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9、三剑之约

    再远处,那一双美丽眸子的主人,无暇的容颜上也露出了一丝惊喜:“这样的剑法……原来你还另有机缘呢,这么说来,你终于握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

    管理台上,在一众大佬们惊讶的议论声之,尹一飞和鲁奇的神色尴尬了起来,程飞则是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冷一旋虽然依旧眯着眼睛,但是嘴角却翘起了一丝柔软的弧度。

    这些人都是真正的强者,目光何等毒辣,自然看得出来,刚才丁浩骤然施展的剑式有多么的惊艳。

    单单是这一剑,就足以为丁浩争取到这场比赛的胜机。

    ……

    “第二剑。”

    李牧云身上涌起淡紫色的光焰,紫色的雾气呈环状向四周扩散开来,他的气势无止尽地攀升,转眼就超越了四窍武徒境段,一步踏出,手的长剑再起。

    所有人都眯住了眼睛。

    因为李牧云的长剑,在这一瞬间,绽放出了刺目的光彩,犹如一轮紫色的小太阳一般,一柄剑在他的手幻化成了两柄、三柄、四柄……十柄!

    这是极为诡异的一幕!

    李牧云的剑,犹如斩碎了光线一般,让人的视线视觉变得破碎,根本无法捕捉到那最致命的剑影。

    ……

    “【太一分光剑】!”

    外围人群的李兰震惊万分,忍不住惊呼出声。

    他来历神秘,家学极为渊博,一眼就认出,李牧云施展的这一手剑法,正是问剑宗赫赫有名的人阶jí pǐn玄功战技【太一分光剑】。

    这一门剑法的原本储藏在问剑宗的藏剑堂之,是问剑宗的六百八十九种独门剑术之一。

    在人阶玄功战技之,【太一分光剑】绝对算得上是jí pǐn,其威力甚至可以媲美地阶下品,对于普通的记名弟子和外门弟子来说,只有拿到极高的门派贡献点,或者是极为特殊的原因,才能学到。

    李牧云是怎么学到这一门玄功剑技的?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同一时刻,观礼台上,许多知晓这门剑技来历的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

    锵!

    长剑被掷出,犹如一道长虹,狠狠地插在一号擂台的地面上,穿透了那铭师加持的岩石,近乎没柄,兀自嗡嗡嗡震颤。

    “你赢了,我破不开你这一式剑法。”将长剑掷出,李牧云看着丁浩,淡淡地道。

    丁浩惊讶地看着对手。

    三剑之约,还有最后一剑。

    想不到在这个时候,李牧云竟然主动认输。

    前一刻,这位白衫院【七义盟】第一人施展出来的【太一分光剑】,威力惊人,连续突破了丁浩【闭门谢客剑式】二十一层剑,将丁浩逼退了十多步。

    但是,【太一分光剑】最终还是未能彻底破解【闭门谢客剑式】。

    “我暂时想不出,还有什么剑法,能够破开你这一古怪剑式,所以,这场比武,你赢了。”李牧云脸上未见丝毫的颓废,神色平静地道:“不过,我们的三剑之约,依然有效,还剩下的这一剑,暂且延后,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破解的办法,用这最后一剑,彻底击败你!”

    说实话,这一刻,就连丁浩,也有点儿被眼前这个王者之姿的天才折服了。

    这份气度,这份从容,这份骄傲,根本不是别人想要模仿就能模仿出来的。

    对于李牧云来说,五院大比第一,似乎并不足以让他如其他记名弟子一般狂热。

    丁浩点点头:“好,还有一剑,我等着你。”

    李牧云点点头,身形一闪,身姿曼妙,犹如一只无拘无束的飞鸟一般,直接跃下了擂台,在众人一片喧哗之,逐渐远去,消失在远处。

    就连裁判官也愣了半晌,这才迟疑地大声宣布:“青衫东院,丁浩胜!”

    “乌拉!”

    “丁师兄太棒了!”

    “万岁!丁师兄万岁!青衫东院万岁!”

    擂台下顿时欢呼声一片,青衫东院的弟子们难以遏制心的兴奋激动,疯狂地欢呼呐喊了起来,这场比武过程曲折,让他们一度以为丁浩必输无疑,虽知道最终他们敬爱的丁师兄还是创造了奇迹,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白衫院的弟子们则表情有些复杂。

    由两位白衫院强者会师第一次五院大比决赛的梦碎了。

    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若是论玄气境界和对敌战斗力,丁浩远不如李牧云,但是他们也必须承认,丁浩最后时候连续两次封堵了李牧云攻击的那一式剑法,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换做是任何人,哪怕是比李牧云实力更高,也无法破解丁浩这一式防守剑法。

    这也是实力的体现。

    而丁浩进入决赛,倒也算是实至名归。

    而李牧云,他实在是太骄傲了,骄傲到如果不能按照自己想的那样击败丁浩,他宁可认输!

    两个天才的对撞,最终,xìng yùn者胜出。

    ……

    距离天黑,还有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

    红色的太阳,悬在西边的山峦群峰之上,散发着最后的热量,再过不到一个多月的时间,短暂的秋天结束,雪州大地将会快进入漫长酷寒的冬季,那个时候,可就没有这么温暖的阳光了。

    第二阶梯演武区,这个时候聚集的人群,已经达到了一日里的最巅峰。

    在外围,一些结束了当天清扫工作的后山垃圾贫民区普通人,也开始出现,遥遥地关注着那搞到的央第一擂台,因为他们听说,一位同样出身于垃圾贫民区的天才少年,一路惊采绝艳,击败了各路对手,最终进入了记名弟子五院大比的决赛。

    这还是无数年以来第一次。

    虽然他们之,有人并不认识丁浩,但是却也感到振奋和骄傲。

    他们能做的,就是站在这里远远地看一眼,用这种卑微的方式,来为这个出身于垃圾贫民区的少年加油助威。

    人群就有赵星成和他的父母。

    这个昔日垃圾贫民区的少年小霸王,自从挑衅丁浩被狠揍之后,竟然颇有几分洗心革面、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趋势,在之前的入宗测试之,排名末尾进入问剑宗,被分到这次全军覆没的红杉西院,改去了一身的焦躁蛮横,清修苦练,也知道孝顺父母了。

    ============

    感谢无奈丨空白、烟织成诗、妄念天长生经、爲你丶含情、锋出无右、小菜鸟晨星、帝国永恒、长眠的西行妖、pei_0121、用户58384364、影子的舞者几位巨巨连续的捧场。

    刀剑又诞生了两位贡士,今天四更,还有一更,今天为锋出无右加更一张,明天为烟织měi nǚ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