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6、剑光生灭荡不平

    只是这个神秘黝黑少年的身上,实在是积攒了太多的污垢。

    在池水的冲刷之下,一缕缕的乌黑很快在池水蔓延开来。

    “姐姐,姐姐,丁丁渴了,也要喝水。”

    突然,筐子里竟然传出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的声音。

    那“少年”听到这个声音,连忙从水里爬起来,掬了一捧清水,揭开筐子上的破布。

    原来里面装着的,竟然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只有两三岁的样子,扎着羊角辫,大大的眼睛写满了童真,如同黑珍珠一样明净清澈,粉嘟嘟的脸蛋,迷迷糊糊的样子异常可爱。

    看到这个聪明可爱的小丫头,丁浩瞬间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mèi mèi丁可儿。

    小女娃欢叫这探头喝了几口水,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舔嘴,舒服地shēn yín了一声。

    一扭头,小丫头这才看到旁边那些杀气腾腾的武士,哎呀惊叫了一声,怯生生地缩回到了筐子里面,仿佛这个简陋的小筐子可以抵挡世界上一切的危险一般。

    也是在这个时候,丁浩在惊讶地发现,原来那个满身污垢的【少年】其实是一个女孩子,池水洗掉了手臂和脚上的泥垢,露出一截白皙如玉的肌肤,羊脂玉一般白的晃眼。

    “怪不得有那样一双美丽醉人的眼睛,”丁浩轻叹:“只是随意一瞥,就叫人难以忘记,单单是一双眸子,就还在那个白裙少女李伊若的姿色之上啊,今天还真是来了不少怪人。”

    就在这时,一个尖锐刺耳的惊叫声,突然响起。

    “哎呀,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脏?”

    只见和侍女在旁边嬉戏玩闹的白衣少女李伊若突然惊叫一声,如遇蛇蝎一般,从池水跳了出来,一脸的厌恶和愤怒。

    丁浩惊讶地看去。

    只见骄傲如同小天鹅般的李伊若一脸愤怒。

    她顺着污水看了看,发现了什么,突然指着不远处的污垢少女,厉色娇喝道:“小贱人,谁让#在这儿洗手的?竟敢将水弄得这么脏,该死,没看到本xiǎo jiě在这里玩水吗?#故意的吧?”

    神秘少女愣了愣,委屈地低下了头。

    她没有做任何的辩解,一语不发,赶紧赤脚从水走出来。

    池水冲刷了她身上的污垢,露出了洁白无瑕的肌肤,还有那一路走来被竞技和石块划破的伤口,沁出一丝丝血迹,炫目的白色肌肤和耀眼红色血痕相印,给人一种眩晕般的视觉冲击,叫人情不自禁产生一种怜惜之意。

    “哼,走出来就算了?连一句道歉的话都不会说,难道是哑巴吗?该死的小贱人,真是没有规矩,秋霜,给我狠狠抽她一百遍子,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贱人。”

    当李伊若发现神秘少女肌肤白皙细腻竟然不弱于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气,心突然一阵嫉妒,气不打一出来,疾言厉色,喝令身边的侍女秋霜扬鞭就打。

    啪!

    那武士装的侍女秋霜有一些功夫底子,一扬手,马鞭幻化出一道影子,狠狠滴抽在了少女后背,顿时抽的破布飞溅,鲜血溢出。

    神秘少女应该不会武功,根本来不及反应,踉跄一下,仆倒在地。

    啪啪!

    侍女秋霜连连挥手扬鞭。

    看她也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原本是天真烂漫的花季,但是脸上却带着与年纪不相称的幸灾乐祸,甩动手腕,长鞭毫无同情心地狠狠抽了下来。

    神秘少女挣扎着躲避,长鞭抽在身上,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就出现。

    但是在整个过程,她仿佛真的像是哑巴一样,一声不吭,也没有发出任何惨叫。

    “呜呜呜,别打姐姐,别打了,呜呜,别打姐姐……”迷糊羊角辫小丫头,终于勇敢地从筐子爬出来,尽管被吓得哇哇大叫,泪珠子哗啦啦流淌,却勇敢地爬过去,想要用自己娇小的身躯替姐姐挡住鞭子。

    叫做秋霜的侍女,竟是一脸阴毒之色,丝毫没有停手的一丝,扬鞭就朝着小女孩抽了过去。

    这一鞭子要是落实了,害怕这个才两三岁的小女娃绝对会被抽的半死。

    丁浩摇摇头,终于看不下去了。

    【惊鸿步】瞬间启动,丁浩身形一闪,犹如一缕青烟,瞬间就挡在了羊角辫小女孩身边,五指张开,随意伸手凌空一抓,轻松抓住了辫梢,手腕一抖,一股暗劲涌出,将侍女秋霜震得踉踉跄跄推开了三四步。

    “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实在是太过分了!”

    丁浩皱眉道。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侍女秋霜被震退之后,愣了愣,上下打量丁浩几眼,看丁浩身上所穿不过是粗布袍子,旋即露出一丝轻蔑,像是被惹怒的母猫一样,冷笑大骂道:“呸,你这穷小子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管伊若xiǎo jiě的事情?今天就连你这个狗东西一起教训!”

    说着,竟然扔下了马鞭,锵地一声抽出腰间的柳叶刀,朝着丁浩疾斩而来。

    估计是知道鞭子奈何不了丁浩,所以直接动刀。

    刀光如银色匹练,寒气森森,径取丁浩延后和胸腹要害,竟然是要置人于死地。

    丁浩心恼怒,有心给这个骄纵毒辣的侍女一点儿颜色看看,反手抽出背后锈剑,轻轻一挥之间,一缕红芒一闪而逝。

    叮!

    只听得叮的一声细响,刀剑相交,爆出一簇火花。

    秋霜手匹练弯刀脱手飞出。

    接着她只觉得腹部一震,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被击的倒飞出去十几米,狠狠地跌倒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狼狈至极。

    而丁浩手的锈剑,已经重新回到了背后。

    这还是丁浩手下留情,没有发劲,只是以剑背瞬间横敲秋霜腹部,没有伤人。

    否则,以丁浩的剑法,瞬息之间,就可以秒杀这个骄横毒辣的小侍女。

    没有人注意到,神秘少女紧紧地抱着羊角辫的小丫头,看着丁浩的背影,那倔强凌厉的美丽眸子里,终于闪烁过一丝柔和光线。

    “好剑法!”魁梧少年萧承宣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大声喝彩。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之前所有人都没有怎么注意丁浩,只是觉得这个清秀的少年气质有点儿特别,但是刚才看到丁浩拔剑、出剑、收剑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神韵天然,明明不是很快,却难以捉摸剑路轨迹,这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原来这个少年对于剑术的领悟,已经到了极深的地步。

    ---------

    为南枫涙加更!

    求收藏和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