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9、一院三室友

    “你也被分配到了青衫东院?8号院落?哈哈,太好了,这么说来,咱们岂不是成了室友?”丁浩心也一阵欢喜,他对于这个坚强倔强的少年印象很不错。

    “我还没有来得及谢谢你那次让我,要不是因为毅力测试第一得到的10个额外加分点,我这次根本就不可能拜入问剑宗,年龄一旦错过,此生都没有希望成为武者了。”

    张凡当真是感动至极。

    眼前这个温如玉微笑着的少年,可是改变了自己命运的人啊。

    丁浩笑道:“不用感谢我,那是你自己坚持的结果,如果你一开始就放弃,我最后关头也无法帮到你。”

    “哈哈,想不到我家石娃子运气这么好,连连遇贵人,现在又和恩公您成了室友。”张凡的老爹哈哈大笑,说着就要将自己手拎着的各种山猎特产全部都递给丁浩。

    位憨直的猎户身形高大,**的上半身斜裹着兽皮,如同铁水浇筑一般的身躯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疤痕,明显是被凶手抓出来的,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辣猎手。

    几个人在院子里说了一阵,就听得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位身穿紫色长袍的,额头上紫色束带扣着一枚华美白玉的少年,带着八个身穿皮甲的彪形大汉护卫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紫衣少年肤色白皙,狭长的双目不自然地眯着,鹰钩鼻,嘴唇薄,身形瘦高,眉宇之间有一股毫不掩饰的嚣张霸道。

    8号院落之,总共三座石室,可以安排三位记名弟子居住。

    这紫衣鹰钩鼻少年,应该就是丁浩的另外一位室友了。

    “恩?真晦气,怎么有这么多的低贱猎户?本少爷居然和这群贱民住在一起?”

    紫衣少年看到院子里这么多人,皱了皱眉头,嘟囔着骂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传入所有人的耳朵里。

    张凡的脸色瞬间变了,立刻就要冲过去。

    “没事,娃子,没事,不要冲动……”老猎户一把拉住张凡。

    他知道这个儿子,从小到大,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侮辱作践这个自己这个没出息的父亲,生怕张凡一冲动惹出乱子来,被问剑宗驱逐,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张凡被父亲死死按住,最终缓缓地低下了头。

    但是丁浩却看到,少年的双拳紧紧地握住,因为过于用力,骨节都凸了出来,显然是在极力压抑着心的怒火。

    “恩?2号房间居然是偏房,有没有搞错,竟然给本少爷分配了一间下人住的偏房……”

    紫衣鹰钩鼻少年来到2号房间跟前看了一眼,非常不满意,旋即扭头看到了站在正间1号大房门前的丁浩,狭长的眼睛闪过一丝喜色:“喂,小子,过来,咱俩换房间!”

    语气霸道至极,竟是丝毫不带商量语气。

    谁知道他嚣张,丁浩比他更嚣张。

    丁浩对张凡几人笑了笑,道“我叫丁浩,以后咱们就是同门师兄弟兼室友了,相互照顾吧。”说完,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自始至终,丁浩看都没有看那紫衣少年一眼。

    “***,我家公子和你说话呢,臭小子……”一个皮甲护卫大怒,凌空跃起,一拳击出,朝着丁浩后心轰去。

    “小心!”张凡惊叫。

    却见丁浩头也不回,仿佛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反手一拳击出,正好对在了皮甲护卫的拳头上。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啊﹍﹍”皮甲护卫惨叫一声。

    他如同一拳击打在铁锤上一般,整个右臂不自然地扭曲。

    拳头部位皮开肉绽、鲜血横飞,一百多斤的躯体,如同断了线的纸鸢一样凌空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院墙上,又发出“嘭”地一声,然后缓缓无力地滑落了下来。

    竟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紫衣少年脸色大变,正要发作,突然记起了什么,惊道:“丁浩?你是丁浩?那个总榜排名第一百位的丁浩?”

    问剑宗这次总共招收了两千零二十个记名弟子,能够在总榜排名前五百,都是极为极为变态的家伙,而丁浩的名声,在测试第一日就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又位列总榜第一百位,是两千多名记名弟子之拔尖的人物。

    这紫衣少年虽然蛮横,但是他的排名,却远在总榜五百名之外,自然是惹不起丁浩这样的变态。

    心有所忌惮,他脸色变了变,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狭长的眸子里,却闪烁着不服和狠毒的精光。

    而更让他感到无比屈辱的是,自始至终,丁浩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推开石门,进入了1号房间。

    紫衣少年脸色瞬息万变,冷哼了一声,带着护卫,搬着大量的日常生活用品,气哼哼地进入了2号房间。

    “丁浩,原来这少年,竟是传说之那个具有神等属性的天才丁浩。”

    老猎户眼睛发亮。

    顿了顿,老猎户拍了拍张凡的后背,极为严肃地叮嘱道:“石娃儿,记住,以后一定要真心诚意地和这位丁师兄做好朋友,你小子,这回真的是遇到贵人了,也许你这一生,都将因为有这么一位潜龙一般的室友,而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呢!”

    张凡认真地点点头。

    “爹,你放心吧,我也觉得丁师兄很亲切呢,就像是哥哥一样。”说到这里,少年不满地撇了撇嘴,道:“爹,我现在已经是问剑宗的弟子了,以后你别叫我石娃儿了,多难听啊。”

    “哈哈哈,你这臭小子!”

    一群猎户门在这个眼光明媚的上午,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美好幸福的时光,定格在了这一刻。

    ﹍﹍

    初入问剑宗的前三天,记名弟子们的日子过的最为轻松。

    两千记名弟子们被允许自由huó dòng,他们可以有充足的时间,一边和陪伴护卫着自己的亲友侍卫们道别,一边适应和熟悉宗门山上的一切,没有安排训练。

    三天之后,规定的时间一到,所有闲杂人等,必须立刻离开问剑山。

    于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们依依不舍地挥别了亲人,独自留在问剑宗,开始了艰苦的修行之路。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