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回山

    “林平竟然已经返回了山门!”楚峻不禁有点意外,那天明明在死秽幽谷附近听到他惨叫,还施放了一招雷爆。

    玉真子扫了众人一眼,发觉沈小宝和宁蕴看起来都很虚弱,倒是楚峻和赵玉没什么损伤,楚峻手怀还抱着小小,问道:“玉儿,你把事情经过说一遍!”

    赵玉于是便把经过说了一遍,其楚峻会御剑这一环隐去了。沈小宝和宁蕴听得一惊一乍,仿佛身临其境一般。

    “你们,你们竟然进了死秽幽谷和死灵深渊!”宁蕴吃惊地道。

    沈小宝却是兴奋地道:“你们拿到了雷罡核桃?下次我也进去看看,指不定能得到好东西!”

    赵玉不禁蹙眉道:“小宝,我们这次经历了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玉真子淡淡地扫了楚峻一眼,赵玉讲述时几乎都是围绕着楚峻如何好何,好象一切都全靠楚峻一般,语气和眼神的亲近和绵绵情意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这让玉真子皱眉不悦。

    “玉儿,你说你们最后是被一名老妇救上崖顶的?”玉真子阴沉着脸问道。

    赵玉点了点头道:“是的,那老妇能御空飞行,恐怕至少是名金丹期高手,没想到世上还有金丹期的修者!”

    玉真子脸色凝重地哼了一声:“那老妇是妖邪,并不是人类修者!”

    “什么?”楚峻等不禁惊呼出声。

    玉真子冷道:“凌师兄被那老妇击了一杖,几乎丢掉性命!”

    众人不禁惊得目瞪口呆,不禁想起那天在焚天城的情境,凌紫剑见到那叫瞳瞳的女孩便匆匆离开了。

    玉真子俏脸含煞,冷道:“凌师兄发现了她们的行踪,所以便前去窥探,没想到那老妖如此厉害,要不是凌师兄果断地利用雷遁之法逃走,恐怕已经死在她手下了!”

    楚峻倒吸一口冷气,凌紫剑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见过最厉害的高手,竟然差点死在那老妇的一杖之下,实在是悚人听闻。

    “可是她们为什么要救楚峻和玉师姐呢?”宁蕴不解地道。

    玉真子淡道:“妖类行事反复无常,不能用常理来揣测,你们日后遇到这两人要小心,尽量避开她们!”

    楚峻吃惊地问:“妖类?你的意思是说她们是妖?”

    玉真子冷冷地扫了楚峻一眼道:“没错,她们就是妖族,出现在我古原大陆,必定是有所图谋!”

    沈小宝不禁咋舌道:“还真有妖族,玉长老,她们从哪里冒出来的?”

    “甭和她们从哪冒出来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派已经知会了烈法宗和腾凰阁,准备诛杀这两人!”玉真子淡道:“妖族再现,恐怕所图不小,今后或许会有一场大风波,你们要认真修炼好本领,以便应付将来的突发事变!”

    众人不禁凛然,宁蕴试探地问道:“玉长老,是不是妖族要大举入侵我们?”

    玉真子摇头道:“别乱猜,你们只要努力修炼便可,全力备战明年的夺星!”说着警告般瞟了楚峻一眼,淡道:“玉儿,回山后为师要你闭关修炼,直到夺星大比才能出关,其他一切无关的人和事都必须放下,全身心投入修炼,出关时要达到凝灵后期!”

    赵玉俏脸微红,偷瞄了楚峻一眼,轻嗯了一声道:“玉儿一定不负师傅所望!”

    楚峻不禁皱了皱眉,玉真子这分明是在警告自己别影响玉儿修炼啊!

    “那株雷罡核桃给为师看看!”玉真子神色稍缓道。

    赵玉忙将那株雷罡核桃拿出来,宁蕴和沈小宝不禁惊喜地叫出声来,楚峻怀的小小也看得眼睛扑闪扑闪的。这株雷罡核桃实在太奇特炫目了,五颗果子长在光秃秃的树枝上,四周环绕着一圈电弧光环。

    玉真子望着赵玉手那电弧环绕的雷罡核桃,明显有些失神,道袍下饱满的双峰因为激动而起伏不定,xìng gǎn的丰唇微微颤动:“真的是雷罡核桃,还是五枚,元婴期的雷修,这是真的!”

    玉真子微颤地接过雷罡核桃,目炫神迷地看了一会便道:“这事不能跟门内其他弟子提起,以免传出去引来外界的觊觎,回山经过处理后再给你们服用,能不能萌发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宁蕴和沈小宝惊喜地对望了一眼,雷罡核桃他们自然听说过,这种异宝简直就是上天恩赐给雷修的至宝。

    “可是……可是只有五颗核桃,这个怎么分?”宁蕴蹙着眉道。

    玉真子淡道:“分配的事我们经过商议再作定夺,谁最有潜力便给谁服用!”

    楚峻眉毛挑了一下,这灭绝师太是什么意思?目前五雷正天诀修为最差的是我,恐怕雷罡核桃不会分到我头上了。

    赵玉道:“师傅,这次能得到雷罡核桃,楚峻有很大功劳,应该先分他一颗!”

    玉真子脸色一沉道:“这事我们几个长老会有决断!”说着将雷罡核桃收起。

    楚峻是现在代人,对这种师傅能随意支配弟子财物的权力很是反感,不过,在宁蕴等人眼,师傅有权支配弟子的一切,甚至生命也是理所当然的。楚峻怀的小小却是很不高兴,捏着小拳头不悦地瞪着玉真子,这东西峻哥哥也有份的。

    第二天午,宁天和曲正风才从死魄鬼林出来,曲胖子手里提着一名白衣年男子。

    “师兄,找到阮方没有?”玉真子迎上前问道。

    宁天阴沉着脸道:“没有,不过在死秽幽谷擒到此人!”

    这名白衣人右手齐腕断了,显然正是那天躲在铁石后面偷袭楚峻那人,他的手腕是沈小宝削断的。此时白衣人的rén pímiàn jù已经被撕掉了,露出一张同样苍白的脸。只见他双目紧闭,看起来软绵绵的,手脚无力地下垂,显然手脚关节都被捏碎了。

    曲胖子将这白衣人扔在地上,冷冷地道:“鬼杀的老巢在哪里?”

    白衣人却是连眼皮都没睁一下,要不是看到那胸口还在微微地起伏,楚峻都以为这家伙已经嗝了屁。

    曲正风脚尖轻踢,白衣人的腰骨传出得的一声脆响,身体竟然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了,显然被一脚踢断了脊柱。可是这白衣人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跟没事似的。

    楚峻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笑脸佛一样的胖子师傅,出手竟然也如此狠辣,不过这白衣人更狠,对别人狠不算本事,能对自己狠才算是真的狠人,到这种程度还一声不哼,真他娘的不是人啊!

    玉真子目光一寒,也不见她如何动手,一道电刃便从指间激射而出,瞬时将白衣人的一只耳朵给削了下来,狠声道:“贫道就不信你不说!”说着又是一道电刃击出,瞬时鲜血飞溅,白衣人一只眼变成了血窟窿,爆碎的眼球和鲜血溅得到处都是。

    玉真子还不肯罢手,又是连续几道电刃,削掉了白衣人另外一只耳边,鼻子也切掉了。白衣人那张脸已经不chéng rén形,不过还是半声不响,只是身体微微发着抖。这残忍血腥的情景连楚峻都觉得不忍再看,抱着小小转过身去,以免吓坏这小家伙。

    “玉师妹,算了,这些shā shǒu早就麻木了,不可以从他们嘴里问出任何东西!”宁天淡道。

    曲胖子一脚踩在白衣人的胸口,白衣人的胸骨发出卡嚓一声,顿时塌陷下去,喷出一口鲜血便没了动静。

    “便宜他了!”玉真子恨声道。

    曲胖子搓了搓肥手,皱眉道:“阮方那小子不见了,回去后怎么跟刘师兄说?”

    宁天暗唉了一口气,淡道:“这事我跟他说!”说完脚下剑光骤生,嗖的便飞上了天空。

    楚峻等人放出飞行座骑跟了上去。

    曲胖子脚踏飞剑伴在楚峻的座骑旁边,乐呵呵地瞅着楚峻,就好瞅着一块可口的红烧肉一般。也难怪这死胖子这样,因为楚峻在焚天城决斗斩了烈法宗一名炼灵后期的内门弟子,这事已经传开了,曲胖子自觉脸上极有光。而且,现在楚峻也不再掩饰炼灵期顶峰的修为,入门一年不到便达到炼灵期顶峰,曲胖子差点连做梦都乐醒了。

    “乖徒儿,这小女娃从哪捡来的?”曲正风笑眯眯地道。

    楚峻不禁头皮发麻道:“能不能别叫得这么肉麻!”

    沈小宝嘿嘿一笑道:“楚峻,你现在是死胖子的得意弟子,他自然要肉麻你,想当初也这样肉麻过小爷!”

    曲正风肥脸一黑,伸手敲了沈小宝一记,骂道:“你这欺师灭祖的兔崽子,真个没用,你看楚峻,短短一年不到就炼灵期了,用不了多久你就得跟在他后面吃尘!”

    沈小宝满不在乎地道:“放心,这两三年时间,楚峻还得跟在宝爷屁股后吃尘!”

    曲正风不禁笑骂道:“小兔崽子,那以后几十年你都得吃楚峻的屁!”

    楚峻不禁哭笑不得,有这样的师傅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跟一丝不苟,阴沉严肃的刘肃相比,楚峻还是比较喜欢这个不靠谱的曲胖子。

    旁晚时分,众人便回到了山门。楚峻等人跟着前去看望凌紫剑和林平。

    凌紫剑十分虚弱憔悴,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闭目躺在床上。林平还昏迷不醒,面色发青,显然是了毒。

    探望完两人后大家便各自回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