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清溪酒楼

    嗤嗤!

    匹练似的剑光流转,凌厉锋锐的剑气飞洒四溅,割裂空气发出缕缕尖啸之音。

    陈昊左手持剑,瘦小的身影包裹在蒙蒙剑影之中,他的小脸一片坚定,双眸冷静如水,一手学自天星学府的《小天星剑诀》被他施展至极致,招式娴熟精准,飘渺灵动,动作流畅自然,酣然淋漓。

    看着场中的弟弟,陈汐神色恍惚不已,仿似回到了五年前。

    那时,自己也如此坚定执着,如此醉心于剑术修炼,一招招剑诀被自己重复练习千万次,也丝毫不感觉枯燥疲惫。

    每当此时,爷爷便会站在一旁,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欣慰之色。

    爷爷那时的心情,大概跟自己现在一样吧?

    看着弟弟在阳光下练剑的身影,陈汐的心情复杂难言。

    “好!此等剑术已达知微地步,难得的是以左手用剑,剑招之间兼备了一丝诡谲莫测之机,稍加磨练,必成大器!”

    蒙空抚掌赞叹,坚毅的脸颊上罕见地流露出一丝欣赏之色。

    若说之前是碍于情面,蒙空才决定考核陈昊,那么现在,他的内心已被这个左手用剑的瘦弱少年折服。

    在陈昊身上,他看到了对剑的坚定与执着,这是成为一名合格剑修的最基本素质,尤其是陈昊如今才只十二岁,已然把剑法臻至知微之境,如此超凡的材质,假以时日,注定能在剑道上走得更远!

    白婉晴暗自松了口气,看着场中的陈昊,与有荣焉。她可是知道蒙空择徒的条件有多么苛刻,能够得到他毫不吝啬的赞美,陈昊足以自豪!

    走出松烟学府,陈汐默然不语。

    弟弟不出预料地成为蒙空教习的弟子,成为松烟学府的一员,他自然极为高兴,不过,一想到松烟学府每年的学费足足要四千颗元石,他便有点头疼。

    单靠制符哪怕不吃不喝,恐怕也交不起这笔学府看来,自己必须得令寻一条赚取元石的路了。

    “你应该高兴才对,松烟学府可不是谁都能进的,而能成为蒙教习的弟子,更是千中无一,陈昊跟着他修习剑术,可以挖掘出更大的潜能,对他以后的剑修之路极为有利。”

    白婉晴似是看出陈汐心思,笑道:“至于元石,你不用担心,我先借给你一些,以后还我就是了。”

    陈汐摇头道:“那怎么行,刚才蒙前辈答应年底补上学费,已经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打算另找一份工作,争取年底前挣够四千颗元石。”

    白婉晴笑了笑,也不勉强,说道:“除了制符,你打算再做些什么呢?”

    陈汐沉吟道:“自然是越赚钱越好。”

    白婉晴噢了一声,思索许久,猛地眼睛一亮:“要不你来清溪酒楼吧,你不是擅长制符么,操控灵火应该很容易入手,我认识一位灵厨师至今没有徒弟,要不你去试一试,一旦成为灵厨学徒,每天赚上三十块元石应该不难。若是能独当一面,完全可以赚更多的元石。”

    陈汐犹疑道:“厨子?”

    白婉晴笑嗔道:“可不要小觑灵厨师,每一位灵厨师烹饪出的饭菜,不但口味上佳,且具备各种奇妙的功效,例如磐固道基、增强真元、治愈伤病……那些财大气粗的家族,无不拥有专门的灵厨师为之fú wù,地位丝毫不再符箓师之下。”

    陈汐怔然道:“那灵厨师岂不是和炼丹师很像?”

    白婉晴笑道:“的确如此,两者都需对各种材料的属性了然于心,都需要灵火去操作。不过两者还是有区别的,灵厨师重在口感,以功效为辅助;炼丹师以功效为重,却从来不考虑口感。若说两者孰优孰劣,就看各自水平如何了。”

    陈汐恍然,想了想,终于做出决定:“那我就去试一试吧。”

    白婉晴笑吟吟道:“你肯定行的,运笔制符需要腕力,掂勺切菜也需要腕力,符墨调配需要各种材料按比例均衡,烹饪的饭菜也同样如此,唯一要注意的便是灵火的掌控,不过你常年绘制符箓,擅长精准操控,控制起灵火也应该不难。”

    陈汐倒是没想到白婉晴如此看好自己,不禁心生惭愧,自己哪里擅长制符,如今才只掌握了各种一品基础符箓而已。

    “走吧,我现在就带你去。”白婉晴兴冲冲道。

    “呃,现在?”

    陈汐挠头不已,刚才因为弟弟进入松烟学府的事情,还没谢过白婉晴呢,此时又要麻烦人家,他脸皮再厚,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白婉晴一愣,惊奇地看着眼前羞涩不安的少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陈汐的表情发生如此丰富的变化,完全没了之前那副沉稳木讷的气息。

    她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感慨,若非生活所迫,恐怕陈汐他也是个开朗乐观的少年吧,怎可能整天绷着脸为生计奔波呢?

    清溪酒楼临水而建,建筑精致清雅,格调上乘,足足拥有三位三叶灵厨师坐镇,拥有着松烟城第一酒楼的美誉。

    白婉晴便是清溪酒楼的一名厨娘,专门负责收购食物材料。

    清溪酒楼的后厨位于酒楼之后,百丈范围的空间里罗列着一排排水晶似的明净厨台,新鲜收购的灵禽妖兽的肉块、散发着丝丝灵气的蔬果粮物、瓶瓶罐罐稀奇古怪的调料……各色有关美味的材料井然有序地布满了整个厨房。

    一个个学徒工忙碌在各个角落,有用灵火熏制腊肉的,有用刀叉削切蔬果的,有搭配调料的,在厨台前,一缕缕颜色各异的灵火持续喷涌,年轻的灵厨学徒掂勺拎锅,烹制着一道道半成品菜肴。

    跟着白婉晴甫一走进后厨,陈汐便看到如此壮阔的一幕,不由心生震撼,如此规模的厨房,他还是头一遭见到。

    “走吧,咱们去二楼。”

    没有在这里多逗留,白婉晴带着陈汐沿着一侧的楼梯,径直走上二楼。

    “一楼是准备各种食材的地方,二楼才是三位灵厨师烹饪美食的所在。”

    一边走,白婉晴一边解释:“我说的那位灵厨师姓马,大家都叫他马老头,脾气有点古怪,不过人很善良的。待会你见到他,可要好好表现哦。”

    陈汐默默点头。

    “小白?你这小妮子咋又在背后说我坏话,小心我让老板辞掉你啊。”一道嘶哑难听的声音从二楼房内传出,像是发怒,却透着一股调侃之意。

    小白……陈汐瞥了旁边的白婉晴一眼,心头浮起一丝怪异的感觉,白姨的女儿都六岁了,这马老头却叫她小白,简直是为老不尊啊。

    白婉晴察觉到陈汐的目光,暗自恼羞不已,早知道就不带陈汐来这里了,不过想想马老头本就是口无遮拦之辈,她倒也不怎么生气。

    领着陈汐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副宛如世外桃源的画面。

    蓝天如绸,白云如棉,花木草丛之间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小路尽头,赫然矗立着一座掩映于翠柏青松之间的碧竹小楼。

    幻阵!

    陈汐目光逡巡片刻,几乎瞬间就看出,眼前的一切皆是由阵法星辰的幻象。

    景致如画,惟妙惟肖,此等幻阵恐怕必须由精通幻阵的大符阵师才能布下吧?

    呼吸着空气中的花木清香,陈汐不由心生无尽惊叹,九品符师之上,方可称作符阵师,如今自己才是一品符师,也不知何时能达到这等境界。

    “这是一座碧空花影阵,下阶幻阵,暗藏杀机,你小心跟我身边,可莫要擅自乱闯。”

    白婉晴低声吩咐了一声,沿着那条蜿蜒小路朝前走去。

    陈汐心头一惊,亦步亦趋跟在白婉晴身后,不敢稍有疏忽。

    符师九品,制作出的符箓以品划分,总计九品。九品符师之上便是符阵师,所制作的符箓阵法以上、中、下三阶划分。

    据陈汐所知,入阶的幻阵就足以令紫府修士不敢越雷池一步,眼前这座碧空花影阵,无疑具备如此强大的杀伤力,他哪还敢轻举妄动?

    走进青竹小楼,景色又是一变,偌大的房间简陋异常,只寥寥放置着三座厨台,其他再无他物,根本无法跟一楼那美轮美奂的厨房相比。

    此刻,正有一老一男一女立于三座厨台前,动作娴熟地烹饪食物。在三人身后,安静立着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傀儡,手托圆盘,圆盘内搁置着琳琅满目的各种食物材料。

    “嗨,白měi nǚ。”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口哨,立于一座厨台前的男子抬起头,笑嘻嘻地跟白婉晴打招呼。这男子衣冠楚楚,剑眉星目,英俊高大,唇角微微翘起,挂着一丝笑容迷人。

    “好年轻好英俊的少年啊,看得姐姐我直流口水,唔,婉晴mèi mèi,这是你的相好么?”

    另一座厨台前,一袭火红华裳的妖娆女子抬起头,酥胸高耸,身材窈窕火辣,水汪汪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陈汐,娇艳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抹勾魂的笑容。

    “干活!”

    最后一座厨台前,枯瘦如猴似的老头眼睛一瞪,砰砰敲着手中的勺子,大声咆哮。

    英俊男和妖娆女浑身一颤,齐刷刷埋头做菜,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