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7、紫衫南院的挑衅

    可这小子就是有点儿虚荣心,故意说话夸张,想要赢得别人的羡慕,说白了,还是小屁孩心性。

    “不知道丁师兄可有什么收获?”王小七心底里,还存着想要和丁浩比一比的心思。

    “只是略有小得而已。”丁浩笑道。

    其实他本想说自己已经重开了【神泉】穴窍,进入一窍武徒境,好好地打打王小七的脸,但是考虑到张凡在一侧,以免刺激到这个猎户少年,随口敷衍了几句。

    王小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聊了几句,就迫不及地找其他相熟的弟子去炫耀了。

    “张师弟,不要灰心,只要功夫深,滴水亦可穿石,你既然能够入得问剑宗,说明宗门对于你的资质,还是认可的,想想吧,你可是击败了数万竞争对手成功进入宗门的,只要努力,必有成就,这个世界上,不少呼风唤雨的强者,都是大器晚成,要记住,勤能补拙,不要和别人比,就和你自己比一比,今天的自己,一定要比昨天的自己强。”

    丁浩看张凡神色颓唐,忍不住又安慰了几句。

    作为猎户少年的偶像,丁浩的安慰,显然立刻起了作用。

    “恩,丁师兄,我明白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放弃的。”张凡握了握拳头,神色坚毅,大声说道。

    丁浩拍拍他的肩膀,笑道:“那就好,别想太多,不如先去一起去吃早餐吧。”

    ……

    在门弟子的衣食住行和修炼资源gòng yīng上,问剑宗展露了雪州霸主级门派的气魄,极为大度,且待遇都是极高,一律都是免费tí gòng,可见其财大气粗。

    估计这也是很多人打破头想要进入问剑宗的原因之一。

    记名弟子们的一日三餐,由各院的餐舍集gòng yīng,东、南、西、北、五院由于各在不同的区域,武舍和修炼场所不同,所以餐舍自然也是分开的。

    但是丁浩两人来到青衫东院餐舍的时候,却惊讶地看到,不知道为什,竟然有十几个紫衫南院的弟子,趾高气昂地站在门口,站在台阶上,堵住了餐舍的大门。

    周围围着近百位青衫东院的子弟,神情激动,似乎是在大声争吵着什么。

    有几个青衫弟子被打的鼻青脸肿,嘴角溢血,神情委顿,被其他人扶着,神色愤怒至极。

    “丁师兄来了。”有一位青衫东院的弟子眼尖,看到丁浩从远处走来,兴奋地大喊了一声。

    其他人闻言,一个个面带喜色,都看了过来。

    “太好了,丁师兄来了!大家让一让。”

    “哈哈,丁师兄实力高强,一定能好好教训紫衫南院这些狂徒了。”

    “丁师兄,你一定要好好替我们出口气啊!”

    “哇哈哈哈,南院的小兔崽子们,不要逃跑,我们青衫东院第一剑丁浩师兄来了。”

    人群轰轰嚷嚷,青衫东院的弟子们都一脸兴奋,迫不及待地将丁浩围在了间,一个个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高兴,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听了几句,丁浩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想到五院大比还没有正式开始,各院私底下的竞争就已经开始。

    半个时辰之前,十名紫衫南院的弟子闯入东院区域,过来堵住了餐舍,扬言要挑战青衫东院的高手,态度嚣张蛮横至极,一言不合,就出手打伤了几名东院的弟子。

    这几个紫衫南院弟子,实力当真是不俗,出手又狠辣歹毒,虽然青衫东院的人多,但是十位种子选手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其他人实力一般,却也不好倚多为胜,单对单几场比试下来,东院的人,竟然全部都输掉了。

    凝聚出了玄气种子的王小七,脸上也淤青一片,看样子刚才出手较量,吃了个不小的亏。

    丁浩皱了皱眉头,还未说什么,人群外面已经传来了那几个紫衫南院弟子的叫嚣之声。

    “哈哈哈,真是不过瘾啊,竟然没有人能够接住南宫师兄一招,看来青衫东院真的如传言一般,只是个废物渣滓集营,在五院之,最不入流!”

    “就凭你们东院这群废物,也想参加五院大比?哈哈,我看还是夹起尾巴算了,去了也是给问剑宗丢人!”

    “真是不知道,宗门怎么会让你们这群废物通过测试的,一个个歪瓜裂枣一样不经打,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对了,那个什么狗屁青衫东院第一剑丁浩,在哪呢?滚出来,我一拳就让他掉牙跪地求饶……”

    十几个身穿紫衫的少年,脸上带着冷笑,堵住了餐舍的大门,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俯视丁浩等人,左一句废物右一句渣滓,顿时激的所有青衫东院的弟子火冒三丈。

    所有青衫东院的弟子,都眼巴巴地看着丁浩,希望这位五院大比的种子选手,能够在这个时候,主动站出来,替东院弟子出一口气。

    丁浩皱了皱眉。

    他妹的,这几个孙子,嘴巴真***是太损了。

    “没有人能够接住你们一招?我倒要看看,你们十个,能接住我几招!都给我滚下来吧!”

    丁浩本不是行事霸道的人,但是此时也不禁心动了怒意,怒喝一声,也懒得再和他们说什么,脚下发力,骤然凌空跃起,如同大鸟一般,身形闪烁,朝着台阶之上的十几位紫衫南院的弟子临空扑去。

    竟然是要以一敌十?

    “哼,狂妄,给我滚回去,在我南宫征的面前,没有你撒野的份!”

    台阶上,正一位身形修长、淡huáng sè长发浓密如瀑,黄眉豹目,狮鼻阔口的少年,被丁浩的举动激怒了,冷哼一声,劈空一掌击出。

    对着他这一掌,肉眼可见一股强横的劲气如箭一般飙射出来。

    众人瞬间只觉得劲风铺面,呼吸一窒。

    南宫征冷笑,他就是要一掌将丁浩倒劈回去,来一个下马威。

    青衫东院的弟子们惊呼一片。

    丁浩身在空,无处借力,而南宫征却脚踏石阶,却可以发出百分之百的力量,两相对比之下,后者可谓占了大大的便宜。

    ---------

    感谢林觉儿、枯萎的shā shǒu两位巨巨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