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撞破

    咚嗡!咚嗡……

    清晨,雷音山上钟声突兀地响起,雄浑厚重的钟声远远传出去,整个五雷城都听得闻。正天门的弟子都不约而同地肃立倾听起来。

    钟声响了七记才停下,正天门的弟子纷纷向着雷音山顶赶去,一个个表情肃穆,似乎要有大事发生。落雷塔上的司雷钟已经有十几年没敲过了,连续七响召集全派弟子更是百年未有过。

    楚峻嘱咐小小留在院子后,跨上飞行座骑往山顶赶去。司雷钟七响,凡是在山的所有弟子,包括外内门弟子都得两刻钟内赶到。

    当楚峻来到正天殿门的广场时,发觉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内门弟子站在前面,外门弟子排在后面,正天门上层核心正站在大殿门前的石阶上。楚峻快步来到内门弟子的队伍,远远便看到宁蕴和沈小宝在向他招手,忙走了过去站在宁蕴的后面。沈小宝前面的是林平,经过两个多月时间,他的伤似乎已经好了,对楚峻笑着:“楚师弟真是让我大吃一惊,短短两个时间修为又进步了!”

    楚峻笑了笑:“林师兄的伤好了?”

    林平点点头道:“好得差不多了,有劳楚师弟关心,上次了shā shǒu法宝上的毒,差点便丢了性命!”

    “那个鬼杀组织太可恶了,要是让本姑娘查到他们的老巢,一定灭了他们!”宁蕴挺着胸霸气地道。前段时间,宁蕴成功把雷罡核桃萌发,现在说话也神气了不少。

    “省点吧,就凭你别痴心妄想了,连鬼杀的毛都查不到!”沈小宝阴阳怪气地打击道。

    宁蕴出奇地没有生气,笑嘻嘻地道:“沈小宝,本姑娘知道你妒忌我,就不跟你计较!”

    沈小宝顿时被掐住了七寸,噎得说不出话来。宁蕴的雷罡核桃萌发了,而他的却萌发失败,这货郁闷了好一阵子,这件事也成为宁蕴打击他的利器。后来,林平的雷罡核桃也萌发失败了,沈小宝才心理平衡了。

    这时,两头灰鹤在广场旁边降落,一身宫装,身姿绰约的赵玉快步走来,jí pǐn美玉般的俏脸依旧温婉动人,温润得如同春风,莲步轻移,瞬时吸引了广场上所有的目光。楚峻眼前一亮,不过看到紧跟在赵玉旁边的阮方时,心里有点不舒服起来。赵玉一边款款而行,明眸四处扫视,神情显得有点急切,当看到人群楚峻的笑脸时眼闪过一抹喜悦,加快脚步走来。

    “楚峻!”赵玉在楚峻面前停下温柔地叫了一声,眼神的脉脉之意似要滴出来。

    楚峻很想伸手把她搂入怀温存一番,不过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台阶上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玉真子,楚峻可不敢造次,脸上露出阳光的笑容,点头道:“赵师姐,很久不见了!”

    赵玉依旧温婉动人,没有半点瑕疵的容颜美得让人目炫,清澈的明眸给人一种迷离的感觉。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越发的温润,修为似乎又进步了。

    赵玉上下打量了一会楚峻,发觉他竟然白皙了许多,体型更健美了,看起来更显英俊帅气,不禁脸颊微红,柔声道:“恭喜你,修为进步了,还萌发了雷罡核桃!”

    “赵师姐,你眼里就只剩下楚峻了!”宁蕴不悦地道。

    赵玉俏脸微红,柔笑道:“也恭喜蕴师妹!”

    宁蕴顿时神气起来,嘻嘻地道:“我也恭喜赵师姐,你的雷罡核桃不也萌发了么!”

    “喂喂,能不能顾及一下小爷和林平的感受,你们两个是往我们的伤口上洒盐啊!”沈小宝很不爽地道。

    宁蕴噗的笑了声来:“谁让你自己不争气,白白浪费了一枚雷罡核桃,早知就留给阮方师兄了!”

    楚峻看了阮方一眼,今天他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却没了。

    阮方目光不着意地扫过楚峻,淡道:“我也未必能让雷罡核桃萌发,说不定给我也是浪费!”

    “都先别说了,站好队吧!”林平微笑道。

    赵玉点了点头,红着脸挤进宁蕴和楚峻之间的位置,阮方神情自若地排到林平的身前,淡问道:“林师弟,你的伤好了?”

    林平点头道:“好得差不多了,阮师兄,见到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是啊,你没想到我还能回来吧!”阮方淡声道。

    林平脸色微变,皱眉道:“阮师兄这话是何意?”

    “肃静!”一把威严的声音在台阶上响起,传遍整个广场的每个角落,在场数千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闹哄哄的广场顿时安静下来,人人肃然望向台阶上几位正天门的老大。

    “今天,本掌门召集大家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宁天威严地道:“近日,灵兽山脉出现了不少鬼物,它们袭击杀害外出狩猎的修者,已经造成了不少伤亡!”

    在场众弟子都神情凛然地望着台上的宁天,这事现在闹得沸沸扬扬,大部分弟子都有所耳闻。

    宁天又道:“本派作为古原大陆的三大宗门之一,斩妖除鬼,维护一方平安乃本门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从今天起,凡是本门弟子都得出城参与巢杀鬼物!”

    现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不少人心惴惴的,尤其是那些外门弟子,习惯了“农夫山泉有点田”的安稳日子,大部分人的棱角已经被磨平了,跟那些经常出城狩猎的体修根本没法比,这时要他们出城杀鬼物,心自然不太情愿。

    “安静!”刘肃冷斥一声,强横的气势猛然释放。

    现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刘肃乃执法殿长老,在众弟子心目,刘肃比掌门还要可怕。

    刘肃冷冷地道:“我会把派内的弟子进行分队,每一队安排一名凝灵期弟子为队正,一名炼灵期弟子为队副,二十名体修为队员。每天派出五队在五雷城百里的范围内进行搜杀,遇到鬼物就地格杀。队伍之间保持三十里的距离,互相呼应,本门长老也会不定时巡行,如果遇到强大的鬼物,马上施放xìn hào求救!”

    接下来刘肃把各队队正队副的名单宣读一遍,沈小宝和楚峻分到一组,沈小宝为队正,楚峻为队副,下面队员由二十名外门弟子组成。今天由五名执法殿弟子带领的队伍出城巡逻,其他人各自解散。

    “楚峻!”赵玉转过身来盈盈地望着楚峻,两个多月不见,两人似乎都有很多话要讲,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玉儿,跟为师回去!”玉真子显然不想给两人说话的机会,从台阶上缓缓地走下来,容色冷峻地道。

    “我回去修炼了,出城时自己当心点!”赵玉低声地说了一句便转身迎上玉真子。

    楚峻正要张嘴说点什么,玉真子已经走到附近,目光冷冷地瞟来,只得把话咽了回去。玉真子拉起赵玉的手御剑腾空,往小西峰而去,根本不给机会楚峻和赵玉多待一会。

    看着玉真子饱满成熟的背影,楚峻不禁恨得牙痒痒,这灭绝师太真是可厌!

    沈小宝拍了一下楚峻的肩头,幸灾乐祸地道:“玉长老现在防贼一样防着你小子,嘿嘿,任重道远呀!”

    楚峻不禁瞪了这损货一眼,骑上灰鹤便下山去!

    回到住处,楚峻便马不停蹄地修炼五雷正诀。现在时势不太平,多一分实力便安全一分。另外楚峻还得尽快修成烈阳诀第一层,然后给小小驱散气海的阴元栓,这才是重重之重。

    光影女子说过,小小的九幽玄阴血脉还有两到三年时间便要觉醒,楚峻得在一年内给小小驱散阴元栓,然后至少留有一年时间为她滋养身体,所以剩下的时间十分紧迫。

    楚峻在院子修炼,小小很懂事的没有打扰她,而是自己一个人跑到外面玩。自从跟了楚峻,内向的小家伙现在活泼了许多,经常跑出去跑同龄的小孩玩。

    楚峻默默地运转着五雷正天诀,将空游离的灵气吸纳进体内,在雷罡核桃的帮助下很快便能将吸入的灵气炼化为雷灵气,炼化的度比以往提高的近倍,不过受限于空气灵气的密度,吸进体内灵气的量增加不大,所以整体修炼度只提高百分之十左右。

    院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楚峻还道是沈小宝那厮来了,曲胖子说过让他今天来传自己五雷正天诀的第二层,只不过这家伙向来都习惯爬墙头,怎么突然间明起来了?

    楚峻打开门一看,顿时眼前一亮,裙影闪动,香风扑鼻,一具柔软动人的娇体纵入怀。

    楚峻惊愕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紧紧地抱着软绵绵香喷喷的娇躯,轻声道:“玉儿,你怎么会来?”

    赵玉转身把门关上,再次投入楚峻的怀,把臻首埋在楚峻的胸膛,隔了好一会才抬起绯红的俏脸道:“我骗师傅说要下山买东西,师傅准了我一个时辰的假!”

    楚峻搂着赵玉柔软动人的腰肢,心里暖洋洋的,微笑道:“你师傅要是知道你跑来跟我幽会,恐怕要气疯了!”

    赵玉轻捶了楚峻一下,嗔道:“那也是你害的,人家都好想你!”

    楚峻不禁一荡,低头在赵玉的额上轻吻了一下。

    “楚峻,你有没有想我?”赵玉微噘起嘴撒娇般问道。

    楚峻寻着那桃瓣般樱唇轻吻住,舌头破关而入,钓出一条香喷喷的小香鱼,津津有味地吮嘬,赵玉嘤咛一声便热烈地反应起来。

    “峻哥哥,你们在干什么呀?”一把略带稚气的声音突兀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