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欺人太甚(12:53)

    这瞬间冲出来的外门弟子,少说也有三十人,将林沐团团围住,水泄不通,这些外门弟子的脸上,一个个带着讥讽,嘲笑,更明显的幸灾乐祸。

    “让开”

    林沐淡淡的说道,着实没有将这些人放在心上。

    “哎呦!口气还挺牛的嘛,一个连凝脉都没有机会的废物,也有脸来到玄元宗参加考核”

    其中一个外门弟子语气非常的尖酸刻薄,他的目光落在林沐身上,满是快意,似乎如此嘲讽一个天生死脉的废物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值得兴奋的事情,许是林沐之前的两项考核第一,更使得凝元境的高手都要收之为徒,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嫉妒心理,如今从一个外人眼中的奇才变成了天生死脉的废物,在他看来是多么爽快的一件事。

    这就是心理!

    “天生死脉,我要是你,直接就找块豆腐撞死了,哼!林沐小子,烧了我们的房子,这笔账一定要算一算,想要从这升龙阶上走下去,留下两条手臂。”

    另一个外门弟子脸上带着yin狠之sè。

    林沐心中一阵嗤笑,这些外门弟子冲了出来,却不见凝脉境的内门弟子还有李胜两位长老出来,这说明他们已经纵容了这些外门弟子的做法。

    换句话说,对方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当回事,一个天生死脉,对于他们来说,屁都不如。

    这就是世态炎凉,这就是现实,如果自己不是天生死脉,那么几个凝元境的长老都争着抢着收自己为徒,这些只有炼体境的外门弟子,哪里还敢在自己面前大呼小叫,玄元宗那些长老,更不会看着这样的事情而不管不问。

    “让开,我不想shā rén”

    林沐声音逐渐变的冷酷,他的双眼,已经绽放出冰冷的寒芒。

    “shā rén?口气还很硬,我倒要看看你如何shā rén”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那外门弟子冷哼一声,他炼体境七重,修为强横,根本不将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人物放在眼中。

    这外门弟子说着,陡然探出手掌,向着林沐抓去。

    可惜,他这动作,在林沐眼中实在太慢了,电火石光之间,林沐的大手,已经牢牢扣在了那人的脖子上面。

    林沐稍稍用力,那人顿时觉得气息不畅,脑袋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那外门弟子想要反抗,却惊骇的发现,在对方犹如铁钳般的手掌之下,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就算不凝脉,杀你,如杀鸡”

    林沐眼神冰冷如寒cháo,那种特有的兵王气势迸shè而出,让人不寒而栗,那森然的眼眸,让那外门弟子如坠深渊。

    被林沐牢牢抓住,那外门弟子才认清一个事实,对方虽然无法凝脉,但是他自己也只是炼体境,他这才想到,对方刚刚在十五倍重力场中睡了一天一夜。

    “滚”

    林沐手臂一晃,用力一甩,那人犹如皮球一样被甩出十丈远,重重的落在坚硬的地面之上,直接晕死过去。

    剩余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感受到从林沐体内散发出的冰冷气息,不由噤若寒蝉,一个炼体境七重天的外门弟子,在对方手中犹如一只小鸡一样被扔了出去。

    一招震撼了全场,林沐再也没有看众人一眼,踏步向着升龙阶走去。

    林沐并没有shā rén,虽然他很想杀。

    刚刚踏入这原州地域,他不想得罪玄元宗这样的强敌,并且,如果他直接杀了人,很可能走不掉,玄元宗内部,还是有高手的。

    只是,他刚走出两步,就看到一个身穿玄元宗服饰的老者从升龙阶下面跑了上来,林沐目光一凝,落在这老者身上,脸sè顿时变了。

    让林沐变脸的并非是对方凝脉境六重天的强悍修为,而是这老者怀中抱着一具尸体,那尸体并不陌生,正是在丛林之中被自己斩杀的张力。

    几乎同一时间,那老者的目光也落在了林沐的身上,老者眼孔微缩,随后杀机迸shè。

    “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孙子”

    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眼中充满了恨意。

    “谁是你孙子,他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林沐当然不会承认,他击杀张力没有其他人在场,只有笨笨知道,那没有义气的笨笨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不相信这老家伙能够一眼看出是自己杀了张力。

    “小子,你不用狡辩,老夫在力儿死亡的地点利用纳灵器收取到一丝微弱的气息,这股气息,和你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一模一样”

    老者冷冷的说道,纳灵器,是一件只有凡级下品的灵宝,没有什么攻击力,用处是能够加快吸收天地元气,使得修炼速度加快,这种效果,比起一般的凡级上品灵宝都让人眼馋。

    眼前这老者名叫张轩,是玄元宗的一位长老,凝脉境六重天的修为,他手中正好有一件纳灵器。

    张力是他的孙子,对这个孙子,张轩一直都疼爱有加,他利用纳灵器收集了张力一丝气息,前ri张力外出,一直未回,当他打开纳灵器,发现上面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

    而林沐击杀张力三人的时候,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太过于浑厚,以至于当张轩赶到的时候,还是利用纳灵器收集了微弱的一丝。

    而此刻的林沐,经历玄元宗事件之后,虽然没有对那些外门弟子动shā shǒu,却难以遏制自己的杀气,杀气和冰冷的气息混合,张轩很容易就感受到,再加上林沐那种特有的兵王气息,可谓独一无二,所以,张轩一眼就认定眼前这黑衣青年,就是击杀自己孙子的人。

    “什么,这家伙杀了张力师兄”

    “他连内力都没有,怎么有本事击杀张力师兄,张力师兄可是凝脉境的高手”

    张轩的话被那些外门弟子完全听在耳中,均是震惊不已。

    “他肯定有帮手,凭他自己根本不是张力师兄的对手,我们一起出手将他拿下,逼出其他帮手”

    一个足有炼体境九重的高手冷冷的说道,那些外门弟子一个个再次向着林沐围了上来,没有人相信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人能够杀死凝脉境的高手。

    最重要的是,张力被杀,张轩长老肯定悲痛yu绝,这正是他们的表现机会,若是将林沐擒拿,张轩长老一高兴,说不定直接收为弟子。

    再则,这里是玄元宗,林沐即便再厉害,他们也不相信敢在这里shā rén,并且,还有一个凝脉境六重的长老在眼前压阵。

    于是,这些外门弟子心中大定,只想着在长老面前好好表现一翻。

    可惜,他们并不真正了解林沐,一个死过两次的人,动辄就会变成嗜血的烈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