑呢!”

    嘎嘎……

    六头血骷髅厉叫着冲了过去,女童小脸一沉,竟然也哇的一声大叫,举着令牌冲过去,奔跑过程一弹而起,一大拍子抽在当先那头血骷髅的脸上。

    卡嚓!

    这头血骷髅很无辜地飞掉了两只牙,骨架向后摔倒,撞翻了身后另一头骷髅。

    “呀,看打!”女童反手又是一牌子砸在另一头血骷髅的头顶,这头血骷髅竟然被她拍头扑嗵的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呀呀!打打打!”眨眼间六头血骷髅便摔得横七竖八,女童自己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卡嚓卡嚓!

    六头血骷髅再次爬起围上来,女童一下子跳起,拿着紫令牌警惕地戒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