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9、狂热的信徒

    主要还是这十人之前表现的实在是太嚣张太气人了,一个个不可一世,不但打shàng mén打了人,还各种狂言,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自取其辱。

    青衫东院的弟子们只觉得无比畅快解气。

    “你们……你们被得意,给我等着,我南宫征,在紫衫南院是排名前五十之外的弟子,打败我,不算什么,等到五院大比的时候,你们就会知道,我们紫衫南院的真正实力,到时候别哭!”

    南宫征在其师兄弟的搀扶下站起来,又羞又怒地道。

    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瞬息万变,尴尬到了极点。

    之前接了丁浩第一掌,此时那南宫征一条右臂上,依旧有银色寒霜弥漫,未曾退去,整条手臂到现在为止还处于失去直觉的状态。

    其他几位南院弟子也差不多。

    任何人,身上但凡是被丁浩手掌击的地方,都有一大片银霜弥漫,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手印,暂时都失去了战斗能力,十个人看着丁浩的表情,充满了惊骇和畏惧。

    谁都明白,丁浩已经凝练出了属于自己的属性玄气。

    而且还是极为罕见的冰霜变种玄气,极为可怕。

    “不好太嚣张,你们等着吧,我们吕狂师兄,已经晋入二窍武徒境,到时候一定要横扫东院,今日之耻,两日后,让你们加倍奉还!”

    南宫征恼羞成怒地撂下一句场面狠话,带着紫衫南院的弟子们狼狈而去。

    青衫东院的弟子们哈哈大笑,根本不在乎,又是毫不吝啬地送出一片嘲讽讥诮。

    一直等到南宫征等人相互搀扶着狼狈地消失在了远处,这才觉得出了心一口恶气,意犹未尽地作罢,一个个热情万分地围在了丁浩的身边。

    “丁师兄,你一定已经是武徒境了吧?真厉害!”

    “丁师兄,你能不能指导一下我们啊,我昨夜彻夜修炼【太玄问剑篇】,却进展缓慢,才刚刚产生了一点点的气感!”

    “对了,丁师兄,太玄问剑篇之这一句“心主气,气由心生,以玄玄之节奏刺激丹田,遂产生玄气”这句话,说的也太含糊了吧,玄玄之节奏,到底是什么样的节奏?”

    丁浩的连番表现,已经彻底征服了这群同院的少年。

    大家簇拥着丁浩进入餐舍,有人主动帮丁浩打好了早餐,团团围在丁浩身边坐下来,边吃边问,连王小七这样心高气傲又爱虚荣的家伙,此时也彻底服了丁浩,一口一句“丁师兄”,叫的比谁都亲热。

    “玄玄之节奏,就是令你身体感觉到最舒服的节奏,所谓玄玄,即为舒适而忘我……”

    丁浩性格开朗,有问必答,绝不藏私,将自己的修炼心得,一一讲出来,和众师弟们探讨,不知不觉,早餐时间飞流逝,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这样的心胸和气度,再一次折服了青衫东院的弟子们。

    不知不觉之,丁浩已经征服了无数青衫东院的弟子。

    他的身边,已经不知不觉地有了一大批狂热的追随者。

    ……

    看着南宫征等人消失在远处,东院武舍五百米之外的一颗十人合抱榉树上面,跳下来几个器宇轩昂的少年。

    这几人各个身穿银堆素裹一般的白衫,纤尘不染,风度翩翩,气质不俗,腰悬长剑,脸上带着自负倨傲神色,显然是来自于五大院之的白衫院。

    “大家怎么看?”

    “想不到,公认最弱的青衫东院,竟然出了一个这么有意思的人物,嘿嘿,东院第一剑丁浩吗?要不是来之前老大一再约束不让动手,我还真想和他过几招!”

    “老三这个武痴,别乱来!”

    “这个丁浩,不愧是神等偏僻属性,他那寒冰一般的变异玄气,应该就是最终的属性吧,有些门道!”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都夸他?一个刚刚进入一窍武徒境的跳梁小丑而已,也就只能压一压南宫征那几个废物,对于我们七义盟来说,根本不足为虑。”

    “不错,我们白衫院,乃是五院最强,这个丁浩的实力,在院连前三十都进不去,不值一提。”

    “倒是那紫衫南院的吕狂,已经获得了南院二分之一的弟子支持,是南院未来院首的大热人选,他一心想要在后天的五院大比之夺魁,所以才派出南宫征等人四处挑战其他各院,试探各院实力,野心勃勃啊!”

    “这个吕狂,的确不容小觑,排名总榜第三十六位,又具有统帅之才,以后会是大哥的劲敌!”

    “走吧,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大哥。”

    这几个白衫院的弟子目的已经达到,在树下谈论一阵,转身离开,飘然而去。

    六人之,唯有那位被称做是“二哥”的少年,临走之前,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有意无意地朝着远处一座石像的方向,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

    ……

    “恩?梁飞雪好像发现了我们?”

    远处的一尊武士石像下方,一个身穿淡huáng sè武衫、懒洋洋靠在石基上的胖乎乎啥事可爱的少年,嘴里叼着一根还未啃干净的烤鸡腿,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讶然道。

    “梁飞雪是白衫院【七义盟】之二,仅次于李牧云,实力不俗,发现我们也不足为奇。”瘦高少年身边,另一唇红齿白、极为英俊的少年,淡淡地说道:“何况,我们又没有藏起来。”

    “呃,你说的也是哎!”

    “走吧,此间事了,回去把刚才得到的情报,和其他种子选手们分享一下吧。”

    “和他们分享?那几个骄傲的像是孔雀一样的二.逼家伙,要不是同为黄衫北院的弟子,我早就打的他们鼻子都歪掉了,我们辛辛苦苦得到的情报,干嘛要告诉他们?”

    胖乎乎的少年不满地抱怨道。

    说着,一扬手,鸡骨头在空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不偏不倚地掉入百米之外的垃圾桶里。

    “你也说了,我们都是黄衫北院弟子。”英俊少年头也不回地道:“自从我们进入问剑宗的第一天开始,竞争就开始了,你要记住,问剑宗考察弟子,不仅仅要看个人实力的进度,也很注重弟子们的凝聚力,以及领袖能力。真正的核心弟子,必须是个人武力、人格魅力、门派忠心、领导能力四者缺一不可的全才。”

    -----------

    感谢aij8wan、路过过两位大大的捧场,感谢影子的舞者的连续打赏,老书友了,在新书区看到你们的支持,刀子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