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小公主

    素裙少女浑然不理会周围目光,伸手拿起一张土遁符,端详片刻,星眸里泛起一丝疑惑。显然,她也认不得上边的符纹结构。

    好奇怪,这张符箓的纹理流畅自然,墨痕匀称有神,笔法更是精准灵动达到了极高水准,怎么可能会是弄虚作假之作呢?

    素裙少女被勾引起浓浓的好奇心,脆声道:“老板,介不介意我试一试这张符箓的威力?”

    张大永一怔,叹息道:“姑娘,不用试了,我经营这间小店三十年,经手符箓无数,怎会辨别不出土遁符的真假,你也看到了,这些土盾符的符纹结构完全不对,试了也没用。”

    “是啊,是啊,张大叔说的准没错,陈汐这家伙今日制作的符箓绝对是坑人的玩意,不是也罢。”

    周围的制符学徒齐声附和,他们身份低微,哪里近距离接触过如此美丽的少女,自然抓紧一切机会大献殷勤。

    “不试一试,怎会知道真假呢?”

    素裙女子浅浅一笑,如雨后清荷初绽,妍丽秀雅。说话时,她已转身来到一处空地,素手一挥,一股纯厚的真元灌入符纸之内。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符箓陡然化作一股浓郁的土huáng sè柔光翻滚不休,凝聚成一面似龟形的巨大盾牌,灵光缭绕,透着一股敦厚坚实的气息。

    刷!

    众人目光中的不以为意,瞬间化作不可置信之色,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张大永也不由愕然不已,竟然真的是土盾符?难道自己刚才眼花了?

    果然如此!

    仿似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素裙少女眼眸陡然一亮,毫不犹豫,左手包裹着浑厚真元,狠狠一掌击在龟形盾牌之上。

    砰!

    一声沉闷巨响,龟形盾牌的表面出现一阵剧烈的涟漪波动,很快便恢复如初。

    换做一般的土盾符,根本抵抗不了自己一成的掌力,这张奇怪的土盾符果然强大!

    见此,素衫女子眼眸愈发明亮,再次鼓动真元,玉手一翻,夹着刺耳的呼啸之风击在盾牌表面。

    哗哗!

    龟形盾牌剧烈波动起来,其上弥散的灵气变得暗淡异常,已经接近崩碎的边缘。

    竟能抗下我两成的掌力?此等基础符箓已足以跟二品符箓的威力相媲美了!

    素衫少女呆了一呆,随即眼眸里涌出一抹亢奋之色,随手碾碎再也不堪一击的龟形盾牌,来到柜台前,说道:“老板,这些土盾符我都要了!”

    张大永早已被眼前一系列变故惊得目瞪口呆,闻言陡然惊醒过来,却是沉吟不语。

    通过素裙少女刚才的测试,他已看出陈汐此次制作的土盾符,其威力要远远强于寻常所见,甚至能够与二品符箓相媲美,这价钱嘛……是不是应该提高点呢?

    素裙少女皱眉不悦道:“老板,你可不要虚报价钱,一张土盾符我最多给你一块元石。”

    张大永被识破心思,倒也不加掩饰,讪讪笑道:“姑娘,这土盾符卖给你倒也可以,不过却是不能全部卖给你。你也知道,土盾符的符纹结构历经无尽岁月的完善,符纹结构早已达到了最完美地步,想要再对其修正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眼前这些土盾符的出现,无异于一种奇迹,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要留下一些,以此彻底打响本店的名气!”

    “想想吧,一种新的符纹结构问世,对整个符箓行业而言,该是怎样一件轰动的事情?能够第一时间经营这种新型土盾符,是我张氏杂货店之万幸啊!”

    越说张大永越是激动,眼眸里迸射着无限的憧憬之色,仿似已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素裙少女皱了皱鼻子,无奈妥协,最终以十五块元石的价格,购买了十五张土盾符。

    “张大叔,您说的不会是……是真的吧?”一名符徒工凑上前来,满脸的愕然。

    “是啊,陈汐制作的土盾箓哪有您说的那么厉害,不就是基础符箓嘛,怎么能称得上是奇迹?”

    其他符徒工也纷纷开口,原本等同于弄虚作假的符箓,陡然之间成了能够轰动整个符箓行业的奇迹事情,一时之间,他们只觉脑袋转不过弯来。

    尤为重要的是,这些土盾符是扫把星陈汐制作的,如此一来,岂不意味着这家伙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张大永扫了众人一眼,冷冷道:“我知道,你们认为陈汐是扫把星,活该比你们过得惨,活该被你们讥讽,对不对?”

    “但我要告诉你们,若想在我这里干下去,以后就别让我听到一丝有关陈汐的坏话,否则就给我走人!”张大永的声音陡然变得冷厉异常。

    众人噤若寒蝉。

    张大永却仍旧感觉愤怒难当,不是恼火这些符徒工,而是恼恨自己差点误会了陈汐。

    嗯,明天陈汐再来的时候,一定要给他涨工钱!

    张大永做出决定,随即他又想起刚才那个素裙少女,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一般。

    啪!

    默默思索许久,张大永猛地拍了一下脑门,喃喃道:“怪不得眼熟呢,她刚才所用的断玉掌可是将军府秦将军的成名绝学,她应该就是那位将军府的小主人——秦红棉!”

    “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灵厨师,就必须掌握食材、刀工、炉灶、灵火、器皿、调料、水、方法八大部分。其中,食材、刀工、灵火是重中之重,其他的倒是没多大讲究。”

    “这部《万象食材图谱》记载着数万种可用以制作食材的灵草、果蔬、粮物、妖禽、野兽等等,可谓是包罗万象,无所不有。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熟识各种不同品阶的食材,了解其属性、味道、颜色、以及相生相克之物,方才能烹饪出灵气充沛、功效不同的美味佳肴。”

    “而这部《灵火集》则记载着从一品到五品各种不同属性的灵火,根据食材的不同,在烹饪的时候,需要用到不同的灵火,如此才能令菜肴达到最上乘的效果。”

    陈汐回到家时,便被白婉晴叫住,向他细细解释灵厨师所需掌握的技能,由此可见,她对陈汐的事情是多么的上心。

    陈汐自然不会拒绝白婉晴的好意,洗耳恭听,神情一丝不苟。

    “至于刀工,你已经通过了马老头的考核,跟着他修习就行了。”白婉晴笑吟吟说完,问道:“你还有什么疑问没?”

    陈汐想了想,问道:“昨天在清溪酒楼,我听说马老头和其他两人皆是三叶灵厨师,灵厨师这个职业莫非也分作不同级别?”

    白婉晴答道:“这是自然,归根究底,灵厨师还是为修士fú wù的,所烹饪的菜肴也是依据修士的境界划分。一叶灵厨师所烹饪的菜肴,对后天境界的修士极有好处,二叶灵厨师则能够为先天修士烹饪所需的菜肴,依次往上,直至八叶灵厨师,所烹饪的菜肴已能够令破劫地仙受用无穷,堪比天阶灵丹!”

    天阶灵丹?

    陈汐心中无法遏制地浮起一丝震惊,据他所知,灵丹分作天地玄黄四阶,每一阶又分作下、中、上、jí pǐn四个品段。天阶灵丹最为珍惜罕见,放眼整个大宋王朝,也称得上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此时听闻一位八叶灵厨师能够烹饪出堪比天阶灵丹的菜肴,如何不令陈汐感到震惊?

    “不过,灵厨师进阶要比炼丹师更为困难,别说是八叶灵厨师,整个大宋王朝,七叶灵厨师也才不过寥寥几位而已。”

    白婉晴看着陈汐轻笑道:“你可不要气馁,只要坚持就会有希望的,不过灵厨师毕竟是辅助职业,待你赚够足够的元石,还是不要把大把时间浪费在上边,以免耽误自己修炼。”

    陈汐点点头,他学习制符和厨艺都是为了能够令自己和弟弟生存下去,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更好的修炼,从而变得更加强大。

    接下来的几天,陈汐一直在苦修。

    白天制作符箓和修习《万象食材图鉴》和《灵火集》,夜晚引庚金星煞淬炼体魄,修炼《紫霄功》,直至凌晨睡觉时,方才利用仅剩不多的时间进入识海观想伏羲神像。

    日子过得很充沛,甚至可以用紧张来形容。

    他的神经一直紧绷,一刻不敢松懈,从爷爷陈天黎被杀那天起,他心中一直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危机感,迫使他不敢浪费一丁点的时间。

    令陈汐开心的是,他这些天再次制作出七八种不同属性的基础符箓,符纹结构虽与以往迥然不同,但威力却堪比二品符箓,拿到张氏杂货店时,统统卖出了一张三块元石,价格足足涨了九倍,令他狠狠赚了一把。

    不过,他在炼体和炼气方面的进展却依旧极为缓慢,其根本原因便在于缺乏大量的灵力支持。

    修行之道,讲究“财侣法地”四字。财是第一位的,但这里的财不是金银,而是灵石、灵丹、仙草等等,想要习武,就得吃饱肚子,想要修炼,就得吐纳灵力,丹药灵石一类的宝贝是必不可少的助力。

    “侣”是第二位的,可以是道侣,但最多的却是师徒关系,有了师长指点,可以少走许多弯路,远比自己摸索要省力的多。

    而所谓“法”便是神通、法诀,上等的功法不但能缩短修炼速度,还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陷入瓶颈,进而走火入魔。

    “地”则是指一些所谓的仙家福地,门派所建立之地,必然处于灵力凝聚之地,在此修行,自然比之那些灵力贫瘠的山头强得多。

    那些真正出身名门大族的,可能很小就开始修行,吃的是一些奇珍丹药,修炼的是上等功法、占据的是灵脉凝聚的福地,又有师门长辈谆谆指点,其修炼速度之快绝非寻常修士可以比。

    陈汐没有灵丹妙药,没有可供修炼的洞天福地,没有可供指点的师长,财侣法地四字中,他只占了一个“法”字,每天还要每天制符赚取元石维持生计,其修炼进度又怎可能突飞猛进?

    “今天一定要令马老头收自己为徒,成为清溪酒楼的灵厨学徒之后,必然能够赚取更多的元石,精打细算的话,完全可以为自己购置一些修炼所需的灵丹妙药!”

    陈汐在脑海中默默回忆了一遍《万象食材图谱》和《灵火集》,确保没有一丝疏漏之后,这才起身走出房屋。

    “走吧,未来的大灵厨师。”

    门外,白婉晴笑容灿烂,她早已等待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