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离去

    黑狼摆明是不想趟这浑水,许衡新心里火冒三丈,可还不等他说话呢,手里把玩着léi guǎn的那位活祖宗忽然开口:“我话还没有说完,谁敢离开我废了他五官。”

    李九洋声音不大,但却清楚的传了出去,刚才已经看到了他残暴手段的小混混们都是打了一个寒颤,就连黑狼也不例外。虽然黑狼认为自己的帮会很牛叉,但真达不到和许衡新叫板的程度。

    眼前这祖宗能把许衡新打个半身不遂,自然也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当然了,自己这边人多,完全可以一拥而上干掉那犊子,可是他手里偏偏拿着一个léi guǎn!

    投鼠忌器,投鼠忌器啊!!

    如果这货来头很大,自己实在对付不了,那黑狼也不在乎以死相拼,可偏偏他就TM一个上不得台面的fú wù生,和这种人同归于尽……擦,想想都没面子!!

    黑狼双眼喷火,MD,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怎么,你还不信?”黑狼犹豫的空荡,李九洋忽然站起身,踩着沙发凳凌空而起,右腿在空摆出一个夸张的弧度,如战斧一般倏然砸落!

    “彭!”

    这一脚不偏不正,从上而下砸在了黑狼的脑门!不知道李九洋这一脚到底蕴含了多大的力量,那闷响传来的时候,身高一米八三左右的黑狼甚至连惊呼都来不及,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你,你……”李九洋不动则已,一动则势如龙虎,那个叫做小武的混混下意识的想说几句狠话,但是却被李九洋凌厉的目光吓得没有了下。

    “老大!”另外两个混混一左一右的扶住黑狼,胆突突的叫道。

    “黑狼?老大?少在我这摆谱,你这点水平根本就他妈不够看。”李九洋居高临下,看着眼冒金星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黑狼,轻蔑的笑了笑:“一个靠收保护费为生的垃圾帮会,还敢对林姐有想法?撒泡尿照照,你算个鸟!”

    说着,李九洋顺手又拿起一瓶洋酒,哗啦一声,砸的黑狼满堂红。这货先被踢,又被砸,加上他身上本来就有伤,一下晕了过去。

    包厢内再次陷入了寂静,所有的混混都默然不语。开始的时候李九洋固然残暴,但是他对付许衡新多少有那么一点攻其不备的意思,并不代表本身的格斗能力有多强。

    一直到他这次出手,这些混混总算是认清了,原来这货的格斗能力也强的离谱!

    “九洋,差不多,差不多了……”林哺心嘴里是说不管李九洋咋闹,但眼看着黑狼生死未卜,她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嗯,差不多了。”李九洋宽慰似的对林哺心笑笑:“姐,你先等会,我还剩下最后一句话。”

    李九洋环顾了一圈,凡是被他目光扫到的混混都缩了一下脖子,没人敢和他对视。

    “我最后再重复一次,林姐是我的命,以后你们谁敢动她,我会十倍、百倍偿还!”李九洋声音低沉:“割你爹的肉,放你娘的血,剔你妹的骨,断你弟的根儿,甚至我会当着你们的面,把你们的子女的肉一条条、一片片割下来喂狗。不用怀疑我说的任何一句话,我不是人,是猪,是狗,是畜生,骨子里压根就没一点人性。”

    杀机四射,畜生至极。

    李九洋将léi guǎn插在许衡新的脖颈后,伸手拿起林哺心之前放在桌面上的银行卡,还有许衡新的shǒu jī,这才沉声说道:“许总,送我们出去。”

    “请!”léi guǎn冰冷的触碰着自己皮肉,许衡新哪里敢违背李九洋的意思,颤声说道。

    五楼包厢全封闭,因此,这里虽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但是外面还一无所知。见老板满脸鲜血的从电梯出来,金闺KTV呼啦啦冲出了十几个黑衣混混,想要拦住他们的去路。

    “都给我滚开!”许衡新的面子今天算是丢尽了,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送走这活祖宗,至于报仇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

    在许衡新的呵斥下,那些混混也都不敢动手,小心翼翼的后退,有惊无险的出了金闺KTV的大门。

    “许总,你心里在想什么?”来到停靠电动车的地方,李九洋让林哺心先坐在后面,笑道。

    “没想什么,英雄出少年!”许衡新咬牙哼道。

    “错了,你是在想等你摆脱了这根léi guǎn之后,让手下的小弟打死我。”李九洋淡淡的道:“可能让你失望了,我不敢说可以以一敌万,但是对付你这二十几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许衡新没说话,心里恨的要命。他手下不是没有能打的小弟,但今天他是来做间人的,又不是黑涩会火拼,总不能将自己的好手都带在身边吧?

    至于金闺KTV冲出来的这些,只是看场子的混混,平时被酒色淘空了身体,吓唬吓唬人还行,对付李九洋这种亡命之徒,根本不够看。

    “你放心,今天我心情好,不想再欺负人。”李九洋摆弄着许衡新的苹果shǒu jī:“kāi suǒ密码多少?”

    “你干什么?”许衡新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当然是打110,请特警啊。”李九洋笑的很平和:“我已经犯了严重的故意伤害罪,报警让jǐng chá把我抓起来。”

    “朋友,今天你只是和我开了点玩笑,惊动条子干什么?”许衡新擦了擦嘴唇上的鲜血,忍痛笑道:“这都是小伤,算不了什么。”

    遇到伤害报警,这只是普通老百姓的想法,堂堂道上的老大被人揍了还要靠jǐng chá,这传扬出去威信必定大减。再说了,jǐng chá来了会把李九洋和林哺心带走,自己想要报仇都找不到人,这口气怎么可能咽得下!

    “别废话。”李九洋右手如老虎钳子一般卡住许衡新的喉咙:“密码多少?”

    “0、5、9、1……”那右手每增加一分力气,许衡新就觉得自己生命流失了一分,死亡阴影的笼罩下他无法坚持自己那脆弱的原则,断断续续的说道。

    输入密码,diàn huà解锁后,李九洋这才松开手。劫后余生的许衡新软绵绵的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九洋当着他的面拨通了110,举报称“金闺KTV帮派火拼,且发生爆炸,极大威胁了周围群众的生命安全”。这类报警信息需要实名举报,李九洋称自己是许衡新,金闺KTV老板。

    110指挥心通过技术手段对进行精准定位,并确认该号码确实属于许衡新后,责令李九洋保持diàn huà畅通,特警将立即前往案发现场。

    将diàn huà塞到许衡新的衬衫口袋,李九洋笑道:“许总,我现在要回幸福旅社,待会jǐng chá来了,你可以带着他们去抓我。”

    “不敢。”许衡新已经彻底没脾气了,硬撑着站起。

    “不带jǐng chá抓我,你是想等风头过去,去砸了咱的幸福旅社呗?”李九洋脸上带笑,许衡新没有来由的一颤,这货的笑容在他眼里,简直太TM可怕了。

    “得,看样子以后你早晚得找幸福旅社的麻烦,那我也不介意再送你一份礼。”说着,李九洋左手抓住许衡新的头发,强迫他低头,右手打火机忽然窜起快十厘米的火苗,点燃了léi guǎn的引信!

    “我擦尼玛,疯子,你TM这个疯子!!!!”伴随着刺刺的火光,引信就在自己耳旁燃烧,许衡新一下陷入了疯狂:“要死一起死,老子拉着你垫背!”

    “彭!”

    这货状若疯狂的想要扑上来,早有准备的李九洋一脚踹在他肚子上,许衡新当场倒飞出去,léi guǎn也滚落在了地上。

    “姐,抱紧我。”踢飞许衡新之后,李九洋跳上电动车,林哺心早就丧失了判断能力,紧紧的抱住李九洋的腰,白色的电动车飞窜而出。

    “趴下,快趴下!!”眼看着引信还有不到两厘米,反应过来的小混混谁还有心思管李九洋,就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纷纷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和乌龟倒是差不了多少。

    “嗤嗤!”

    “彭!”

    “腾!”

    李九洋冲出几十米后,在混混们提心吊胆的等待下,引信也终于到头,先是一声鞭炮炸开后的闷响,随后一团火光冲天而起,并未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这是……”一个胆大的混混抬起头,用力的翕动了两下鼻子:“huǒ yào混合汽油……不是léi guǎn?”

    “我擦,被骗了!”又一个混混从地上站起,看着远处那白色的电动车消失在夜色当,这货立马来了精神:“追,追到幸福旅社,把那孙子乱刃分尸!”

    “都回来!”在鬼门关走了一大圈,许衡新直到现在都有种恍惚的感觉:“jǐng chá马上要来了,这个时候去幸福旅社,根本就是找死!先派人把我还有黑狼送去医院!”

    “是!”许衡新都已经发话,混混们自然不敢违抗,七手八脚的将许衡新还有昏迷不醒的黑狼抬上车,冲着镇上的医院疾驰而去。

    刚刚送走了许衡新和黑狼,还不等金闺KTV的混混们缓口气,远处警笛呼啸,一排排黑衣特警,荷枪实弹的冲到了门口。

    金闺KTV,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