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流云剑宗

    这对兄弟果然是人中龙凤,弟弟于剑道展露无双锋芒,哥哥于修为上高歌猛进,若是陈氏一族不曾覆灭,绝对能在两人手上铸就无上辉煌!

    蒙空内心赞叹不已。

    若是被松烟学府众多教习弟子知道有着黑面教习美誉的蒙空也会赞美别人,绝对会惊掉自己的下巴。

    “对了,松烟学府不是禁止学生外出吗?”陈汐问道,看到弟弟陈昊旁边的蒙空,他隐约觉得该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陈昊点头道:“哥,蒙空大叔说要带我离开松烟学府,前往南疆龙渊城,拜入流云剑宗修习。我这次出来,就是来听取你的意见的。”

    流云剑宗?

    陈汐心中猛地一震,把目光投向蒙空。

    若是把宗门分作三六九等的话,位于南疆腹心之地龙渊城的流云剑宗绝对称得上是一流宗门。据说有好几位地仙级别的强横剑仙便隐居在流云剑宗内,底蕴之雄厚,放眼整个南疆也极少有能与流云剑宗比肩者。

    “陈昊在剑道上悟性绝佳,难得的是剑心坚固,极为适合剑修之路。我觉得应该让他去流云剑宗接受最正统的修剑学习,而不是在松烟城这样的小地方学习,否则会耽误他的前程的。”

    蒙空沉声道:“另外,你也不用担心路上的安全,我会一路把他送上流云剑宗的。”

    陈汐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因为一个月前,爷爷陈天黎就是为了把弟弟送入龙渊城参加千剑宗的考核,而丧命于敌人手中的。

    此时听有蒙空相伴,陈汐彻底放下心,看着弟弟的眼睛,认真说道:“你也长大了,哥哥尊重你的选择。流云剑宗比之千剑宗更为强大,你若真决定去,就务必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

    陈昊神色坚定道:“哥,你放心吧,待我学艺归来,一定杀了咱们陈家的所有仇人!”

    仇恨植入骨髓了吗?

    蒙空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忧虑,越是心智坚定的人,就越是执拗顽固,陈昊若是被仇恨蒙蔽了剑心,极有可能在未来的某天走火入魔。

    陈汐眉头一皱,呵斥道:“以后莫要再提报仇之事,若让我知道你私自去寻觅仇家,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哥哥了。”

    “噢。”陈昊见哥哥发火,悻悻低下了头颅,只不过他眼睛中的倔强之色却是丝毫不改。

    “这样吧,等你达到两仪金丹境的时候,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再也不管你了。”陈汐怎会不了解弟弟的心思,知道堵不如疏,当下提出一个折中意见。

    “这个提议好!”

    陈昊兴奋地抬起小脸,叫道:“哥,你等着吧,我会很快就达到两仪金丹境界的,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再阻拦我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兄弟两人伸出拳头,紧紧攥在一起。

    蒙空微微一笑,正待说些什么,猛地转过头,望向远处。

    夜色中,一道黑影快速掠来,身影如风,气息却流露出一丝仓皇惊恐之意。

    “陈汐!”

    狂奔的黑影骤然停下脚步,看着立在远处的陈汐,惊呼出声。

    这下,陈汐和陈昊也终于认清楚来人,赫然就是李氏家族的吴管家。

    吴管家很狼狈,枯瘦的脸色苍白直欲透明,神色中还残留着一丝惊恐和苦涩,落在陈汐三人眼中,不禁都有些好奇。

    这家伙平白无故地,怎会出现在平民区呢?

    又是遭遇了怎样的事情,会令得他堂堂李家大总管狼狈成这个样子?

    吴管家目光在蒙空身上一扫,不由一愣,想起陈汐家门前的洛冲,脸色愈发变得难看,难道这一切都是这家伙埋下的圈套?

    前有将军府麾下第一高手洛冲守护家门,后有松烟学府战力第一的蒙空一起跟着支援,这不是埋伏是什么?

    “陈汐你欺人太甚!有埋伏,有后援,好毒辣的计谋,等着吧,我李氏家族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狠狠撂下一句狠话,吴管家再不敢逗留片刻,折身落荒而逃。

    什么意思?

    不仅是陈汐,连陈昊和蒙空也听得一头雾水。

    他们可不知道,在吴管家心中,早已把今晚的一切认定为陈汐处心积虑设下的圈套,为的就是把他和李寒三兄弟一网打尽。

    “哼,李家的一条老狗而已,不用放在心上。”蒙空冷哼一声,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哥,我在松烟学府修习时,那老狗是不是又找你麻烦了?”陈昊咬牙切齿道,小脸上尽是杀意。

    陈汐摇了摇头:“咱们赶紧回家吧,吴老狗今夜落荒而逃,说不定原因就在咱家附近呢。”

    蒙空内心又是一阵惊叹,短短接触不到片刻,陈汐就能大致判定出吴管家狼狈逃奔的缘由,此等心智称得上近乎于妖啊!

    “蒙空!”

    “洛冲!”

    当来到陈汐家门口,看到台阶上坐着的秦红棉,以及身旁肃然而立的洛冲时,蒙空神色一怔,惊讶出声。

    也就在蒙空刚刚开口,洛冲眼眸中陡然bào shè出一团冷光,几乎在同一时间惊疑出声。

    显然,两人应该彼此熟识,至于关系如何,陈汐却是无法断定,不过他终于确定一件事,吴管家的逃窜,必然跟洛冲这位将军府麾下第一高手脱不开关系。

    “蒙空,你终于肯走出松烟学府了,今日,可敢与我一战?”

    洛冲就像小孩看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目光灼热地盯着蒙空,高大的身躯上猛地涌出滔天战意!

    “没工夫。”

    蒙空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语气平淡,仿似丝毫都不担心洛冲对他出手。

    其实,蒙空有点头疼见到洛冲。

    在别人眼中,洛冲或许是只能敬畏的将军府大统领,但在蒙空眼中,这家伙绝对是个嗜战如狂的疯子,只要被这家伙人作为为可堪一战的对手,他就会像狗皮膏药似的粘上来,除非痛痛快快地与其一战,否则绝对逃不开这家伙的骚扰。

    蒙空不惧与洛冲一战,但身为一名骄傲的剑修,他的剑是用来shā rén的,而非切磋所用,也从不愿自己的剑成为别人的磨刀石,所以他绝对无法答应此事。

    “不行,今日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好不容易逮到你,可不能就这么轻松地放过你。”

    此刻的洛冲就跟一个疯子无疑,呛啷一声抽出狭长漆黑的斩灭刀,恐怖的气机迸射而出,瞬间牢牢锁定蒙空。

    “你敢动手,我就以松烟学府的名义告之将军府,身为将军府的大统领,竟然当街惹是生非,也不知秦将军知道此事该如何作想?”蒙空神色不变,慢悠悠说道。

    “你……无耻!”洛冲被击中软肋,暴跳如雷。

    “哼。”

    “你太无耻了!”

    “哼。”

    “你简直无耻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哼。”

    看着眼前像小孩拌嘴似的洛冲和蒙空,陈汐和陈昊互视一眼,彼此无语。

    这还是那个名动松烟城的将军府麾下第一高手吗?

    这还是那个被誉为松烟学府战力第一的剑修吗?

    “你就是陈汐?”

    有人比陈汐兄弟俩淡定,甚至是完全无视了洛冲和蒙空,她自然就是痴狂于符道的将军府小公主秦红棉。

    “噢,我是。”

    陈汐回过神来,打量了一遍秦红棉,见是个气质素净明丽的少女,不由微微有些奇怪,这都深夜了,她怎会会在自己家门口,身旁还有洛冲这样的高手护卫着等等!

    难道她就是将军府那个及万般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秦红棉?

    “终于找到你了。”

    秦红棉开心一笑,从小巧精致的百宝囊中取出一沓符箓,飞快说道:“这些都是我从市面上购买的你制作的符箓,符纹结构新颖神秘,别具一格,并且威力也提升近一倍,我想知道其中的原理,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帮我解惑?”

    将军府的小公主秦红棉痴于符道,在松烟城内几乎人所周知,此刻听闻少女一张嘴就是符箓、符纹结构一类的,陈汐终于确定了眼前这位素净明丽的少女的身份。

    “我只是一个制符学徒,好像帮不上你的忙吧?”

    秦红棉睁大眼睛,惘然道:“可是这些符箓都是你制作的呀,你怎么会帮不上我呢?”

    “我……”

    面对一个痴于符道,心思纯净不染事故的少女,陈汐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想了想,从秦红棉手上拿过一张符箓,略一打量,就认出是自己感悟伏羲神像之后,所制作出的一张新型土盾符。

    “这个我的确无法讲解其中的缘由,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就连我自己也没搞清楚为什么能制作出这样的结构。”

    “真的?”秦红棉睁着清澈无辜的眼睛,一副迷糊不解的模样。

    陈汐点点头,他的确没有欺骗秦红棉,那些新型符文纯粹是在制符时心里别扭之下的产物,具体原因他尚且搞不清楚,还哪敢应承下秦红棉的请求。

    “怎么会这样呢?”秦红棉扁了扁小嘴,眼圈一红,眼泪就吧嗒吧嗒地掉落下来。

    陈汐愕然不已。

    “小子!你可知道我家xiǎo jiě在此足足等了你一天的时间?”

    见秦红棉掉泪,洛冲陡然冲了过来,沉声呵斥道:“亏我还出手帮你杀掉李家派来的三名刺客呢,却想不到你小子竟然如此狼心狗肺!”

    “洛叔叔,不怪他的,是我不好。”秦红棉在一边掉泪,一边低声劝解道,模样柔弱娇嫩,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见此,洛冲愈发恼怒了,盯着陈汐的眼睛,沉声道:“今天你不答应xiǎo jiě,老子非把你绑进将军府不可!”

    “你敢!”一直不曾说话的陈昊率先跳了出来,小脸愤怒地盯着洛冲,大叫道:“我哥又没得罪她,凭什么要绑我哥?”

    陈汐拦住弟弟,摇了摇头阻止他再说话,然后把目光落在秦红棉身上,轻声道:“我的确不知怎么做到的,不过我却可以给tí gòng一个建议。”

    秦红棉眼睛一亮,擦掉眼泪。

    “我觉得修炼一门观想之法,令自己的神魂强大起来,对于符道应该有着极大的补益。”

    陈汐沉吟片刻,缓缓开口。

    “观想之法?”

    话音刚刚落下,洛冲和蒙空就同时惊呼出声,脸上皆是不可置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