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季禺

    陈汐沉浸在一股玄妙的感觉中。

    他忘掉周遭的一切,忘记身在何处,眼中只有亿万道星辰循环不休的轨迹,这些轨迹长短各异,粗细不同,或曲折缠绕、或笔直如枪、或弯曲为弧、或盘旋成圆,俨然如同笔画各异的符纹。

    陈汐仿佛看到一只无形大手,以苍穹为符纸、以亿万星辰为符笔、以超乎想象的制符手法,肆意诠释着玄妙莫测符纹路线,妙不可言。

    他忍不住想惊叹,却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他想要牢记其中的轨迹,却发现那些轨迹看似有迹可循,偏偏却无从下手。于是,他不再纠结于此,也不再理会那么多,只是纯粹地去观摩,去欣赏,心神趋于宁静,念头剔透空灵。

    嗡!

    一丝奇异的低吟由小到大,由低到高,渐渐响彻在天地之间。

    亿万星辰洒下的清冽光芒凝聚在一起,化作一副清光流溢的画卷,伴随着奇异的吟鸣声,这幅画蓦地释放出无尽流光,席卷苍穹之上,裹挟漫天星辰重归画卷!

    嗖!

    画卷收拢成束,继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一抹清光,bào shè而去,方向赫然便是陈汐所立之地。

    陈汐心头猛地升起一丝惊悸,顿时从那股浑然忘我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然而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只觉脑袋嗡地一声,下一刻,识海内凭空浮现一尊巨大的清癯老者形象,赤足麻衣、白发垂髫、跏趺坐于虚空之中,仰望高空,眸光湛然深邃如星辰,这尊巨大的老者形象,周身上下古朴无奇,但却无不散发出一丝丝浩渺苍凉的气息,令人不自主便被其吸引所有心神。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位老者又是谁?

    陈汐吃惊地看着眼前一幕,在心中飞快思索着,自己刚才明明在观摩星辰运转之轨迹,识海内怎会无缘无故地发生如此变化?

    “多少年来了,终于等来了能够继承主人衣钵的徒弟,哈哈哈哈。”

    一道浑厚沙哑的声音骤然炸响在耳畔,陈汐浑身一颤,再顾不得思索其他,霍然睁开眼睛,当看清四周景物时,不由再次大吃一惊。

    缀满星辰的夜空不见了,一望无垠的嫩碧草地上,赫然多了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浪涛滚滚,水花四溅,长河绵延向前,一眼望不到尽头。在大河中央,矗立着一座直插云霄的孤峻山峰,通体黝黑,寸草不生。

    突然,一匹头生独角的怪物从大河中走了出来,它狮身龙头,四蹄如柱,脚掌踏云,通体覆盖着繁密墨黑的鳞片,双眸清澈,却透着一股洞察万物的沧桑感。

    麒……麒麟?

    看到这头怪物,感受着其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陈汐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心脏砰砰直跳。

    他只在书籍中见到过有关麒麟的描述,据说麒麟乃是荒古时期着名的神兽之一,天生能够操纵五行,智慧通灵,即便是在神魔纵横的荒古时期,也少有人敢招惹麒麟,其实力之恐怖可见一斑。

    此刻,一头近似麒麟的怪物猛地出现在面前,哪怕心性早已被磨练的坚韧如磐石,陈汐仍旧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

    “不用惊恐,我乃洞府之灵,主人赐我名为季禺,百多万年来一直帮着主人看护洞府。”浑厚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从那头似麒麟般的怪物口中传出。

    原来它叫季禺,陈汐稍稍松了口气,旋即猛地意识到,眼前这头怪物竟然已存活了百万年之久,那岂不是说,这座洞府也存在了上百万年?

    “晚辈陈汐,见过前辈,敢问前辈,这里真的是那位荒古神魔的修炼之地吗?”陈汐恭敬问道,对方哪怕真的是一头怪物,也不是他能够无礼的。

    “不错,的确是我家主人修炼之地。”季禺走上前,上下打量了陈汐一番,惊疑道:“先天境界?你的实力如此之差,怎可能得到主人的传承真谛?”

    陈汐惘然道:“什么传承真谛?”

    季禺却是不理会他,苦苦沉思许久,突然开口道:“小娃娃,你是以符入道的炼气士?”

    以符入道?陈汐一头雾水,摇头道:“我仅仅只会制作一些基本符箓罢了。”

    季禺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叹息道:“果然如此,主人本就是推演天机而入道,选择你继承衣钵,也在情理之中。”

    陈汐愈发疑惑起来,忍不住道:“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继承了衣钵?”

    季禺目光怪异地盯着陈汐,说道:“你的识海中,拥有着我家主人留下的一丝真身烙印,难道你不知道?”

    陈汐想起识海中那尊散发着古朴浩渺气息的老者形象,不由愕然道:“那位老伯伯便是您的主人?”

    季禺一怔,摇头叹息道:“看来你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

    陈汐心中讪讪,恭敬道:“还望请前辈能够告之。”

    季禺沉默许久,这才缓声开口说道:“百万年前,我家主人离开时曾规定,在星辰秘境的考验中,能够得到其真身烙印者,方才有资格继承他的衣钵。而你,便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做到的人。换句话说,你已经拥有了成为主人徒弟的资格。”

    陈汐恍然,刚才自己看到的漫天苍穹,恐怕就是星辰秘境之地了,不过,这也算是一种考验?自己只是观摩了一阵星辰循环之轨迹,便得到了洞府主人的真身烙印,是不是太简单了一点?

    似是看破陈汐的心思,季禺冷哼道:“你可知道,百万年以来有多少强者想要得到我家主人的真身烙印?”

    “我可以准确告诉你,足足有六千九百八十三人!这些人中有涅盘强者、冥化真人、破劫地仙,羽化天仙的绝世强者也不在少数!修为最低的也在两仪金丹境界,现在,你还觉得简单吗?”

    不待陈汐开口,季禺傲然抬头,冷冷道:“若非你以符道之心感悟星辰秘境,兼且悟性不错,恐怕早已被周天星宇绞杀而死!”

    陈汐悚然一惊,骇然道:“被周天星宇绞杀而死?”

    季禺点头道:“不错,星辰秘境奥妙无双,包罗万象,若不能在一个时辰内从星辰秘境中,必定葬身其中,魂飞魄散。”

    说到这,季禺略带感慨道:“能够进入洞府之人,无不是实力超凡的当世强者,然则在星辰秘境之中,仍旧陨落了一大半,只有一小撮人成功从星辰秘境走出。这些人跟你一样,从星辰秘境中领悟了主人留下的一些道谛,可惜的是在你出现之前,却没有人能够获得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自然也就无缘拥有成为主人弟子的资格。”

    陈汐疑惑道:“那这些人呢?他们岂会甘心离去?”

    季禺冷冷道:“当然不甘心,原本从星辰秘境中领悟的道谛已足够令他们钻研一生,受用无穷,可是,他们之中却仍旧有人执迷不悟,企图得到主人传承,于是强登试炼天峰,最终仍旧落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说到这,季禺面朝大河,指着大河中央的孤峻山峰说道:“喏,那便是试炼天峰,分作十八重试炼之地,只有通过所有试炼之地,方才能获得主人留下的全部传承。那些强自登上试炼天峰之人,大多死在了前三重试炼之地,最厉害的要数十万年前的一位绝世剑仙,修为已臻至剑道巅峰的地步,不过他也仅仅只走到第十三重试炼之地,便即陨落身死。”

    陈汐听得一阵心惊肉跳,望着大河中央的孤峻山峰,忍不住问道:“那我想要得到全部传承,是不是也要通过那座天峰的十八重试炼之地?”

    “那是当然,不过你和他们不同,你已经获得主人的真身烙印,在通往天峰的试炼之地时只会受伤,不会有性命危险。”季禺随口答道。

    陈汐暗自松了口气,这也由不得他不担心,连那位绝世剑仙都丧命在第十三重修炼之地,他这先天三重境的修为,恐怕连第一重修炼之地都闯不过。

    季禺提醒道:“虽然无性命之忧,但是我还是劝你现在莫要闯关,你的修为毕竟太差了,甚至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为差劲的。不是笑话你,搁在荒古时期,像你这样的家伙仅仅只比刚出生的婴儿稍强一些。”

    只比婴儿稍强一些?

    陈汐心有不服,可是一想到面前是一位活了上百万年的怪物,也只得把这份不服深埋在心底,问道:“前辈,那我什么时候能够闯过天峰第一重试炼之地?”

    季禺一怔,疑惑道:“告诉我,你怎会如此迫切闯关?”

    陈汐毫不犹豫答道:“我要变强,替爷爷报仇,替我陈氏一族报仇,还要成为天仙与我母亲相见!”

    季禺恍然,思索片刻后,缓缓说道:“如今已得到主人的真身烙印,只要不出意外,终有一日必定能完成所愿。不过你的身体孱弱无比,修为也是低的可怜,想要修炼至天仙境界,恐怕要走很久啊。”

    陈汐目光坚定,平静道:“无论多困难,我永远不会放弃,也绝不会放弃!”

    季禺饱经沧桑的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旋即头颅一抬,眺望天峰,傲然说道:“你可是百万年来唯一一个获得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之人,只要勤加修炼,别说报仇,也别提成就天仙,哪怕走得更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想当年,主人可是掌控大道,走上了……”

    声音戛然而止,季禺似是意识到什么,闭嘴不言。

    陈汐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是在思索识海中那尊洞府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究竟有何奥妙,又如何能帮助自己变强。

    还有,母亲所说的河图拓本,又放在洞府的哪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