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洞冥令

    苏娇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冷,众目睽睽之下,去亲口承认自己家族做出的事情,令她感到无比的难堪。

    竟然是真的!

    那些来自松烟城的修士,一想起这些年来陈汐所遭受的讥笑和嘲讽,心头便一阵发寒,shā rén不过头点地,用这种法子想要把人活活折磨死,手段也太过卑劣了!

    看着周围人群脸上的鄙夷惊诧之色,苏娇的脸色愈发冰冷难看起来。

    呼……陈汐快要控制不住心中沸腾的仇恨,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这股几欲暴走的冲动,再次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我苏家长老们的一致决议,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苏娇强忍着内心的难堪回答完三个问题,目光骤然落在陈汐身上,声如寒冰道:“三个问题回答完了,想必你很满意吧?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小心点,莫死在了这南蛮冥域中”

    说罢,苏娇再也不愿在此逗留片刻,转身消失在城墙上。苏娇一走,苍滨也随之离开,两人似是都遗忘了陈汐手中的李淮。

    “滚!”

    陈汐像丢垃圾一样把李淮甩飞出去,跌落在几十丈外的地上。

    “你……你给我等着!”李淮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神色怨毒地看了陈汐一眼,便即埋头冲进喋血城内。

    “给人做牛做马,到头来却落到如此下场,真是可怜可叹啊。”端木泽走了上来,摇头叹息。

    “你为何不杀了他?”杜清溪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令人刮目相看的隽秀少年,缓缓说道。

    “现在就杀了他,就太便宜他了。”

    陈汐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件衣服穿上,随口答道,心中却是又补了一句:“终有一天,我要当着他的面,把他整个李家灭掉,为爷爷报仇雪恨!”

    “哦,那咱们走吧,先进城休息一下。”杜清溪不再多问,抬头看了看天色,便即领头进入喋血城大门。

    如血的天空渐渐暗淡下来,夜幕将要来临,而在血腥山地中,也将迎来最为凶险的时刻。

    没有人敢在夜色中的血腥山地中逗留,城门外的修士皆加快脚步涌入喋血城。

    轰隆隆!

    当夜色从天边铺天盖地般袭来时,喋血城厚重坚硬的金属大门轰然关闭,从此刻起,直至天亮前,这座大门将不会再开启。

    嗥……嗥……嗥……远远地,一声声凄厉的嘶吼之声响彻在辽旷的天地间,在夜色中显得可怖之极。

    喋血城占地足有万里之遥,其内鳞次栉比地遍布着无数座青石房屋,可容纳下十数万人居住于此。

    如今,整个喋血城内才不过一万人数,再加上这些房屋皆是无主之地,所以每个人尽可以挑拣一处房屋来居住。

    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躲在喋血城中,虽可以避开城外犹如汪洋般的煞兽群,但修士之间的厮杀与争夺却是无可避免之事。

    没办法,煞珠的价值太高,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这与世隔绝的血腥山地内,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所以为了自身安危着想,大多数人皆选择聚拢在一些强者附近的房屋内,一来厮杀之时人多眼杂,若有熟人相帮那是最好不过,二来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场景。

    陈汐等人进入喋血城,一路走来,见多了这样的情景,倒也不以为怪。

    “此次南蛮冥域试炼跟以往不同,能被大多数人公认为强者的,必然是紫府境修士无疑,虽修为被限制在先天境界,但相较而言,这等修为无疑已处于巅峰行列。”

    路过一处百多名修士聚集的房屋前,杜清溪轻声向陈汐解释道:“你看,这里便有四名紫府修士,应该是来自南疆凤霞宗之人,个个气息强大,其实力比李淮只高不低。”

    陈汐抬眼望去,只见在那中央一处石屋前,四名衣着华贵的修士正在顿足谈笑,一个魁梧中年,一个枯瘦老者,以及两名青年男女,四人皆身穿绛紫长袍,长袍上绣着火凤飞舞,云霞缭绕的精美图案。

    “他们也是为了剑仙洞府而来?”

    陈汐不由一阵惊讶,直至此时他才明白,除了李淮、苏娇等人,竟还有如此多紫府修士前来,充分可见这座剑仙洞府的吸引力之大。

    “那是当然,不过这凤霞宗不足为虑,相较于龙渊城八大宗门、三大学府,以及我等出身的六大家族,凤霞宗也不过一方小势力罢了。”

    端木泽侃侃而谈,言辞间透着一股浓浓的优越感,这种公子哥与生俱来的骄傲秉性,是很难改掉的。

    远处的四名凤霞谷修士顿时停住了交谈,脸色阴沉地望向陈汐等人,不过似乎认出了端木泽三人的身份,四人虽恼怒,却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赶紧走吧。”杜清溪瞪了端木泽一眼,转身朝城中心走去。

    在喋血城中央,矗立着五座直入云霄的石塔,跟四周低矮的石屋一比,犹如鹤立鸡群一般,显得惹眼异常。

    令陈汐诧异的是,在五座石塔内,皆逸散出一股股强横的气息,这些气息每一道都不弱于杜清溪、端木泽等人,甚至犹有过之!

    此时的五座石塔旁边,聚集了足足三千多号修士,放眼望去尽是黑压压的人头,以此可见,这五座石塔内所盘踞的修士,其实力之强横,必然已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同,否则决不至于形成如此火爆的局面。

    陈汐一行人,在城中心转了一圈之后,便在距离城中心不远处的地方,随意寻了一处巨大的石屋,条件虽简陋,但空间却极大,容纳下四个人绰绰有余。

    “诸位,今夜虽不用担心煞兽群侵扰,但还是得小心谨慎一些,尤其是陈汐,你今日已把苏娇彻底得罪,最好不要离开我们身边。”坐进石屋,休息片刻之后,杜清溪便即嘱咐道。

    陈汐正在烹饪饭食,闻言当即点了点头。

    今日一战,虽赢了李淮,但他的体力和真元也是消耗极大,若不恢复到最佳状态,他也不敢擅自行动,有杜清溪三人在,起码要安全一些。

    “对了,你怎会拥有一枚洞冥令?”端木泽坐上前,看着陈汐问道。

    “从一头紫犀大妖手中得到的……”陈汐详细解释了一遍如何遇到吴管家,又是如何解救那些可怜的被充作“贡品”的人们,直至最后斩杀紫府大妖的经过。

    搁在以前,陈汐是根本不会跟端木泽说这么多的,不过一路走来,端木泽好几次都在向自己示好,言谈之间也没了那一丝高高在上的不屑和鄙夷,令他讶异之余,也不由感到一阵自豪。能让端木泽这个出身高贵,骄傲自负的公子哥低头示好,的确是一件令人舒爽的事情,陈汐明白其中原因,无非就是自己之前战胜了李淮,以此间接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罢了。

    归根究底,强大的实力才是改变一切的保证!

    “怪不得,李家拿所谓的“贡品”笼络紫犀大妖,肯定是为了这枚洞冥令。”端木泽恍然大悟,随即哈哈大笑道:“偏偏地,这枚洞冥令被你意外得到,李家这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忙活一场了。”

    “洞冥令难道有什么奇妙之处吗?”陈汐问道。

    这次却是杜清溪回答的,她略带诧异地看了陈汐一眼,便即解释道:“想必如今你也知道,此次进入南蛮冥域有着诸多的紫府境修士,跟其他人狩猎煞珠不同,他们的目标乃是为了那座剑仙洞府。而洞冥令便是开启剑仙洞府的钥匙,没有它,任凭你修为再高,也无法接近剑仙洞府一步。”

    “剑仙洞府真的存在?”

    陈汐怔然道,一直以来,他都把所谓的剑仙洞府当做了传闻,飘渺之极,此刻听闻自己手中的那枚洞冥令,竟然是开启剑仙洞府的钥匙,心头也不由开始激动起来。

    剑仙!

    能被称作“仙”的存在,其修为最低也要度过天劫,达到破劫地仙的水准,更高点,则是度过九重天劫,羽化登顶的天仙!

    但无论是破劫地仙,还是天仙,都是如今的陈汐只能仰望的恐怖存在,其留下的洞府如何不领人心动?

    “肯定存在,一个月后在南蛮冥域尽头的地方,会出现一座三才挪移阵,通过它,便可以把人移送至那座剑仙洞府内。”

    杜清溪回答的很坚定,旋即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你也无须担心,洞冥令并不止你手中的一块,那些前来南蛮冥域的紫府境修士,或多或少都拥有洞冥令。并且一块洞冥令能够令三个修士同时进入剑仙洞府。再加上有我们三个人在,只要不是丧心病狂之辈,没人会敢来抢你的洞冥令。”

    陈汐暗自松了口气,他刚才的确担心这一点,不过被杜清溪说破,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岔开话题问道:“剑仙洞府如此珍贵,怎么进来的都是紫府境修士?那些黄庭境、两仪金丹境的大修士难道就不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