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点拨

    从玲珑阁出来,陈汐没有逗留,马不停蹄地来到清溪酒楼。

    看到之隔一日就回来的陈汐,马老头不禁感到有些欣慰,小家伙不错嘛,知道抓紧时间提升厨艺,“我要在小黑屋内闭关修炼。”陈汐提出自己的请求。

    昨天吴管家针对他的刺杀行动,虽被洛冲误打误撞地破除掉,但陈汐却丝毫不感到轻松,心中的危机感有增无减。

    为了保护好自己,他不得不先辞去制符的工作,打算从此以后就呆在清溪酒楼中,一边修习厨艺,一边修炼武技。

    闻言,马老头愈发高兴了,大手一挥:“行,我会把所有食材都给你准备好的。我很期待你进阶二叶灵厨师那一日。”

    陈汐暗自松了口气,点点头:“我会好好努力的。”

    很快,陈汐便再次来到小黑屋内,看着四周堆积如山的食材,喃喃道:“有了这些食材,不禁可以修炼厨艺,并且可以补充真元和滋养体魄。再加上这里安静安全,不虞被外界打扰,抽出晚上的时间,在此修炼武技也是极好的……”

    没有再耽搁时间,陈汐开始着手甄别和分拣食材,按照不同属性和口味把他们一一分类。

    有了上次的经验,陈汐做这些已经显得游刃有余,没用多久,就已把满屋子的食材划分好。

    然后来到厨台前,开始烹饪。

    如今的陈汐,厨艺已经达到一叶灵厨师的级别,无论是刀工、火候、还是对食材口味的搭配,都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不过,想要进阶二叶灵厨师,就必须烹饪出能够对先天境修者大有补益的菜肴来,这对于陈汐而言,还有着不小的难度。

    庆幸的是,有了马老头的支持,陈汐丝毫不用担心食材短缺的问题,即便失败了也不怕,完全可以在一次次尝试中,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厨道之路。

    厨刀如雪翻飞,剖解完食材,陈汐操纵着灵火,把食材倾倒进铁锅中,小心烹饪。

    他的手腕沉稳灵活,神情专注集中,按照一种奇异的韵律连续抖动铁锅铁勺,各色食材在滚热的油锅中翻滚不休,如同浪花重重拍打,煞是好看。

    陈汐明显察觉到,自己这次烹饪菜肴,比之以前要显得流畅轻松许多,各种食材在铁锅中发生的细微变化,无一不被他了然掌握心中。

    “应该是自己日夜观想伏羲神像的原因,这种感觉简直跟制作那些新型符文时一模一样!”

    陈汐暗自惊叹不已,也充分了解到观想之法的珍贵之处。

    兹啦!

    就在这一恍惚的时间,铁锅内的食材彻底糊了。

    陈汐连忙专注心神,不敢再胡思乱想。

    不过即便如此,整整一下午,陈汐依旧是在失败中度过的,没办法,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只靠他独自一个人独自去摸索,明显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失败品都被他一一填进了独自里,一是为了分析失败的原因,二来这些食材虽烹饪失败,但仍旧残留着大量灵力,恰可以补充丹田内损耗的真元。

    直至夜色降临,陈汐这才停下手中动作,开始盘膝打坐。

    修习厨艺整整一个下午,对他的心神消耗极大,此刻甫一打坐,心神很快就沉浸在一股宁静平和的状态中。

    哗啦啦!

    澎湃的真元犹如滚滚大河一般,在周身经脉内游走不休。

    这些真元皆是陈汐一下午吞下的食材中所蕴含的灵力凝聚而成,积蓄在身体内,宛如一颗颗灵丹妙药一般,随着陈汐甫一运转功法,迅速化作纯净的真元滚滚涌入丹田。

    一个时辰后,陈汐从打坐中醒来,察觉到修为明显提升了一截,心中不由一喜,若是按照这种势头修炼,恐怕不出一个月,自己完全能够进阶先天九重境界了!

    抵达先天九重,只需积蓄足够的真元,就可以于丹田中开辟紫府,奠定道基,成为一名踏上仙途的真正修者,到那时不仅可以遁空飞行,且能够操纵法宝,实力得到一个巨大的蜕变!

    “不过,若想闯过季禺前辈所说的试炼山峰第一重之地,还必须把炼体功法同样臻至紫府境界,我如今才把《周天星戮锻体之术》臻至第三重,还差两重才能修炼至后天圆满,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进阶先天境界,更别说紫府之境了……”

    陈汐默默思索片刻,从怀中摸出一个百宝囊。

    百宝囊是秦红棉委托洛冲所赠,其内是十三部基础炼体功法。陈汐在玲珑阁所看到的《伏虎锻骨爪》、《龙形腿法》、《降魔大手印》、《金鹏身法》也赫然在其中。加上他之前花费百多颗元石购买的《大崩拳》总计十四部炼体武技。

    一天之内,获得十四部炼体武技,陈汐也不由为之振奋不已,放在眼前迫不及待地仔细翻阅起来。

    《伏虎锻骨爪》乃是专门锻炼手指功法的武技,招式迅猛刚劲,穿透力极强,裂石碎木,摧枯拉朽。

    《龙形步法》分作困龙踱步、游龙跨步、狂龙大步、飞龙健步、白龙奇步、腾龙越步、金龙莲步八步,分别针对进步、行步、跃步、退步、撤步、侧步、转步、曲步八种最基础的步法,又称天龙八步,攻守兼备,变化神妙无比。

    《降魔大手印》以手结印,力道浑厚凝聚,并且能够凝聚气血之功,令双手鲜红如血,增强双掌的威力,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金鹏身法》则以速度快逾闪电而着称,是一门流传甚广的轻功提纵之术,修炼到至高境界,能够在一瞬间躲开万箭齐射而毫发无伤。

    连看数部武技,陈汐越看越不知该如何抉择了,似乎哪一部都是他需要的,而没有一部是他不喜欢的。

    这种感觉很痛苦,就像面对一桌丰盛的菜肴,不知该从何下口一样。

    “还犹豫什么,我问你,你最想学什么?”

    一道包含沧桑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伴随着声音,四蹄如墨,头生独角的季禺陡然出现在房间中。

    “你能出来?”陈汐大吃一惊。

    “谁告诉你我不能出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想要学什么?”季禺懒洋洋摇了摇脑袋,身上乌光一闪,已化作一名面容清癯的老者,风度翩翩,气质出尘。

    陈汐一愣,陷入思考中。

    季禺没有打扰他,修习何种武技,关系到一个人的战斗强弱,有人擅长用剑、有人擅长用刀,关键还看这种武技是否适合自己。

    许久之后,陈汐突然开口道:“我要学习攻击力最强的和逃跑最快的。”

    季禺一怔,似笑非笑道:“你是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陈汐点点头,落落大方地承认了自己的小心思。在他看来,有神秘的季禺在,自己只需提出自己想要的,具体的就听殇的,绝对没错。

    “你很不错。”

    季禺难得地夸赞了一句,随即神色一整,认真说道:“武技并无强弱之分,对神魔炼体者而言,攻击力体现在神通功法上,对炼气士而言,但若论攻击力之凌厉,当属剑法为第一。”

    “神通乃是神魔炼体者独有法门,像法相天地、掌中山岳、法华金身皆是一些具备焚山煮海威力的强大神通,一般而言,炼气士是学不来的,不过并不绝对,有些兼具炼体和炼气法门的强者,自然也能够掌控神通法门。”

    “同样,炼气士运用真元所掌握的法诀妙术中,也各有恐怖的威能,配以法宝一类的wǔ qì,实力也不容小觑。”

    “不过,有一点却是通用的,那就是无论何种武技,何种修炼方法皆离不开身法,而身法的运用,最大的妙用便在于可以游刃有余地脱离战局,而不至于陷入危机之中。”

    “现在,你知道该修炼何种武技了吧?”

    “神通、剑法、身法!”陈汐毫不犹豫答道,听了季禺的分析,他所纠结的问题豁然开朗,宛如醍醐灌顶一般,令他瞬间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

    他如今炼体和炼气双修,炼体方面修炼神通,炼气方面则以剑法为重,而身法则是为了保命。

    季禺颔首道:“不错,不过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淬炼身体的发力技巧,这是所有功法的基础所在。”

    说着,季禺走至陈汐身前,弯腰从十四枚玉简中挑出一部《大崩拳》。

    “这些功法真够烂的,只这部功法比较全面,但还是有着不少瑕疵,我帮你修缮一下。”

    季禺皱眉点评了一句,伸出手指在玉简上一抹,片刻后,抬手把玉简丢给陈汐:“等你把这部拳法修至收发一切随心的地步,就足以掌握身躯每一个关节的发力技巧了。”

    陈汐接过玉简,并没有急着翻阅,而是指着地上的其他玉简,问道:“这些功法呢?我用不用学?”

    “鸡肋而已,不修也罢。”季禺回答得极为果决。

    陈汐有点不舍,这些武技都是秦红棉所赠,也是他距今为止拥有的所有武技,就这么丢掉,的确有些可惜。

    尤为重要的是,他虽明确了修炼方向,却并没有所应有的功法典籍,一想到还要花费元石去购买跟神通、剑法、身法的功法,他就有点头疼。

    腰包不鼓,愁shā rén啊!

    等等!

    自己身边不是还有个活了百万年之久的老怪物吗,自己还用头疼这些问题吗?

    陈汐眼睛一亮,抬头望向季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