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脱困

    楚峻不禁大怒,喝道:“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女童吓了一跳,接着扮了鬼脸道:“我就喜欢出尔反尔,你咬我啊!”

    楚峻差点想一个耳光扇去,终究还是忍住了,对赵玉道:“我们还是花点时间原路返回吧!”

    赵玉只好点了点头:“好吧!”

    女童眨了眨眼道:“喂,你们……!”

    隆!

    突然整个山洞都摇晃了一下,就好像有洪荒怪兽在撼撞悬崖,声势相当之吓人,洞口外的阴煞之气疯狂地涌动,呼呼的崖风如同万鬼齐哭。瞳瞳身上绿芒亮起,飞快地跑到山洞口向崖下望去。

    隆!

    又是一声闷响,这次山洞摇晃得更剧烈了,女童差点一个趔趄掉下崖去,小脸煞白地退了回来。

    这时,突然绿芒一闪,一名手持着绿色拐杖的老妇从深渊下逃了上来,鬼魅一般闪进了山洞之,见到楚峻和赵玉时不禁愕了一下,眼神顿时凌厉起来。

    “阿姥,你回来啦!”瞳瞳高兴地跑了过去。

    “瞳瞳,他们是谁?”老妇冷冷地道,声音就好像半夜刷锅底一样难听,刺得人汗毛倒竖。

    楚峻赵玉凛然地后退一步凝神戒备,瞳瞳却是笑嘻嘻地道:“他们两个刚才救了我!”

    老妇眼神冰冷地扫了楚峻和赵玉一眼,拉起瞳瞳的手,道:“我们得马上离开!”

    隆!

    又是一阵闷响,山洞再次剧烈地摇晃,洞壁哗啦啦地掉下许多碎泥石。洞深处的血潭突然咕噜咕噜地沸腾起来,以肉眼可见的度上溢,然后好像一条血红的长蛇一般顺着通道往外流,所过之处尽数变成血红,眨眼之间便形了一条哗啦啦地奔腾的血河,汹涌澎湃地往外冲去。

    楚峻和赵玉惊惧地往山洞的深处望去,隐约可见到血光漫漫,咕噜咕噜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浓烈刺鼻的血腥味铺天盖地地扑来。赵玉花容失色地惊道:“是血潭的六首怪人!”

    “走!”老妇提着瞳瞳飙出了洞口,快如电闪地往崖顶飞去。

    “阿姥,带上他们,他们救过我!”瞳瞳大叫道。

    这时汹涌而来的血浆已经出现在视线内,浓烈的血煞之气让神魂为之窒息。楚峻这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拉着赵玉冲向洞口,纵身便跃了出去。

    滋!

    四周的阴煞怨气顿时包围过来,两人只觉有千万只恶灵从全身的毛孔钻进来撕扯着灵魂。正当两人以为必死无疑时,一团绿芒将两人护住,把阴煞怨气隔绝。楚峻只觉脖子一紧,颈后的衣领被一枝绿莹莹的拐杖给勾住了,下落的度猛然一顿,接着便往上升去。

    楚峻紧紧地抱住怀的赵玉,百忙抬头望了一下,发觉那老妇正御空往上疾飞,左手提着瞳瞳,手右拿着拐杖,拐杖勾着自己的衣领。这时要是楚峻的衣领又或者老妇的拐杖不结实,后果不堪设想。

    哗啦!

    粘稠的血浆从洞口滔滔涌出,形成了一条血红的瀑布,咆哮着往崖下的深渊冲去,浓烈的血煞冲淡了深渊的阴煞厉气。深渊的气流疯狂地流转,山崖不时震动,似乎有几头洪荒凶兽在深渊下厮杀打斗。

    深渊下面,三条幻影交织缠斗,红白黑三团光芒相互碰撞,斗得难分难解。深渊的阴煞怨气不时形成浩大的漩涡。楚峻只觉得自己就像一叶风浪里的小舟,摇摇曳曳的,随时可能倾覆。赵玉紧紧地抱着楚峻的腰背,不敢稍微动弹一下,楚峻伸出一只手死死抓住拐杖。拐杖上那条滑腻腻的绿色小蛇盯着他的手背,那样子就好像随时会一口噬下去一般。

    突然间,一个浩大的漩涡从深渊下急卷了上来,一大串人被卷得在半空滴溜溜地打转。老妇发出一声尖厉的怪啸,身上绿芒大作,强行稳住身形,艰难地向着崖顶继续飞去。楚峻真害怕这老太婆挺不住,把自己和赵玉甩下深渊去。

    幸好,下面那漩涡很快便消散了,不过在漩涡消散的那一刹那,楚峻似乎看到一张巨大的人脸,这张脸看着有点熟悉,不过可能是拉得太大,时间太短的缘故,看得不甚清晰,依稀可辨出是一张女人的脸。楚峻禁不住拼命地去想,想这张脸到底在哪见过,可惜却毫无头绪。

    噗嗵!

    楚峻和赵玉双双摔倒在地,老妇拉着瞳瞳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黑暗,楚峻抬起头时正好见到瞳瞳摆了摆手,好像在说:“再见!”

    隆!

    地面又是一阵晃动,两人惊惧地对视了一眼,马上站起来快步离开崖边。

    楚峻拿出月长石输入新月神力,四周顿时变得亮堂堂的,脚下依旧四处都是骸骨,不过总算见到有树木,证明两人确实回到了地面。

    赵玉回头看了一眼崖下深不见底的死灵深渊,轻道:“楚峻,我们快走吧!”

    两人踏着骸骨往外走,黑暗遇到几批骷髅,不过都离得两人远远的,显然对赵玉手的雷罡核桃极为忌惮。两人足足走了一刻钟,终于见到了死秽幽谷的谷口,那里依旧躺着数百具骸骨,先前就好像发了一场梦一般。

    楚峻和赵玉站在死秽幽谷外紧紧地相拥,劫后余生的狂喜填满了两人的胸臆。楚峻寻着赵玉的樱唇深深地吻了下去,后者搂着楚峻的脖子热烈地回应,丁香暗吐,唇舌相交。

    隔了好一会,赵玉才娇-喘着推开楚峻,俏脸红扑扑,明眸水光潋滟,柔声道:“我们快点去找蕴师妹他们吧!”

    楚峻低头在赵玉红艳艳的唇上轻碰了一下才心满意足地拉着她往沈小宝等人所在的方向找去。

    ……分割线……

    沈小宝单膝着地,右手以剑支撑,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已经找不到完好的地方,脸上的血迹已然风干发黑。宁蕴还免强能够站立,不过也是浑身血迹,脸色苍白如纸,眸露出一丝绝望的悲愤。小小依旧跪在铁石的尸体旁,不哭不闹,目光呆滞,让人看着心酸。

    四周躯着三名黑衣shā shǒu的尸体,还有两名黑衣shā shǒu静默地包围了两人,似乎在等待着最佳时机。

    “他姥姥的,小爷今天得死在这里了!”沈小宝声音嘶哑地道。

    他们已经和shā shǒu对峙了近三天,此时此刻,两人都快挺不住了。

    “蕴师妹,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怕死么,怎么一直不跑?”沈小宝又道。

    宁蕴有气无力地道:“臭小宝,都快死了,你能不能别那么多废话!”

    “正是快死了才多说点,死了就没得说啦!”沈小宝声音干涩地道。

    两名黑衣shā shǒu慢慢地围了上来,手的短剑在昏暗的光线下泛着蓝汪汪的光芒。

    “蕴师妹,你带着小小离开吧,我来挡住他们!”沈小宝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宁蕴现在只觉双腿像灌了铅一样,连移动都成问题,更别说带小小逃跑。

    沈小宝将仅剩的一点灵力输进飞剑,剑身上爆出几条短小的电弧,沙哑着声音喝道:“不怕死的便过来,你jiā bǎo爷给你松松筋骨!”

    两名黑衣shā shǒu竟然向后缓缓地退去,沈小宝愕了一下,暗道:“小爷什么时候这么厉害,随便喝一句便将吓跑了……不对,他们怎么看着后面!”

    沈小宝回头看了一下,顿时喜上眉梢。只见昏暗的光线下,手提长剑的赵玉正向着这边飞奔过来,宁蕴顿时眼睛湿润地唤了一声:“师姐!”然后便一屁股软倒在地上,仅凭着一口气支撑的她终于熬不住了。

    两名黑衣shā shǒu见到赵玉,知道事不可为,果断地转身便走,可是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名身披玄青色斗蓬的人,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散发出来,就好像一具死人一般。

    “你们没事吧!”赵玉奔到近前扶起宁蕴。宁蕴竟然搂着赵玉失声哭了起来,仿佛要将三天三夜所经受的苦难和压力都尽数哭出来。

    赵玉轻拍着宁蕴的后背,柔声安慰道:“都过去了!”

    “我以为你们都死了,我和臭小宝都快死了!”宁蕴抽泣着道。

    宁蕴宣泄了一会,心里舒服多了,这才止住了哭,一指剩下两名shā shǒu恨道:“师姐,杀了他们!”

    赵玉点了点头,提着飞剑来到两名黑衣shā shǒu的身后站定,与那披着玄青色斗蓬的人呈前后夹击之势。两名shā shǒu感受不到斗蓬人身上的任何气息,只道这人的修为极高,已经超出了他们能感应的范围,于是返身向赵玉杀去。

    他们这一动,斗蓬人也跟着动了,度奇快无比,几乎是一跨步到到了身后,一剑当头砍下!

    赵玉娇叱一声,飞剑夹风带雷地飞斩向另一名黑衣shā shǒu。两名黑衣shā shǒu只有炼灵后期的修为,只是十多个回合便被赵玉斩杀了一人,另一名黑衣shā shǒu惊慌之下被斗蓬人一脚踢飞,摔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斗蓬人冲了上前一脚踏在黑衣shā shǒu的胸口,剑尖一送便刺进了黑衣shā shǒu的咽喉。

    “楚峻,原来是你小子!”沈小宝看着脱了斗蓬的楚峻惊道,宁蕴也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