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暗中的眼睛(18:58)

    第七十八章暗中的眼睛

    林沐所在的乱石岗并不大,方圆不过二三十里,到处都是乱石,他速度极快,那远处的黑点,也是逐渐的在眼中放大。

    那的确是一座建筑,只是,在这种荒败的地方,竟然会有建筑,并且独一无二,显得异常突兀。

    当林沐走到近前的时候,发现这是一间破庙,一股潮湿之气从庙中随着寒风吹袭出来。

    说破庙,算是抬举了,因为实在是破的不成样子。

    残破不堪,上方的顶棚,少了一半,仅剩的一半,也是布满的窟窿。

    破庙的墙壁,是用那种古铜色的石块堆积起来的,配合着荒败的景象,整体看上去,显得非常萧瑟。

    “这一座荒凉的乱石岗,为何会有这样一间破庙”

    林沐皱了皱眉,谁会在这样的破地方修建建筑,这破庙很明显存在时间已经很久远了。

    林沐也没有想那么多,他现在急需找一个休息的地方稳固一下修为,由于吞噬曹玖和冰妖虎王而得来的能量,使得他的境界,直接跨越了两个境界。

    修炼一途,根基最是重要,凝脉境无疑是最基本的根基,越是到了凝脉境的后期,修为就越是要得到稳固。

    大吞噬术能够让他短时间内神化穴道,晋升境界,但是负面影响也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依靠这种方式提升的境界,是不稳定的,就好比林沐此刻的状态,刚刚神化的两个穴道内部,真气横冲乱撞,没有循环的规律。

    这乱石岗虽然荒凉,甚至到了鸟不拉屎的地步,却也并不是那种没有毛人的死地,从破庙前的一些脚印就能够看出,这个地方,时不时还是会有一两个人出现。

    脚印很浅,并且已经被灰尘覆盖,却依旧瞒不了林沐的眼睛,作为一个超级兵王,探查能力,绝对是一流的。

    走进破庙内部,林沐随手一挥,一股真气飘荡而出,将一块大石上面的尘土给清理干净,他深吸一口气,盘膝坐在大石之上。

    “这乱石岗应该还在原州地域,希望在我调息期间,不要被那帮该死的家伙找到”

    林沐暗道,虽然之前是被镜子之中冲出的淡huáng sè光晕给笼罩而飞遁,不过以他的感知力,自然能够感觉到,这遁出的距离,并不是太远,最起码出不了原州地域。

    玄元宗和琉璃剑派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只要自己身在原州,就不会绝对的安全。

    虽然没有神识,但是林沐的灵魂之力,却更加强悍,灵魂之力从体内犹如潮水一样喷涌而出,方圆十里范围内的一切,都在他感知之中,只要有风吹草动,他就能够第一时间感知到。

    盘膝坐定,林沐再次念起静心经,他要将体内深处的戾气,完全给压制下去,不能够有丝毫的躁动,否则,将会影响他的心神,心神不宁,是修行大忌。

    笨笨给的静心经,对付戾气,的确有着难以想象的克制作用,再加上之前拿到清流的作用,现在仅仅用了片刻,便将戾气完全给压制了下来。

    “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必须要找到一种能够将戾气彻底除去的方法,若是任由其成长下去,这戾气,危害太大了”

    林沐暗自踌躇,大吞噬术强悍无匹,绝对不能过抛弃,那就必须想办法解除戾气带来的危害。

    感受到穴道之中暴躁的真气流动,林沐不由再次想起了冰妖虎王。

    冰妖虎王的惨死,可以说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虽然说人类击杀一头妖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对于林沐来说,冰妖虎王跟了自己,就不应该如此死去。

    现在,冰妖虎王所化的所有精气,都被林沐给吞噬,林沐的这种做法,并不是他残忍。

    正如他所说,这是唯一能够继续将冰妖虎王带在身上的方法,他早晚会杀了杨辰,为虎王报仇。

    灵魂之力一波连着一波,被林沐无形的释放出来,就好像一道天然的屏障,将他护在中心,探查周围的一举一动。

    戾气被压制之后,林沐不敢耽误时间,连忙收敛心神,现在要做的,就是将那两个穴道之中的真气给捋顺,将修为稳固。

    自从成为炼宝师,并且达到那种空冥状态之后,林沐进入修炼状态,就比平常人快上太多。

    从闭上眼睛到彻底进入修炼的静寂状态,仅仅用了三个呼吸的时间。

    荒凉的乱石岗,一座残旧的破庙,林沐直接进入了闭关状态,这一闭关,就是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之后,林沐霍然睁开双眼,两道精芒从其严重激射而出,眸光化为实质,犹如利箭一般,射入前方的地上,留下两个拇指大小的窟窿。

    经过两个时辰的修炼,虽然凝脉境七重天的修为还没有彻底稳固,但是穴道中的真气,已经变得非常规律,随意调控。

    “以我现在的实力,凝元境之下,恐怕很难找到对手了吧”

    感受着体内充盈的真气,林沐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以他现在的状态,若是再遇上那曹玖,根本不需要冰妖虎王。

    一般的凝脉境九重天,恐怕连他一招都抵挡不住。

    血气化为扎龙在林沐头顶之上盘旋舞动,若是让人看到,一定会惊骇的说不出话来,一个凝脉境的修士,根本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血气。

    突然,一股凉意从林沐心头浮动,林沐身躯一震,猛然回头,大喝了一声。

    “谁!”

    只是,后方除了残破不堪的墙壁之外,什么都不存在。

    “难道是我感应错了”

    林沐蹙眉,灵魂之力收拢,念力都冲了出来,将整个破庙探查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上面存在。

    只是,就在刚才,他分明感觉到背后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那股凉意,也仅仅闪了一下,就彻底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过,林沐寻找了很久,也没有丝毫发现。

    “看来是我过度紧张了”

    林沐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并未太过于在意,只觉得刚才是一种错觉,是因为自己精神过于紧张而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