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诡战

    夜色降临。

    洛冲的耐心一点点被磨掉,看着坐在陈汐家门口的小公主,心中愈发恼怒起陈汐。

    这个不讨人喜欢的混蛋,怎么还不回来呢?

    眼见天色越来越黑,依旧看不到陈汐的踪迹,洛冲已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决定先带着小公主离开。

    然而就在此刻,一缕极为隐蔽的杀气悄然从远处传来。

    嗯?

    洛冲霍然抬头,看着远处借着夜色悄然潜行的三道人影,心中顿时涌起浓重的杀机。

    在松烟城内,将军府明令禁止斗殴厮杀之事,若有越雷池者,一律废除修为驱逐出城。身为将军府麾下第一高手,洛冲这些年来一直带领将军府护卫,日夜巡弋在松烟城内,扞卫着这一方领土的平静。

    而此刻却有三名刺客悄然出现在平民区,明显是在挑衅将军府的尊严和权威!

    尤为令洛冲恼怒的是,这三名刺客潜行的方向,赫然就是自己这边,而小公主秦红棉就在附近,若他们的目标就是小公主,那……小公主的性命就将受到极大的威胁,其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不仅挑衅我将军府尊严,还要对小公主不利,不杀了你们,我洛冲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将军?”

    洛冲深吸一口气,胸腔内的杀机已经沸腾到了极致。

    偏偏地,他的眸光却是冷静之极,躲在角落阴暗处,身影与黑暗完美融合在一处,让人察觉不到丝毫气息。他的手中,更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狭长的弯刀,漆黑如墨。

    潜行刺杀之道,不愧是暗夜中的王者!

    吴管家立在远处,望着李寒、李枫、李战三兄弟的身影潜行在黑夜中,直至再也寻觅不到,忍不住由心发出一声惊叹。

    唔,这次完成任务,回头一定要好好培养他们一番,以后说不定能为我所用呢。

    吴管家略一思量,就把目光望着极远处那间破旧的宅院。

    那天被陈汐从手中救走陈昊和那个女人,吴管家一直纠结郁闷不已,直至此刻,他一想到陈汐马上就会悄无声息地被废掉全身修为,心中所有的不爽瞬间一扫而空,变得亢奋起来。

    一个本就在松烟城臭名昭着的扫把星,又被废掉修为成了一个废物,这该是多么美妙的情景啊!

    吴管家越想越兴奋,枯瘦的脸颊上更是浮上一丝得意狠辣之色。

    嗡!

    极远处,响起一声低沉刺耳如撕裂帛的声音,伴随着声音,一抹匹练般的妖艳乌光陡然划破长空。

    什么情况?

    吴管家神色一怔,纵身跳上一座房屋之上,抬眼望去。

    一下刻,他脸上的得意之色陡然僵固。

    一个高大的身影立于半空,紫衣着身,手执狭长弯刀,在高大身影的房屋上,赫然立着全身被黑衣包裹只露出一对眼睛的李寒三兄弟。

    “斩灭刀!洛冲!”

    几乎在看到那高大身影的第一眼,吴管家就认出了何人,三角眼中瞬间被愕然惊恐之色代替。

    在松烟城,使用狭长弯刀的修士只有洛冲一个人,能被人们耳熟能详的刀名,洛冲手中的斩灭刀绝对排在第一位。

    尤为重要的是,洛冲不仅修为深不可测,更是秦将军麾下第一高手,代表着将军府无上尊严!

    “混蛋!老子让你们去废掉陈汐的修为,怎么惹出了洛冲这个煞星?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吴管家已经完全没了刚才随意轻松的得意模样,此刻他的内心被无尽的苦涩和惊恐所取代,枯瘦的脸色阴沉如水,难看之极。

    “不行,我得上前去劝阻一番,只要没有动手,必然有回旋的余地,否则得罪了洛冲,就等于得罪了将军府,那我李氏家族还如何在松烟城生存下去?”

    吴管家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心头惊惧和惶恐,就打算上前阻拦,却不料还不等他动身,远处的对峙局面彻底被打破。

    “杀!”

    一声低沉的暴喝从远处传来,李寒三人祭出wǔ qì,朝半空中的洛冲奔袭而去。

    这下,吴管家心中最后一丝侥幸轰然垮塌,双目空洞失神地喃喃自语:“老子从没发现,世上还有比你们兄弟三人更白痴的人,麻痹的,那是洛冲啊,你们眼睛都长屁眼上了吗?就是不认识洛冲,你们动手前打个招呼会死吗……”

    “啊!”

    凄厉的叫声在夜色中响起的那一刻,便即戛然而止。

    吴管家心中一哆嗦,抬起头,就看见三颗血淋淋的脑袋飞上半空,划着优美的弧线翻飞了片刻,然后重重砸落在地面,彻底碎烂成一滩混杂着骨渣的肉泥。

    “完了,这次行动完全被这三个白痴坑了……”

    吴管家失魂落魄地呢喃一声,根本就不敢再逗留片刻,转身发疯似地逃走,那模样简直恨不得爹妈多生两条腿。

    远处,洛冲立在半空,看也不看地上的三具尸体一眼,而是把目光投向远处,看着那道惊慌奔逃的身影,唇边不禁泛起一丝讥讽。

    从看到李寒三人那刻起,他就注意到远处还隐藏这一个人,略一打量,就认出是李氏家族的吴管家,也终于弄明白一切。

    一个月前,李家小少爷当街与陈汐的弟弟陈昊打斗,被人举报至将军府,碍于颜面,秦将军只是令李家交出了一比不菲的赎罪金。

    从那时起,洛冲就知道李家绝对咽不下这口气,果然,今日吴管家和三名shā shǒu出现在陈汐家附近,恰好印证了这一点。

    想到这,洛冲又是恼怒,又是好笑,原本他还以为这些人是冲着小公主秦红棉来的,谁知却是为了陈汐,偏偏却又被自己给撞上了,还真是造化弄人啊。

    “xiǎo jiě,咱们回去吧,再不回去将军就该着急了。”洛冲来到陈汐家门前,看着抱臂蹲坐在台阶上的秦红棉,小声说道。

    “我要等他,搞不清楚符纹结构,我会睡不好觉的。”秦红棉摇了摇头,素净明丽的小脸上一片执着坚定。

    洛冲不敢违逆秦红棉的心意,也只得作罢,心中却是愈发恼怒起陈汐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快成陈汐家的门神了,“我这半个月都呆在清溪酒楼,就在今天才打算回家一趟,究竟会是谁提前得知了此消息,埋伏在暗处?”

    “难道是李家之人?”

    感受着萦绕在身体四周的凌厉锋锐气息,陈汐神经紧绷地注意着四周动静,脑海中飞快思索。

    刷!

    一道刺眼的剑芒自虚空中****而出,撕破空气,发出嗡嗡的尖锐啸声。

    看到这缕剑芒,陈汐紧绷的心神放松许多,藏在暗处的敌人才最可怕,此时敌人暴露踪迹,就再也不必担心被悄无声息地偷袭了。

    不过,他还是不敢大意,这缕剑芒凝练如实,所有的力量仿似都集中在一点上,即便他已经进阶至先天八重境,炼体之术也已达到以葵水星煞绞炼筋骨的地步,但是剑芒上那纯粹的锋锐的气息仍旧令他感到一丝莫大的威胁。

    敌人很厉害,只怕比自己差不了多少!

    不敢犹豫,陈汐猛地左脚虚跨,身躯如轴转动,以一个极为难看的侧翻动作,朝一侧暴掠而去,堪堪躲过了这一缕剑芒。

    呛!

    伴随着一声长剑入鞘的声音,那股凌厉锋锐的剑芒之气也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瞬息消失不见。

    “蒙空教习,我说了吧,哪怕是偷袭我也打不过我哥的。”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陈汐心中一震,抬眼望去,却见弟弟陈昊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一侧的巷子口。

    而在弟弟身边,赫然正是被誉为松烟学府第一剑修的紫府六星境高手蒙空!

    “哥,你不会怪我吧?”

    陈昊一脸乖巧地来到陈汐身边,解释道:“蒙空教习说,我这一个月的修炼进步奇大,剑法已经突破知微境界,抵达入境之地,肯定能打败你。谁知道……”

    陈汐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声音温和打断道:“不用跟我解释,进步是一件好事,不过以后可别再拿我试手了,知道吗?”

    陈昊狠狠点头:“嗯。”

    “你修为提升了?”

    蒙空突然开口道,刚毅的脸色中透着一股惊疑之色。

    陈昊刚才的举动,并非出自他的授意。不过在之前的时候,蒙空曾言之凿凿地跟陈昊说过,以陈昊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打败其哥哥陈汐。

    蒙空做出如此评价也有原因的,因为一个月前,陈汐还是先天三重境的修为,并且据他判断,陈汐似乎并不擅长于战斗。

    而陈昊则不一样,小家伙无疑是一个罕见的修剑天才,在松烟学府的一个月,不仅把剑法臻至入境地步,连修为也连续突破两阶,达到先天三重境界,打败其哥哥陈汐应该绰绰有余。

    却不料陈昊原本十拿九稳的一剑,却被陈汐轻而易举地躲开,自然引起了蒙空的好奇与惊奇。

    “我的境界的确进步了,先天八重。”陈汐答道,蒙空教习是陈昊的修剑老师,又跟白姨有着特殊的关系,自己的修炼进度,完全没有隐瞒他的必要。

    “先天八重啊,哥,你太彪悍了!”陈昊张大了嘴巴,小脸上尽是崇拜之色。

    “一个月内境界连续突破五阶?”蒙空也无法保持淡定了,眼神古怪地盯着陈汐,就像盯着一个怪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