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惊变

    端木泽当即拍了拍陈汐肩膀,说道:“好,以后咱们俩同进同出,至于柴乐天……切,不就是有个冥化境的老祖宗嘛,若非如此,什么时候也轮不到他带队。”

    面对端木泽自来熟的举动,陈汐无奈摸了摸鼻子,倒也没有反对。

    赤炎山脉极其辽阔,一座座险峰犹如一把把利剑擎天而立,高耸入云,隐约间,有着一道道低沉而狂暴的兽吼之声从中传出。

    赤炎山脉位于喋血城十万里之外,盘踞在辽阔飞沙的荒原上,乃是前往南蛮冥域尽头的必经之地。

    这里的煞兽不仅数量庞大,而且在其深处,有着一头头煞兽首领纵横其中,在以往无数岁月里,参加南蛮冥域试炼的子弟,皆会被师门长辈告诫,万万不可接近赤炎山脉,俨然就是一片凶险的禁地。

    若是在寻常,绝对不会有人闯入其中,不过今日显然不是什么正常的时候,一道道人影蓦地出现在山脚之下,随即纵声连跳,朝山脉深处行去。

    他们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可依旧遇到了一**的煞兽袭击,这些煞兽从赤炎山脉的四面八方用来,气焰凶残,仿似要扞卫自己的地盘一样,悍不畏死地向这些修士冲去。

    旋即,一道道惨叫和嘶吼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更是给赤炎山脉蒙上了一股令人心颤的恐怖气氛。

    而那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山脉深处。

    “这便是赤炎山脉吗?”

    不多时,陈汐一行人也出现在山脚下,抬眼望着这座庞大无比的山脉,每个人的脸色都是凝重异常。

    “这是前往南蛮冥域尽头的最后一道屏障,其内煞兽肆虐,避无可避,咱们只有硬冲过去了。”

    柴乐天皱眉说道:“咱们要加快步伐,苏娇他们已抢先了一步,并且距离一个月只剩下三天时间,务必要在这之前赶到。”

    刷!

    话音刚落,柴乐天率先朝山脉深处纵身而去。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赶了上去,杜清溪正打算要走,却突然发现陈汐呆立原地,无动于衷,不由问道:“陈汐怎么了?”

    端木泽也是讶然之极,摇了摇头,随手拍了一下陈汐肩膀:“陈兄,该走了。”

    “噢,好的。”陈汐身子一僵,这才如梦初醒一般含糊应道。

    没有人发现,陈汐望向那高大巍峨的赤炎山脉的目光里,悄然滑过一丝亮光。

    这赤炎山脉占地万里,谁能想到竟然是一座大阵?

    疾奔在赤炎山脉内,陈汐想起之前季禺的话,心中仍旧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叹。

    之前在山脚下,他之所以发呆,便是在跟季禺交流,据季禺推测,眼前的赤炎山脉乃是一座凝聚天地煞气的恐怖阵法,非符阵大宗师级别,根本无法布置!

    陈汐在符道上造诣不错,但也仅仅可以制符而已,并且也仅仅能够制作一品基础符箓,而只有制符水准达到九品符师之上,方才能够称得上是符阵师。

    符阵师又分作上、中、下三个阶段,再之上就是符阵宗师,能够在符阵宗师中脱颖而出,则可称作符阵大宗师!

    而能够成为符阵大宗师的人物,必然已在阵法之道上达到不可思议的水平,在修行界也只有破劫地仙一流的神仙人物,方才能达到这种境界。

    并且,符阵之道几乎是所有道途中最为晦涩玄奥的存在,也是最耗费光阴的一条道途,除非一些资质逆天之辈,其他人绝难把这条路走到尽头。

    由此可见,符阵大宗师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这座大阵应该是因为常年无人主持,早早就荒废掉,否则所凝聚的煞气绝对不会逸散出来,像你一路看到的犹如汪洋般的煞兽,恐怕就是这座大阵逸散出的煞气日积月累下形成的。”

    季禺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悠悠响起,“小子,你不是要搜集玄冥煞气吗,倒不如前往这座大阵的阵眼处查探一番,说不定能搜罗到一些布阵所用的珍宝。”

    “凝聚煞气的珍宝?”

    “不错,像布置这样一座大阵,没有一些强大的宝物做阵基,根本就行不通。而正是因为这些宝物的存在,才会令这南蛮冥域中处处都肆虐着数不清的煞兽。”

    陈汐想了想,也的确如此,煞兽由煞气形成,若无无穷无尽的煞气支撑,那些煞兽早已被屠戮殆尽,怎可能像现在这般杀之不尽?

    “我要不要去阵基处查探一番呢?”

    听了季禺的描述,陈汐也是怦然心动,可是想起如今还跟杜清溪等人在一起,还要前往那剑仙洞府,不禁有些犹豫。

    “陈汐?你在干什么呢!”一声严厉的喝声在耳畔炸响。

    此刻,他们一行人正在赤炎山脉一条险峻的羊肠小路上前行,一侧是料峭山壁,另一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山风呼啸,仿似要把人都给刮走,深渊下赤红雾霾滚荡不休,放眼望去,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中犹如盘踞着一头头血腥凶兽,不时传来一声声尖利恐怖的兽吼声,令人胆寒不已。

    由于修为被限制,杜清溪等紫府境修士都无法飞行,行走在这悬崖峭壁之间,无不小心翼翼,生恐出现什么意外。

    而陈汐则走在队伍最前边,这是柴乐天的安排,用意不言而喻,一旦前方出现什么意外,陈汐首当其冲,死不死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可以为身后众人赢得反应的机会。

    陈汐扭过头,就看见柴乐天冷冷盯着自己,目光中怒气隐现,不由微微一怔,这家伙又要找自己麻烦么?

    也不怪陈汐如此猜测,从喋血城出发那天起,端木泽和柴乐天这对情敌便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柴乐天身为领头者,对端木泽处处颐指气使,俨然已把端木泽当做了仆役一流看待。端木泽自是暗恨不已,处处抵抗,只要是柴乐天的命令,他都一字不听,并且还拉上陈汐跟柴乐天对着干,令柴乐天极为恼火。

    正因如此,柴乐天不仅对端木泽恼火不已,并且连同陈汐这个“帮凶”也一起恨上了,一路行来,有事没事总爱斥责陈汐两句,仿似不如此,不足以证明他带队者的身份。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陈汐的忍耐力再好,也不由对这个星罗宫的弟子产生一丝厌憎和反感。

    “陈汐,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人找茬?”

    端木泽在后边叫道,见柴乐天找陈汐麻烦,身为同进同出的好兄弟,他自是要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我找茬?”

    柴乐天冷笑道:“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了,若不能及时走出这赤炎山脉,必将与剑仙洞府失之交臂,白白便宜了苏娇等人,这种结果你愿意看到?”

    “可这跟陈汐有什么关系?”端木泽反问道。

    旁边,杜清溪也是秀眉一皱,这一路行来,端木泽和柴乐天的暗斗她都看在眼中,不过争风吃醋这种事,她身为当事人,也不好插嘴阻止。但是此刻,见柴乐天无缘无故地把矛头指向陈汐,她也不由感到一阵恼火。

    “难道大家没发现,自从陈汐开始带队,咱们的速度明显变慢许多,这家伙明显在故意拖延时间!”

    柴乐天冷冷道:“我现在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苏娇那边派来的奸细,拖住咱们的步伐,以此让咱们耽误了进入剑仙洞府的机会!”

    我拖延时间?

    我是奸细?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陈汐怔了怔,心中对柴乐天的品行已是厌憎到了极致。

    “哈哈,说陈汐是苏娇那边的奸细?你可知道陈汐和苏娇是什么关系?真他妈荒谬!”听到这个解释,一直对风度极为在意的端木泽也忍不住爆cū kǒu了。

    “让陈汐带队的是你,说陈汐拖延队伍的也是你,柴兄,你是不是搞错了?”杜清溪声音清冷,言辞间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

    “唔,又要找陈汐麻烦,真是让人看不下去啊。”宋霖睁开惺忪睡眼,眸子里泛起一缕冷光。

    “话不能这么说,柴兄也是为了大家着想,毕竟咱们的目标是剑仙洞府,若被别人抢先进入,恐怕对大家都不好吧?”

    “哼,我和哥哥支持柴兄,据我观察,那小子明显就是在拖延时间!”

    “嗯,我弟弟说的没错。”

    “大家不要吵了,其实柴兄也是为了大家好。”

    万云学院的俞浩白、风凌学院的杜泉和杜奎、青木学院的慕容薇也纷纷开口,不过却是一边倒地支持柴乐天。

    柴乐天也没想到只是喝斥了陈汐一句,竟会出现这种局面,不由暗暗想到,陈汐这小子不是个破败家族的落魄子弟吗?杜清溪三人为何会对他如此维护?

    怎么办?

    自己若是做出让步,那岂不是就是承认自己在找陈汐的麻烦?

    不行!

    绝对不能让步,一路行来,这小子和端木泽处处与自己作对,借此机会,宁可把这小子铲除了,也决不能就此放过他!

    想到这,柴乐天摸了摸左脸颊的刀疤,眸中杀机一闪而过,右手如电探出,猛地抓住陈汐后襟,而后臂膀一甩,陈汐径直被抛进了一侧的深渊中!