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8、宋剑南

    推开门,丁浩一步一步缓缓地走进去。

    就在这时——

    嗖!

    嗖!

    一左一右两道黑影夹着劲风,毫无征兆地从木门背后的两侧出现,朝着丁浩的后脑狠狠地撞击而来。

    是两根乌木长棍。

    长棍的一端,握在两个狞笑的少年手。

    正是昨夜赵星成那一伙人。

    乌木长棍硬如生铁,全力照着丁浩的脑后砸来,这完全是在要丁浩的命!

    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丁浩甚至还看到,对面茅屋的门口,好整以暇的赵星成,正在一脸阴毒地朝着自己狞笑。

    于是,丁浩也笑了。

    下一瞬,赵星成脸上的狞笑变成了疑惑、诧异、呆滞……最后变成了震撼。

    因为他瞠目结舌地看到,自己苦心安排的偷袭,非但没有奏效,反而被丁浩瞬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轻松破解——明明是两个少年偷袭在先,但是却在那电光石火的瞬间,被丁浩的拳头,闪电般地左右各一拳,后发先至,狠狠砸在了两个少年的脸上。

    “啊……”

    “噗……”

    两声凄厉惨叫。

    在鲜红的血水飞溅和白色的牙齿迸射的惨象,两个偷袭少年脸上的狞笑还未来得及变成惊恐,他们的脸,就瞬间凹陷变形了。

    然后,两人的身体,就像是被铁锤击的破布娃娃一样,身不由己地倒飞这跌出了十几米,撞碎了篱笆墙。

    丁浩酷酷地吹了吹拳头上的血滴,大踏步地来到了院子间。

    院子里几个埋伏在其他地方的少年,已经被吓傻了,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罪魁祸首赵星成,面对杀气腾腾的丁浩,仿佛是看到了一头可怕的远古巨兽一样,勇气瞬间丧失,下意识地退了几步,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他此时已经彻底被吓破了胆,转身连爬带跑,推开门,就往茅屋里奔去。

    “宋师兄,他来了,宋师兄……”赵星成惊恐地尖叫。

    茅屋里面,金色的朝阳顺着门框倾泻进去,却见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方脸少年,紧闭双眼,盘膝而坐,气息宁静,一柄连着剑鞘、造型极为华贵的精钢长剑,横摆在这少年的膝盖上。

    “慌什么!”方脸少年缓缓睁开眼睛。

    “宋剑南师兄,他……他……丁浩来了,他……”赵星成语无伦次,他此时完全被丁浩那两拳吓破了胆。。

    而此时,丁浩已经来到了茅屋门口。

    金色的阳光从身后照射过来,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脸庞,面部那一片阴影,给人一种愤怒的错觉,仿佛是一尊行走在黑暗的死神一般,弥漫着难以言喻的气势。

    “你就是赵星成口那个嚣张跋扈的小家伙?”方脸少年宋剑南缓缓站起来,怀抱长剑。

    他的脚下,踩着原本应该挂在茅屋墙壁上的那件红色小棉袄。

    这件mèi mèi留下来的唯一纪念、被丁浩一直以来珍若性命的棉袄,竟然被这个不请自来的蓝袍方脸少年,当做是垫子,摆在地面上,坐在屁股之下,然后又踩在了脚下。

    丁浩的目光,顿时凝固在了棉袄之上。

    “小子,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问剑宗外门弟子宋剑南,赵星成是我的朋友,你惹了他,就是惹了我,不过,听说你的剑术勉强不错,虽然人嚣张了一点,还打伤了我的人,只要你投靠我,我就可以不计前嫌……”

    宋剑南如同一只高高在上的孔雀,神态倨傲,以一种俯视视角看着丁浩,自顾自地说着。

    “去你.妈.的!”丁浩突然道。

    “什么?你在说什么?”宋剑南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你这个莫名其妙秀优越的大傻.逼,去——你——妈——的——!!”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丁浩的牙缝里迸出来的。

    说完,丁浩一拳轰出。

    这是蕴含了丁浩在山洞奇遇之后,最强力量的一拳。

    快如闪电。

    势如奔雷。

    空气直接被轰爆,轰隆作响。

    宋剑南只觉得眼前一花,劲风压体,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堪堪将长剑当胸一横,挡住了那仿佛连一座古山都可以轰碎的拳头。

    锵!

    长剑颤动悲鸣。

    宋剑南面色瞬间潮红,连一秒钟都没有抵挡得住,就直接被轰飞了。

    他的身体朝后跌出去,撞在茅屋墙壁上,咔嚓碴的木石碎裂声,尘土弥漫,草屑乱飞,墙壁被撞出一个人形大洞,宋剑南直接跌飞出了屋外。

    “咯哒哒哒哒哒……”

    一边的赵星成早就已经看的亡魂大冒,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上下牙齿难以遏制地乱碰打架,前所未有的恐惧将他笼罩,浑身颤抖如同抖虱子一样。

    啪!

    丁浩看都不看,抽苍蝇一样反手一巴掌。

    赵星成就像是破布娃娃一样,被抽的从门里倒飞了出去,一张脸瞬间变形,肿的像是熟透了的桃子一样,血水四溅,右半边的牙齿一颗不剩全碎了。

    丁浩脸上带着心疼的表情,缓缓蹲下来,将地上的红色小棉袄捡起来,拂去了上面的尘土脚印。

    “小杂种,出来,你给我滚出来,我要宰了你。”

    院子里传来了宋剑南如同受伤疯狂野兽一般的怒吼咆哮之声。

    这位高傲的像是开屏孔雀一般的问剑宗弟子,显然是被丁浩刚才一拳给吓住了。

    他是一窍武徒境的武者,具有四百多斤的力量,反应度更是远超常人,但是却毫无悬念地被一拳轰飞,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勇气进来报复,而是站在院子里厉喝着挑衅。

    丁浩将红色棉袄温柔地折叠起来,摆在床上。

    然后转身,走了出来。

    院子里,宋剑南的脸,已经不见了之前的淡定和沉稳,取而代之地是因为极度的愤怒和羞辱,已经彻底狰狞变形的疯狂。

    他的身上沾着一些草屑,头发也有一些散乱,但是并没有受伤。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缓缓地拔出了长剑。

    匹练一般的银光从长剑剑身映照出来,刺痛人的双目。

    这显然是一柄质地极好的百炼精钢长剑。

    一抹淡淡的红色毫光,在宋剑南的身上涌出,时隐时现。

    -------

    第一更,兄弟们,求收藏和红票,我们要冲上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