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玲珑阁

    看着蒙空和洛冲脸上的惊愕之色,陈汐不由感到有些奇怪,修炼观想之法有什么问题吗?

    “哥,我听蒙空教习说过,神魂观想之法极其罕见,在整个松烟城内,拥有观想之法的势力不超过三家。”

    “观想之法之所以如此珍贵,就在于它的传承不能以玉简、图书、文字的形式出现。而是需要通过一种秘法由原主人亲自传授,且只能传授一人,不能广泛传授,这也正是其罕见的原因。”

    弟弟陈昊看出陈汐的疑惑,在耳旁低声解释道:“不过,我也听闻,在那些底蕴雄厚的古老宗门中,拥有着不同的观想秘宝,乃是大神通者以自身意念锻造而成。通过观想秘宝也可以感悟到观想之法,像流云剑宗的铭剑石,就是一种神秘莫测的观想秘宝。”

    陈汐恍然,想起脑海中的伏羲神像,这才深刻地感到其珍贵起来。

    “我会尽管学到观想之法的,若还无法感悟到这些符纹结构的神韵,我再来找你哦。”秦红棉握紧小拳头,清澈的眼眸中涌出炽热坚定的光芒,跟陈汐挥了挥手,就转身离开。

    “蒙空,这次就算了,下次我一定要跟你比一场!”洛冲见状,也顾不得向陈汐问及观想之法的事情,狠狠瞪了蒙空一眼,颇为不甘地跟了上去。

    “这疯子终于走了。”

    看着两人离开,蒙空笑了笑,转头望向陈汐,目光古怪道:“怪不得你进阶这么快,原来是修炼了观想之法。”

    “应该是吧。”陈汐随口答了一句,不愿多说。

    “观想之法神妙莫测,极其罕见珍贵,你以后别跟人谈及此事,否则说不定有性命危险。”

    蒙空笑道:“不过你放心,洛冲人虽疯癫,但却决不会把你的事情泄露出去的。”

    陈汐点点头,心中却暗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以后我决不会再向任何人说及此事,这次自己差点给自己埋下一个祸根……”

    第二天,蒙空就带着陈昊踏上了前往南疆龙渊城的路。

    陈汐本就因为弟弟的离开感到有些难过和不舍,当看到白婉晴也携带兮兮,跟着蒙空一道离开,心情愈发低落起来。

    “哥,你放心,我会好好努力的,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担心我……”

    “陈汐,从那天带着陈昊去见蒙空,我就已经答应他离开松烟城,回到南疆龙渊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是去龙渊城,一定要来看白姨哦。”

    “陈汐哥哥,兮兮走了,这是兮兮最喜欢吃的绿橙糖果,咱们一人一半,吃了后就是兮兮最要好的朋友了,再见啦。”

    耳畔兀自萦绕着弟弟、白姨、兮兮的声音,陈汐坐在房中呆坐许久,缓缓打开手中一张锦书。

    “陈汐,修炼一途杀机四伏,想要走得更远,你必须拥有与自身修为与之相配的强大武力。而昨夜与你深谈,才发现你似多年不曾习武,武道修为浅显不堪,此乃修者大忌。”

    “切记,武道修为是战斗的根基,剑法、掌法、刀法……无论是何种武技,一定要寻觅一条属于自己的战斗之路,如此方才称得上一名真正的强者!”

    “多多保重,后会有期——蒙空。”

    呼……陈汐看完锦书,长长吐了一口浊气。

    昨夜跟蒙空这位松烟学府战力第一的剑修交谈许久,陈汐获益匪浅,明白自身修为虽一路飙升,但所能施展出的实力,却是差强人意。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只顾制符和厨艺,而忽略了武技修炼。

    如今看到蒙空特意留给自己的锦书,陈汐感激的同时,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豪气。

    之前的日子里,由于需要维持生计,帮弟弟缴纳学费,他的时间都用来制符和学习厨艺上,根本无暇修炼武技。如今,随着弟弟的离开,他只需补足松烟学府的学费,就可以抽出时间来,好好修炼武技。

    “可惜,我陈氏一族被毁,上千部武技典籍被毁,爷爷也仅仅留下一部吐纳功法《紫霄功》,便即被仇人所害,我若想修炼武技,恐怕还需要拜入一家学府才行。”

    陈汐默默思量许久,起身走出房间。

    张氏杂货店。

    由于新型符文被xiāo shòu告罄,这些天疯狂抢购的火爆场面渐渐冷清下来。

    但是,较之以往,张氏杂货店的名头却已是彻响整个松烟城,每天的客源也比以往多出了数倍。在这种情况下,店老板张大永是不愁赚不到元石的。

    “张大叔。”陈汐推门而入。

    看到陈汐,坐在柜台后方打盹的张大永猛地睁开眼睛,喜笑颜开。而在一旁忙碌的十几个制符学徒也纷纷停下手中动作,脸上齐齐露出艳羡敬服之色。

    因为新型一品符箓的出现,他们这些制符学徒也沾了陈汐的光,薪酬有了极大提高,哪能还跟以前一样再冷嘲热讽陈汐呢?

    扫把星怎么了?

    只要能给大家带来好处的,就是霉神转世,也值得大家笑脸相迎!

    陈汐之前一直在清溪酒楼的小黑屋里呆着,并不知道自己的新型符文在市面上受欢迎的火爆程度,也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冠上了“神秘制符大师”的荣誉称号。

    所以他有些奇怪地扫了众人一眼,心情较之在场诸人,却要平静坦荡许多。

    “好小子!消失整整半个月了,你还有脸见我啊?”笑眯眯把陈汐请进一座雅致的房间后,张大永佯怒出声。

    陈汐有点汗颜:“大叔,我这些天有点别的事情,一时无法脱身,所以……”

    “好了,你已经长大了,你有你的事情要做,大叔能理解。”

    张大永挥了挥手,浑不在意说了一句,然后笑眯眯问道:“这次来制作了多少张符箓?”

    陈汐摇了摇头,斟酌道:“张大叔,我以后恐怕不能制符了,我要专心修炼武技,提升自己的实力。”

    张大永一愣,许久才回过神来,感慨道:“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

    从张氏杂货店走出来,陈汐心情有点复杂。

    这些年来,若非张大永的照顾,他和爷爷、弟弟恐怕早就沦为街头乞丐。如今为了修炼武技,他不得不辞掉这份工作,心情不禁有些惭愧。

    “张大叔,这份恩情我陈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在张氏杂货店的牌匾前驻足许久,陈汐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毅然转身离开。

    玲珑阁。

    玲珑阁是专门售卖功法的场所,从低级功法到高级功法,应有尽有,极大地满足了许多散修的需求。甚至不乏有家族、学府一类的大势力修者前来淘宝,在松烟城内颇有名气。

    “炼气方面,我修炼的是家传《紫霄功》,炼体方面修炼的是季禺前辈所传授的《周天星戮锻体之术》,该修炼何种武技才能发挥出我的实力呢?”

    陈汐此刻正立在柜台前,看着琳琅满目的各色武技典籍,有些无从下手。

    “前辈,要不要我帮您甄选一些功法呢?”旁边一个美貌女侍者开口建议道。

    陈汐想了想,问道:“炼体方面的武技有哪些?”

    女侍者一怔,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屑,在松烟城,炼体者大多是一些身份卑贱的苦力,无钱无势,穷苦不堪。

    此时听陈汐想要购买炼体方面的功法,女侍者自然把他当做了挣扎在穷困中的苦哈哈看待。

    “炼体流的功法很少,只有十余部,请朝这边看。”女侍者的态度变得冷淡起来,连“前辈”都不叫了,指着柜台角落处。

    “《伏虎锻骨爪》、《龙形腿法》、《降魔大手印》、《金鹏身法》……”陈汐一部部扫过去,不由讶然道:“每一部的价钱都在百颗元石以上,这还都是基础炼体武技,价钱似乎有点离谱吧?”

    女侍者心中愈发鄙夷起来,淡淡答道:“这都是我珍珑阁搜集来的珍品,即便是基础武技,也比市面上的烂大街货色强得多,若是嫌贵,您可以去其他地方看看。”

    说着,女侍者转身离开,嘴中兀自嘀咕道:“买不起就是买不起,还嫌贵,哼,这些体修真是穷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陈汐摇了摇头,懒得跟女侍者计较,花费一百多块元石购买了一部《大崩拳》,刚走出玲珑阁大门,却被人从背后叫住了。

    “陈汐!”声音低沉有力。

    陈汐扭过头,却见身材高大威猛的洛冲从玲珑阁走了过来。

    “这是十三枚炼体玉简,xiǎo jiě帮你买的,你收好。”洛冲说着,丢给陈汐一个百宝囊,便即转身又走进玲珑阁。

    这是怎么回事?

    陈汐愕然不已,目光朝珍珑阁一扫,赫然看到一袭素裙的秦红棉在向自己挥手。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被她看到了?

    肯定是这样,否则洛冲怎会无缘无故地丢给自己一些炼体玉简?

    不过陈汐却无法接受这份馈赠,无功不受禄,他不想欠下这份人情,于是再次走进珍珑阁,然而四下一望,却早已不见了秦红棉的踪影。

    “前辈,对……对不起。”

    那名女侍者走了过来,仿似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一般,低声道歉,声音中透着一丝颓然和浓浓的敬畏,再没有一丝刚才的冷漠讥诮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