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苏娇

    “自然是清溪酒楼的老板了。”苏娇轻轻一笑,随即轻叹道:“她可是龙渊城有名的天之骄女,杜氏家主的掌中宝贝,就连我也不敢轻易得罪于她的。”

    什么!

    清溪酒楼的幕后老板竟然是龙渊城杜家的大xiǎo jiě?

    满座皆惊。

    龙渊城是百万里南疆的核心之地,宛如王都般的所在,整个南疆几乎所有称得上实力恐怖的大家族、大宗门皆盘踞于此。

    而在这众多大势力中,尤以八大宗门、三大学府、六大家族最为引人注目。这些大势力实力之强,底蕴之雄厚,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到。

    像苏娇出身的苏氏,杜清溪出身的杜氏,便是龙渊城六大家族中的两个,李氏家族虽然在松烟城称王称霸,可面对苏娇这位来自龙渊城六大家族之一的小姑娘,依旧不得不保持足够的尊重,这,就是实力和底蕴的差距!

    该死!

    若非苏娇出现,这次我李家差点就闯下了弥天大祸……想起清溪酒楼的恐怖背景,李凤图就一阵后怕不已。

    “各位叔伯无须担心,也不用再为一个破灭家族的废物出手了,据我所知,杜清溪似是想要把他培养成灵厨师,带着他进入南蛮冥域试炼之地,到那时,我进去把洞冥令抢过来就是了。”

    苏娇神色恬淡平静,就像在说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轻声笑道:“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个自幼跟我订婚的家伙究竟有何能耐。”

    “苏姑娘既然来松烟城了,身为东道主,就由我陪你一起去吧。”李淮朗声开口,眼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浓浓的热切。

    “那就有劳了。”

    苏娇笑吟吟颔首,神色恬淡依旧,看不出她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

    三个月匆匆而过。

    陈汐坐在地上,缓缓打开一本书籍。

    书籍上记载着他这三个月的修炼体会和心路历程,从那次杀掉双首紫犀大妖那天起,他就开始一笔笔在书页上记下每天的修炼所得。

    之所以如此做,陈汐也说不出个原因,好像是因为告别了从事四年之久的制符工作,令他感到难以适应,所以才会总想拿起符笔乱写乱画一番。

    其实陈汐自己清楚,他还是极为喜爱制符的,喜欢从自己笔端倾泻而下的符纹图案,喜欢那些玄妙纤细充满美感的符纹轨迹……而如今,这一切则以文字的形势出现在书籍上,一点一滴地记载着他不愿跟别人倾诉的心事。

    “很开心,季禺前辈赞许我步法进步神速,其实我知道,若没有季禺前辈的指点,我决不可能这么快把《天龙八步》臻至“知微”境界。”

    “今夜修炼《乱披风剑法》剑法不得要领,迟迟无法突破“知微”之境,心情很是懊恼,坐于溪畔发呆,想起弟弟以左手练剑兀自坚定不懈,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懊恼退缩呢?”

    “终于成为一名二叶灵厨师了,裴姵和乔南都赞美我是厨道天才,马老头则表示强烈反对,说是怕把我惯坏了,不利于我的成长……哈哈,其实马老头脾气虽暴躁古怪,性格还是蛮可爱的。”

    “深夜,行走于南蛮禁地,偶遇一先天境神兽大力黄猿,皮若精铁,刀剑难伤,其速如电,力大无穷。见逃脱不得,毅然奋起而战,直至真元枯竭,肉身重创,方才以剑法洞穿其喉,击毙当场。此次历经生死恶战,大崩拳终于进阶第三重“崩石如针”之境,连同剑法也进阶“知微”,真是可喜可贺,季禺前辈笑说,当浮一大白!”

    一页页翻看过去,仿佛看到了自己当时的喜怒哀乐,陈汐唇边不由浮起一丝笑意。

    “咦,你小子竟然还会笑?”

    马老头推门而入,惊讶开口。在他印象中,陈汐的确如同其绰号“面瘫陈”那样,脸色都没有过变化,此刻见到陈汐唇边一闪即逝的笑容,不由大感惊奇。

    陈汐合上书籍,问道:“是不是该修习三叶灵厨师的厨艺了?”

    “你还没有进阶紫府境,现在学习进步不大。”马老头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次来时通知你,待会杜老板找你有事相谈。”

    说着,马老头一瞥眼看到陈汐身旁的玉简,拿起一看,不由愕然道:“乱披风剑法?”

    “嗯。”陈汐点点头。

    那次猎杀紫犀大妖获得的储物戒指中,储藏着三千块灵晶,两个月前,他拿出五百块灵晶托裴姵在市面上购买了这部《乱披风剑法》。

    《乱披风剑法》在中品武技中也算是珍品,剑招以飘渺如风,凌厉灵虺着称,经过洞府之灵季禺亲自修缮之后,寥寥六招剑式已完全改变了一个模样,品质更是上了一层楼,令陈汐爱不释手。

    “不错,修炼一些剑法可以用来自保。”

    马老头干咳道:“不过陈汐啊,我觉得你的心思应该放在厨道上,像你这样具备厨道天赋的少年,完全可以达到灵厨师的最高境界,声震整个大楚王朝,到时候就是连楚皇也会邀请你做他的御厨的。”

    马老头给陈汐画了一个足以令所有灵厨师亢奋的诱人大饼,陈汐却是无动于衷,因为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根本不可能一辈子做一名灵厨师。

    “唉,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我也不勉强你。若有机会,你去参加一下大楚王朝十年一度的灵厨榜****,算是帮我完成一个心愿,怎样?”

    马老头拍了拍陈汐的肩膀,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紧张和期冀。

    这或许就是马老头这辈子都渴望完成的夙愿吧?这让陈汐想起自己的爷爷,老人家临死都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重建陈氏家族,可惜愿望未曾实现,便已被敌人杀害……想到这,陈汐心中一酸,神色坚定道:“我答应您!”

    马老头愣了愣,半响之后,默默转身离开,直至走出房门,这才猛地放声大笑起来,低沉沙哑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欢愉和欣慰。

    若是爷爷活着,见我修为突飞猛进,也会像马老头这样开心地大笑吧?

    陈汐摇了摇头,努力驱散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拿起符笔在一张空白的纸上书写着什么。

    咕噜咕噜……季禺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小黑屋中,拎着酒葫芦灌了几口,问道:“写好了吗?”

    陈汐嗯了一声,把被一行行苍遒字迹填满的纸张递了过去。

    纸张上的字迹分作四大类。

    第一类,修为篇,炼气先天圆满,炼体先天第五重。

    第二类,武技篇,《大崩拳》臻至天人合一圆满之境;《天龙八步》臻至“知微”之境;《乱披风剑法》臻至“知微”之境。

    第三类,兵器篇,青冲剑,不入阶法宝。

    第四类,自我战力评估:紫府之下无敌手,然,越境界挑战对手胜率不大。

    从修炼身法和剑法那天起,季禺便要求他每一个月抽出一天的时间,用来自省,体悟实力变化和总结战斗经验。

    按季禺的说法无苦修,不足以谈进步;无自省,何以成大事?

    陈汐很喜欢这种做法,只有善于总结经验和反省自我,方能弥足自身缺陷,在修炼一途上走得更为踏实迅速。而这种书写自省的纸张,则被他珍惜地保留起来,编撰成册,名之为《自省录》。

    季禺看罢,不置可否,拿起笔在上边又添加了一行字:“神魂,念力之境。”

    陈汐拿过一看,不由一愣。

    据他所知,在人体中,神魂可以说是最为神秘的存在,神魂力量玄妙莫测,大致可以分作感知、念力、灵念、神念、神识五重境界。

    不过,这种力量的划分,并不严谨,有些人天生就神魂强大,踏入先天之境,就已能够凝结念力,而有些人直至踏入紫府境界,神魂力量方才形成感知。

    其中差距,归根究底,大多是因为缺乏神魂观想之法造成的。

    没有观想之法,就无法修炼神魂之力,只能随着修为境界的提高而提高,也正因如此,在修行界中,有一个统一的认知,那就是先天境的修士拥有感知之力,紫府修士拥有念力,黄庭修士拥有灵念,涅盘之上皆为神识。

    “神识妙用绝非你想象那样简单,你日夜观想主人留下的那尊真身烙印,或许就已经发现,神魂力量的强大,不仅能令你感悟力不断增强,同样能反哺于修为和武技上。”

    季禺懒洋洋躺在藤椅中,轻声解释道:“若非你的神魂强大,绝无可能这么快就把大崩拳修炼至天人合一的地步,同样的,你的身法和剑法修为的快速进步,除了勤修苦练,强大的神魂也起着无法估量的作用。”

    其实陈汐早已从制符以及厨艺中,隐约察觉到神魂力量的厉害,此时再听季禺一番讲解,瞬间有种茅塞顿开之感。

    “看来我以后要更加重视神魂的修炼了……”

    喃喃自语一声,陈汐抬起头一看,却不见了季禺的身影,正自愕然,便听到房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陈汐,南蛮冥域试炼三天之后就要开始了,你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