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杀的就是少主(7:44)

    第二十九章杀的就是少主

    杨峰无法淡定,林沐的眼睛却绽放出异样的光芒,凡级中品的灵宝果然要比凡级下品的强横不少,他打碎了那些剑花,拳头却也有一种生疼的感觉。

    战!

    本来就是好战之人,尤其是这种正面交锋。

    “不和你玩了,结束吧”

    林沐冷笑,他手掌一翻,乌龙剑散发出点点幽芒,四个穴道全部张开,明亮耀眼,在林沐的头上,宛若四颗最明亮的星辰。

    不再隐藏,四个穴道之中所有的真气cháo水般喷涌而出,全部灌输到乌龙剑之中。

    嗡嗡……

    似乎受到真气的波动太过于剧烈,乌龙剑嗡嗡作响,幽芒更胜,林沐的状态,足以将凡级下品的灵宝发挥到极致。

    没有剑招,也没有剑术,就是最简单的动作,乌龙剑被高高举起,以乌龙剑为中心,变成一条真气长龙,蠕动盘旋,劲风呼啸。

    黑发飘荡,眸光禀然,林沐的眸子很亮,亮如星辰。

    那特有的兵王气息,即便杨峰有着金离剑在手,依旧感受到巨大的压迫之力,心中生出惧意,脚下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见他如此,林沐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单单气势压迫,就完全击溃了杨峰的心里防线。

    “他手中拿的是乌龙剑,那是徐松长老的剑,怎么会在他的手中”

    远处,其中一位玄元宗的内门弟子吃惊的看着林沐手中的长剑。

    “真的是乌龙剑,徐长老难道遭到了他的毒手不成,不可能,徐长老可是凝脉境六重天的高手”

    另一人微弱的说道,他们受到林沐两拳重创,生机都在不断的流失。

    “看来昨天夜里大泽山里面传出的战斗波动很可能与徐长老有关,如果我猜的不错,徐长老恐怕已经死了”

    李蕊明显比另外两人聪明一些,再加上她受到的伤势没有那二人重,还能够保持清醒。

    乌龙剑是徐松的灵宝,平ri里几乎当成了命.根子,现在却出现在别人的手中,而且是玄元宗的敌人,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徐松死了。

    斩!

    林沐大喝一声,乌龙剑顺势斩了下去,这一剑,没有剑招,却有着庞大的剑势,席卷方圆数丈。

    杨峰心里已经败了,面对生猛如虎的林沐,只有反shèxing的抬起手中金离剑抵挡。

    林沐作战经验何其丰富,就在两把剑即将碰撞的瞬间,乌龙剑顺势一转,竟然偏离了原来的轨道,电火时光之间,乌龙剑真的犹如一条乌龙,只听嗤啦一声,整整齐齐斩掉了杨峰一条手臂。

    那是拿着金离剑的手臂,手臂带着长剑,一起飞了出去。

    啊~

    杨峰惨叫,断臂处鲜血狂涌,他身份尊贵,何时受过这样的伤害,一时间叫的跟杀猪一样,浑身都在颤抖,看他这个样子,林沐眼中的蔑视更浓。

    砰!

    林沐顺势踹出一脚,踹在了杨峰的肚子上,这一脚的力道,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杨峰被一脚踹飞,恰好落在李蕊的身边。

    仅仅片刻的功夫,五人死了一个,重伤四个,再也没有一点战斗力,林沐走到一边,从那还在颤抖的断臂手中拿起金离剑,大摇大摆的向着四人走去。

    此刻,四人看着不断走来的林沐,好像看到一个煞星,眼中满是恐惧之sè。

    这人在玄元宗上都敢大开杀戒,根本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狂徒,如今落到他的手中,几人心灰意冷。

    “你们一心想着杀我回去领取奖励,出来的时候,可曾想过被我杀死”

    林沐饶有兴趣的问道。

    李蕊脸sè苍白,她后悔了。

    当然,她根本想不到林沐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这才一天的时间而已,一个人,一天之内,如何能够成长到这种程度。

    “你不能杀我”

    杨峰用颤抖的语气说道。

    “哦?为何”

    林沐看向杨峰。

    “我是琉璃剑派的少主,我爹是琉璃剑派的掌门,你敢杀我,等于得罪了琉璃剑派”

    杨峰说出自己的身份,依旧无比的自傲,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让林沐看的心烦。

    “哈,呸”

    几乎在杨峰说出自己身份之后,林沐哈的一口浓痰从口中喷出,只听啪的一声,直接拍在了杨峰的脸上。

    杨峰身躯一震,脸sè顿时变的铁青,作为琉璃剑派的少主,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李蕊三人看着杨峰脸上那一大口浓痰,忍不住恶心。

    “琉璃剑派的少主怎么了?不能杀你,难道你比人家多长一颗卵蛋不成”

    林沐说着,金离剑甩出,划破了杨峰的喉咙,杀死杨峰,没有半分的犹豫。

    少主?少主就不能杀?哪有这样的道理,老子今ri还就杀了少主了,那种天然的优越感,就是用来粉碎的。

    林沐杀杨峰之所以如此果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杨峰的少主身份,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大仇人羽枫双,御天阁的少主,当然,这两个少主,是没有可比xing的。

    林沐的原则很简单,别人想杀自己,那就杀了对方,不管是什么身份,想要自己命的,就是敌人,他林沐的生存原则,兵王的生存原则。

    俗话说,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已经完全得罪了玄元宗,也不在乎再得罪一个琉璃剑派,何况,谁知道是自己杀的,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死。

    杨峰的死让李蕊三人心里彻底绝望了,对方果然是一个shā rén不眨眼的狂徒,连琉璃剑派的少主都毫不犹豫的击杀,何况是他们。

    “林沐,你,你别杀我,我愿意做你的女人,我会很好的服饰你”

    李蕊勉强的露出自认为很具有魅惑力的笑容,顺便抛出去两个媚眼,期望自己的姿sè能够让林沐心动,饶过自己。

    “sāo货”

    林沐厌恶的看了李蕊一眼,金离剑再次挥出,结果了她。

    李蕊这样的sāo货,不知道勾搭过多少男人,林沐怎么可能看上这样的女人,和蓝翎儿比起来,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想起蓝翎儿,林沐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个纯净的如水一样的仙子。

    “十年,翎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林沐握了握拳头,他曾经说过,如果有来世,他要变成天地间的最强者,风风光光的将蓝翎儿迎娶,如今真的再生了,他的目标,很明确。

    总有一天,他会进入蓝武家族,告诉蓝天龙,告诉所有蓝家人,他们当初的眼光是多么差。

    总有一天,他会杀上御天阁,为自己的尊严而战。

    林沐看向最后两人,开口问道:“我很想知道,杀了我,玄元宗会给怎样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