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6、让人绝望的强大

    钟声已经响起。

    这场龙争虎斗,已经要开始了。

    ……

    擂台上。

    丁浩看着自己的对手,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窒息般的压力。

    李牧云无疑是他遭遇到的最为强大的对手,没有之一。

    这个已经渐渐在白衫院有着【白衫王】雅号的少年,有着王者之姿,隐隐给人一种龙虎随行、高贵威严的气度,他是名震五院的【七义盟】之首,是白衫院的骄傲所在,也是强大的化身。

    很少有人见过李牧云全力以赴出手的样子。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李牧云很强很强!

    如果他不强,梁飞雪怎么会甘心屈居【七义盟】之二?那些桀骜不驯的其他【七义盟】兄弟如冯行军、陈胜几人,又怎么会唯他马首是瞻?

    很多时候,当李牧云站在对面,他的对手就感觉到了难以抵御的压力。

    在这次五院大比之,李牧云一路走来,完全就是摧枯拉朽一般碾压对手,赢得最没有悬念,也最没有争议。

    很多人白衫院的弟子、李牧云的仰慕者以及一些外门长老们,都坚定地认为,这一届记名弟子的第一次五院大比,完全就是为这个少年准备的,将成为这个绝世天才一举加冕这一届第一的王座的盛大典礼。

    丁浩也很强。

    在此之前,丁浩展现出了许多令人震惊的地方。

    但是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丁浩这种程度的强大,还不足以威胁到李牧云。

    此时,当李牧云站在对面,丁浩终于体会到了之前每个对手在面对李牧云时候的那种近乎于绝望的感觉,就仿佛是一个凡rén miàn对这一座山,一只小鸟面对着一片海,无法攀越,无法飞渡。

    这个男人,天生有一种气质,仿佛只要看一眼,就会让对手绝望。

    “我要是你,就会主动认输。”李牧云看着丁浩,平静地道:“不要保佑任何侥幸,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这样的话,从李牧云的嘴里说出来,丝毫不会让人觉得被侮辱或者是轻视,更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丁浩微笑着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李牧云轻轻地摇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认输吧。我不想摧毁一个还在成长的天才的武道之心,我们之间的差距之大,超出了你的想象范围,丁浩,你,还不具备挑战我的资格。”

    “是吗?”丁浩轻轻将锈剑握在手:“照你这么说来,谁才有挑战你的资格呢?”

    “五院之,也许只有一个人,也许没有人。”李牧云看着丁浩的动作,微微摇头道:“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出招吧,我先让你三招,三招之,如果你能让我移动一步,就算是我输了。”

    好大的口气!

    好狂的口吻!

    李牧云的嚣张姿态,顿时引起了青衫东院的弟子们的一片骂声。

    丁浩却没有在说什么,锈剑竖在当胸,做了一个起手式,整个人的气势,瞬间为之一变,一缕缕寒气,无声无息地以丁浩为心,释放了出来。

    紧接着,仿佛是季节突然之间变换。

    一缕缕白色的雾气开始围绕着丁浩的身躯旋转,雾气之,肉眼可见一滴滴水珠凝结成为晶莹剔透的雪花,犹如精致的暗器,又犹如是白色的守护精灵一般,缓缓地围绕着丁浩的身躯旋转。

    这是丁浩目前掌握的最强大的风雪玄气的力量。

    二窍武徒境巅峰的实力。

    锈剑,在丁浩的手微微震动,发出一连串剑吟之声。

    一抹晶莹璀璨的霜气,覆盖在了剑身。

    这个时候的丁浩,彻底爆发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

    擂台十米之内的记名弟子们,浑身颤抖着远远躲开,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早就传说丁浩的变异冰雪玄气十分霸道,但是却没有想到,会霸道到这种程度。

    轰!

    一股气势骤然爆发。

    整整六十枚精巧冰雪激射而出,在空划出不同的弧度和轨迹,从四面八方旋转着,将李牧云笼罩在了其。

    擂台周围惊呼声一片。

    变异玄气凝结而成的冰雪碎片,不啻于精钢打造的暗器,漫天飞舞之势,的确非常惊人,一般二窍武徒境弟子,遇到这样的奇异招式,只怕瞬间就会被弄得手忙脚乱。

    “这种伎俩,或许能够干扰别人,对我,没用。”

    李牧云微笑,一抹紫色的毫光,在他身上一闪而逝。

    那漫天激射而来的晶莹雪花,就像是遭遇到了无与伦比的炽烈高温一般,瞬间融化,又蒸发成为水汽,消失在虚空之。

    咻!!

    这个时候,丁浩的长剑,也到了。

    他整个人跃起在空,由于一道银色闪电,身体与地面几乎成为了平行线。

    长剑如虹,银色寒气随着他的身体化作长龙狂飙,几乎是在李牧云化解了雪花冰晶袭击的瞬间,丁浩的剑,就到了李牧云的额头前一寸处。

    这一切,时间拿捏的分毫不差,都是之前他精心计算好的。

    然而,李牧云脸上并未有任何的惊讶之色。

    他笑容依旧地抬手,深处双指,似缓实疾,手指在虚空划出一串残影,然后间不容发地夹住了那足以瞬间洞穿一面半米厚的花岗岩石墙的锈剑。

    就像是轻轻抓住了一只调皮的小猫一样。

    丁浩人在空,手腕一颤,长剑再也难以向前递进半分。

    攻击再次无效!

    但是丁浩的眼眸却愈发明亮,没有半分失望之色。

    因为下一瞬间,冰雪玄气骤然再度迸发,一层银色的寒霜像是不可遏止的传染病一样,顺着剑尖向李牧云手指、手掌、手腕、手臂乃至于肩膀蔓延覆盖而去。

    “这就是你的超神等变异属性玄气吗?”李牧云微微一晒:“也不过如此。”

    说话之间,一缕紫色的微光从他的掌心弥漫开来。

    这紫色玄气不知道是什么属性,不具有热量,正威压,一如李牧云本身给人的感觉一般,但是却在微微一闪的瞬间,犹如滚汤泼雪一般,瞬间就将凝固在自己手臂上的银色霜气彻底驱逐一空。

    李牧云的强大,真的让人绝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