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龙渊子弟

    来人是杜清溪,一袭黑纱勾勒的她窈窕的曲线毕露,俏生生立在门外,乌发盘髻,素面朝天,带着一种冰冷纯净的美感。

    “南蛮冥域试炼?”

    看着门外的杜清溪,陈汐疑惑不已,自幼生长于松烟城,他自是知道南蛮冥域试炼的一切。

    在十万南蛮山脉中,每隔三年就会出现一片环境极为恶劣的奇异空间。

    那里煞气冲天,草木皆无,常年刮着一种灰白色的飓风,分不清楚白天黑夜,最为重要的是,南蛮冥域中天地灵气枯竭,宛如一片死气沉沉的被遗弃之地。对于吐纳天地灵气的修士而言,这里简直就是地狱般的存在!

    不过,经过千年的探寻摸索,人们对南蛮冥虚也有了新的认识。

    这片空间的确没有生灵,但却存在着一种凶残嗜血的煞兽,实力大致有后天圆满境界左右。并且在煞兽的身体中,蕴藏着一种煞珠的宝贝,虽不知其用途如何,但其价值确实极为惊人。

    曾有修士拿着煞珠前往千万里之外的大楚王朝王城所在地锦绣城,一颗煞珠竟然卖到了一百颗灵晶的天价!

    此事传回松烟城,瞬间引起轰动,于是当南蛮冥域再次出现时,松烟城几乎所有修士都蜂拥而去。但古怪的是,只有后天境和先天境修士才能安然进入其中,其他修士甫一踏入南蛮冥域的边缘,便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步伐。

    也正因此,松烟城各大学府和家族势力,连同将军府一道,共同发起了南蛮冥域试炼的huó dòng。鼓励松烟城内那些具备先天境修为的年轻一代,参与到试炼当中。

    一来可以获得煞珠,二来在那环境恶劣的南蛮冥域之中,也能够淬炼修士的生存能力和实战技巧。

    尤为关键的是,许多家族和学府,以获得煞珠的多少作为标准,来考核门下子弟,数目多者不仅能够成为核心弟子,享用普通弟子无法奢求的资源,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财富义工花销。

    并且针对在试炼中获得煞珠数目最多的前三名,将军府会为其派发一份邀请函,邀请其加入南疆龙渊城楚魂卫分支!

    楚魂卫,大楚王朝麾下的修行者机构,若论实力之恐怖,在整个大楚王朝的疆域上,也罕有能与之并肩者。当然,邀请函只是邀请函,想要加入龙渊城楚魂卫分支,还要通过数种极为严酷的考核,难度比参加一个超级大宗门的考核也不逞多让。

    “南蛮冥域煞气冲天,灵力枯竭,并且其中煞兽众多,将时时刻刻伴随着战斗,修士想要在其中生存,除了携带大量的灵石丹药之外,别无他法。”

    杜清溪的声音清冷利落,宛如其冰冷如雪的气质,带着一丝令人不容置疑的味道,缓缓说道“我找你来,便是为了进入南蛮冥域中,为我烹饪菜肴。食材和厨具我已帮你准备好,现在我带你去见两个人。”

    “且慢,我何时答应去南蛮冥域了?”陈汐皱眉道,他很不喜欢被人命令的感觉。

    杜清溪理所当然道:“你是清溪酒楼聘请的灵厨学徒,这是你的职责之一。”

    “可是,为什么是我?”陈汐继续问道。

    “你是马老头的徒弟,修为又已足够进入南蛮冥域,除了你,还有谁满足这个条件?”

    杜清溪似乎被问的有些不悦,秀眉一蹙,“别废话了,从南蛮冥域出来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她转身就走,似是再懒得跟陈汐多解释一句。

    “罢了,走一趟就走一趟吧,我也早就想见识一下南蛮冥域是什么样子了。”

    陈汐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杜清溪说的对,再没有离开松烟城之前,他仍旧是清溪酒楼的一员,既然拿人家的薪水,自然应该承担其相应的职责。

    尤为重要的是,他这几个月来几乎天天闭关在小黑屋中,修习厨艺所花费的食材价值,足够用天文数字来形容了,而杜清溪却不曾向他索要回报,这让陈汐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清溪酒楼后院,一直是杜清溪闭关修炼的场所,环境清幽雅致,寻常除了一些贴心仆役,罕有人能够踏足其中。

    当杜清溪带着陈汐进入庭院时,正有两个青年在等待。

    “他是端木泽,来自龙渊城端木家族。”杜清溪一指其中的白衣男子,简单扼要地介绍了一句。

    陈汐抬眼望去,不由一怔。

    端木泽绝对是一个身材修长,集优雅、英俊、高贵于一身的男子,白衣胜雪,风度翩翩,薄薄的嘴唇轻轻抿着,矜持中带着一丝足以令万千少女疯狂尖叫的微笑。

    不过,陈汐并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端木泽背后的家族。

    虽说杜清溪介绍的极为简单,但是龙渊城八大宗门、三大学府、六大家族这些在街头巷尾传得沸沸扬扬的名字,陈汐怎可能没有听说过。

    这些势力个个底蕴深厚,其古老程度可追溯到上万年前,远非松烟城李氏家族这类才新兴千年的家族能够比拟的。

    端木家族便是六大家族之一,所以在面对端木泽这位出身于端木家族的子弟时,陈汐自然感到有些惊奇,人长得英俊,出身又好,这家伙想必在龙渊城也很出名吧?

    “清溪,你找这人似乎有点不靠谱吧?”

    端木泽抬眼一瞥陈汐,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平淡的语气中却带着一丝气势凌人的味道。他实在搞不懂,杜清溪怎会找了一个灵厨学徒加入他们的行列。

    自幼出生于豪门大家,在端木泽眼中,灵厨师虽说厨艺了得,可厨子终究是厨子,本质还是身份低下的仆役一流,哪能跟自己等人混在一起呢?

    也正因此,虽说杜清溪早已嘱咐过此事,他也答应不会计较,但是当真的见到陈汐时,端木泽心中还是感到极大的不爽,好像陈汐的出现辱没了他的身份一样。

    寥寥一句话,让陈汐对端木泽的印象变得很糟糕,也再懒得与之打招呼寒暄。相反,他倒是希望杜清溪也说自己不靠谱,如此一来,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也就不用再跟这个骄傲得瑟的孔雀男呆在一起了。

    然而令陈汐遗憾的是,杜清溪并没有这么做,她甚至都没有理会端木泽,而是眸光一转,指着另一侧的青年,继续介绍道:“宋霖,来自龙渊城宋氏家族。”

    宋霖长得其实也颇为俊俏,不过他明显是个极为惫懒的家伙,头发蓬松,衣衫邋遢,眼睛微微眯着,浑身像散了架一般,懒洋洋斜靠在庭院中的一颗大树上,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见杜清溪介绍自己,宋霖有气无力地朝这边挥挥手,含糊嘀咕道:“唔,我听清溪说起过你,不过等我睡好了咱们再好好聊……”说着说着,他脑袋一点一点的,又进入梦乡了。

    果然,这宋霖背后的家族同样来自六大家族之一。

    想到这,陈汐心中一动,猛地意识到一件事情,六大家族中也有一个杜氏家族,杜清溪该不会是杜氏子弟吧?

    这种可能性很大。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杜清溪对端木泽、宋霖的态度,三人明显属于同一类人,只不过性格各有不同罢了。

    “一个普普通通的南蛮试炼而已,却引来三个龙渊城大家族子弟的参与,难道其中还藏有什么秘密不成?”

    陈汐心生疑惑,突然举得自己这趟南蛮冥域之行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简单。

    “清溪,你真的要带他一起?”

    见杜清溪无视自己,端木泽不由心中暗怒,脸上却依旧一副坦荡荡的模样,皱眉说道:“我听说那南蛮山脉中妖兽纵横,危险重重,带着他一起,万一遇到一些无法预料的变故,岂不是害了他的性命?”

    陈汐默不作声,心中不由一阵轻叹,想要撵自己走就直接说,为何要找那么多牵强可笑的理由?这些大家族子弟也真够虚伪的。

    “说完了?”杜清溪面无表情道。

    端木泽神色一滞,旋即一脸正色道:“清溪,我这也是为他着想。”

    “说完了,就出发。”杜清溪依旧无动于衷,转身离开。

    陈汐见状,也随之离去,他可不愿跟端木泽呆在一起,谁知道这家伙气恼之下会说出多么难听的话。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庭院,端木泽唇边常挂着的微笑瞬间消失无踪,脸色变得奇差无比。

    “唔,咱们也走吧。”宋霖揉着惺忪的睡眼,有气无力地打着哈气。

    “我不会就这么放过那小子的。”端木泽脸色阴沉,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我倒要看看为了一个卑贱的仆役,清溪敢不敢跟我翻脸!”

    每隔上三年,南蛮冥域便会出现在南蛮禁地之中。

    想要找到南蛮冥域的入口,就必须穿过妖兽横行的一片片广袤森林,而进入禁地,更是有极大的几率碰上盘踞一方的大妖,可谓是杀机四伏,危险重重。

    如今,随着南蛮冥域即将出现,松烟城繁华的街道上的行人明显比之前要多出了好几倍,拥拥攘攘如同潮水,显得喧嚣无比。

    “月桂城、玉莹城、落沙城……似乎南疆所有城市的修士都有出现,这次南蛮试炼简直是盛况空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