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小孬

    天刚刚亮,小孬便打着哈欠,惺忪着睡眼起床了。

    他原本是一个街头混混,年纪不大,脑袋十分灵活,一个月前被张氏杂货店的老板张大永看中,xìng yùn地成了一名有薪水可拿的符徒工。

    不过,近半个月他却一直在帮张大永做另外一件事,充当售货店员。

    打开店门,黑压压的人群早已把门外围拢得水泄不通。

    “开门了!小孬兄弟,我要dìng gòu三张破锥符,要那种新款的!”

    “孬蛋,我是你邻居李大叔啊,那种威力堪比二品的基础青木符还有没有了?”

    “大家都别跟俺抢啊,俺都排了三天队了,只为替俺家崽子买一张金刃符防身,谁跟俺抢,俺跟谁急啊!”

    “在下松烟城天枫制符学府的教习,此次前来是为了拜会一下研制新型基础符箓的大师,不知小孬兄弟可否引荐一下?”

    噪杂的声音乱嗡嗡响起,众人争抢着朝门前挤,毫无形象可言,就跟赶集市哄抢货物一般。

    小孬早已对此见怪不怪,自从半个月前陈汐制作的新型土盾符流传出去之后,一夜之间,张氏杂货店在松烟城名声大噪。

    店老板张大永趁此机会,更是打出了一段惊爆眼球的告示词——大师级制符师亲手操刀,本店年度盛大钜献,巧夺天工造化的新型基础符箓横空问世。你,值得拥有!

    告示词很唬人,的确赚足了噱头,不过毕竟是基础符箓,大多数人还有有些怀疑消息的真假。

    但是当张大永不经意地透露,将军府秦将军的小公主已购置了十五张新型基础土盾符之后,张氏杂货店的门槛瞬间被挤爆了。

    在松烟城,谁不知道秦将军的小公主是个痴迷于制符的小符痴?这新型基础符能入她的法眼,岂会有错了?

    张大永笑开了花,早有预谋的他,在见到陈汐又连续制作出符纹结构截然不同的各种基础符箓之后,就已预见到今天的局面。不过陈汐所制新型符箓只有七八种,数量也极其有限,为了充分利用这宝贵资源,他毅然决定每天只卖十张新型基础符。

    物以稀为贵,越是罕见的才越值钱!

    做了三十年买卖的张大永自然懂这个道理,甚至为了不被熟人或者权贵人氏找shàng mén索要,他早早就躲了出去,把一切交给了小孬打理。

    “各位,看看你们手中的牌号,我喊中的进店,没喊中的明天再来。”小孬扯开嗓子大声喊道:“155号,156号……”

    连续喊了十个牌号,喊中的欣喜得意,没喊中的则愤愤不平地鼓噪起来,哀求的、拉关系的、威胁的……活脱脱一副世间众生相。

    小孬紧绷着脸皮,无动于衷,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内心却是仍旧禁不住升起一股浓浓的艳羡。

    他原本和其他符徒工一样,把陈汐当做霉运头顶的扫把星来讥笑嘲讽,何曾想到有朝一日,这个扫把星竟能引起这样大的轰动?

    若非店老板再三交代不准泄露陈汐的身份,他甚至认为,单凭能够制作出新型基础符箓这一项,就能让整个松烟城改变对陈汐的印象!

    这家伙,难道真要洗尽霉运,一跃成为响当当的大人物么?

    小孬暗暗决定,日后一定要尊重陈汐,万一人家真飞黄腾达了,若能顺手提携自己一把,岂不是赚大发了?不过,说起来陈汐可是十几天都没来了,若再不出现,这新型基础符箓都要断货了……松烟城平民区,陈汐家门前。

    洛冲看着蹲坐在石阶上发呆的素裙少女,不由心中一叹,好好一个将军府的小公主,为了一些符箓,至于十几天蹲守在陈汐那个扫把星家门前吗?怪不得被人唤作小符痴呢。

    洛冲是松烟城将军府麾下第一高手,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他身材瘦削,双臂颀长,一对眼眸湛然有光。

    他此时却躲藏在暗处,像一头机警的猎豹,时时刻刻观察着周围的状况。

    秦红棉痴于符道,却不通人情世故,天真烂漫的像个懵懂孩子,孤零零一个人跑来鱼龙混杂的平民区,难保不会发生意外,洛冲的任务便是护卫一侧,保证秦红棉的安全。

    也不知那扫把星跑去哪里了,竟让我和xiǎo jiě苦苦捱上十多天,真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混蛋啊!

    洛冲腹诽不已。

    李氏家族,演武厅。

    吴管家神情肃穆,沉声开口:“据可靠消息目标极有可能今天离开清溪酒楼,李寒、李枫、李战、你们三兄弟擅长潜行暗杀之术,今晚就由你们三人为主力,务必不要留下蛛丝马迹。”

    “喏!”

    三名神色沉稳狠辣的年轻人齐齐应诺。

    “好!此战关系着我李氏家族的颜面,我也会亲自前往,待成功之后,我会向家主建议,准许你们三兄弟进入祖屋修炼。”

    吴管家不由满意地点点头,眼前这兄弟三人,修为皆在先天八重境,三人联手之下,足以战胜一名先天圆满境的修士,用以对付一个才只先天三重境的小家伙,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祖屋修炼?

    李寒三人齐齐一震,脸上齐齐涌现一抹无法言喻的激动。

    吴管家见此,不由开心地笑了,恰好一个月,真是天赐良机啊。他仿似已看到猎物在自己眼前竭斯底里地徒劳挣扎……清溪酒楼。

    紧闭近半个月的小黑屋被从外打开,当看清楚里边的情景,马老头、乔南、裴姵齐齐张大嘴巴,表情瞬间凝固。

    原本堆积如山的材料消失无踪,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陈汐孤零零地在闭目打坐,显得异常扎眼。

    “这家伙难道把所有食材都吃掉了?”乔南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叫道:“那些食材可是足够寻常修士吃上十年啊!”

    “陈汐小哥不但人帅,连胃口都如此霸道凶残,唔,这样的男人才值得我心甘情愿地沉沦爱河啊。”娇美妩媚的裴姵又犯花痴了。

    马老头早已见识过陈汐远超常人的吃货能力,可见到这一幕也仍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碎碎念道:“老子收了个堪称奇葩的吃货做徒弟,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他他……怎么能这样能吃呢?”

    “师兄快来看,这些好像是陈汐小弟烹饪出的菜肴。”裴姵走到厨台前,一眼就发现上边罗列着的一排盛着各色菜肴的玉盘,连忙招手呼唤。

    马老头和乔南来到厨台前,看着一排色泽各异却都赏心悦目的菜肴,神情皆变得认真严肃起来。

    “这道油炸黑鳝鱼不错,口感搭配一流,灵气纯厚,合格。”

    “嗯,这道碧火蒸肉酥口感也不错,各方面都达到了一流水准,尤为令人惊奇的是,他竟想起用纯阴属性的浣溪草包裹白柳牛腱肉来冲抵木虫蝉的土腥气,这等构思着实巧妙,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紫香丁、红桂果、榛草麻仁……这百十种灵果熬制出的粥很好吃啊,味道甘甜爽口,又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软糯,唔,也不知陈汐小弟如何想到的,似乎还兼具着驻颜滋补的功能呢。”

    三位三叶灵厨师挨个品尝过去,连连赞叹,眼眸中的惊喜之色越来越浓。

    “师兄,您不愧是慧眼独具,有陈汐为徒,何愁衣钵无人继承?”乔南慨然道:“看见陈汐,就让我想起当年的自己,也是如此的惊采绝艳,如此的……”

    马老头径直忽视了这个自恋的家伙,傲然道:“如今我这徒儿已踏入一叶灵厨师阶段,下一步,我将对他采取更严厉的修习方式,令其……”

    “且慢,这些天的俸禄还我先,我要回家一趟。”不知何时,陈汐已站起身子,径直打断马老头的话,口吻甚是不客气。

    他也不可能客气,马老头一声不吭地把他丢进小黑屋,一关就是十几天,换做谁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小子长脾气了啊,有这么跟师傅说话的徒弟吗?

    马老头眼睛一瞪正待发火,却似是发现什么,惊咦道:“你的修为……”

    此话一出,乔南和裴姵也发现了陈汐的变化。

    之前的陈汐,身子峻拔瘦削,年纪轻轻,气质却是沉稳木讷,仿若尘封在鞘中的利剑,内敛而不张扬。

    然而此时,他身上却多了一丝独特的锋芒之气,举手投足之间,看似如同往昔一样,却带给人一种若有若无的压力。

    “我的确进阶了。”

    陈汐回答道,这些天来,他除了运功打坐,其他的时间都花费在烹饪菜肴上,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境界竟是连续飙升,不知不觉间已突破至先天八重境界!

    “原来如此。”

    马老头看着四周空荡荡的房间,瞬间明白了一切,那堆积如山的食材虽是一些堪堪入品的材料,但其中无不蕴含着一丝丝纯净的灵气,陈汐本就是先天境界,一下子吞掉这么多食材,进阶也说得过去。

    马老头并不知道,陈汐不但炼气突破至先天八重,连《周天星戮锻体之术》也已修至第三重,达到了水绞筋的地步,已经能够引来柔水星煞绞揉骨筋!

    如今的陈汐,皮膜如铜,筋骨如铁,肉身被淬炼得柔韧强悍,也正因如此,他的气质才会悄然发生一丝变化,精气十足,再不复之前的孱弱模样。

    看着神色平静坚定的陈汐,马老头似乎也意识到,单纯逼迫陈汐一门心思地研究厨艺不现实,于是决定给陈汐放几天假,抬手丢给陈汐一个百宝囊,“里边是这十五天的俸禄,你既然要回家,为师也不拦你,不过还是要赶快回来啊,莫要荒废了自己的厨道天赋。”

    元石到手,还附送了一个百宝囊,陈汐这些天积攒在心的恼火消退不少,点点头,转身匆匆离开。

    走出清溪酒楼,看着久违的阳光和蓝天,陈汐产生一丝恍如隔世的感觉,离开小黑屋的感觉……真好!

    没有过多感慨,陈汐急匆匆朝家走去,然而走至半途,他猛地感到一丝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仿似被暗中的毒蛇盯住了一般。

    没有丝毫犹豫,他霍然顿住脚步,扭头朝远处望去。

    此时的陈汐如临大敌,全身气机迸发,犹如一杆刺空长枪,气势凌厉无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