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商议报复

    男人间的情义很简单,简单到只有一句话,一个动作,真正的朋友,甚至连这些都省了。看着眼前浑身破破烂烂,几乎连站都站不稳的沈小宝,楚峻心升起一股难言的感动,跟前世在部队时一般,在他胸口上不轻不重地擂了一拳。沈小宝差点一屁股栽倒,嘴牙咧嘴地闷哼了一声:“呀,你小子谋杀啊!”

    楚峻伸手按住沈小宝的肩头,郑重地道:“谢谢你,楚峻欠你一个人情!”

    “谢个屁啊,你丫的要是再不回来,宝爷我就准备撂挑子闪了!”沈小宝笑骂道,不过眼神却是多了一种神采。

    楚峻笑道:“沈小宝,如果你想跑路早跑了,凭那猢狲身法,那些shā shǒu困不住你!”

    “呸,是灵猴百变身法,再胡说小爷跟你急眼!”沈小宝抻红脖子嚷道。

    赵玉面带笑意,目光温柔地看着两人。宁蕴不满地道:“楚峻,怎么不见你谢我!”

    楚峻走到宁蕴面前,郑重地道:“谢谢!”

    宁蕴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指了指小小,轻道:“小小她什么人都不理,已经这样子几天了,我也没办法!”

    楚峻点了点头,走到小小的后面默默地站了一会。这小家伙被铁石捡回来收养,对铁石的感情很深,亲眼看着铁石死去,对她小小的心灵打击很大。

    “小小!”楚峻蹲下来轻唤了一声,把手拾在她瘦弱的肩头上。

    小小依旧目光呆滞地跪着,对四周的一切都置若罔闻。这时正是白天,死魄鬼林内虽然依旧昏暗,不过还能看清事物。铁石的尸体已经僵硬了,脸色黑得发紫,全身血液都凝固了,混身都是剧毒,也正是因为如此,尸体过了三天也没有腐烂变质。

    楚峻将小小瘦弱的身体抱了起来,小家伙突然像发疯一样挣扎,两只小手又抓又挠:“放开,放开,要爹爹!”

    楚峻闭上眼睛凭其抓挠,不一会儿,脖子上、脸上、手上尽是细细的血痕。赵玉又惊又心疼,站在旁边叫道:“小小,他是你峻哥哥啊,快停手!”伸手便要制止她,可是小小就好像一只发怒的小野猫一股,差点也给她抓两记。

    “别,让她发泄一下!”楚峻轻道。

    小家伙抓了一会便趴在楚峻怀哇呜地哭了起来:“呜呜……要爹爹!我要爹爹,把爹爹还给我!你把爹爹还给我!”

    楚峻不禁松了口气,轻拍着小小的后背,安慰道:“爹爹没了,以后峻哥哥照顾你!”

    小小抬起泪眼模糊的小脸,使劲地挣扎,吸着鼻子道:“要爹爹,要爹爹!”

    “好好,小小要爹爹,那以后峻哥哥当你爹爹,还有玉儿姐姐给你当娘亲好了!”楚峻忙道。

    赵玉脸颊一红,羞恼地白了楚峻一眼,沈小宝和宁蕴不禁面面相觑。

    “不要!不要!”小小反而挣扎得更厉害,伸去抓楚峻,抓了两下,又探出身子去抓赵玉。赵玉忙向后退开,这才没被她抓着,不家伙却是不甘心,尽量探出身子猛抓,那样子让人又心酸又好笑。

    “不许闹!”楚峻在她的小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两巴掌,沉着脸道:“你爹既然把你托付给我照顾,以后便乖乖听我的话,否则打烂你屁股!”

    楚峻这一发怒,小小倒是安静了,趴在楚峻怀使劲地抹眼泪,那样子让人又怜又爱。赵玉责备地白了楚峻一眼,柔声道:“峻哥哥吓唬你的,别怕!”

    楚峻接过赵玉递来的手帕,放缓声音道:“忘记答应过你爹爹的话了么?你说你会乖乖听话的!”

    小小还是使劲地揉着眼睛,眼泪从指缝间巴嗒巴嗒地滴出来。楚峻暗叹了一口气,用手帕轻轻地将她脸蛋上的泪迹擦去,轻道:“别哭了,你爹爹要是看到小小这么不乖,一定会不高兴!”

    小小果然不再抹眼泪了,趴在楚峻胸口默不作声,肩头不时地耸动起下。楚峻轻柔地抚着她的后背,隔不了多久,这小家伙竟然沉沉地睡着了。

    “不吃不喝地跪了三天,这小东西还真倔!”沈小宝轻道。

    赵玉看着卷缩在楚峻怀的小小,鼻子微微泛酸,柔声道:“楚峻,现在怎么办?”

    “先离开这里吧!”楚峻道。

    宁蕴忙问道:“林平和阮方他们呢?”

    赵玉眼神不禁一黯,摇了摇头道:“没遇上他们,恐怕已经……!”

    沈小宝和宁蕴不禁颓然地沉默了,数天前还一起逛街,一起参加拍卖会,没想到几天后便没了。人有时真的很脆弱!

    死魄鬼林外一处河滩上,夕阳将河水映照得金蛇乱舞。一堆熊熊燃烧的大火将铁石的尸体化成了灰烬。

    火是小小亲手点的!

    夕阳将她瘦弱的身影拉出了长长的影子,破烂的花格子小裙,枯黄的头发在微风下轻轻拂动,她白嫩的小手上的火把仿佛也染上了一丝冰凉的孤寂。

    沈小宝和宁蕴默然地坐在远处休息,目光复杂地望着河滩上小女孩。楚峻和赵玉并肩而立,默默地望着大火渐渐地熄灭,仅余袅袅青烟。

    楚峻拿出一个玉瓶走到小小的身边,蹲下抱起她,轻道:“爹爹走了,我们也回去吧!”

    小小却是摇了摇头,从楚峻手上拿过玉瓶,走到火堆旁,动作笨拙地将残存的柴火拨开。赵玉怕她烫着了,正要上前劝阻,却被楚峻摇头阻止了,轻道:“让她自己来,小小比同龄的小孩懂事,让她自己来吧!”

    赵玉只好叹了口气,把一只百宝囊交到楚峻手道:“铁石的遗物都在里面了,你交给小小吧,现在这小家伙对谁都爱理不理!”

    楚峻接过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过段时间便好起来了!”

    小家伙在火堆小心翼翼地装了半瓶子骨灰,珍而重之了拿在手。楚峻将剩下的连同炭灰一起撒进了河,暗道:“铁石大哥,小小我会照顾好的,你安心走吧!”

    “唉,说到底还是我害了他,这次要不是答应让他跟着出任务,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楚峻看着孤零零地站在河边发呆的小小,心升起一股淡淡的内疚和自责。赵玉察觉楚峻情绪有点低落,不顾宁蕴和沈小宝在场,伸出柔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楚峻转头望着赵玉绝美的俏脸,温柔的眼神,心不禁一暖。

    “赵师姐,林师兄和阮师兄失踪了,回去后怎么跟凌师叔和刘师叔交待!”宁蕴神情蔫蔫地道。

    沈小宝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沮丧模样,赵玉眼神微黯,轻道:“或许他们也安然无恙,只是我们没遇上罢了!”

    “该死的鬼杀,这次回去一定让掌门将鬼杀组织给连根拔除!”沈小宝发狠道,那张瘦削的脸露出一丝狰狞狠厉。

    楚峻淡道:“shā shǒu极大可能是徐晃买来的,甚至是烈法宗高层授意的,企图将我们正天门二代精英一打尽!”

    宁蕴点头道:“楚峻说得有道理,无论如何都要向烈法宗讨个说法!”

    沈小宝语气冷厉地道:“这事无凭无证,根本奈何不了烈法宗,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以牙还牙!”

    赵玉皱眉道:“如何以牙还牙?我们正天门实力大大不如烈法宗,如果我们打shàng mén去,恐怕是自讨苦吃,甚至被他们趁机吞并了!”

    楚峻淡道:“正面对抗自然不行,不过他们会耍阴的,难道我们不会!”

    沈小宝拍了一下楚峻的肩头道:“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你说说有什么方法?要不我们现在摸回焚天城,偷偷了搞死烈法宗几个内门弟子,先收点利息再算!”

    宁蕴一听,兴奋地道:“这方法好,本姑娘早就憋了一肚子气,马上去!”

    赵玉黛眉紧蹙,摇头道:“不行,这太危险了,焚天城是烈法踪的地盘,我们去那很被动!”说着偷偷向楚峻使了个眼色。

    楚峻点头道:“玉儿说得不错,况且杀几个小鱼小虾没多大作用,要杀就杀徐晃这样的核心弟子!”

    沈小宝不禁无语道:“你以为想杀就杀啊,凭我们几人,单打独斗,恐怕没人是徐晃的对手!”

    宁蕴却道:“楚峻,你鬼主意多,有什么好办法?”

    “明年不是要进行夺星么?是个好机会!”楚峻急声道。

    沈小宝不禁眼前一亮,不过马上又摇头道:“这个不太现实,烈法宗参加夺星的弟子实力都十分强悍,夺星时碰上了,我们躲着还来不及了!”

    宁蕴撇嘴道:“我们可以暗算的,就不信搞不死他们!”

    楚峻不禁瞟了这傻大姐一眼,点头道:“确实如此,还有一年时候,大家准备充分点,到时给烈法宗一个沉重的打击,最好能让他们全军覆没!”

    赵玉等不禁凛然地对视了一眼,不过听着十分诱人。

    “可是这恐怕会引起两派火拼!”赵玉担忧地道。

    沈小宝忙道:“不怕,夺星大比比的是猎获兽晶的数量,只要我们做得秘密点,便可以把他们的死推到灵兽的头上!”

    “这事还是回去再从长计议吧!”赵玉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