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关于记忆

    丁浩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心潮澎湃。

    他对自己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也修炼成绝世玄功,具备绝世武力,孤身临绝峰,一剑败英雄,一览众山小。

    当然,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地位地下的扫地小厮而已。

    没有人注意到他。

    离开了广场公告区,顺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丁浩很快就来到了问剑宗后山区域。

    和前山恢弘美丽如同人间仙境相比,后山区域简直就是脏乱差的贫民窟。

    这里荆棘密布,地势险恶,怪石丛生,犹如妖魔之地。

    问剑宗上上下下数万人每日所产生的生活垃圾,都会被倾倒在这片倾斜的乱石林另外一侧的石林和万丈悬崖之下,千百年来的日积月累、风吹日晒,垃圾腐化发酵,已经让这里恶臭难闻,蛇鼠乱行。

    空气之弥漫着刺鼻的腥臭味道,简直如同地狱一般。

    但就在这环境恶劣的后山乱石林,却搭建着大大小小的棚屋,密密麻麻紧挨着,如同前世巴西贫民窟一样,这里居住着不下两三千人。

    以前的那个丁浩,就蜗居在这里。

    “看来这就是问剑宗的贫民区了,喵了个咪的,看来老子前世今生都摆脱不了**丝的命运,只能慢慢逆袭了。”

    根据丁浩融合了的记忆,这片垃圾成堆的乱葬岗里生活着的,大部分都是问剑宗【后勤清洁集团】的下等人。

    这些人不是武者,没有强横的实力,无法在妖魔横生的野外生存,只能依靠着卑微的体力劳动得到问剑宗的庇佑,生活在后山,在这个妖魔环伺的危险世界,如同蝼蚁一般艰难地生存着。

    弯曲小路两旁,都是顺着石壁石林搭建起来的茅草棚屋。

    风水日晒之下表层的茅草都已经变成了深黑色,一股浓浓的岁月积淀迎面而来。

    不知忧愁的光着屁股的幼童的欢声笑语到处可闻,一些茅屋里传出来淡淡的香味,袅袅炊烟升起,在这个脏臭的狭小区域里倒是充满了勃勃生机。

    一路走来,有很多人向丁浩热情地打招呼。

    都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结识的朋友。

    丁浩脸上带着微笑,热情友好地回应着每个人。

    转眼之间,穿过狭窄的小路,贫民区的后方靠近垃圾堆,再往里三四千米的地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深渊。

    而在垃圾堆的边缘地带,却出人意料地有一片令人眼前一亮的绿色︳︳

    几十颗翠绿的小树苗在夕阳晚风发出哗啦啦的吟唱,如同一群绿色的柔弱精灵在舞动,青色篱笆小院围着两间精心搭建的茅草屋,错落有致。

    整个院落虽然是贫民区最靠近垃圾堆的地方,但是这片绿色却如同沙漠之的绿州,让人一看就眼前一亮,连心情都瞬间好了很多。

    这就是丁浩的【家】。

    他推开篱笆门,轻轻进入小院。

    院子里整齐地摆放着二十多个花盆,里面栽种着的是极为普通的野花,前山道场的路边,这样的野花到处可见,毫不引人注目,甚至会被当成是杂草拔掉,但是放在这里,却煞是美丽。

    丁浩摆弄了一会儿院子里的花草,这才推门进入了茅屋。

    夕阳从窗棂之后照射进来,光线略显昏暗。

    屋子里没有什么家具。

    一张铺着薄布的破木床,一张缺了一个腿的八仙桌,一个石块堆砌起来的灶,黑乎乎的铁锅,简单的灶具,一些破烂的瓦罐,里面装着腌菜和腌肉之类的东西,茅屋墙壁上挂着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具,都已经非常破旧。

    唯一引人注目的是一件挂在正门墙壁上的的女式小棉袄。

    这件大约五六岁女孩子穿的棉袄,布料是极为粗糙的土布,做工也很普通,但是洗的很干净,纤尘不染,那红艳艳的色彩,给这个单调寒酸的小茅屋,增添了一份暖意和色彩。

    丁浩推门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件小棉袄。

    这是mèi mèi丁可儿在失踪之前穿的衣服。

    记忆里,正是三年前的那个飘雪的下午,当丁浩完成当天值日回来,发现等在家的mèi mèi,突然不见了。

    他像是发了疯似的在整个贫民窟到处找。

    后来不少人说,看到一个身穿白衣、如同仙女一般的神秘女子,不知道为何出现在茅草屋,路过茅屋的时候,带走了哭泣着的小萝莉丁可儿。

    再后来,以前那个丁浩,在茅屋的木柱之上,发现了一行之前被他忽视的字︳︳

    “此女与吾有缘,可修吾之大道。南域,慕凰天机留字。”

    字迹浑然天成,直欲透柱而出,蕴含奇异力量,普通人看的久了,就会头晕目眩,贫民窟很多人看了,都认定,绝对是一位实力极为强大的绝世高人所留。

    只是这慕凰天机是谁?

    却没有人知道。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南域,很远,非常远,远到普通人就算是骑着快马,不吃不喝不停留,终其一生,都无法走到。

    而在丁可儿失踪之后,红色小棉袄,就寄托了以前那位丁浩三年来所有的思念。

    此刻,在看到红色小棉袄的瞬间,一股记忆像是潮水一般不可遏止地涌向丁浩的脑海,和mèi mèi相依为命的片段,像是diàn yǐng镜头一样飞闪现,同时一股深入骨髓的四年,如同滋生的野草一样,在丁浩的灵魂深处无可抵挡地蔓延了开来。

    “哥哥,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要我们了?他们去了哪里?”

    “哥哥,可儿饿了,你给可儿熬粥好不好啊?”

    “哇,好漂亮的棉袄啊,哥哥,真的是给可儿的吗?呜呜,谢谢哥哥!”

    “哥哥,等我长大了,一定每天都给哥哥做好吃的……”

    “哥哥……”

    小萝莉那熟悉清脆的的声音,仿佛还萦绕在耳边,丁浩呆呆在站在门口,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滑落出来,心底产生了一种几乎无法抑制地冲动,让他现在就想要立刻冲出去,将mèi mèi找回来了。

    丁浩不想哭。

    但是却身不由己。

    一种无法抑制的悲伤和冲动,弥漫在他整个灵魂。

    丁浩知道,这是因为记忆融合的缘故,这句身躯的前主人对失踪的mèi mèi那深入骨髓的亲情和思念在影响自己的情绪。

    ------

    求红票和收藏,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